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71章 会是谁呢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虽然一部电影让戚慕多了一些知名度,但其实电影带来的热度还是主要集中在演员和新晋导演身上,大众不会去关注一个幕后的编剧,媒体记者也没有谁会抓着一个编剧刨根问底采访轰炸,觉得可以引发某种经济效益。以至于虽然他的电影火了,但他的生活并没有发生什么改变,他依旧可以长时间窝在家里写书,改剧本,不用面对镜头,也不会上电视。

  戚慕目前除了一直在连载的作品以外,就是对《万卷踪》剧本的创作,这本书原文的基调是探案系列正剧,情感上也偏沉重和暗黑,考虑到受众群体的局限和价值观传扬等原因,戚慕在改编的时候加了很多诙谐幽默的情节和人物形象的丰富立体化,以及戏剧冲突的搞笑元素。

  剧本最终敲定以后,想着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有的忙了,戚慕进组之前,先回家陪二老吃了顿晚饭。

  回家那会儿,天色还早,打开门,戚慕就看见父亲戚宏先正在阳台的茶座边看书,鼻梁上还架一副眼镜,眉头紧锁,神情严肃,跟研究什么疑难杂症似的,特专注,连他进门都没察觉。

  戚慕好笑的摇摇头,也没出声打扰他,自顾换鞋进屋,刚走了两步,许是他的动静不小,厨房门突然被打开,戚夫人风风火火从里面冲出来,手里还拿着汤勺,双臂一展,就要跟戚慕拥抱。

  戚慕上前,矮身把人往怀里搂,戚夫人又嫌弃的推开他,“行了行了,没长大呢,还粘人?”

  戚慕:……

  “还差两个菜就齐了,你先坐会,跟你爸聊聊天。”戚夫人说完长发一甩,转身奔回厨房。

  戚慕哭笑不得,走到茶座对面坐下,瞧了瞧还沉静在书本里仿佛隔绝在另一个世界的人,问,“看什么呢?”

  这一声近距离的发声才把人从思绪里拉出来,戚宏先停下翻动书页的动作,抬眼看他,“回来了。”说完摘下眼镜,从容地合上手里的书。

  书合上,暗色系封面古老图腾缭绕中一行血红的几个大字的书名露出来,戚慕瞥了一眼惊的当即站起来,“哎?爸,你怎么看这书啊?”说着探身过去就要把书从对方手里抽出来,差点尴尬死,“我这都瞎写的!”

  戚宏先赶紧躲开他的手,站起身把书往身后的书架里塞,“你慌什么?又不是写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我……”戚慕感觉很羞耻,抬头看见书架上,除了一些建筑工程类的专业书籍剩下的就是他的书了,一本不拉全在上面排的整整齐齐,戚慕放弃挣扎了,“算了,没事,您爱看就看吧。”

  戚宏先点点头,从茶座旁边拿过来一棋盘摆在桌子上,“你坐下,陪爹下盘棋。”

  戚慕生无可恋摊在椅子上,有些年头了的中式交椅发出“咯吱”的声响,戚慕赶紧坐直了,表演乖顺的好儿子,陪老父亲下围棋。

  期间,两人聊戚慕工作上的事,戚宏先难得放下架子说了一些心底话,“知道你认真,对待认准的事,就容易一根筋,但你也别把自己累着了,多注意休息,爸妈就一个心愿,希望你能活的顺心,当然,如果不能顺心,也希望你能别为难自己。”

  戚慕捏着棋子的指尖停顿了一下,睫毛轻垂,落寞只一瞬,又恢复如常,笑着调侃,“多虑了啊,你儿子什么人啊,没心没肺,就差成混蛋了,怎么会为难自己?”

  “行,”戚宏先头也没抬,专注落子,“你明白就好。”

  戚慕听着这话不知怎么心里不大是滋味,这世上,他没什么可在乎的,除了父母,他自己的人生都不算。

  一时无话,只有落子的声响,静默的有些沉重。

  戚慕瞧着戚宏先来来回回伸出的那只手,那只本该画图纸,测算的手,却因长期搬运重物掌心磨出厚茧,再生不出什么活跃气氛的心思来。

  不是什么特别而伟大的成就,这位父亲原是那座城市里小有名气的建筑师,那时候的城镇上很多建筑都有他的参与。后来因为戚慕的事,他们搬家,他的父亲也放弃了他还没造成的高台,属于他的一切根基荡然无存。

  其实最开始来到这座新城市的时候,戚宏先还是有从事本职行业的心思的,所以最初带着妻儿在建筑工地的厂房安了家。怪只怪那个时候的戚慕,人生大起大落的当口,做什么事身上都拧着一股劲,高中生的年纪,什么工作不做,非得到工地上搬砖。

  戚宏先说不动,干脆辞了工作离开工地,去市图书馆当起了管理员,戚慕那个时候不懂,后来却明白了,父亲这么做,是想给他创造机会,哪怕大学没法上了,还是希望他能够继续学习。

  戚慕想到这些想的的都有点心酸了,谁知他一心二用,下棋时没注意,一不小心下的太认真,等发现时,棋盘上黑子围城,输赢几乎已成定局。

  戚宏先也发现了什么,气的吹胡子瞪眼,“臭小子!怎么就突然那么厉害了?合着你以前都忽悠你爹玩呢?”

  要死了!戚慕正想跑,一扭头发现戚夫人已经摆好了一桌子饭菜,正站在餐桌旁静静地看着他们,也不知看了多久。

  戚慕赶紧站起来往那边走,“啊,我要饿死了,可以开饭了吗?”

  “可以了,饿坏了吧?快坐下吃饭。”戚夫人给戚慕拉开椅子让他坐,戚宏先还有点不服气,还想数落戚慕,戚夫人面无表情拿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戚宏先立马闭嘴了,乖乖落座。

  他这一家,家庭地位一目了然。

  戚慕暗自笑了笑,他这一生所求不多,这一刻的安然是放在首位的。

  然而戚慕和赵佳“分手”的事戚夫人已经知道了,饭桌上对戚慕就不大待见,还用一种特悲凉的语气对戚慕说,“儿子,为娘总觉得你以后要孤独终老了。”

  戚慕放下碗筷,对上戚夫人哀怨的脸,想了想,试探性地问,“要不,我再努努力,把人求回来?”

  戚夫人一愣,翻了个白眼,“得了吧,都被人甩了,以为求就能把人求回来啊?人家不喜欢你了,你做再多都多余!”

  大概在做母亲的眼里,自己儿子总是最好的,女方再优秀,要让自己宝贝儿子低声下气,死皮赖脸去求人,还是不愿意看到的。

  戚慕满意了,“挽回”的话题就此终结。

  吃完饭,戚慕说到因为工作要出远门,指不定几个月都回不了家一趟,戚夫人倒没说什么担心的话,只是死灰复燃似的眼睛一亮对戚慕说,“要跟那些人一待待几个月啊?那正好看看有没有心动的女孩子,多好的相处机会啊!”

  戚慕无奈了,装出痛苦的样子,“我这刚失恋。”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察觉到哪里不对,戚夫人立刻改口,“呸,不是,是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那什么治疗失恋最好的方法就是开展一段新的恋情!”

  戚慕已经有点精神恍惚了,连连应声说“好”。

  等戚慕离开,听到关门声,戚宏先从书本里抬头,看向仿佛泄了一身劲安静的坐在旁边的戚夫人,说道,“我知道你是对当年那个女孩子的死耿耿于怀,有了什么心理阴影,但是他还这么年轻,不必这么急着赶着逼他。”

  不是想逼他,只是想着哪怕因为她的关系,戚慕能给自己一个机会……

  戚夫人转过头,平静地对上戚宏先的视线,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声开口,“不是我有,我是怕他有,这么多年了,别说女朋友,哪怕是男性朋友你见他再往家里面领过一个吗?”

  除了赵佳是她朋友的女儿,关系走动亲密些。

  其他人呢?这么些年过去了,戚慕看着交的朋友也挺多,整日对人嘻嘻哈哈,热热络络的,可是再也没见他把谁往家里领回来过,吃顿饭,介绍给父母,对他们说,“爸,妈,这是我好哥们!”

  ………

  戚慕下楼,坐进车里的时候,手机屏幕亮了一下,是吴青发的消息:

  戚先生,顾少转院了,地址是xxx私立医院。

  这医院的名字,戚慕在这城市生活了那么多年,连听都没听说过,一看就知道是什么阶层的人看病的地方。

  距离顾浔亦晕倒那天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戚慕一次也没联系过,他不知道吴青发这消息是什么用意?仅仅是告知他,还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提醒他去医院看望人。

  说到顾浔亦,他虽然没有主动联系过,但他既没有拒接对方电话,也没有拉黑对方微信,但是顾浔亦在这期间竟然也没有主动联系过他!

  还真是严重不符某人的性子。

  但这些戚慕并不关心,他只是觉得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尽快把这些事解决了——

  “报复”对于现在这种状况来说,或许不难,难的是,他要如何才能全身而退?

  他一定要想出“两全其美”的办法,绝对绝对不可以再连累家人了……

  戚慕靠在座椅上,仍掉手机,从旁边摸到烟盒,抽出一支塞嘴里点燃,黑暗里,他一手搭在车窗上,平静的抽着烟。

  直到一根烟抽完,他才又拿回手机,搜地址,导航——

  在他叫救护车的那家市医院待了一个星期才转院,是因为什么?总不能是因为病情加重了吧?

  戚慕能料到顾浔亦没有一开始就转院,或许是在等他,那么坚持一个星期以后,转院很有可能的一个原因——谁要求的。

  会是谁呢?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