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68章 结果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顾浔亦匆匆赶到景华娱乐公司时,还未到下班时间,李特助正在会议室门前交代一众部门经理工作安排。看到他突然登门,脸色一变,但很快掩饰过去,笑着迎上去,“顾小少爷是来找盛总吗?盛总刚开完会,已经回办公室了。”

  顾浔亦刚从前台过来,打了内线说盛总在开会,他找来,会刚好开完,也算是太过巧合了。顾浔亦对李特助点头,说道,“那我上去找他。”

  “我带顾小少爷上去吧。”李特助侧身对身边人耳语了几句,就扔下一堆人跟着顾浔亦往电梯方向走。

  顾浔亦也没说什么,一路上沉默,进了电梯,他把外套脱了搭在臂弯,目视前方,面容严肃,但衬衫有褶皱,发丝凌乱,显得舟车劳顿,风尘仆仆,这跟以前那个桀骜不羁的公子哥太不一样。

  李特助心里有些惴惴不安,主要是这小太子的名声实在不大好。他斟酌着问道,“不知顾小少爷来找盛总是为了什么事?”

  “私事。”

  顾浔亦语气淡淡的,沉着冷静,听不出有什么要紧事的感觉,李特助只好放弃,不再说话。

  到了办公室门口,有秘书迎上来,李特助把人打发了,刚想敲门,被顾浔亦制止,“等一下,你们先离开,这段时间不要放任何人过来。”

  李特助答了声好,就领着门口的两位女秘书离开,顾浔亦站在门口,却迟迟没有抬手敲门。

  他刚下飞机就赶来这里,一刻未停,有些事他想弄清楚。他私下里去了那家英国的疗养院,但一无所获,所以只能来舅舅这里求证。他快疯了,他连自己都不敢相信,可是如果这是一场骗局,那就是所有人只针对他一个人的骗局,他来问盛宴清又能得到什么答案?

  被所有人欺骗……

  这个假设让他窒息,顾浔亦咬牙狠狠闭上眼睛,再睁开,他平静地抬手敲门。

  “进来。”

  顾浔亦推开门,就看到了那位看起来还很年轻的舅舅正坐在办公椅上低头看文件。

  说起他和这位舅舅的关系,压根算不上亲近。

  他本来很小的时候就去美国读书了,跟外公一家很少有见面的机会,只有那年他生病,母亲带他去英国做手术,那会儿盛宴清继承了盛家在英国的产业,恰好有机会跟姐姐走动,同时去看望他,但生病中的顾浔亦脾性怪得很,他不喜欢这位舅舅。

  准备的来说,那会儿他厌世心理很重,他不喜欢任何一个亲人,因为这个,父亲顾凛那会儿也很是不待见他,最终把他扔回国,让他自生自灭……

  看到是顾浔亦,盛宴清把手里的文件放到一边,双手交叉,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神色放软,“历练了这么久,效果不错,下个月就是记者招待会,记得稳重些。”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两人互相不待见,但至少有血缘关系在那,立场一致,都在一根绳上,他回国的主要目的就是帮他这个外甥。

  “知道了。”顾浔亦进来就把门反锁了,他走到沙发上坐下,把西装外套随意搭在沙发扶手上,语气难得没有冷嘲热讽,反倒恭敬顺从。

  盛宴清诧异了一瞬,见他难得亲近,脸上也露出点笑,“喝咖啡还是喝茶?”说着,他起身走到一边的咖啡机前。

  顾浔亦神色自若坐着,看盛宴清倒出咖啡豆,开始自己磨咖啡。

  “嗡嗡嗡”的声响中,他似乎看见了某个心心念念的身影。

  从未想过这个和自己有几分相似性格的舅舅,会有自食其力的一天,顾浔亦很快意识到了什么,但他忍着没说一句嘲讽的话。

  盛宴清把碾磨过的咖啡粉倒进滤纸过滤,“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上自己磨咖啡吗?”

  “因为戚慕……”戚慕就喜欢自己煮咖啡,站在咖啡机前等着一缕浓香飘散出来,戚慕说,那是他最放松的时候。

  顾浔亦说出这话的时候,语气平静的简直不像他的为人。

  盛宴清觉得自己算是试探够了,这个外甥的成长几乎让他看不到尽头,“那就喝咖啡吧,只有这个招待你。”

  顾浔亦说,“好。”

  盛宴清端出两杯咖啡,一杯递给顾浔亦。

  顾浔亦接过也不客气,喝了一口,入口苦涩,但香气浓烈,“手艺不错。”

  盛宴清垂眸,神色带有深刻思念,“只要用心想着,就不难。”就像某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现在也能做出几道能入口的饭菜来了。

  如此道貌岸头明目张胆惦记别人男朋友,顾浔亦只是轻轻扯了扯嘴角,竟也没顺势说出几句骂人的话。

  盛宴清越发觉得不对劲,直接问道,“去英国了?”

  “是,想去找当年那个主治医生,但没有找到。”顾浔亦一一坦白。

  盛宴清抬眸,“没用的,你母亲最在乎什么你应该知道,你当年的治疗记录应该被全部销毁了。”

  顾浔亦握着咖啡杯的手指渐渐收紧,神色晦暗不明,“那至少找到主治医生,我有话想问……”

  盛宴清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抬手很平静喝了一口咖啡,不是很在意地问,“你在怀疑什么?你又不是什么私生子,你母亲难道还会害你?你当初说不喜欢那个地方,她也由着你了,让你回国生活,甚至你说你不想继承顾氏,她也没逼你……,现在可是你自己要求的……”

  “可是舅舅,”顾浔亦终于抬起头和盛宴清对视,下颚线绷直,眼神冷漠到税利,“为什么我的记忆里会有一些不属于我的画面?不……应该说,我怎么会记起一些我本该不可能会拥有的记忆?”

  顾浔亦说着把咖啡杯放在茶几上,手收回去的时候,抬起的手腕上戴着一根棕色的细绳,绳子上串着半片吉他拨片。

  “什么意思?”盛宴清像是真的不知情,疑惑地问他,“你说你记起了什么?”

  这句反问让顾浔亦像是受到了什么打击似的,久久没回话,最后神色黯淡,只低下头看自己手腕上的东西,一副陷入回忆的模样……

  见他这样,盛宴清有些着急了,想到对方最近的反常,他心下发紧,电光火石之间意识到了什么,急忙问道,“能让你这么在意的事情,难道……和他有关?”

  这个“他”让顾浔亦的瞳孔微微紧缩,从回忆中抽离一般,猛的抬眼,直视盛宴清,“你觉得呢?”

  谁都知道,顾浔亦最在意什么。

  “我想除了他没人能让你这么慌张。”

  “你不也一样?”顾浔亦嘲讽的笑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在嘲讽他们中的谁。

  盛宴清却不想再做这种无意义的争执,他起身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一边拨号码一边说,“我确实有所感觉你母亲隐瞒了一些事,但我想如果不是因为他,我们两个大概谁也不会在意,顾浔亦,你倒是会利用人。”

  …………

  从商务大厦里出来,天已经黑透了,还下起雨来,噼里啪啦的雨滴落在台阶上,溅起的水花像一把把竖起的尖刀,淋落其中便是遍体鳞伤。顾浔亦就那样一动不动站在台阶上,望着眼前的雨幕,如同一座雕像。

  这世上,如果还有能让顾浔亦恐惧的东西,那只能和一个人有关。

  雨势从喧嚣的急促慢慢沉寂下来,最后稀稀落落,只剩偶尔被风从绿叶上吹落的点点滴滴。

  像是终于不再恐惧,顾浔亦慢慢抬起脚,僵直的手脚几乎让他在抬脚的瞬间从台阶上摔下去,但他凭空稳住了,骨骼血液从新鲜活,他挺直脊梁,誓死不肯服输,一步步从台阶上从容走下去。

  雨停了,他要去见他最爱的人了。

  身后的高楼上,盛宴清站在窗前怜悯地看着那道身影,越走越远,越走越险……他也怜悯地看着自己以后的人生,如今掙不开这命运的,又何止对方一人?

  ……

  顾浔亦坐上车,临下车前换了一身衣服,又对着车镜整理好头发,最后嘴角轻轻上挑,是他以前惯有的桀骜不屑的笑意。

  然后他推开车门下车,上楼,再到没有迟疑的按响某道门铃。

  门一开,那张心心念念的脸就映入眼帘,应该是刚洗完澡,戚慕穿着深蓝色休闲衬衫,衬衫领口敞着,湿润的发丝被毛巾揉的蓬松凌乱,几率刘海贴在额头,脸蛋被热气蒸的粉红,顾浔亦只看一眼,就心脏砰砰跳,无论多少次见面,依旧都会心动。

  他的爱意似乎没什么东西能稀释,每一次想念都疯狂滋长,每一次见面都汹涌澎湃。

  顾浔亦趁着戚慕还未开口说出什么气人的话,就先发制人,上前一步把人抱个满怀,在他耳边抱怨,“几天不见,你怎么电话都没有一个?我打给你还总挂断拒接,你知不知道我联系不上你,我有多担心?”

  一边说一边把双臂越收越紧,说话时吐出的热气喷在耳朵上,戚慕不自在,在他怀里,挣脱不开,脸都黑了,“你先放开,好好说话。”

  顾浔亦当然不敢真的把人惹毛了,就依言松开他,闪身往房间里走。戚慕皱着眉,回头看他,“这么晚了,你还过来做什么?”

  顾浔亦连头都没回,直直往戚慕卧室方向走,笑着说,“嗯,是晚了,所以我回家睡觉啊。”

  话音刚落,卧室旁边的浴室门被人从里面推开了,赵佳散着一头长发,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一边走出来,正好一步之遥的距离,顾浔亦真真切切的看清楚了,赵佳身上穿的一身明显大了很多不合身的衣服,应该是戚慕的。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暂时有点提不起劲……等我努力调整回来!感谢在2021-04-2600:36:39~2021-05-0417:50: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路易斯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