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74章 男主演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虽然想着要找机会再去医院一次,但戚慕一忙起来就没个空闲,因为《万卷踪》正紧锣密鼓筹备着开拍了。

  相较于第一部电视剧“挂名编剧”的卑微挣扎,第一部电影的艰难求生,戚慕的第一部网剧显然轻松得多(其实并不)。

  人公司自制剧,无论是钱,还是人,哪方面都不需要戚慕亲自上阵烦心,他也就全程走个过场,因各种情况而定,随时修改调整剧本。

  但是问题来了,他是轻松了,那就意味着整个过程下来他不怎么参与,也没什么决定权,不像拍电影那会儿,导演是季子羡,基本什么事都会和他商量,等他点头。《万卷踪》导演陈恪说来也是挺有名气的导演,拍过的电影电视剧虽说没爆,但也从来没有让投资方亏过钱,基本上是处于稳赚不赔的状态,据说他愿意接这个剧,也是看上了戚慕的剧本。

  饰演男主角的是景华娱乐自家艺人陆舟白,砸钱重捧的对象,综艺选秀出道,因为颜值突出也算比较有流量的,但在戚慕看来,过于好看的脸反而不太贴合角色,他的男主角毕竟不是靠脸吃饭,而是智慧和能力,重在剧情的诡谲演绎。

  不过对此,戚慕完全能接受,他从来都不是什么纯搞艺术的人,他知道大众主流层次的感官和追求,了解影视剧作品改编的商业目的和营业模式,他希望艺术和商业能够并存。

  但这一想法,在见到男主演陆舟白以后,戚慕才发现他果然是想的太简单了。

  开机那会儿已经进入夏天,陆舟白是开机那天太阳都快落山了才到,穿一身大牌,带着墨镜,身边乌泱泱围了一圈人“护驾”着过来,有保镖,有助理,有给他开道,护他免于他人近身的,也有给他撑伞,大包小包推着行李箱的,还有自带的化妆师团队,乍一看不像是演员进组,反倒像大明星机场被粉丝接机的架势。那个时候刚好是拍完白天的场次吃饭休息的时间,陆舟白带来的那么多人显出了“最终目的”,给片场的工作人员每人送上一杯咖啡,因为还有夜场,估摸着也是想给工作人员提神醒脑,于是片场名声骤然打响,纷纷赞人“智慧与美貌”的化身,为人天使又贴心。

  陆舟白摘下墨镜,站在那儿,回以笑容君子谦谦又谦逊有礼,他第一时间走到陈恪身边非常虚心诚恳跟人打招呼,“陈导,非常抱歉,现在才到。”

  陈导正指挥人调整夜场外景呢,大概也是知道对方来迟的原因,也没说什么苛责的话,随意摆摆手,就让去化妆做造型了。

  下去之前陆舟白路过戚慕身边,莫名停了下来,笑容得体,彬彬有礼,说,“戚老师,久仰,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戚慕那会儿正全神贯注看白天拍的片子对剧本呢,只分神看了他一眼,就重新移回屏幕,“嗯,谈不上指教,这话跟导演说更合适,晚上有你的戏,快去准备吧。”语气听着有点冷淡,其实只是认真投入工作的状态,谁来了都一样,但外人看来和片场大多数人的恭维巴结就对比鲜明,甚至异类,毕竟人家不仅性格好,靠山还传的神乎其神,不明觉厉。

  陆舟白眼底瞧着有一丝委屈的离开了。

  等人影见不着了,副编罗睿琦拍了拍戚慕的肩膀问,“怎么?你对这小孩有意见啊?”

  戚慕眼睛都没离开屏幕,有点茫然,“什么?”

  “有意见也得忍着,现在景华那边资源仅着往这位身上砸,估计来头不小,以后还是客气点为好。”

  “……,哦。”戚慕后知后觉。

  罗睿琦见他一点就通,上道,看着陆舟白远去的方向若有所思,又转回来看着戚慕的脸,半响,突然诈尸一样嗷了一嗓子,“我就说哪里怪怪的,原来是你和这个小明星长得好像!!”

  这话一出旁边的小助理和几个场记都围过来,激动的七嘴八舌,“是啊,我一见戚哥就觉着和陆舟白像了。”

  “别说,还真像!戚哥这脸和身形,化化妆捯饬捯饬,都能参加模仿秀了。”

  “就是性格不一样,陆舟白性格好,绝绝子,但是戚哥就……”

  “我戚哥怎么了?”人群中又有人嗷了一嗓子,“我倒是觉得戚哥比陆舟白有个性。”

  戚慕被这一嗓子嗷的一激灵,望过去发现是自家小助理陶小瑜,跟个护崽子的老母鸡似的。

  戚慕撩了一眼,这一圈叽叽喳喳挺吵的,就向陶小瑜伸手要手机,让他找几张陆舟白的活动照看看,刚刚也没仔细瞧。

  等戚慕一连翻了几张,才惊觉不假,还真挺像他,他一手拿手机,一手摸上自己的脸,掐了一把,喃喃说,“像是像,不过哥明明比他帅多了!”

  “噫——”人群中整齐划一调侃嫌弃声。

  戚慕又说,“为什么是我像他?凭什么不能是他像我?”

  “哈哈,就是就是……”众人大都清楚戚慕什么个性,都知道他故意闹他们呢,一阵嬉笑过后,人群很快散了,戚慕身边恢复了安静。

  戚慕满意了。

  过了一会儿,陆舟白上完妆过来,身上也换了剧里的衣服,一路过来一路“哇~”的惊叹声,路过戚慕的时候再次停下来,微微颔首,“戚老师。”

  戚慕自觉理亏,这次没敢“怠慢”,认真看着对方,然后,眉头拧在一起,“定妆照是这个?”

  旁边陆舟白自带的化妆师义正严辞站出来,“是啊,都通过了的。”

  陆舟白微微扭头看了化妆师一眼,化妆师战战兢兢退下了,然后陆舟白问,“有什么不对吗?”

  戚慕沉默了一会儿,反问,“看过剧本吗?”

  都进组拍戏了,哪能没看过剧本啊?意识到这话问的可能有点没情面,戚慕又改口说,“今晚拍哪场戏知道的吧?”

  陆舟白点点头。

  “你演的男主角从满腔热血到心灰意冷,冷眼旁观,再到重拾初心,你今晚的戏份恰是他毫无斗志,要死不死,活着浪费空气的那会儿,所以,你这妆容你觉得问题在哪?”

  太精致了。

  导演看了估计得上头。

  陆舟白脸上那一层虚于表面面具似的笑容彻底放下了,“抱歉,我们马上去改。”

  知错就改,态度先不说,至少表面功夫做到位了。

  然而,戚慕最没放在心上的东西居然成了这部戏最大的阻碍,陆舟白是靠颜值火的,粉丝也大都颜值粉,这就导致他的团队乃至个人偶像包袱都太重,无论什么戏份,什么角度,三百六十度都要无死角的好看。导演陈恪也不是什么新导演,什么都不懂,所以也不跟人发火,就一遍一遍让改,甚至一遍一遍重拍,扎堆陆舟白的戏份,反反复复,给人一身精神气磨的一点不剩,这时候,觉得差不多了,才真的开始拍。

  戚慕看的直竖大拇指,觉得陈导真是老狐狸,就是觉得有点费钱。

  陈恪无所谓跟戚慕扯淡,“要不你跟上面说说换人?得罪不起,没别的法子。”

  戚慕:“……,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他说换人就换人?当公司他家开的?钱都是他砸的?

  陈恪人到中年,发顶稀疏,也不知是不是累的,人特别瘦,但精神抖擞,“得了,别贫,实在不行,你上,当个替身啥的也能给省点。”

  戚慕无语,“您还是慢慢磨吧。”

  后来有一次收工,戚慕回酒店刚倒在大床上,手机就响了,他也没看来电显示,就给接通了,是顾浔亦打来的,扯了一堆没营养的日常报备,最后问他,“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过来看我啊?”

  戚慕瞬间精神了,自从那次之后,两个多月了戚慕一次都没回去过,倒不是紧张顾浔亦,只是顾明棋他还是得想办法见见的。

  “最近太忙,以后再说吧。”

  顾浔亦沉默了片刻,语气幽幽的,“行,那你若是过来提前跟我说。”

  戚慕心说提前说什么?说了你好准备准备?觉得莫名其妙,工作了一天,也疺,戚慕也没问就给打发了。

  但这事戚慕还是上心了,寻了个空子跟导演说一声就开车回市区了,当然也没想起来提前通知顾浔亦一声,毕竟也不是为他去的。

  所以到了之后发现人早就出院了,戚慕傻眼了,暗骂了顾浔亦一顿,出院了也不和他明说,估计是想着装病讨他可怜呢。

  正想打电话骂,突然想到他是不是可以借此机会装傻去找顾明棋亲自问问?

  这机会不就来了吗?

  戚慕乐了,也不打算找顾浔亦麻烦了,转身下楼就要去前台问顾明棋的病房,刚到前台,还没等他开口,戚慕就在不远处看见了一个身姿挺拔的青年,似乎正在那等着他呢,戚慕觉得眼熟,然后想起来那天晚上这人有跟在顾明棋身边,他后来在新闻上看到过,好像叫萧若堇。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