第二次失忆 第82章 第 82 章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戚慕隐在黑暗里,闲闲的听着那道声音传过来,陆舟白已经握着手机坐地上,戚慕从没见他这样过,声音听着麻木。

  “我知道了……”似乎妥协了。

  陆舟白离开后,戚慕跨出去靠在栏杆上点烟,白天在片场到处有人看着,他没机会。淡薄的烟雾,融进黑暗里,夜风吹的他头发凌乱,思绪也跟着乱。

  这人似乎被别人逼着做什么事情,戚慕对别人的事本身没什么兴趣,但若是跟他有关……

  唔,也没多大兴趣……随便吧。

  一根烟抽完,戚慕进屋踢掉鞋子上床拉过被子把自己整个盖进去。

  第二天戚慕照常去片场,虽然昨晚意外听到了点秘密,但他跟没事人一样,对陆舟白态度没半点异常,他想不关心,就真不会往心里去。

  上午的拍摄没什么状况发生,中午休息到饭点的时候,他的桌子上被人放上一大号饭盒,别人都吃剧组盒饭,就他一人顿顿搞特殊。

  戚慕无压力,心安理得打开据说是某大师级针对性搭配的营养餐,老实说,他怕疼,也惜命,能把胃养好,他乐意顺着。

  “行了,我会吃完的,你别杵在这了,也去吃饭吧。”戚慕没抬头,以为还站在一旁的是陶小瑜,刚开始的时候怕戚慕不吃,就一旁待着忧心忡忡看到他吃完,然后眉开眼笑提着空着的饭盒去交差。

  现在戚慕缓过劲了,对于某人的照顾,无所谓,不再抗拒。

  但这话说完,没人回应,身影也没挪步,戚慕眉头一皱,侧头瞥了一眼,筷子差点没拿稳——是顾浔亦。

  顾浔亦穿黑色衬衣和西裤,自从他上台,穿着方面都偏正式,身型挺拔,线条利落,眉眼多了凌厉深沉,看脸,看身材都不像是被压的,跟那天早上看到的被弄的狠了的模样大不相同。

  那天的药不是他下的,他算乘人之危?

  不,他是被萧若堇叫过去的,没人知道戚慕是欺骗他的感情,他们不是“两情相悦”。

  那天顾浔亦一开始失踪,后来有跟他解释过是跟季子羡谈话去了,至于谈的什么戚慕不想知道,也没问。

  低下头,戚慕握紧筷子,若无其事夹菜往嘴巴里塞,但食不知味,也不吭声,装作没看见。

  “慕慕……”

  顾浔亦见他吃的认真,看他的眼神眷恋而温柔,还带着点隐隐的得意与欢喜,“好吃吗?觉得味道怎么样?”

  顾浔亦蹲下去,仰头看戚慕,姿态放得低,说完眼神巴巴的,像等着被主人夸奖的大狗。

  戚慕那天睡完就跑,看着清瘦的人,差点没把他弄死,他也没处理,当天就生病发热了。

  放在以前,他不会想到有一天会把自己的脊骨给折断了,碾碎了,渣都不剩,只为面前这人,什么也甘愿。

  “嗯,好吃,”戚慕吃出了今天这餐的不同,他想奴役人发泄,故意说,“要是每天都能吃到就更好了。”

  弯下的脊骨瞬间挺直,顾浔亦盯着戚慕,一双眼晶亮,“真的?那我以后每天做给你吃!”

  呵,剧组每隔一段时间换个取景地拍摄,戚慕等着看顾浔亦这话怎么实现。

  “你确定?”戚慕笑着问他。

  顾浔亦也意识到了,他也要工作,但得到戚慕的夸奖比登天难,他哪里有脑子思考,正想开口解释,戚慕脸色一下子冷下来,喜怒无常,说,“行了,你走吧。”

  兜头一盆冷水,顾浔亦脸色挫败下来,“你下午有工作吗?”他其实想问,下午有没有时间……

  “你眼瞎?”戚慕没什么胃口了,干脆把饭盒扣上,放下筷子,站起来,对着演员休息地那边喊,“陆舟白你过来,下午的戏我跟你说说。”

  一个身影站起来,跟戚慕有几分相似的脸,顾浔亦惊讶了一瞬,又皱紧眉头,十分嫌弃的移开了视线,然后专注落在戚慕身上。

  戚慕给人讲戏,讲的认真,完全沉浸进去,光彩夺目。顾浔亦站在一边遥遥看着,眼里心里装不下其他人。其他时间戚慕漂亮,表面热情,看似洒脱,实则骨子里冷淡,对一切都不屑一顾,入不到他心里去,这会儿人才透出点真实。

  说不上喜欢不喜欢,至少戚慕投入进去,就会认真。

  戚慕真心喜欢什么,顾浔亦不知道,相要什么,他更不知道。

  突然心里慌的厉害,顾浔亦觉得抓不住,永远也抓不住。

  直等到晚上收工,顾浔亦才有机会跟戚慕说上话,本想约个烛光晚餐,二人世界,但戚慕非要跟着剧组一伙人去喝酒。

  顾浔亦跟着去,到了一大排档门口,戚慕指着外面摆的几桌,说,“你那边待着去。”

  戚慕怕自己再没胃口。

  “你跟小顾总闹别扭了?”

  陈恪他们几人坐室内,玻璃墙外能看见堂堂顾氏小太子真的听话,指哪坐哪。

  经过这么长时间指名道姓明目张胆的特殊照顾,戚慕和顾氏小太子的关系不言而喻。

  “谈不上。”戚慕路过前台顺了包烟,抽一根出来,见陈恪不赞同的眼神,讪笑着又放下。

  “你顾着点自己吧。”

  “哪不顾着了?吃好,喝好,睡好——”戚慕停了一下,接上,“玩好。”

  “呵呵。”副导演鹿鸣懒得废话,直接把他烟收了。

  因为他剧组被人下了死命令,全员戒烟,人家倒好,见缝插针。

  “那行吧,喝酒——”

  “也别喝,吃饭吧。”鹿鸣又抢过他刚拿起来的酒杯。

  这日子没法过了,戚慕后悔为了不跟顾浔亦两人相处而跟着他们出来了。

  “没事,让他喝,他看着也好的差不多了。”陈恪就跟个老父亲似的,为他好,又忍不住纵容。

  戚慕高兴了,多喝了几杯,饭局结束,走路都有点飘,但意识还清醒,陈恪他们自觉溜走,剩戚慕一人站在门口看着顾浔亦迎上来。

  “慕慕,走吧,我送你回酒店。”

  “你怎么还在这?”戚慕一张口,喷出来的都是酒气。

  顾浔亦闻见,脸色愁死,但当着戚慕的面什么话也不敢说,他比不得戚慕身边那些人,可以劝,可以说,甚至出手强硬的制止,他怕戚慕烦他,他把自己低到泥土里“摇尾乞怜”。

  但要问他愿不愿意,值不值得,只要戚慕不离开他,他好像没什么不能为他做的。

  顾浔亦上前扶他,“还能走吗?”

  “不能走。”戚慕完全下意识地跟人对着干,酒劲上来头昏脑胀。

  “那我背你?”

  戚慕眯了眼。

  顾浔亦转到他眼前弯下腰,头也没回,笑着说,“不愿意背,抱也行。”

  戚慕皱眉,爬上他的背。

  顾浔亦把他背上车,开车回酒店,又背着人上楼,刚刷开房间卡,也不知怎么脚下被什么东西绊到,没稳住,两人一起往前栽,顾浔亦怕戚慕摔着,急忙转过手把人抱在怀里,自己当肉垫摔地上。

  他疼的龇牙咧嘴,戚慕重重砸他胸膛上,撑着手臂垂眼看他,不满地抱怨,“怎么这么笨,背个人都不会背。”

  顾浔亦简直吐血,认怂,“对不起。”

  戚慕从他身上爬起来,身体摩擦,顾浔亦心脏咚咚直跳,他想到那天晚上,压不下的躁动。

  “我去洗澡,你自己再去开一间房。”

  戚慕转进浴室,热水冲在脸上,他意识清醒过来,顾浔亦那眼神,他不是看不懂,那天晚上没全忘。

  啧,不就那么点事。

  戚慕像是隔着屏幕看别人的人生。

  洗完澡出来,见顾浔亦还没走,正坐在床沿发呆,“赖在这不准备走了?”

  戚慕只下身裹着浴巾,浑身都漂亮,顾浔亦眼睛都看直了,“你……我……”

  “现在几点了?”

  顾浔亦吞咽了一下,勉强回神看手机,“十二点半。”

  “不想走的话,只能睡地上,我不喜欢和别人睡一块儿。”

  戚慕背对着他,打开衣柜找睡衣,又转进浴室换上才出来,顾浔亦看着浴室门的方向,眼睛直勾勾的。

  想不通都是男人哪有那么大反应。

  戚慕走过去坐下,拿过吹风机吹头发,顾浔亦一把夺过去,“我来。”

  被人伺候,戚慕没拒绝。

  顾浔亦手里捧着戚慕柔软的发丝,低头看着他轻闭的眼睫,心里长草,快把他淹了。

  “慕慕……”顾浔亦嗓音沙哑。

  戚慕犯困,这会儿舒坦,特别顺从,轻声回,“嗯?”

  顾浔亦的心瞬间抖了一下,心里那点小九九瞬间拔高,参天大树,无可撼动。他把吹风机放一边,蹲在戚慕脚边,声音无限温柔但带着诱哄,“慕慕,我伺候你,好不好?”

  他其实也算摸清了戚慕的脾性,只要不烦到他,很多时候你的“得寸进尺”他察觉不到,也不在乎,顾浔亦不想放过任何机会,他想把自己装进戚慕心里去,什么方法都好。

  “什么伺候?”戚慕下意识问。

  顾浔亦仰头和他对望,眼睛里有火,“是人怎么就没有欲望呢?”

  没有那天晚上,他真以为戚慕对男人不行,甚至贸然靠近,怕他接受不了,只能忍。

  戚慕愣了一下,抬脚就踹,“滚,你他妈是没被人睡够啊?找别人去!”

  “如果是你,那真不够,”顾浔亦没脸没皮,拽住那只脚,站起身,顺势就把他推倒压在床上,喘气滚烫,“不,只能是你,我们不是两情相悦吗?”

  两情相悦,所以……

  戚慕回回自己坑自己,人都傻了,“……,你先起开。”

  “你别害怕,”顾浔亦声音低哑,周遭的温度都开始粘稠,燥热,“说了伺候你,就只让你舒服,不做别的。”

  湿热的气流喷在脸上,顾浔亦一只手渐渐往下,戚慕脸黑了,“顾浔亦!”

  没等戚慕发作,顾浔亦整个人都下移,最后单膝跪地,在戚慕双腿之间,戚慕刚坐起来,顾浔亦已经拉开他的裤子,头埋了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啊,这章最后……好害羞~

  其实评论我看了,就挺丧,这文确实不是愉快的虐受,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攻k,怎么说呢,攻宝性格使然,如果受都好好的,不烦到他,攻是不会主动虐别人,或是伤害别人的……其实攻宝很早心里就有点问题了,有人兜了个大圈子想把他治好。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