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39章 女朋友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因为要等着参加庆功宴,戚慕这几天也不出去浪了,就窝在家里赶稿,等着那天的到来,结果戚夫人就以为他闲了,不知从哪弄来了一堆女孩子的照片,吃饭的时候,一把摔在他面前让他挑一个见见,戚慕崩溃了,寻思着他是不是应该搬出去住了。

  回房间他就开始在网上看租房信息,预约了几个中介明天去看房,戚慕想着还是有点不能放心,觉得他这一搬,俩老人该伤心了。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开车去了赵佳的学校。

  赵佳在一艺术学院当舞蹈老师,他去的时候,她正教一群女孩子跳舞呢,十几个小姑娘穿着舞蹈服,垫起脚尖,翩翩起舞的样子,绝美。

  戚慕静静地窗口看,扫地阿姨路过,来来回回转悠了好几趟,估计是把他当成了什么偷窥狂流氓了,直接拖把驻地,对他喊,“小伙子,你找谁?”

  戚慕被这呵斥的语气弄的挺尴尬,就有点底气不足,说,“找,找赵老师。”

  扫地阿姨孤疑地看了他一眼,这模样也不至于当流氓啊,难道是害羞了?然后走过去推开门对舞蹈室里就喊,“赵老师你男朋友找。”完了还给了戚慕一个不用谢的眼神。

  戚慕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赵佳挥手让学生们继续,那群小姑娘等人一走就停下动作聚在一起直跺脚,看着窗外的戚慕,眼里有着羞涩紧张又狂热的光。

  赵佳听着身后的声音,觉得自己免不了又要成为一些人的假想敌。

  “你怎么来了?”赵佳问。

  “想找你帮个忙。”

  赵佳笑了一下,“那你可以电话里说。”

  戚慕沉默了一会儿,认真地看着她,说,“觉得还是当面说比较好。”

  赵佳可能觉得事情严重,就看了一下手表,跟戚慕说等她换身衣服,出去找个地方聊。

  戚慕点点头。

  两人也没走远,就停在学校人工湖的木板桥那里,湖边有几对情侣,手牵手说笑着往远处走,戚慕看着那些人的背影,直接问赵佳,“你有男朋友了吗?”

  赵佳一口气没顺,咳嗽起来,“没,你问这个做什么?”

  “想让你做我女朋友。”

  赵佳差点咳死,“我还没活够。”

  戚慕愣了愣,不明所以,但还是赶紧解释说,“不是真的,假装一下,在我父母面前,”停了一下,又加上,“大概也需要在我朋友面前。”

  赵佳松了口气,噗嗤一声笑了,“那你为什么不找个真的?你这条件,只需要一个眼神,有的是人跟你走。”

  戚慕没立刻回答,退后一步坐在木板桥边上的石墩上,旁边锁链被风吹的荡起,发出“叮铃叮玲”的响声,赵佳也走过去坐在另一个石墩上,两人隔着两步的距离。

  戚慕从口袋里摸出烟,又掏出打火机点着,最后咬着烟,双手插兜看着前方,发丝被风吹乱划过脸颊,侧面看过去,有一种拍青春向大片的质感。

  他的语气淡淡的,“嫌麻烦。”

  赵佳无奈的笑了一下,点点头,答应了下来,戚慕就问她,该怎么感谢她,赵佳说,“日后若是分手,那你得告诉别人是我甩的你。”

  戚慕被这话说的放下心来,“那必须的,”该说的也说完了,戚慕就站起来说,“那我先走了,回头有什么事电话联络。”

  “好。”

  戚慕回到家,所有的忧虑一扫而空,戚夫人乐的合不拢嘴,还说房子的事不用他操心,保证帮他张罗好,兴致勃勃的,也不知道在兴奋什么。戚慕乐的自在,一直在电脑前敲敲打打,直到快凌晨了,手机突然响了,一看居然是乔正析的,这小崽子已经很久没有主动给他打电话了。

  戚慕迟疑了一下,还是给挂断了。他还有点担心手机后面会一直响个不停,结果一整夜就响了那么一次,他拒接了就再没打过来。戚慕心里感叹,这人懂事很多嘛!

  第二天早上,戚慕约了王编剧一起去置办参加庆功宴的行头,没办法,之前没机会参加这种宴会,后来有机会参加了都是季子羡帮他安排好好的,这次季子羡不在,这种场合又不能太随便了,毕竟他现在身后还有一部电影呢,日后发行啊宣传啊等等方面估计还要和那些大人物打交道,所以只能叫上王编剧一起折腾了。

  洗漱完,戚慕拿上钥匙手机和卡,就打开门下楼,清晨的风微微带着冷意,空气清新,让人精神抖擞,这会儿戚夫人和老头已经出去上班了,戚慕只能自己下楼吃早餐,结果刚出小区门口,路边停了一辆挺眼熟的帕加尼,路过时戚慕有心扫了一眼,就发现乔正析趴在方向盘上正睡着呢,这模样该不会是昨天夜里来找他了然后就没走吧?

  戚慕当做没看见,直起身加快了脚步,去了早餐店要了两个包子一碗豆浆正吃着呢,前面位置就坐下了一个人,戚慕刚抬头就听到早餐店老板对他喊,“小慕,你朋友要来点什么不?”

  看着乔小二笑成花的那张脸,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但戚慕真的很想给他一下,伸长脖子对早餐店老板回了一句,“不用,他不饿。”

  乔正析昨晚在车里睡了一夜,其实这会儿正是饿的时候,但他还是看着戚慕笑呵呵地说,“哥,等你吃完我能耽误你几分钟时间吗?”

  自从乔小二不正常以后,戚慕对他说的话做的事可以称得上是狠毒了,但是这人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毅力,还坚持往他眼前凑。

  虽然对方变了很多,没有再烦他,也没有再打扰他,可戚慕一看见乔正析,还是有种忍不住想把人踹滚蛋的冲动。

  戚慕赶紧吃完,把人带到一偏僻的街角,问乔正析,“说吧,有什么事?”

  乔正析从怀里拿出一个邀请函,递到戚慕面前,双眼亮如星辰,说,“哥,我生日你能来参加吗?”

  戚慕也没问什么时间,连托词都没找,直接拒绝,“没空。”

  “哦,我知道了,”乔正析真是变了,听了他的话没有可怜巴巴缠着他,但也没泄气,把邀请函塞到戚慕手里,轻声说,“没关系,你若来,我就等你,你若不来,我……等不到你也没关系。”

  对方这态度,戚慕到底没有把那封邀请函扔回去,想了想又接了上次那话题说,“我记得我问过你有没有偶像,你说有,那很好,把我带入其中你就会发现,你对我的感情本质上也许跟你对待偶像的感情是一样的——”

  “不是的!”乔正析之前的冷静自持在这句话之后荡然无存,突然就激动地走近两步,打断他,着急地都快哭了,摇着头说,“不是,哥,我对你……喜欢一个人,拥抱的时候是会心动的。”说着乔正析就要过来抱他。

  戚慕心里一惊,抬脚,就把人踹地上了,乔正析坐在地上,衣服上滚了一身灰,也没爬起来,就低着头,紧紧抿着唇,下颚线绷的死紧,一副不服气,不服输,誓死不从的倔驴模样。

  戚慕有点苦恼,原本打算好好说教引导甚至连哄带骗瞎忽悠的心思也绝望了,冷声说,“既然你不愿意听,那我就简单一点说,乔正析,你听清楚了,我不管你的喜欢是哪种感情,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给你回应,我不喜欢男人,更不会喜欢你,你他吗就是脱光了站我面前我也一点感觉都没有,你明白吗?这一辈子都不可能!”

  乔正析猛地抬头看他,眼里全是戚慕看不懂的疯狂和誓死都要坚持的某些东西,执拗的让人害怕,但是他狡辩的声音很小声,似乎连自己都不相信,他说,“一辈子那么长,你怎么知道就不可能?”

  戚慕听了顿时有点手痒,想揍人。

  乔正析坐在地上,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也不知道是在问自己,还是问他,说,“你真的对我就没有一点点感觉吗?”

  “你简直有病!”

  戚慕骂了一句,就把手里的邀请函扔了,他以前不是没有遇到过死缠烂打的追求者,但是乔正析这样的,他还真是第一次见。

  简直没辙。

  乔正析模样出众,家世显赫,小小年纪的谁能想到他竟然喜欢男人,喜欢男人也没什么,就是怎么那么想不开要喜欢他?

  戚慕刚转身要走,乔正析带着哭腔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哥,我那么努力地往前,只是想呆在能被你看见的地方,你,可不可以不要推开我?”

  “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戚慕脚步不停,边走边说,“别跟我较劲,没用,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戚慕和王编剧约了早上八点见面,因为被乔正析耽误了一会儿,到的时候已经超时间了,他还有点担心王编剧等的着急,会把他一顿臭骂,结果看见人的那一刻,戚慕差点惊的跳起来。

  因为王编剧不是一个人在等他,旁边还有一穿的光鲜亮丽仪表堂堂,但头上扎了一圈纱布驻个拐杖就可以媲美战场伤员的顾太子。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关心哈,是手指骨节长得有点移位,看片子是前后有点移,看手指表面是看不出来(右手无名指),我现在是弯曲不了,疼,也弯不动,只能微微弯一丢丢,医生说歪了一点不碍事,就怕手指弯曲不了,所以我现在超怕!我要再等一段时间,去给专家看看,后期具体会怎么样,现在也不清楚。

  崩溃………

  太惨了,恨死这家医院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