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43章 背我回家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乔斯昂安排好一切离开医院时,已经一个小时以后了,他还有很多公务要处理,没有守着这里陪夜的时间,走下台阶就看见戚慕竟然还没走,正安静地蹲在花坛上抽烟,外套被他脱了仍在一边,冷风吹进衣服里鼓起阵阵波浪……

  他似乎感觉不到冷。

  沉重寂静的夜色里,乔斯昂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是他安静地蹲在那儿抽烟的样子,像极了离家出走又无处可去的叛逆高中生。

  乔斯昂有点不解,那个张牙舞爪,狂妄不羁的少年,喜欢或者讨厌都干脆的太过明目张胆和冰冷凉薄,这么深沉的情绪似乎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乔斯昂简单的调查过戚慕,对方对很多事都是漠然的,看着包容实则是不在意,对他人的,对自己的,都太过于轻视和从容。

  所以,他应该不会仅仅是因为正析的事才这般……

  这么想着,乔斯昂不自觉就往戚慕那边走过去,站在他面前,说,“正析的伤没大碍,你不用担心,很晚了,回去吧。”

  戚慕歪头看他,指尖夹着烟,嘴角向上提了提,笑容很冷淡,看着有点自嘲,“你这人真奇怪,我连累你弟弟受伤,你不怪我,反而过来安慰我?”

  乔斯昂靠在他旁边,看他融于夜色的侧脸轮廓,问,“你在自责吗?”

  戚慕轻笑了一下,转头,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你想太多了。”

  这才像他,乔斯昂点头,“你比任何人都不希望他们喜欢你,会因为你做出这些事,他们的喜欢会对你造成困扰和麻烦,你,才是被连累的那一个,确实没必要自责。”

  “……”

  戚慕愣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渐渐敛起,他没有说话,只是把手中的烟给按灭了,从花坛上跳下去,拿过旁边的外套,随意往身上一披,两手插在西裤口袋里,不颓然,不忧伤,挺直的脊梁,站成一道风景,自信又自我,垂目看他,说,“走,我请你喝酒去。”

  他似乎忘了他们两人并没有熟悉到这种地步,笑着把乔斯昂拉起来就走。

  乔斯昂平静地看着他,回了一个“好”字。

  然后冲路边的司机招手,让人把车开过来,这个时间点,能好好喝酒的地方也只有酒吧了,他们是随机选择的一家,里面龙蛇混杂,什么人都有,他们一进去,便有很多人过来搭讪,男女都有,乔斯昂以为戚慕肯定会抗拒,冷漠拒绝,谁知道他来者不拒,放荡不羁的什么话题就能跟人天南地北的聊,戚慕这人读的书多,懂得也多,谁都绕不过他,看着流里流气的,特别放浪形骸。

  他还跟人比赛拼酒,一排的玻璃杯,倒满了烈酒,在周围嘶吼呐喊声中,以最快的速度喝完,赢得了满堂彩,尖叫声,口哨声,能把人耳膜都刺穿。

  喝最后一杯确认胜利是属于自己的时候,戚慕边喝边把粗暴地领口扯开,彩色流光落错在他艳丽张狂的眉目之间,他得意地向着旁边的乔斯昂眨了一下眼睛——

  致命的诱惑。

  杀人不见血。

  乔斯昂有一瞬的窒息。

  他全程没敢碰酒,一直安静的看着他胡闹,他不敢想象这样一个人喝醉了以后,如果没有人在身边守着,要如何安然无恙。

  赌资是一沓钞票,戚慕拿过来随手塞进乔斯昂怀里,“给你,酒钱。”

  一同塞给他的还有很多张名片和写满了联系方式和爱慕之情的小纸条。

  乔斯昂攥在手里,看他,问,“那我现在去结账?”

  戚慕没理他,瞥了他一眼,像是看一个智障,激情仿佛都用完了,他开始安静的喝酒,一杯接着一杯,缓慢但没有节制。

  乔斯昂不擅长规劝或者哄骗这种醉酒的人,他经历更多的是和对手谈判,尔虞我诈的博弈,所以戚慕要一直喝,他也只能干看着等。

  等到他醉的狠了,自己主动嚷嚷要回家,出酒吧大门时天已经蒙蒙亮了,冬季刚开始谢幕的早春,空气湿冷,天色灰白。

  戚慕跌跌撞撞,不愿别人扶着,走着走着,忽然就蹲在地上,见乔斯昂停在眼前,他伸手抓住对方的手,抬头仰望,眼角通红,语气无所觉的娇嗔,说,“我头晕,你背我,回家。”

  乔斯昂的心就那么塌软了一下,像是缺了一个口,他没迟疑,转过身弯下腰。

  “好。”

  戚慕就笑了,开心地站起来爬到他背上,乔斯昂背着他直起身,缓慢地走进沉静如水的清晨街道里。

  司机开着车在后面跟着,想了想,提速开到与两人齐平的位置,从车窗里看过去,问道,“要上车吗?”

  乔斯昂还没有说话,背上的戚慕就半支起头,看了一眼,然后双手交缠搂紧身下人的脖子,哼了一下,“不坐车。”

  搂的乔斯昂呼吸困难,轻咳了两下,才对司机摇摇头,继续背着人慢慢地走。

  似乎感觉到乔斯昂不会把他扔进车里,戚慕像是放心了,脑袋搭在人背上,两手自然松开。

  一种很安心很信任很放松的姿态,乔斯昂心里止不住软的更厉害。

  有清洁工人在路边清扫落叶,因为天气冷,他们戴着帽子口罩和手套,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乔斯昂垂眸看着从肩下垂落下来的两只手,被冷风吹的清白,仅是看着都觉得冰凉,乔斯昂脚步一顿,心脏有点绷紧,他把腰弯的更低,防止人滑下来,腾出一只手,把戚慕的两只手全都拢进外套里暖着,才放下心继续走。

  戚慕察觉到暖意,就老老实实把手塞进人怀里,呼吸喷洒在人脖子上,那片肌肤被烧的滚烫,大概真的是□□心了,戚慕心底某个角落的不知所措轻易的便向人吐露了出来,他说,“你知道吗?我好像害死了一个人………”

  心跳突然停滞了一瞬,乔斯昂有点听不明白他这句话什么意思,但并不妨碍他从这句话里读懂了某种可怕的信息,他迫切的,近乎慌乱的对这全然未知的“揽罪”开脱,说,“和你无关,不怪你。”

  背上的人沉寂了半响,才轻轻扯了扯嘴角,“哦”了一声,声音轻不可闻。

  乔斯昂还想说什么,戚慕却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放我下来。”

  戚慕下来以后,人看着清醒了不少,转身往旁边一所中学的校门口走过去,静静地站在那儿往校园里张望,想到资料里说戚慕高中被退学的事,乔斯昂有点意会到他的意图,便招手让车上的助理下来,去和门卫谈判。

  两分钟后,门卫为他们开了闸门,戚慕原本只是想站在门口看看,见门开了,便毫不客气地就走了进去,因为周末,校园里并没有人,戚慕随意走到一栋教学楼下,推开一间教室的门,直奔最里面那排靠窗的某个位置坐下。

  然后,乔斯昂就不可思议的看见,戚慕坐下之后就真的像一个中学生一样趴在桌子上安心地闭上了眼睛,呼呼大睡………

  戚慕这一次做了很多梦,梦里场景不停地换,有高中某天周一早上升国旗,他作为年年第一的优等生需要站在国旗下宣讲,国歌放到一半,戚慕摸了摸口袋,发现宣讲稿忘拿了。

  这下糟了,他从来都不是那种死读书的书呆子,能拿着稿子念的,他不可能提前背下来,这个时候也不好回教室去拿,他急得脸色皱了起来,旁边的顾小六看见了,偷摸着侧头问他怎么了,戚慕看着前方,小声嘟囔,“稿子忘拿了,等会儿我他妈脸要丢尽了。”

  顾小六只停顿了一秒,突然不管不顾,拔腿就往教室的方向跑,戚慕惊呆了,台上老师反应过来脸都黑了,国歌放完,主持人喊到了戚慕的名字,他在原地垂死挣扎了一会儿,大义凌然的就要上台去“献丑”。

  刚挪动一只脚,就被人从身后拉住了手,手里被塞了一张纸,戚慕回头就看见顾小六那张跑的气喘吁吁,汗津津的脸………

  画面一转,是顾小六和苏牧呈针锋相对,处处做对的场景,戚慕被俩人闹烦了,就跑到学校体育馆后面的围墙上坐着,晃着腿看隔壁班同学上体育课,直到江南知看见他,趁老师同学不注意偷跑过来,站在围墙下,抬头看他,好笑的说,“没想到我们学校之光也会做出逃课这种事啊?”

  江南知并不是好看到惊艳的类型,扎着高马尾,清爽干净,对世事不欢喜,也不批判,她身上有一股和戚慕很像的姿态,可以让他烦躁的心安然宁静下来。

  戚慕“啧”了一声,弯下身子伸出一只手向着她,说,“要不要一起逃?”

  江南知挑了挑眉,把手放进戚慕的手心……

  再后来,顾小六和苏牧呈发展到动手的地步,戚慕替顾小六挡下一颗石子,额头冒血找校医,回去的路上,戚慕气不过,故意说他头晕,让顾小六背他回家。

  画面里,顾小六背着人,脸上洋溢着得瑟的笑意,怎么压也压不住,眼里有着不一样的光,温柔的,小心翼翼的暴露在背上人看不见的角度里。

  直到背上人突然问他,“你觉得江南知这姑娘怎么样?”没等人回答,又轻快地补上后半句,“我觉得我好像………心动了。”

  话音刚落,顾小六整个人僵住,眼睛里的光彩骤然一点一点开始消散,手上的力道也随着消失的光亮不自觉忽然松开,戚慕一个不察,瞬间从他背上滑落,一屁股摔坐到地上……

  作者有话要说:感觉文好凉,心塞……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