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75章 意外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萧若堇难道是在等他?

  这人他在新闻上见过,说是顾氏总裁的私人秘书,对外的代言人。因为顾总身体不好,平时都是在内指点江山,运筹帷幄,所以对外的一切会议和决策宣言皆全权由萧若堇代理。

  萧若堇长得清瘦,但身姿挺拔刚毅,有军人气派,一身西装,显得气宇轩昂,只是站在那儿就能让人一眼注意到,鹤立鸡群的显目。

  戚慕满脸疑惑地看着他,还未开口,萧若堇已经先他一步走过来,姿态还特别恭敬,垂眉敛目,说,“戚先生是来找顾总的吧,请跟我来。”

  戚慕心头一跳,果然是在等他,他去顾浔亦病房扑了个空,且不说他临时起意决定装傻充愣借此来找顾明棋,就说他来回跑了也就十多分钟,顾明棋竟然已经提前安排人在等着他了。

  还有上一次停车场的那一面……

  该说顾明棋料事如神呢,还是说搞不好他一进这医院大门,一切行踪人家就了如指掌了——或许还有他的来意。

  毕竟顾明棋和别人不一样,他清楚六年前的事,了解他和顾浔亦之间所有的事。

  戚慕没跟上萧若堇。

  萧若堇回头,“有什么问题吗?”

  戚慕对上萧若堇清澈见底的眼,没来由的有点慌。

  “顾……他怎么知道我会来找他?”

  萧若堇的表情看起来无关紧要,说,“你去顾小少爷病房,有人通知顾总了,顾总便让我下来等你,你若来便带你去见他,你若不来,等一场也无妨。”

  提着的心放下去一点,但仍旧七七八八的,戚慕还想再问,萧若堇没给他时间,只留下一句“你若想见顾总便跟着我,”,说完就再次抬脚往前走,也不管他跟上不跟上了。

  一句话说到点子上,戚慕是想见的,即便萧若堇的话打消不了他的疑虑,但他还是想弄清楚顾明棋的是怎么想的——

  为什么他和顾浔亦再次相遇,甚至“在一起”,这么久了,顾明棋从不曾出面或者干预过?

  再者说了,顾明棋这个人除了身体不好,几乎权势滔天,对他这种人物能有什么企图?顾明棋六年前能给他指条活路,戚慕不信现在这人按兵不动这么久是要为了置他于死地。

  只犹豫了一会儿,戚慕就跟上去了。

  顾明棋喜静,他的房间在最偏僻的那一栋的顶楼,戚慕到的时候顾明棋正端坐在茶座旁泡茶,一身休闲素衣,侧面是巨大的玻璃幕墙,阳光正好,有微风,吹拂着轻纱帘动。

  顾明棋手执白瓷杯正在把第一泡茶水倒掉,茶香四溢,扑鼻的清香,抬眸瞧见戚慕,顾明棋那张在戚慕看来素白冷漠显得沉闷阴森的脸随即露出一个笑容,“来了,过来坐。”

  笑容是好看的,声音也是一贯的轻弱,但戚慕却倍感紧张,都说顾家大少病的狠了,整个人的生气也没了,他第一眼瞧过去时也确实感觉如此,侧脸灰白,面无表情时看起来阴森森的冷。所以戚慕那一刻站在门口都没敢主动打招呼,直到顾明棋看见他,一身孤冷的气势硬是柔和了一个笑容。

  这么特别的对待,让戚慕心里有点没底,他不动声色走过去坐在顾明棋对面,离的近了,只觉着空气都稀薄了。

  顾明棋似乎察觉出了什么,见到他的欢喜慢慢的沉静下来,没再说话,只是把一杯茶放在他面前,然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戚慕不懂茶,端起来直接一口饮尽,当喝水了。

  顾明棋嘴角抽了抽,看他跟看傻子似的,摇头失笑,“你这么喝,我这一番功夫算是白费了。”

  戚慕一愣,见他这么接地气的反应,心里那点紧张感消了不少,死猪不怕开水烫,说,“也不算,一杯茶,在你那里是品,在我这里是解渴,都是发挥了价值。”说完把杯子往顾明棋面前豪横地一推,“再来一杯。”

  顾明棋眼底的笑带着点怀念,低头给他续杯,“你还是这么会说话。”

  杯子倒满,推回去,顾明棋抬头看向戚慕,并不是对方以为的几年未见,戚慕的一切他一直都有关注,只是这么鲜活的,真切的互动,从不曾有过。

  听他这么说,戚慕有点不自在了,当年他正在气头上,对于顾小六的亲哥哥他自然没什么好脸色,后来知道对方不是一个妈,还特意劝导他,戚慕也就跟人好好相处了几回。

  沉默着又喝完一杯,一时无话,时间的拉锯,气氛再次冷下来。

  顾明棋默默叹口气,“其实你有什么话可以直接问我的。”

  戚慕顿了一下,面上懒洋洋扯了一个笑,“也没什么事,我来找你其实就是想问问,顾浔亦是不是已经出院了?我来看他,扑了个空。”

  顾明棋脸上笑容淡了不少,大概也瞧出了他的戒备、保留和不信任,但还是认真回答道:“两个月前,你来过不久,他就出院了。”

  “这么早?”妈的,这狗子,骗他这么久。

  “没有什么大碍,就是例行检查。”顾明棋没继续往下说检查什么,戚慕也不想问。

  顾明棋住的房间很大,一整层顶楼打通,半面玻璃幕墙,下午的阳光绚烂,落在眼下山水上,闪着光,明亮没有一丝阴霾。

  但躲在阴影下的人,就没这么幸运。

  戚慕自己不肯交心,也觉得顾明棋有所隐瞒,不可靠。

  但有些事必须要问的,而且问也合乎情理,戚慕也就不想费劲兜圈子,直接开口,“顾浔亦为什么会失忆?而且是独独没有那一年的记忆?”

  顾明棋没立刻回答,而是低下头看着手中的半盏茶,垂下的眉眼看不清眼底的真实情绪,半响,他抬头,戚慕没什么情绪的静静和他对视。

  “因为当年……,你走之后,他有醒过来,不顾阻拦非要去找你,结果太着急跑过马路时,被一辆疾驰的车撞上……”顾明棋很冷静地开口,一个惊天秘密——

  后来顾浔亦在医院里昏迷了半个月,醒来以后就出现了短暂性记忆缺失和混乱,然后他母亲带他出国治疗,在治疗中心待了整整一年,回国以后,记忆是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是却独独没有那一年的记忆。

  顾明棋也奇怪,所以暗中调查过,“我让人复制了一份他的问诊记录,明明他只是在那里待了一年,记录档案上却是整整两年的内容,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戚慕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也没管这是什么环境,只从口袋里摸出烟狠狠吸了一口。

  烟融入空气中,飘渺朦胧。

  戚慕没说话,顾明棋自问自答,“他那一年的记忆,被人为的制造麻痹性思维惯性给覆盖或者说改写了。”所以,就连顾浔亦自己轻易都不会认为自己失去过什么记忆。

  戚慕还是没说话,垂着眼,直到烟抽完,他才笑着说,“这不正好吗?他完全不记得我,只要我们没有再次相遇,完全可以避免后来的事,所以……”戚慕把烟蒂按灭,抬头看着顾明棋,冷下脸,“作为亲哥哥,这种情况下你为什么没有阻止呢?”

  顾明棋大概没想过他会这般逼问,掩唇咳嗽了几下,才露出一个苦笑,身上那点看见戚慕才生出点的人气彻底沉寂下去,“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所以……只能帮你们了。”

  “帮我们?你不反对我们在一起?”

  顾明棋摇头,“只要你们真心相爱,我便祝福你们。”

  戚慕被顾明棋这话惊的差点骂出声,忍了忍,才问,“你说的帮我们……”

  顾明棋坦白,“瞒着他母亲。”

  戚慕点点头,也没太过惊讶,早在知道顾明棋这态度,戚慕就猜到会是这样,除了顾明棋也没有别人会这么做,所以顾浔亦母亲才会到现在还一无所知,没有回来弄死他。

  顾明棋才发现他可能帮了倒忙似的,不确定地问,“你对他难道不是……”

  戚慕扯起嘴角露出一个笑,“是啊,怎么不是?我命中该他的,只好认命了。”戚慕端起白瓷杯又喝了一口,茶水已经冷了,喝下去,从喉咙一直凉到心底。

  戚慕又摸了根烟抽,不管不顾,长手长脚窝在椅子上,毫无形象,戚慕感觉空气都带着迫切的焦灼,撕扯着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总觉着所有人都各怀鬼胎,包括他自己。

  “谢谢,我该走了。”

  一根烟抽完,戚慕也没看顾明棋,站起身大步往外走,刚刚喝下去的茶水,在胃里翻腾,戚慕直犯恶心,他坐不住了。有些记忆一旦翻出来,天翻地覆,他以为他早就不在意,但是那会儿没人告诉他,他不单单只是被好兄弟背叛。

  江南知的死因。

  顾浔亦的失忆。

  那个时候,他一无所知……

  戚慕没回头,拉开门,差点撞在门外等候的萧若堇身上。

  “看什么看!”戚慕白了萧若堇一眼,他现在看谁都不顺眼。

  直到戚慕进入电梯,萧若堇才转进房间,房间内,顾明棋双手搭在手杖上,正站在玻璃幕墙前往下看,直到某个身影出现,那交叠在一起,紧紧抓住杖柄的手才缓缓松下来。

  身影看不见了,顾明棋才背对着萧若堇说,“叫人暗中送他一程。”

  “您太小瞧他的心性了。”

  萧若堇对戚慕刚刚对他不分青红皂白的咋呼记忆深刻,不过他还是拿起电话开始吩咐。等一切安排妥当,萧若堇才发现顾明棋还是一直站在那儿,背对着他,姿势依旧,不曾挪动一分。

  “顾总,您该休息了。”定时定点午睡,是主治医生定下的,如非必要轻易不会动,可是今天刚睡下就被通知戚慕来了。

  ……

  戚慕一路未停,也没多想直接开车上高速准备回剧组,他确实如萧若堇所说,没太把这些事一直郁结于心,他这人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也特别容易想得开,所以开车的时候心情还算平稳的,谁知道半道上还是出事了。

  车上开上高速不久,戚慕空空如也只是灌了几杯茶的胃突然抽搐痉挛,疼的几乎握不住方向盘。他才想起来,最近一直饮食不规律,经常忙起来不顾饭点,以至于熬出了急性胃炎,今天一早过来,开了一上午车,没顾着吃午饭就去了医院,紧接着和顾明棋谈话,也只是喝了几杯茶,那会儿在顾明棋那里胃病就已经开始隐隐犯了,只不过那会儿不严重,那些事又突然砸过来,让他没顾上这个,以至于这会儿严重起来,戚慕措手不及,。

  硬撑着把车变道往紧急停车通道上开,结果还是没能避免,戚慕变道时疼的手抖,直接跟一辆车擦身撞上……

  作者有话要说:此文会有车车(意外不,哈哈),但不知道写在哪,才可以想看的看,不想看不看,我也不会被那啥,反正这里是不可能有了……

  还有文更的慢,有点提不起劲,通常更完一章,好几天不想动笔,哎……,自认这样不行,我尽量改!!!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