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60章 跳江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戚慕指着顾浔亦给对面两人看,欲把顾浔亦推至风口浪尖,成为靶子,以后再有争风吃醋打架斗殴的事找顾浔亦干仗就好了,戚慕这样想着就又重复了一遍,说,“我喜欢他。”

  他又转头看着顾浔亦,牵起嘴角和人对视,微笑着强调,“只喜欢他。”

  他说的掷地有声,本就长得好看,专注看人的时候,好像眼里就真的只有你一个人,像是真的深情。

  夜幕里,两杆长灯的距离顿时陷入死一般的寂静,除了他,剩下三人全部愣住,久久无法回神。

  季子羡惊诧的像根木头一样愣愣的戳在那儿,像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乔正析整个人都癫狂了,急切地向前走了两步,他想伸手抓住什么,颤抖着说,“不可能,哥,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不相信?也是,空口无凭。

  就连当事人的顾浔亦也不相信,他看着戚慕笑容纯粹的脸,漂亮的莫名邪气,他觉得自己在做梦,他甚至不敢动,怕一动这美梦就破了。直到领带突然被人拉扯,他整个人顺着力道被拽的倾斜向前,那张几乎刻入骨血不死不休的脸越压越近,霎时唇瓣贴合——戚慕竟然主动吻了他。

  顾浔亦吻过他多次,却从没有哪一次得到过回应,更别说对方主动了。

  “主动”两个字,意义非凡,含义重大。

  顾浔亦惊骇的厉害,任凭戚慕动作,整个人僵硬的像块石头,唯有一双眼亮的惊人。

  乔正析似乎也明白。

  所以那一瞬间,惊雷炸响,天崩地裂。

  脚下有什么东西在土崩瓦解,乔正析看着不远处旁若无人拥吻的两个人,眼睛里本就碎成一片片的光彻底暗淡下去,绝望,空洞,好像失去了全世界,某种一直以来坚持并为之努力的东西轰然倒塌,他没有了方向。

  他蹲下去,哭的像个没人要的孩子,“我不相信,哥,我不相信,你怎么可以喜欢别人,怎么可以喜欢别人呢……”

  乔正析闭着眼摇头,声音哽咽,看着特别崩溃,魔怔了似的,来来回回一句“不相信”。

  都这样了还不相信?

  戚慕也快崩溃了。

  滚他妈的!他皱着眉把顾浔亦推开,本来就喝的有点多,一连串的事情折腾的他脑壳疼。

  不想再费心思证明,也懒得再管那俩人,戚慕抓住顾浔亦的手说,“送我回家吧。”

  顾浔亦赶紧回握,十指相扣,永不分离。那张邪匹霸道动则就阴沉暴戾的脸忽然激动的就像个毛头小子,紧张的心脏都能跳出来,一腔热血,激情澎湃。

  他说,“好,我们回家。”语气郑重的像是在说山盟海誓,穷尽一切也要守住的诺言。

  顾浔亦让司机把车开过来,两人坐进车后座,关车门的声音,像是隔绝幻境与现实的那块玻璃轰然炸裂。

  “砰”一声,一地碎片。

  季子羡猛的闭上眼,心脏拧着疼。但他又焦急地睁开,望着车子远去,自虐一般不肯眨一下眼,他知道,远去的还有他一直以来隐秘的自欺欺人的期盼。

  他这辈子最放纵自己的,就是偷偷的喜欢一个人,在对方察觉不到的情况下,多看对方几眼,只要能看见似乎就能心满意足。

  他曾在心里说,阿慕,等有你喜欢的人了,我就走。

  可是真当戚慕爱上别人的时候,他才发现他其实哪也去不了,他被困住了,往前,往后,往哪里看都是万丈深渊,一步之遥,粉身碎骨。

  黑暗中他听到有人在哭,却像是被恶鬼扼住了喉咙,痛苦与恐惧生生撕裂着什么,血肉模糊,眼前一闪而过一个追逐狂奔的身影,相较于他心疼到麻木的冷静,追在汽车后面奔跑的乔正析算是彻底失控。

  凌晨时分,大马路上追着一辆车,拼命的跑,他泪流满面,无望挣扎。

  “开快点。”

  戚慕从前面车镜里看见追着车跑的偏执少年,只觉着烦躁,司机应声加速,很快那个身影就看不见了。

  “给乔大哥打个电话,”戚慕说,“我困了,睡一会儿。”

  说完,戚慕往后一靠,慢慢闭上了眼睛,嘴里似是无意识的小声抱怨着,“好累……”

  或许是真累了,很快身边人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顾浔亦把他的头小心翼翼扶到自己的肩膀上靠着,然后虚握着戚慕的一只手,看向前方的车镜。

  后视镜里,车屁股后面空荡荡一条马路,凌晨的城市,这条路上连辆其他车都很少有,那个跟着车跑了一段路的人早已没了身影。

  但顾浔亦看着并没有高兴,他知道如果有一天,他若被抛弃,那下场一定不会比对方好过多少。

  所以,顾浔亦倏的握紧手中戚慕的手指,这辈子,他死也不会放开。

  “啧,干什么呢?弄疼我了。”戚慕抽出手,眼都没睁开,骂了一句“滚!”就侧身,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睡。

  顾浔亦看着空了的手和肩膀,无奈但心中欢喜难制,他静静地等人再次睡着,做贼一样,偷摸着伸过胳膊把人搂进怀里,下巴轻触戚慕头顶柔软的发丝,像是一直挠到了他心里,痒,无可救药的心尖颤动。

  他抬手按了按嘴唇,想到什么,情不自禁笑了起来,傻里傻气,纯真又绚烂。

  到了戚慕租房楼下,人还没醒,顾浔亦就让司机和副驾驶的秘书下车,他抱着人继续坐在车里静静地等。

  直到秘书握着手机,轻轻敲了敲后车窗似有事要说,顾浔亦才有种美梦被打扰了的不爽快感,他按下车窗,黑着脸一眼警告过去,秘书握着手机不敢发出声音,但表情为难的快哭了。

  事关生死,吴青只能拼死一搏,正要开口,顾浔亦手指抵住嘴唇让他闭嘴,自己则小心挪动因长时间血液不畅而僵硬麻木的身体,在不把人弄醒的情况下艰难的下了车,关上车门车窗,顾浔亦才开口,“什么事?”

  吴青赶紧递上手机,“乔家大少来电,希望能让戚慕先生接电话。”

  顾浔亦冷笑,把手机拿过来自己接了,“有事?”

  语气慢悠悠的,能听出挑衅和嘲讽。

  电话另一端的人也没在意,只着急说,“让戚慕接电话。”

  “他已经睡了,有事找我。”

  “……正析跳江了,”乔斯昂语气还算平静,“救的及时,人没事,现在在医院,我希望他能来一趟。”

  “……”顾浔亦握手机的手抖了一下,没发出声音。

  乔斯昂一针见血,“戚慕能有多心狠?你这个时候阻拦,他只会怪你。”

  能有多心狠呢?

  戚慕虽然不理会乔正析追车,但是他第一时间就让人给他哥打电话,防止对方出事。

  即便睡了,还一直皱着眉。

  他只是狠心拒绝,但不会罔顾他人生死。

  顾浔亦知道乔斯昂说的是对的,所以没有迟疑,转身就把车门打开叫醒戚慕,跟他说了这件事。

  戚慕迷迷蒙蒙的状态里被扔了个炸弹,人差点炸没了,脑子懵成一片血红血红的颜色。

  “啪—”

  手机从手中滑落,摔在车厢底部。

  戚慕刷站起来,“咚”一声脑袋狠狠撞在车顶上,又弹座下去,疼的他龇牙咧嘴,顿时怒火冲天,“乔二,你个傻逼,当演电影呢,指望老子给你殉情吗?草!”

  戚慕气的胸腔里一阵火烧火燎的灼疼难受。

  他快疯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小神经病会去寻死!

  妈的!都他妈疯子!

  顾浔亦赶紧弯腰给戚慕揉着头顶,皱着眉问,“疼不疼?人没事,你不用太担心。”

  戚慕狠狠打掉他的手,莫名其妙更气了,抬脚就踹,“还不赶紧去医院!都他妈怪你!”

  半个小时后,戚慕被领着去了乔正析的病房门口。

  戚慕眉心拧成川,让顾浔亦滚蛋,他自己进去。

  顾浔亦没吭声,望着戚慕,抿了抿唇,然后转身走过去几步,靠在病房门口的墙上,戚慕也顾不及管他,深呼吸了一下,推开门进去。

  病房是个豪华套房,跟大酒店似的,戚慕走过会议厅,走过毛绒绒的地毯,终于到了卧房,一眼过去,乔正析正躺靠在病床上,头上绕了一圈纱布,无声无息,看着虚空中的某个点,模样虽好端端的,可看着却像个活死人。

  他的执念死了,心也死了。

  什么都没了意义。

  戚慕蹙紧了眉,看着那副模样的乔正析,心说,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注定他不得安宁。

  他不知道他有什么错。

  但他又觉得他活该。

  戚慕张了张嘴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他转过脸就看见站在窗户边的乔斯昂,对方还穿着睡衣,可见从睡梦里被折腾出来,情况危急,有多兵荒马乱。对方面无表情的站在那儿,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看着有点冰冷的锋利,一双眼黑的深不见底,像深渊一样定在戚慕身上。

  乔斯昂看着戚慕,说,“他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让我跟你说对不起,他说,他只是太伤心了,就跳下去了,没想给你惹麻烦,你肯定会怪他的,不会再理他了,他害怕……”

  “然后……他就变成这样了,任凭我怎么说,他都没再给我回应。”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发晚了,上次说我感觉没人看是因为那天发文时收益是零点几,后来想想是因为我隔日更,那天也没更,所以真实了。

  嗯,后面我尽量勤快点,等不及的宝贝还是养肥吧,至于剧情方面,还有不少,但也不算多吧可能,保守估计三分之一。

  感谢支持,感谢留言。

  感谢在2021-02-2617:40:42~2021-03-0100:19: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叶祖二少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叶祖二少70瓶;川絮雨5瓶;薌总想吃肉、sherl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