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67章 驱逐出境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电影上映一个月,累计票房突破四个亿,对于处女作而言,几乎是个奇迹。这期间戚慕也收到了很多影视公司抛出的橄榄枝,他挑着几家谈了几次,但条条框框一大堆,觉得没什么意思,后来就都拒之门外了。

  那段时间,没什么要紧事,戚慕抽空回了趟家,想着陪陪二老,顺便过一段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舒坦日子。这天陪着戚夫人去菜市场买菜,回去的路上,戚夫人像是不经意的随口问了一句,“你跟赵佳处的还好吧?”

  戚慕当时心头一跳,想着算上赵佳,他好像在脚踏两条船!我去——

  顿时有点心虚,“还好啊,就是我太忙了。”太忙,见面少,算是铺垫,聚少离多,感情破裂,后面自然而然分手,顺理成章。

  戚夫人一听就听出这话不真诚,不高兴的扭过头看他,“我跟你说,慕慕,你可不能因为现在有点名气,赚了点钱,你就飘了,就眼睛长在头顶上,看人家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觉得谁都配不上你了,你就给我胡来,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模样,跟那电影电视里演的那些始乱终弃,欺骗人感情的渣男一模一样!”

  戚慕瞪大眼,不可思议地哀嚎一声,“我哪有?”

  戚夫人瞪他,“还没有呢?那这一天到晚谁给你打电话?早中晚准的跟定了闹铃似的,不是问你吃了什么,就是问你睡的好吗?而你呢,闭着眼瞎忽悠。我听着也不像赵佳啊,怎么着?你不会又勾搭了谁小姑娘吧?”

  “我那是……”打发顾浔亦呢,戚慕有苦难言,“就一朋友,闲的无聊,找我聊人生哲学呢。”

  戚夫人不赞同地看着他,“得了吧,什么人生哲学,净瞎吹!”停了一会儿,她把手中拎的装菜的环保袋全塞戚慕怀里,然后扯着他的胳膊,脸上突然露出点笑,有点自豪,有点得瑟,说,“哎,也都怪儿子你太优秀了不是,才会那么多人喜欢,不过我还是觉得赵佳这姑娘好,长得漂亮,性格大方,你要是觉着处的不错,要不我带着你爹去给你提亲,咱把婚礼抓紧时间办了?”

  戚慕倒吸一口气,气不顺,差点被口水呛死,“妈,我们还年轻,不着急。”

  戚夫人嘴巴一抿,有点失望,但她也就是一说,对于儿子的想法,她向来尊重他。

  两人又聊了些点别的,快走到小区门口时,戚慕瞧见路边停了一辆车,有点眼熟,之所以注意到,还是因为那又是一辆豪车,他们这地方很少出现。走近了才看见车子旁边站着一个人,竟是乔斯昂。

  乔斯昂长得斯文贵气,站在那儿,脸上表情淡漠,看着有点高贵冷艳的范儿,一副生人勿近的感觉。

  自从医院一别,戚慕已经一个多月没见过这人了,看见他戚慕就想到乔二,想到乔二戚慕心里就不爽快。

  大概是他视线停留在乔斯昂身上太久,戚夫人来回看了几次,问道,“你朋友啊?”

  戚慕正想说不是,乔斯昂已经看见他,往他这边走了,脸上冷淡散去,带着点斯文得体的笑。

  戚慕看着人走近,躲也躲不掉了,面色不愉,“你来干什么?”

  乔斯昂在他面前站定,“有几句话跟你说。”

  “我没空。”

  戚慕拒绝的干脆利落,正想绕过他走人,被旁边戚夫人狠狠拍了一巴掌,“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

  戚慕啧了一声,闭嘴了。

  戚夫人转向乔斯昂,看着这人也不像什么穷凶极恶不讲道理的人啊,就问他,“请问你是?找他有什么事吗?”

  乔斯昂微微点头,带着严格家世的教养和礼节,说道:“您好,伯母,我叫乔斯昂,是戚慕的朋友,此番前来,是有几句话想与他说。”面上恭敬,语气十分诚恳。

  戚夫人被这种“大动干戈”的问候虎的一愣一愣的,他们这种市井小民间的问好哪用得着这种文绉绉一本正经的说辞,当下有点懵,但她能看见对方眼睛里的真诚,虽然还有点怀疑戚慕的态度,但她还是把戚慕手里的环保袋拎到自己手里,对着乔斯昂露出一个笑,“那你们聊吧,这孩子被我惯坏了,乔先生别介意。”

  说完戚夫人就自己先走了,走之前还警告地看了一眼戚慕,让他有什么事情好好跟人说清楚。

  戚慕等人走远,就领着乔斯昂坐在小区一树下的木制长椅上,但他没开口,只是安静地坐着,乔斯昂便坐在他旁边,同样沉默,一双眼睛里波澜不惊的没什么特别情绪。

  那会儿残阳正在缓慢地往下落,他们座椅后面是小区围墙,外面是绿化河,这地方很少有人经过,那时的沉默拉锯偏偏美跟副画似的。

  戚慕不大自在,但有人却像做梦一样,止不住奢望,日头落得慢一点,天色沉得晚一点……待在他身边的时间能久一点……

  “你有什么话赶紧说吧。”戚慕不耐烦的开口。

  他对乔斯昂最后的映像还停留在医院里那充满斥责的一眼,虽然乔斯昂作为哥哥怪他情有可原,戚慕呢也一向恩怨分明,知道他和乔二的事与乔斯昂没关系,但他私心里曾把乔斯昂当朋友,知己,信任的人,他不得不承认,曾经在乔斯昂身边荒唐放纵过,甚至让他产生过一些亲近与依赖,这和别人是不一样的,可这一切都在那一晚上毁了,他觉得自己的真心被辜负了。

  这会儿对方又找来,也不知是为了什么事?总不能还是因为乔二吧,但是那件事之后,他可再没跟乔二见过面。

  正想着,乔斯昂开口了,“戚慕……”他话里有些犹豫,也没看他,迟疑着说,“正析他……要回瑞士了。”

  戚慕愣了一下,松口气,“回就回呗,”开口漫不经心的。

  乔斯昂见他这个态度,像是不知道怎么接话一样,突然沉默了。

  因为戚慕不知道,那是乔正析在乔老爷子面前跪了一个多月求来的结果——

  无数次一坐一跪的对峙,像是无数场硝烟弥漫的战场:

  “他有什么好?”

  “我喜欢他,他是您儿子拿命喜欢的人。”

  “你!!!玩够了,就回瑞士去吧。”

  “……,作为父亲,不应该希望子女幸福吗?”

  “幸福?如果你希望你拿命喜欢的人丢了命,你可以继续跟我争。”

  ……

  那些场景仿佛破空而来,一句句都掷地有声,乔斯昂身侧的手不由得握紧,他所有的理智都只能用来维持这一刻的平静。

  所以,是漫长的沉默。

  戚慕不知他心里想什么,也不想这么无意义的等下去,就拍拍手站起身,“就为了说这事?那既然说完了我就回去了。”

  乔斯昂平静的脸色顿时有点乱,“等一下,”他从胸前衣服里拿出一张对折起来的信纸,递给戚慕,“他让我交给你的,他说这次离开大概一辈子也回不来了,明明回的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他却总觉得自己是去流浪……,所以有些话想跟你说,他也知道没脸见你,便把所有的话都写在纸上了。”

  戚慕没接,只微微偏头看了一眼,就不感兴趣转回去了,“没必要。”

  乔斯昂伸出去的手静默在半空中僵持了几秒钟,最终垂落下来。

  “乔大哥,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人特别铁石心肠无情无义?”戚慕点了根烟,烟雾弥漫中的侧脸有一种无动于衷的漠然。

  “我从来没这么想过,”乔斯昂也站起来,顺势把那张纸重新放回口袋里,“我知道今天不该来找你,最后一次了,我想不来找你一次,总是不甘心的。”不再见他一次,就像会后悔一辈子似的,不仅是乔正析,还有他自己。

  如果说乔正析给他是一张离别的信,那么他这一别该送什么呢?他想他会给他一个微笑,告诉他好好生活,每天按时吃饭,看书,写剧本。也要出门晒太阳,去旅游,可以喝咖啡,但不要总喝,可以偶尔尝一尝他最喜欢的大红袍,想起他的时候,心情至少不会太糟糕……足够了,他想,就是这样。

  乔斯昂微笑着看着戚慕的侧脸,说,“保重。”

  戚慕没有回话,只是沉默的抽烟。

  乔斯昂最后看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抬脚就要离开。戚慕却突然伸出一支手臂挡在他身前,别过脸说,“把信给我吧。”

  乔斯昂一愣,了然一笑,把那张信纸又拿了出来小心地放在戚慕的掌心。

  无所谓了,戚慕想,都已经尘埃落定,不会再翻出什么风浪,他又何必在乎这些呢,戚慕接过信纸,咬着烟,把纸张当着乔斯昂的面徐徐展开,戚慕一看就愣了——他以为以乔小二那不依不饶的性子,一定会是长篇大论,满满一页纸,可谁知道只有一句话:

  哥,我把自己驱逐出境了……

  驱逐出境?这是什么意思?戚慕皱着眉,表示不知道这小二货到底几个意思,但他也不想深究,想了想,他抬手把手里的信纸干脆利落撕成两半,在乔斯昂错综复杂的眼神里,平静的叠在一起再撕开,就这样,一下一下撕成了碎片。

  “我这样一定令他很失望吧,”戚慕把撕碎的纸片一块不少的又放回乔斯昂手里,“可是我们得认清事实,我就是这么一个人,所以,不值得……”

  戚慕抬眼,对乔斯昂粲然一笑,眉目艳丽,但格外冷淡,“把这些带回去给他,别告诉他我看过。”

  作者有话要说:先隔日更吧,调整一下。感谢地雷和营养液~感谢在2021-04-2309:43:10~2021-04-2600:36: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薌总想吃肉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叶祖二少114瓶;我真的想花钱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