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69章 分手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世上的事能巧合到什么程度?

  戚慕晚上吃完饭那会儿想着把他和赵佳的事情解决了,就溜达着去了赵佳的小区,离的近他也没开车,一个人慢慢走过车水马龙,霓虹闪烁的城市街道,周围热闹非凡,人声喧嚣,但都与他无关,这座城市的繁华与璀璨,躁动与平静,他也只是从这里路过,心如止水,作壁上观,将来似乎也不会停下。

  到了赵佳家楼下,戚慕抬头望向她家窗户,透出的暖黄色的灯光,一栋楼望过去,万千中的一盏。戚慕望着望着,不知怎么就想起了高中那年,有一次戚慕曾拉着顾小六和苏牧呈,大半夜的去爬江南知家窗户的场景,似乎是为了约她去看江灯水秀,可是那晚没见到人不说,顾小六还给摔伤住院了,也就是那一次顾小六说一个人住院害怕,戚慕就留在医院陪了他一整晚。

  他已经忘了,那时的他到底是讲因为兄弟义气还是觉得内疚了,才会跟人挤一张窄小的病床陪人睡在医院里。

  正想的入迷,赵佳竟然从楼上看见他了,便跑下楼,走到他面前,问,“你怎么来了?来找我的?”

  戚慕说,“嗯,你现在方便吗?找个地方谈谈?”

  “行,走吧。”赵佳没有犹豫,就跟着戚慕走了。

  两人挑了一条偏僻的街道逛,商铺不多,没开发完全,经济还没带动起来,所以人少,很安静。

  走着走着,戚慕忽然就特直白地说,“我们分手吧。”

  赵佳噗嗤笑出声,说,“戚慕,你这认真的样子说的好像我们真的在交往一样,”无论是提出假装交往,还是现在说出终止这种关系的话,戚慕都特别郑重其事,这是尊重她。赵佳笑着打趣,“啊,对了,我们不是说好了日后若分手就说是我甩的你吗?你怎么能先提分手呢?”

  戚慕一愣,话都卡壳了,“那……什么,要不我收回换你说?”

  赵佳笑的腰都弯下去,“你这人……我发现你对我特忍让。”

  戚慕想都没想就摇头。

  “难道不是?”

  戚慕没说话,走到一露台的石阶上坐下,赵佳跟过去,戚慕便把外套脱了垫在石阶上给她坐。

  “老实说,我其实对别人挺心狠的,即便交朋友,也没有什么舍己为人,舍生忘死,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想法,我只想活我自己,平静,不停留,有梦想,就奋斗,没有,就洒脱,可惜——”戚慕说到这,没继续下去,他侧头看向赵佳,转而说,“至于你说的忍让,那也只是对你,你换个人试试,哥才不搭理。”

  赵佳听着那句“可惜”就觉得有故事,但她也没刨根问底揭人伤疤的想法,就故意皱眉,夸张的说他,“你这么说,不会喜欢上我了吧?”

  戚慕淡淡地笑了,没有嘲笑的意思,他反问赵佳,“你觉得我会喜欢上谁吗?”没等赵佳回答,又接着说,“即便会,那也只会是那个天真又无知的少年时——”

  戚慕说完就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着,吹出一口烟雾,他看向远处,一时间静谧,天地一片黑暗。

  看不出伤痛,也无半点忧郁,戚慕始终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可是赵佳却听的心中震撼不已,在做他假女友的这段时间,跟他父母接触时,赵佳偶尔从二老口中得来的只言片语了解到,那时的戚慕,可以说是光芒万丈,他是人间理想,他有大好前程和不可思议又荒诞的梦想,他谈天说地,一腔热血……可后来他坠入泥沼,又从泥沼中挣扎着慢慢爬出来,其中的艰辛她本无从领会,可现在她突然感悟到了什么,至少那个“少年”被埋葬在了那段过去里。

  赵佳不想他回忆那段过去,就转移话题,问他,“对了,你今天怎么突然就要分手?”

  戚慕说,“想把一件事尽快解决。”他没有跟她说顾浔亦的事,两人接着话题谈好了“分手”事宜,正要回去的时候,天空竟然毫无征兆的下起了大雨。

  他们待的地方是个大露台,等跑到能躲雨的地方,两个人都已经淋湿透了。戚慕觉得怎么着也不能让一个女孩子就这么湿透着回家吧,正好离自己住处近,戚慕就把人先带回他出租屋,想着让人换身干衣服再走。

  可是就是那么巧合,戚慕刚换好衣服门铃响了,顾浔亦竟然过来了,还跟刚换完衣服从浴室出来的赵佳打了个照面。

  戚慕就瞧见,顾浔亦那张原本带笑的脸在见到赵佳从浴室里走出来时瞬间凝固,看清赵佳身上穿着他的衣服后,迅速变幻莫测,黑云压顶,嘴唇抿的跟刀刃似的,眼神更是杀气腾腾死死盯着赵佳看。

  赵佳被看的都惊恐了,不自觉退后一步,看向戚慕露出求救的表情。

  戚慕正感觉莫名其妙,顾浔亦也顺着赵佳的视线把那恨不得在人身上烧出俩窟窿的视线也转到了他身上,还不待他说什么,又凶神恶煞的扭回去,接着竟然迅速上前,伸手攥住赵佳身上的衣服,咬牙切齿,说道,“这衣服……脱了,你滚出去!”

  脑子里莫名出现某些模糊的记忆,竟然会和戚慕有关,顾浔亦始终沉着应对,各种谋算,而现在只是在戚慕家里见到了另一个女人,他便当场失控了,某种猜测让他根本没有多余的理智思考,是摧枯拉朽般的坍塌和崩溃。

  戚慕不知他心里怎么想的,只是看见这一幕,就觉得顾浔亦要揍人。他是见过对方翻脸时六亲不认的模样的,人家字典里似乎也没有不打女人这一项,此情此景,顾浔亦那恶狠狠的模样,就差手起刀落,把人咔嚓了。

  戚慕顿时慌了,忙走过去,把顾浔亦扯开,挡在赵佳面前,一脸戒备警告他,“顾浔亦,你干什么?”

  顾浔亦一见他这护着的姿态,瞬间被点炸了,梗着脖子双目狰狞的瞪着他,眼眶都拧红了,“慕慕,我在你心里算什么?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有多喜欢你,可是我克制,忍耐,我靠近的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我他妈憋死了也不敢轻易碰你一根手指头,可是你呢?你怎么可以随随便便跟别的女人睡!你有想过我吗?”

  这他妈……说的什么话!

  戚慕一愣,脸色难看至极,指着门口就让他滚,“你给我滚出去,马上滚!”自己思想肮脏,就当全天下人跟他一样呢!

  顾浔亦眼睛顿时有点湿,愤怒像是被人泼了油,烧的他眼里全是孤注绝望的嗜血戾气,下一秒,他一把拉过戚慕把人按在怀里,像只疯狗一样对着戚慕嘴巴就狠狠咬上去。

  是真的在咬,力道又凶又急,戚慕只感觉嘴巴上一阵刺痛,血腥味就弥漫在唇齿间。

  顾浔亦已经很久没这么对过他了,他们之间的亲近,但凡他表现出抗拒,对方都会适可而止,试探的小心翼翼,哪像现在这样没半点顾及的强制。

  更何况旁边还有赵佳在呢!

  戚慕简直要气死了,顺手摸到旁边柜子上的半瓶红酒,抬手就掼他后脑勺上,声响巨大。

  顾浔亦懵住,手劲力道卸去,戚慕从他怀里退开,抬脚踹在他腰上。顾浔亦疼的弯下腰,戚慕又上前反拧他的手把他脸朝下按在地板上。

  顾浔亦顿时如条死狗一样,摊在地板上不动了,戚慕觉得不解气,抡起拳头还要揍,被赵佳拦下。

  “别打了。”赵佳明显被吓到了。

  戚慕的手被崩开的玻璃碎片划了几道口子,血滴滴答答往下落,顾浔亦也是一头一脸的血……刺目的红。

  戚慕回过神,刚咧嘴就“嘶”了一声,嘴巴没一块好皮,他从顾浔亦身上爬起来,看向赵佳,觉得脸也没了。

  “我先送你回去。”

  赵佳忙摆手,“不用了,我自己回,你……你们,快去医院吧,都是误会,误会!你跟那位解释解释,”误会两个字她故意说的很大声,“这衣服我回头洗干净立刻还你。”

  戚慕冷着脸看了一眼地上的人,没吭声,把赵佳送到门口,看人逃命似的离开的步伐,想说什么,张了张嘴,一个字没吐出来。

  丢脸什么的戚慕不是多在意,就是有点担心这姑娘别给吓出什么心理阴影。

  关上门回到客厅,顾浔亦已经从地上爬起来坐着,大概是戚慕踹的狠了,他单手捂着腰腹,但忍着没哼哼。全身上下酒水和血液混一片,地板上也一滩,比任何时候都要不堪。他也没看戚慕,就垂着头,一动不动,像是被抛弃的野狗。

  戚慕没搭理他,绕过他身边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白酒,接着走进浴室洗手台,对着手上的伤口简单的冲洗。

  顾浔亦刷一下站起来,一脸紧张的盯着戚慕手上的伤,心里一阵一阵揪疼——

  该死!他竟然没注意!

  冲洗完,戚慕从电视柜下翻出戚夫人给他准备的药箱,从里面拿出纱布往手上裹,单手不好操作,顾浔亦急了,跳过去想帮他。

  戚慕冷着脸骂,“滚!”

  顾浔亦顿时怂了,手收回来,捂着脑袋,觉得头疼,他后脑勺的伤口不小,一着急,头都晕。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但是你和那个女人……”

  提到这个,戚慕就来气,“我和她怎么了?下雨!下雨了你他妈不知道啊?人淋湿了我让她换上我一件干衣服而已,睡个屁睡!”

  顾浔亦脸上一喜,疼到麻木了的心脏缓过来,傻了吧唧乐呵,“那就是说你们之间什么也没发生?”

  戚慕冷笑,“就算发生什么了,又怎么样?跟你他妈有关系吗?”

  顾浔亦脸色一变,急道,“怎么没关系?我是你男朋友!”

  说到这个……戚慕手上的动作一顿,他抬眼,直直对上顾浔亦的眼睛,“那就分手吧,顾浔亦,我他妈受够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哎……顾又作死,但是以他的在意程度,遇上那个误会不激动也难,么的办法呀!(摊手~)感谢在2021-05-0417:50:24~2021-05-0814:55: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7233735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