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48章 和好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走出酒店大门,戚慕站在冷风里深吸了一口气,他穿的单薄,里面衬衫,外套一件大衣,冷意贴着皮肤似乎能灌进骨髓,冻的他整个人清醒到麻木。他没迟疑,只想速战速决,直接走到顾浔亦的车旁边,敲了敲车窗。

  顾浔亦似乎没听到声音,指尖夹着的烟都燃到皮肤了,还在低着头木然地看着手机,一动不动跟座新塑的雕像似的,又湿又冷。手机屏幕的光照下,隔着车窗玻璃,顾浔亦静默的侧脸轮廓,线条利落漂亮的越发像橱窗里的艺术品了,高贵但没有一丝生气。

  戚慕皱着眉把视线挪到对方正在看的手机上,亮起的屏幕里竟然是他的照片——

  我草!

  就是白日里他对着电脑认真改稿时的侧身照,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偷拍的,他都没发觉。

  对方就这么死死的盯着他照片看的入迷,是有多喜欢他?戚慕近乎漠然的看着这一幕。

  抬手又重重的敲了两下车玻璃,顾浔亦闻声看过来,有那么几秒钟神情都是定格的,像是还没从自己的世界里抽离,戚慕甚至能从那双眼尾还泛红的眼睛里看到某种死寂到极致的哀伤。

  接着他眼睛眨了一下,才慢慢转过头,把烟按灭,手机放下,单手捂住眼睛,“啧”了一声,狠狠吐出一口郁气,像是在把某种情绪硬逼回去,最后拿下手,一脸平静说,“我这就走。”

  意识到隔着车玻璃他可能听不清,就按下车窗又说了一遍,“我现在就走。”也没看他,说完就真的启动车子准备离开。

  戚慕扯了扯嘴角,表情淡淡的,“算了吧,很晚了,明天再走。”说着,就从车窗伸进去一只手,摊在顾浔亦面前,手心里是一颗彩色糖纸包裹的硬糖——从前台小姑娘那里讨来的。

  顾浔亦这人虽然脾气坏,但似乎很好哄,不管是以前的顾小六还是现在的顾太子,每回戚慕不耐烦应付这人,用一颗糖就足以打发掉他所有的不良情绪。

  这次也一样,顾浔亦看见他手里的东西,先是不可置信,眼睛眨也不眨盯着看,确认不是幻觉后,转头看他,眼睛里重新涌现的某种光彩明亮的吓人,小心翼翼问,“你不生气了?”

  戚慕淡笑着反问,“我生气你就会改吗?”

  “改!我以后全部都听你的!”

  顾浔亦激动的把糖攥在手里,压根都不给自己时间思考戚慕为什么会那么反常,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压下心底所有未知的顾虑,眼睛里尽是义无反顾的决绝,哪怕前面是万丈深渊,他也会纵身跳下。

  “那行吧,下车。”

  戚慕对此反应平平,也不说信不信,嘴角故意扬起的笑意压了压,见顾浔亦打开车门下来,他就转身往酒店走,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跟了几步就停下了,他疑惑地回头看:

  顾浔亦正一手扶着酒店外墙,一手紧紧捂着胸口,挺直的背慢慢弯下去,像是在承受着某种巨大的痛苦。

  戚慕有点不耐烦,“又怎么了?”

  顾浔亦垂着头摇了摇,艰难地又往前迈了几步,然后像是缓过来劲了,神色如常接着走。

  戚慕也没管,走到酒店前台,让人为他开了一间房,就要离开,身后顾浔亦突然喊住他,“戚慕。”

  戚慕回头,顾浔亦却什么也不说,就那么看着他,两人隔着一段距离对视,气氛奇奇怪怪的,就跟电影里男女主角久别重逢似的,戚慕只好尴尬的先移开视线,想了想,又走回去,把身上的大衣脱下来披到对方身上,粲然一笑,

  “好好睡一觉,明天一早再走,以后我不让你过来就别过来了,行吗?”

  戚慕脸上带着安抚的温柔笑意,眉眼灵动,直扣心扉,像个蛊惑人心的妖精,一击必中。

  顾浔亦的心拧了一下,但他笑着说,“好。”

  戚慕转过身,脸上的笑落了个干净。回房间倒头就睡,第二天洗漱好,刚背上包打开门,就看见门外靠墙站着的顾浔亦,正低头沉思,脸色格外凝重。

  戚慕吓了一跳,随后脸挂下来,“你怎么还没走?”难道这招不管用?

  顾浔亦站直,情绪忍不住有点低落,“我就是来跟你道别,”说完向前一步,距离近的脸几乎要贴着脸了,脸上重新拾起笑容,看他的眼睛说,“如果你后面有什么麻烦,随时给我打电话。”

  戚慕淡淡地回看一眼,“行啊。”以后能利用的,他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好,我保证随叫随到。”顾浔亦那欢喜的模样直接就从杀伐铁血的军阀矮身成狗腿子似的。

  回到剧组,季子羡估计被昨晚的事给吓着了,也没勇气过来问问他,整个剧组被他安排的井然有序的进行着拍摄,所有人都在忙忙碌碌不得空闲。苏牧呈正坐在椅子上看剧本,见他来了,就站起来往他这边走了两步,估计想问什么,但没敢追过来。戚慕现在除了能提起心思应付仇敌,其他人谁也懒得搭理。

  一个月后,电影终于拍完了,杀青宴那天乔正析特意赶过来,戚慕心情好,也没赶人,乔正析一个高兴就喝多了,仗着喝醉,胆子变大,拉着戚慕的胳膊,两只眼睛亮的像夜幕坠落的星光,眨眼间璀璨如浸了水,一遍遍喊他“哥”,期期艾艾,特别忧伤,给戚慕烦的,直接给乔斯昂去了一个电话,让他安排人过来把他弟弟弄走。

  但没想到乔斯昂竟然亲自过来了,身姿挺拔有型,一身笔挺的西装,举止斯文冷然特别禁欲,乔正析喝醉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但是乔斯昂也没急着带人走,他站在那儿,遥遥看着戚慕跟人胡闹,剧组很多小姑娘都吃这一挂的颜,被那专注的眼神惹的脸上一片薄红,推着戚慕就让他过去跟人打个招呼。

  戚慕虽然莫名其妙,但还是端着两杯酒过去了,也许是因为两人曾一起喝酒,戚慕在他身边放心的醉过,所以他对对方有着不同于别人的信任和安心,甚至还有那么一点亲昵。

  他走过去把酒塞进乔斯昂手里,也不客气就一只胳膊搭在对方肩膀上,落拓不羁指着农家大院里醉的一片东倒西歪人仰马翻的剧组人员,像是指着沙堆盘里的山河城关,特豪情万丈的跟乔斯昂碰了一个杯,说,“看到没?老子的江山。”

  “看起来还不错。”乔斯昂抿了一口酒。

  河山万里,不及你眸光流转。

  他很给面子的应付戚慕的胡扯,表情认真说,“不知我能否有幸加入?”

  戚慕哥俩好的把搭在他肩膀上的胳膊改为搂着他的脖子,笑的肆意飞扬,“行啊,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他日若有求于你,你可不许耍赖。”

  乔斯昂主动伸手过来跟他碰杯,语气郑重的像是说着某种山盟海誓,“一定。”

  杀青宴第二天,戚慕本该回去张罗他另外一影视剧本的,但这毕竟是第一部电影他还有点不放心,又跟着季子羡对剪辑,对收音,对调色……,日夜奋战了一个星期,觉得差不多了才决定回城。

  回去的那天,顾浔亦问能不能来接他,戚慕同意了,从影视基地台阶上下来,就看见顾浔亦竟然不是开车来的,而是穿一身赛车服,头盔眼镜全副武装坐在一辆机车上等他,如果不是特别熟悉顾浔亦那天下地下拽的唯我独尊的逼样,戚慕都认不出来那人是他,造型炫到爆的黑亮机车,衬着背后的长廊砖墙,路灯下,人与车嵌入暗色调的背景图,闪闪发亮,像电影画报似的,好看,震撼,有质感,但明显和他不是同一个世界。

  戚慕站着没动。

  顾浔亦取下头盔和眼镜,微微汗湿的头发,甩头的动作,野到不行!看着戚慕的眼睛,神情纯粹,热情奔放,又小心温柔,一只脚踩在地上,对他伸出手,轻声问,“有幸载你去兜风吗?”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支持哦~

  鞠躬~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