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78章 第 78 章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戚慕车祸住院的事,没打算声张,只是跟剧组请假说了实情,但后面还是不少人因此知道了这事。

  季子羡到的时候,顾浔亦正在喂戚慕吃晚饭,人刚推门进来看见病房里的情形表情就愣住了,脚步也顿在原地。

  说起来戚慕已经有很长时间没跟季子羡见面,两人都忙,上一次通电话还是对方接了一个剧拍,大概是高兴就跟戚慕分享,平时话不多的人,那一晚上絮絮叨叨了一夜,从两人第一次见面说到他独自一人出国,最后还不知想到了什么,狠狠骂了自己一句“傻逼”,就突然把电话挂了,结束的猝不及防。

  这会儿人站在那儿,大概是太过于惊讶他和顾浔亦的相处,季子羡表情略显僵硬,说,“我听你助理说你出车祸了,阿慕,你没事吧?”虽然问着戚慕,但眼神落在顾浔亦身上,看着有点冷。

  顾浔亦端着碗勺,转头和他对视,目光嚣张又轻蔑至极,还有一股子被打扰了不愉快的狠劲。

  戚慕没注意顾浔亦,他看着季子羡,人瘦了,五官突出,神色显出几分凌厉。不知道是不是他眼神不好,这么看总觉得自己这位儒雅清和的好兄弟变化有点大。

  想到自己这会儿的处境,戚慕有点尴尬,他好胳膊好腿的还让人喂。一把推开顾浔亦递过来的勺子,戚慕站起身特意走到季子羡眼前转圈,笑着说,“我没事,看到没?好好的。”

  除了额头上的伤,其他确实没大碍。

  季子羡松口气似的“嗯”了一声,之后情绪又低落下去,杵在那儿不声不响的,眉眼清俊又沉重。

  病房里一时间安静下来,只有突兀的碗勺清脆的碰击声。

  戚慕寻着声音回头,就看见顾浔亦正端着他吃剩的那半碗粥,一勺一勺往嘴里送,大大咧咧的,还弄出了些声响。

  那勺子戚慕刚刚还在用——

  这没脸没皮的!

  戚慕更尴尬了,恨不得上去给他一脚,掩唇咳了两声,低头的时候,见季子羡衬衫凌乱,风尘仆仆,后知后觉想到了什么,问,“你这是从剧组过来的?”

  季子羡点头,“嗯,打你手机你没接,问了你助理才知道你出车祸了……我又联系不上你……”

  他那片子取景地在国外,能这么快赶到,可见有多着急。

  戚慕抬手搭在季子羡肩膀上,把人往沙发上带,“难为你了,我手机撞车的时候摔坏了,我应该提早通知你一声的,怪我。”

  季子羡只摇摇头,但情绪好了很多。

  他顺从的被带到沙发上坐下,戚慕坐他身边歪头对他笑,一身病号服穿他身上也穿出了不同的风采,戚慕睫毛很长,故意眨着眼睛看人的时候,是连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几分俏皮。

  季子羡动容,“阿慕…”

  正在喝粥的顾浔亦突然站起来,把手里的碗往桌子上一放,声响巨大,他伸手摸进口袋里找烟盒,也没看他俩,说,“我出去抽根烟。”

  戚慕随意的“嗯”了一声算是回应,注意力全在季子羡这边,站起来给他倒水,问他累不累?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顾浔亦眉目拧着,又气又伤心,很想做点什么把戚慕的注意力拉回来,但没敢,“你们聊吧,聊完我再回来。”说完,见戚慕还是没看他这边,气的差点把后槽牙咬碎。

  顾浔亦一走,戚慕就停了下了过于热情的问候,在季子羡看不见的角度,扯起嘴角笑了笑。

  但季子羡还是察觉到了,能看出戚慕在故意逗弄那个人,心霎时跌进谷底,手脚都冷到发抖。

  是什么时候开始,戚慕对待顾浔亦变得这般纵容又轻快了。

  他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失去了,从心口生生剜去……

  “阿慕,”到底不死心,季子羡心一横问出口,“你真的……爱上他了吗?”

  戚慕不知道他怎么会问这个,但这个谎言暂时还得继续,“嗯,我——”

  “别说了,”季子羡突然打断他,“我知道了,你别说了,只要你喜欢就好。”他说着手抖了一下,手中的玻璃杯就滑掉在地上。

  一声清脆的响声,玻璃渣四散,戚慕吓了一跳,不知季子羡怎么这反应,“你怎么了?”

  季子羡垂下头,从戚慕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眼角红的厉害,嘴唇紧抿,似乎在咬着牙,像是不甘心,不服气。

  戚慕这人说起来脾气真不算好,很多时候不生气,是不在意,这会儿语气已经冷了几个度,“你到底在气什么?生我的气?”

  季子羡脸色瞬间煞白,抬起的眼睛有着某种孤注一掷的情绪,轻声说,“阿慕,其实我……”

  见他说不下去,戚慕缓下语气安抚,“你说,我听着呢。”

  戚慕很少在气头上还对人有这么好的耐心,季子羡突然害怕了,如梦初醒般的醒悟过来,有些东西一旦捅破了,失去的可不止这一点半点。

  他慌乱的避开戚慕的眼睛,站起身,克制着说,“没什么,就是一直想跟你约下个电影,但是你一直忙……你先忙好了再说吧。”

  戚慕轻笑了一声,但笑意不达眼底,讪讪的点头,“行啊,我尽量。”

  “那,你好好的,我先走了。”

  戚慕点头。

  季子羡缓慢的看了他一眼,情绪早已克制下去,显得平静没有波澜,然后抬脚离开。

  背影消失的那一刻,戚慕才抬眼望过去,有点失望,他觉得他也有东西失去了。

  垂下头静静的坐了一会儿,顾浔亦说好的他们聊完就回来,可是很久了也没出现。戚慕打开门走出去,门外也没有,不像他作风。

  他没多想,顾浔亦不在,他更自在,但病房里空荡荡的太安静,戚慕想了想,双手插兜往楼下走。

  这医院不仅病房建的辉煌,连风景也独美,依山傍水,湖泊接连,夏天的日头落的慢,戚慕停在湖边的长椅上坐下,看远处的落日,霞光万丈,铺红一片水面。

  “嗨!”

  突然的,有道声音在耳后响起。

  戚慕回头看到一中年男人,也穿着病服,跟他一样。但穿出了不同的效果,戚慕长得好,又腰细腿长,穿这一身,显得凄美,男人长的不差,但被酒色掏空了身体,脸色苍白,表情油腻。

  戚慕心底恶寒,面上不显,淡淡的问,“我们认识吗?”

  男人打量戚慕,笑着说,“我认识你,你身体怎么样了?”

  “多谢关心,没大碍。”

  “那就好,”男人转到前面和戚慕挨着坐,戚慕皱眉,但没立刻起身,能住进这医院的,除了他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凭他自己谁也得罪不起。

  “我叫江易。”

  “哦。”

  “前段时间喝多了,来这养养。”

  “嗯。”

  “你最近有电影要拍吗?”

  聊了两句,江易就越靠越近,戚慕闻到浓重的香水味,差点窒息,他忍不住了,站起身,“天色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以后有机会再谈。”

  “别啊,我对拍电影的事挺感兴趣的,你给我介绍介绍,我投给你拍。”江易伸手抓住戚慕的手,还用大拇指指腹挠了挠他的手心。

  戚慕脸色一变,猛的甩开手,恶心的头皮发麻,他扯起嘴角露出一个讥讽的笑,“江总钱多?”

  “还行吧,”江易像想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一部电影的钱还是掏得起的。”

  戚慕蹲在湖边用湖水洗净了手,才站起身,他本就长得高,面无表情,顾高临下时,显出几分盛气凌人,“江总,不好意思,我这人呢也不是谁的钱都接受的,我也看脸。”

  妈的!这是说他长得丑!

  江易差点一脚踹过去,装个屁的清高!没钱没势能进来这地方,靠的是什么该有自知之明,这几天他也看明白了,戚慕不止勾搭了一个,有了顾家那位还背地里给人带绿帽子。

  仗着几分姿色,勾三搭四,水性杨花。

  “小戚啊,谁的钱不是钱呢。”江易伸手想摸戚慕的脸。

  戚慕偏头躲开,觉得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恶心透了,“行啊,你把顾氏买下来,我跟你。”

  江易瞬间不笑了。

  戚慕心里不爽快,先前因为季子羡,压抑的情绪这会儿也顺势发泄了出来,龇着牙冷笑着说,“怎么?钱不够啊?听您那口气,我还以为你能把全世界买下来呢,没那么多钱,装什么世界首富散财童子啊?”

  戚慕在江易眼里也就顾家少爷手里的玩物,以前是不敢碰,可现在被他知道戚慕还勾搭了别的人,就是江易不动手,有朝一日事发也够他好看。

  他怕个屁!

  “呵,你被谁c不是c呢!”

  戚慕原本要离开的脚步顿住,回头看着江易,那张油腻好色的脸,轻蔑到骨子里的眼神,戚慕抬手,慢条斯理的开始挽袖子,目光彻底冷下去。

  江易不以为意,直起身刚站起来,就被戚慕突然一脚踹倒砸在长椅上,戚慕速度很快,他“啊”了一声还没反应过来,戚慕又扑过来,抬腿跪压他的胸膛,一手禁锢他的双手,空手一只手掐上他的脖子,狠狠地按过长椅的靠背。

  江易这人不仅瘦,也是真的弱,被戚慕扼住喉咙,几乎窒息。

  戚慕压下脸,懒洋洋扯了一个笑,手下力道不减,“我这人不仅爱钱,还看脸,你怎么就不信呢?”

  温热的呼吸喷在耳侧,江易心尖微颤,几乎盖过死亡的恐惧。

  戚慕被他的表情再次刺激到了,手又往下压了压,胳膊突然被伸过来的一只大手按住,戚慕咬牙顺着手臂往上看,正对上萧若堇的眼。

  作者有话要说:不是看到催更的,我都想不起来码字,真是没救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