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55章 首映(一)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戚慕的电影终于到了首映的那天,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周末。他曾拒绝顾氏声势浩大的夸大宣传,只求它能够平稳上映,也始终觉得只是一次试水,只希望以最真实的市场反应来进行后续剧本创作的改进学习,资本能决定引流方向,若硬性条件不足也难以铺及多数人的口碑。戚慕不是生来的天才,他的出色是他拼命努力的结果。

  那天晚上,璀璨星河坠满了整片夜空,明亮剔透,连夜风拂过脸面,都温柔的充满柔情的意味。

  一切都看起来那么美好。

  戚慕穿一身修身礼服,悠然一站,零落一地光华,季子羡一看见他,忙从几个制片人身边抽身过来,一身浅色西装,越发的芝兰玉树,对他说,“阿慕,你来了。”

  瞧出他有些紧张,戚慕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季子羡顺势抓住他的手轻握了一下才放开,戚慕笑了笑,回握住对方的手,颇有些大将风范,豪情万丈的说,“淡定。”

  季子羡扑哧一下笑出声,脸上是轻快又满足的笑意,永远的包容,谦和,让戚慕感觉舒适。

  不像某些人,简直一言难尽。

  戚慕作为主创一员,被安排了专门的位置,他走近了,就看见主要演员们都到齐了,个个整的都跟画报似的,靓丽逼人。作为重要配角的苏牧呈也到了,一身深蓝正装,精心搭配的发型衣饰,衬的他整个人更加清冷孤傲,他在娱乐圈立的人设如此,只在看见戚慕的时候才更加贴近真实。天榜道的大火让他身价翻了几翻,这部电影算是他大银幕首秀,粉丝们嗷嗷叫表示期待,倒是为这部电影带来不少流量和关注。戚慕想着就跟他对视一眼点头示意,苏牧呈也立刻回以浅浅一笑。

  苏牧呈旁边坐着乔正析,难得收拾的一本正经,就是表情有点百无聊赖,直到看见戚慕,才眼睛一亮想往他这边奔,戚慕眼神胶着让他看看这什么场合,皱了皱眉头,乔正析顿时就悟了,乖乖坐好,不敢再乱动。戚慕松了口气,他还真怕这小二货会不分场合的犯傻,还好对方变了很多。

  戚慕在自己位置坐下,手里拿着宣传册翻了翻,他旁边的位置空着,原本是为顾浔亦留的,可前些日子因为盛宴清的事,他不想跟顾浔亦解释就闭口不谈,顾浔亦自己生闷气,一直别扭,戚慕烦了,干脆拒绝见面,所以他也不知道对方今晚会不会过来。

  想到盛宴清,戚慕心烦意乱的手里的宣传册也看不下去了,即便过去很多天,他都有点难以置信,这么离谱的事怎么会发生在他身上———

  那天他被盛宴清扯进电梯压在电梯墙面上亲吻的时候,整个人直接傻了,太过惊讶以至于最初那好几秒钟的时间里他都忘了反抗,直愣愣的盯着盛宴清的眼睛,对方虽然吻的投入,可一双眼却沉的吓人。

  视线相对,戚慕浑身一激灵,想到现在什么情形,火气一下子冲动头顶,用力去推盛宴清的胸膛,断断续续唔咽着骂出一句,“我草……盛宴清……你有病吧……你先放开……”

  盛宴清死死压住他,纹丝不动,只是暂时放开他的嘴唇,微微退后一点距离,直视他,胸腔翻腾,“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瞒你,现在明白了吗?”

  戚慕呼吸都被这充满强势不容反抗的的亲吻搅的气息混乱,喘着粗气刚想质问,嘴巴就又被堵住。

  我草!

  骂人的话全被突然贴上来舔咬的唇瓣压回嗓子里——盛宴清腾出一只手,掐着他的下巴吻他,一贯的强势霸道,半点不由他,动作虽然开始温柔缱绻,柔情蜜意的,但是掐着他下巴的手是一点抗拒的余地都没给他留。

  妈的,盛宴清这个老流氓!

  戚慕尝试着动了动,对方就越吻越深。

  盛宴清长年锻炼,人高马大手劲凶残,戚慕跟他硬碰硬,只能自取其辱,讨不了半点好。

  又不是没被男人亲过,戚慕那会儿大概气昏了头,也不知怎么就无所谓的想,顾浔亦那个疯子一次比一次亲的丧心病狂,他都快习惯了,这会儿被另外一个男人强吻,既然反抗不了,干脆放弃挣扎了,只冷眼瞧着眼前的男人像丢了魂魄一样,沉静其中,不可自拔。

  他还有闲心思想,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才会让对方生出这种念头?

  电梯门合上已经很久没有开,连数字灯也不再跳动,戚慕就想这电梯不会坏了吧?直到唇瓣传来刺痛,他被咬了一口,嘴里尝到淡淡的血腥味,才被拉回神。

  ———嘴唇被咬破了,也就是这一点小小的伤口,回去后让顾浔亦看出端倪,硬要他解释,戚慕没理他,顾浔亦就他妈又发疯!

  但是那会儿盛宴清不满他走神,就下了狠劲,完了之后才像是理智回笼一脸心疼抱歉的放开他,懊恼极了,问他疼不疼。

  戚慕都快气疯了,他从不喜欢拐弯抹角,直截了当说,“盛总想必误会了什么?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但是我对你没有,一丝一毫也无,当然,将来也不会有,绝对不可能,你可以死心!”

  盛宴清听他这样说,却一点也不着急,“小慕,你要知道最初可是你先招惹我的,”想到戚慕当时醉酒,毫无防备撩人的样子,他现在午夜梦回,还能常常被触动,勾的他□□难耐,又因为怕伤害到戚慕而处处小心克制,拼命压抑,但是,说一见钟情也不尽然,那会的喜欢太过简单,只想睡,真正触动他的是戚慕这个人,他三十几年的人生里从未有过的那般刻骨铭心的心动,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其实我有想过放弃的………”在查到顾浔亦也喜欢戚慕的时候,盛宴清做过挣扎,哪怕是戚慕来公司的前一刻他都还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克制,但是他努力了一番最后才发现都是徒劳,他接着说,“可惜没成功……”

  然而戚慕一脸冷漠的听着,没吭声,可以说是无动于衷。

  所以后来盛宴清只说了两句就垂下眼睛不再说,某种无药可救的情绪压的他不敢再看戚慕,一时无言,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安静的喘息声,逼仄的压抑。

  长时间的沉默,盛宴清五官冷硬,眉眼一贯的强势压人,这会儿安静垂目的姿态,意外脆弱的像是一推就倒。格外的忧伤。

  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盛宴清嘴唇掀合了几下,突然轻笑了一声,问戚慕,“小慕,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不可能喜欢我,所以一点机会都不会给?”

  对方情绪突然转变的轻快,戚慕都惊了一下,琢磨不透,沉默的看着盛宴清,表示自己的答案。

  盛宴清以一种过来人的姿态和口吻说,“你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不可能呢?凡事都不是那么绝对的,就像你以前喜欢的是女人,现在对男人的亲吻不也不抗拒了吗?或许我能给你的比女人带给你的还更舒服呢,小慕,不要急着否定一切好吗?试一试………”说到最后,语气压低,喑哑低沉,带着诱哄,一边说还一边在戚慕耳边嗅吻,极尽缠绵。

  呼吸滚烫,还带着黏腻的湿意。

  戚慕咬牙,这老流氓太不要脸了,他不抗拒只是不想白费力气而已,喘息越来越重,他又气又羞,正想破口大骂的时候,盛宴清紧紧扣着他腰处的手,突然掀开衣角,斜向下摸了进去……

  作者有话要说:玩嗨了,浪傻了………

  特意爬上来跟大家说一声新年快乐!

  这几天大概会更期不定(捂头跑~)

  抱歉,年后恢复。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