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57章 首映(三)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大荧幕中的画面渐渐定格成画报,镜头缓缓拉远,画报里穿着囚服的中年男人,脸上挂着不符合年龄阅世的少年意气和痞笑,他手里捏着话筒,吊儿郎当的坐在椅子上。隔着一块玻璃看向外面的青年,青年的警服一丝不苟,站姿板正挺拔,屏幕里的打光从暗到明,从遮天蔽日的长长走廊到探监室外的灿烂阳光,帽檐下青年的眼睛严肃又闪闪发亮,囚服,手k,警帽,警服……

  屏幕中央显现竖写的电影片名,隔着一坐一站的两种人生。

  你和正义。

  在我这里,不是选择题。

  戚慕认真地看着电影里的故事,一幕一帧都看的很仔细,虽然成片早已看过很多次,但是这样一种状态里,他竟然不知不觉间被勾起了一些回忆,和顾小六一起经历的一些往事。轰轰烈烈的碰撞,惨烈到极致的收尾,令戚慕的心渐渐变得不再平静。

  没人知道,剧本里两位男主人公少年时的相遇,戚慕是借鉴了他和顾小六的样子……

  影片的结尾是男主人公要被执行q决,女主角来见他,他拒绝见面,只是问看守的人要根烟抽,淡薄的烟雾里男人抬头望了一眼天空,最后押往行刑地点之前又被例行问道,“有没有什么话要对父母或者亲朋好友说的?”

  男主角对着镜头说,“这个世界又脏又乱,但幸好你是干干净净的,真好。”

  随着一声q响,镜头拉远至天空,和男主角最后看到的是同一片天空。

  镜头慢慢回落到女主角那儿,阳光充斥了整个探监室,女主角哭的撕心裂肺不愿离开,她的身后立着一个一身笔挺警服的青年,下颌线崩的死紧。

  记忆回闪,是青年一身是血往前爬,爬向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待他爬到男人脚下,男人抬脚就踩在他的背上,弯腰抓住他的头发往后狠狠一扯,他被迫仰着头,男人皱眉说,“做狗就要有做狗的样子,这双眼睛太干净了。”

  青年平静的眨了一下眼睛,说,“您若不喜欢,可以挖了。”

  ……

  随着青年话落,屏幕变暗,一行行的人名在黑幕里滚动,灯光被打开,错落的脚步声夹杂着压抑的哭声,放映厅里乱糟糟一片,戚慕坐在椅子上久久都没有起身,直到头顶上覆上一只大手,缓慢温情的抚摸着。

  戚慕僵了一下,把头顶上的手抚掉,站起身,看见前面不远处的季子羡被一群人围着,跟他握手,夸赞电影拍的好,祝贺票房大卖,季子羡一一应付着,从容不迫,并没有关键时刻掉链子。

  戚慕感到欣慰,恍惚间又看见乔正析的身影,对方似乎并不在乎什么崭露头角的机会,一直都想往他这边走,结果被王编剧一把拉住,硬扯到季子羡那边,陪着一起接受媒体记者的合影访问。王编剧一直都知道戚慕不喜欢抛头露面,不喜欢暴露在公众视野,所以替他拦住有可能会把记者的镜头引到他身上的可能,就连季子羡也在有意抛话题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他那边。

  只有苏牧呈一反常态,常常对上戚慕的眼神都是满目星河的样子,这一次居然是安安静静的转过脸,也不知道是从电影里少年男主的故事中读出了什么,眼睛里满是不解,担忧,和戚慕觉得莫名其妙的忧伤。

  戚慕无所谓的耸肩,转身从后门离开,盛宴清沉默的跟在他身后。两人没有跟着人流往外走,反而逆着方向去了顶楼。坐在天台长椅上,戚慕掏出烟和打火机,点燃一支,这里风大,吹的他有点冷,他缩着脑袋抽烟,模样显得落魄。

  “……我以为你早就看淡了。”盛宴清站在戚慕身边,脱下大衣披在对方身上,他忽然有点心疼,心疼戚慕一直以来都不以为意的过去,坎坷和无能为力。

  戚慕扬起脸,眸色浅淡,扬起嘴角轻笑了一下,笑容讥讽,又有几分纯粹和天真,这一刻的他充满了故事感。盛宴清所了解的戚慕,对生活的遭遇是轻视和漫不经心的,他有很努力的奔赴,却从来不强求结果,他看着上心,真正计较起来,又没有一点在意。他有的躁怒,欢喜,伤感,和真情……可以转眼就忘,可以一笑置之。

  盛宴清在他身边坐下来,看着朦胧烟雾里戚慕让人惊艳的脸,问,“电影里有你自己的影子?”

  戚慕转头看他,毫不掩饰,“也不算,就是一点点故事,有曾经的那个我。”

  “曾经的你?”

  “对,曾经,和现在不同。”戚慕说。

  曾经的他,也可以喜欢一个人,也可以让人走进他心里。

  盛宴清心里慌的厉害,觉得有些东西在失去,但是他抓不住,戚慕又说,“宴清哥,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可我一直觉的不太真实,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呢?好像还喜欢的很深……”

  盛宴清抓过戚慕的手,与他十指相扣,喃喃低语,“是,很深很深,整颗心都沉浸在这份悸动里,这一辈子大概都忘不掉,小慕,我承认我栽在你手上了。”

  戚慕低头看相握的手,没有反抗,眼睛里也没有反感,他只是笑了,没有什么情绪的笑容,他说,“宴清哥,我既然叫你哥,就说明我们之间只能是这种关系,其他的永远不可能。”

  盛宴清嘴角抖了抖,当初在电梯里也是这样,戚慕看着气的厉害,把他踹倒在地,单腿跪在他胸膛上,死死的压住,一种居高临下,睥睨的姿态,衣衫散乱,脸色绯红,虽然眼角都红的能滴出胭脂,但是眸色却一片清明和漠然。

  戚慕说,“盛宴清,身体的反应不代表心里的,你信不信,我今天就算跟你睡了,我对你也不会有半点情意。”那一刻,盛宴清所有的得意和自信轰然倒塌,溅起滚滚烟尘,他想起心尖微微颤动的揪着疼,想起戚慕在他视线里渐渐远去,他在心里说,我不信,我拿一辈子跟你赌。

  可是现在,他有点不相信自己了。

  戚慕可以在那一刻嫌恶的暴跳如雷,却也可以在这一刻对他的碰触无所谓的无视,忽略,不在意,与他相谈盛欢,豪无芥蒂。

  为什么可以做到如此?

  不就是压根没把他放在心上吗!

  盛宴清握着他的手指紧了紧,放下身段,低声哀求,“小慕,一点点机会都不愿意给我吗?就一点点……”

  “宴清哥,我会心烦,我不想因为这些事劳心劳神,你对我的帮助,我很感谢,如果有一天我能帮到你,我一定义不容辞,其实我们可以做朋友,做兄弟,如果不行,做陌生人也无妨,我始终觉得你今后一定会遇到一个你爱的他也爱你的姑娘,别在我身上浪费精力了,好吗?”

  盛宴清没有回话,静静地与戚慕对视了一会儿。黑暗里看不太清对方脸上的表情,只有对面大楼巨幅广告牌的灯光微弱的传过来,他松开戚慕的手,站起来,单手扯开领带,从口袋里取出一支烟,随之打火机“咔嚓”一声脆响,火光照亮了他的脸。

  表情平静,毫不波澜,极具压迫感的脸。

  仿佛刚刚的脆弱姿态根本没有出现过。

  他吸了一口,取下烟,看着戚慕说,“一辈子都多长?人都是会变的,我可以等,如果输了,也可以爱你一辈子,那样也挺好……”

  戚慕:“……”

  这他妈……

  准备跟他耗到死啊?

  行吧,看来这招没用,戚慕心里烦躁的叹了口气,面上还维持着那份淡然,在这剑拔弩张的气氛里,戚慕故意问他,“你把顾浔亦怎么了?”

  “担心他啊?我是他舅舅,我能把他怎么了?”盛宴清扔掉烟,语气有点酸,还有点气急败坏,“小慕,你没有心,不代表我没有,这个当口你提他,我会嫉妒,会心疼的……”会控制不住想摧毁一切。

  戚慕往椅背上一靠,来了点兴趣,“怎么?你俩要反目成仇?”

  盛宴清微微一笑,脚跟一转走到戚慕面前,伸出两手抓住椅背,将戚慕圈在怀里,脸越压越低,吐息都喷在戚慕脸上,“成仇倒不会,都一样,谁也没比谁多你几分在意,不过,你既然不在意睡不睡的,要不咱俩试一下?”

  “……”

  戚慕被对方这无耻大胆的行径震撼的半天吐不出来一个字,傻呆呆地回望着,瞧着可爱,盛宴清忍不了,对着眼前微张的唇,低头吻下去,眼睛里极致的欲望之火像是能燃尽一切理智,但吻没有波涛汹涌,只有温柔和小心翼翼。

  ………

  顾氏最高董事会议厅内,顾浔亦西装笔挺坐在下首第一个位置,望着做权限交接的萧若堇,面色淡淡的。

  直到萧若堇语毕,合上手中的文件夹,顾浔亦才双手交握放在桌子上,眉眼自信,笃定张扬,一一扫过脸色难看的老顽固们,说,“年龄不是问题,如果我不是现在这个年纪,我想我会坐在首位。”

  作者有话要说:(你们一定忘了萧若堇是谁,这里提醒,他是顾大哥的左膀右臂,天子近臣,是顾大哥的话语代言人。)

  嗯,文不会弃的,放心,就是更新暂时会日更或者隔日更,超过两天我一定会说。

  另外,感谢宝贝们不离不弃,爱你们。感谢在2021-02-2100:29:15~2021-02-2215:32: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herl、23025391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薌总想吃肉、sherl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