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36章 分道扬镳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顾浔亦蹲在地上,用手捂着头,血从指缝里淅淅沥沥往下滴,因为低着头的缘故,血从头顶又流到了脸上,虽然说了让他走,但是双眼却又黑又亮死死地盯着眼前他被路灯拉长的影子,大概还是希望他能不要走,管一管受伤的他,或者随便说点什么也行。

  但是戚慕只看了他一眼,就转过身,先是把沾了血的外套给脱了,一脸嫌弃走到路边垃圾桶一把扔了进去,然后就跟顺了顾浔亦那句话似的,没有回头一路往前走,拐过墙角就看不见身影了。

  顾浔亦猛得站起来,头晕目眩,差点没摔地上,眼睛瞪着戚慕消失的方向,脸上惨白惨白的,眼尾都开始泛红,但是他眨了两下眼睛又把那股湿意硬生生憋了回去,慢慢地又重新蹲下来,用沾满血的手,用力平复了两下心口。

  连喘气都扯着心脏一般。

  那么疼,疼的让他生出了,是不是只要不呼吸就可以不用感觉这种疼的荒谬想法。

  夜已经很深了,戚慕去了不远处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买了两瓶水和纸巾,出来后站在路边,扭开瓶盖就对着自己的手冲,手上沾了点血迹,他嫌恶心,冲洗干净以后,又用纸巾把手擦干,才把手机拿出来叫救护车。

  电话里医生问他具体地址,这地方他也不熟悉,就回到原地看看标志性建筑物,拐过墙角就看见顾浔亦还蹲在那里,一动不动,一点生气也没有的样子,看见他的那一刻,突然又“刷”一下站起来,生龙活虎的,浑身血液都沸腾了似的。戚慕当他是空气,看也没看他,当着他的面讲清楚了地点,挂完医院电话又给赵临去了一个电话。

  赵临没敢走远,他就知道顾浔亦这傻子今天这一出在戚慕那里绝对讨不到好,但没想到会那么严重,他此生从未见过堂堂顾太子那么狼狈不堪的一面。

  “我叫了救护车。”

  戚慕看着赵临和白书瑞从车上下来,就说,“你们送他去医院吧,我先走了。”

  就凭顾太子常年练习格斗的身手,能按着他只把脑袋打成这幅模样,除了人站着不动让戚慕打以外没有第二种可能。白书瑞替六哥不值,但又不敢说什么,只红着一双眼,用袖子按住人伤口,把他拉到路边台阶上坐下。

  赵临见戚慕说完就毫不迟疑转身要走,急了,也顾不上顾浔亦此时的状况了,赶紧上前几步喊了一声,“小戚,你现在就走啊?”被打成那样,还留不住人,顾浔亦不得伤心死!

  戚慕回头,依然没有往顾浔亦那边落去一个眼神,灯光下,他的眉目清冷又艳丽,他看着赵临,声音毫不留情,说,“我打的,如果要报警,我就等着,至于医药费,等会儿我转给你。”

  顾浔亦本来坐在一边,一直安安静静的,听了这话突然就急了,站起来嚎了一嗓子,“谁说要报警了?是我自己活该!死了也跟你没关系!”

  戚慕就对赵临耸耸肩,表示,看吧,人都说了自己活该,然后扭过头,潇洒地走了。

  顾浔亦没再说话,就看着那个背影,一点一点消失不见,赵临走回去,突然就被顾浔亦拉住胳膊,对方的脸就埋在了他肩膀上。

  这该不会是……赵临浑身僵硬,心里一片哗然,他这兄弟,又凶又狠,会疯会不要命,但是人家居然也会……赵临心神俱裂,几欲崩溃,还没等他想好怎么安慰人,顾浔亦又抬起头,把他推开,虽然红了眼角,但是脸上笑的得意和沾沾自喜。

  表情拽的能上天,指着戚慕离开的方向,说,“我老婆,又狠又酷,帅吧?”

  “……”

  “我怎么那么稀罕他呢!”

  白书瑞翻了个白眼,接口,“你有病!”

  “滚。”

  顾浔亦骂了一句,将视线收回来,问赵临,“有烟吗?”

  赵临崩溃了,“你这模样,还有命抽?”虽然这么骂,还是从口袋里拿出烟盒,抽出一根给人点上。

  顾浔亦垂着头抽了两口,才“啧”了一声,“下手还真重……”

  ………

  戚慕刚回到酒店,王编剧就火急火燎往他这边扑,上上下下翻了好几遍,确认他没缺胳膊少腿之后,就把他拉近房间,一脸忧愁的坐他边上看着他,那表情就跟他快要入土为安了似的。

  戚慕脸一皱,就知道王编剧在那脑补什么呢,推了他一把,警告说,“你别在脑里给我上演什么狗血大戏啊,就算演上了,你也别给我说出来!”

  王编剧耸拉着脑袋,叹了口气,“那你就说,你还有命活过明天吗?”

  戚慕也是心一沉,脑子里各种可能后果齐飞,他站起身,冲了一杯酒店里提供的速溶咖啡,闻着那不算好闻的劣质香味,才有些无所谓地说,“这个你不能问我。”

  他哪知道那狗子怎么想的。

  虽然很担心这俩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看戚慕能这么快安然无恙回来,也多少能确定估计不会出什么大事,毕竟顾太子被打的时候,可是半点没反抗。见戚慕一副不想多谈的样子,王海把疑虑都压下,只说,“那你好好休息,我走了。”

  戚慕点点头,“嗯。”

  等人走后,冲好的咖啡没喝,戚慕就趴床上准备睡觉,至于顾浔亦的事,他一点儿也不想管。

  第二天,戚慕刚醒,就拿起手机刷微博,搜新闻,昨晚短短几分钟的豪车展览会似的突然出现在闹市街头,这么话题性的新闻居然没在网上出现,他搜了一圈什么也没搜到,最后只能感叹一句,资本的力量可真牛逼。

  想想也是,就顾太子那行事作风,如果媒体真敢爆出去,老百姓也不会只知道顾氏有个顾太子,但对于他本人的情况一概不知了。

  更何况昨晚上那来的豪门公子哥里,腕大的不只顾太子一个,这么加起来牵连甚广的,也没人有胆子敢爆。

  看到没上新闻,戚慕最后一点顾虑也放下了,收拾一下,就准备去剧组,还没出门就响起了敲门声。

  他以为谁呢,打开门看到脑袋上扎了一圈纱布的顾太子,瞬间就炸了,“你不说不来了吗?你他吗有完没完?自己说的话都当放屁呢?还要脸吗?”

  顾太子脸上的表情死寂了一瞬,敲门的手顿在半空中,抿着嘴角掀了掀嘴皮子,“管不住自己,想着还没给你道歉呢……”

  道你吗的歉!

  戚慕冷笑着瞅了一眼对方,顾太子裹了一件外套,里面还穿着病号服,手背上还有医院的留置针头,脸色苍白,看着有点虚,但即使住院了,人也没安生,身上一股呛人的烟味,也不知道是抽了多少!眼神里沉甸甸的不明情绪,以一种不知哪里来的高贵礼节,给戚慕鞠了一个90度的躬,说,“对不起,昨晚上都是我的错。”

  戚慕嗤笑,“完了?完了赶紧滚。”说完就要关门,被顾太子用手撑住,留置针头因为动作太大,瞬间歪了往外冒血,顾浔亦眉目拧成一团,语气里带着点恳求,说,“你还没说原谅不原谅呢?”

  戚慕都要气笑了,语气特平静,问,“跟我有关系吗?”

  “怎么没关系了?”顾太子一听戚慕这么说,整个人都有点失控。

  戚慕无动于衷,甚至还使了点劲想把门关上,顾浔亦顿时心里慌的感觉心跳都没有了着落点,前所未有的惶恐和无助,他早上趁赵临他们不注意偷跑出来的,一时冲动,他就想来看这个人一眼,担心他会不会生气睡不好。可是见到他了,他又贪心不足,想要更多。

  所以他其实并不是专门来道歉的,也没有想好任何可以用来道歉的说辞,所以戚慕一这个态度对他,他心里只着急地快要烧起来,一句辩解的话也说不出来。

  戚慕有点不耐烦应付了,就说,“医药费让赵临报给我,我转给他,咱俩两清,以后,桥归桥路归路,谁也别往谁跟前凑了。”

  顾浔亦急切地张了张嘴,却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戚慕干脆松开握着门把的手,走进屋里穿上外套,背上包,见人还堵在门口,语气平淡,像是对着一个陌生人,说,“先生,麻烦让一让,我上班要迟到了。”

  这句话像是一把刀,直直扎进顾浔亦慌乱无措的心口,疼的他整个人都麻木了,紧紧抿着唇,像一个提线木偶般,动作僵硬侧身让开。

  空荡荡的酒店走廊,皮鞋踏地的声音,越来越远,顾浔亦站在门口,精神恍惚,总觉得这般疼痛难忍的场景好像上辈子就曾经历过,一样的主人公,一样的故事结局………

  戚慕昨晚虽然一觉睡到天亮,但是做梦把五年前的一些场景翻来覆去轮了一遍,睡眠质量并不好,头昏昏沉沉地走进剧组,摊在椅子上,回忆了一下离开酒店房间的场景,倒和昨夜梦里某个场景对上了———

  学校天台,穿着高中校服的少年,对着堵在楼梯口的另一个少年,一脸冷漠,说,“同学,麻烦让一让,我上课要迟到了。”

  作者有话要说:以后评论,作者不回复了哈,容易引起误会。

  文案的怎么写的,这文就是怎么发展的

  嗯,还有,今天要去医院把手指里的钢钉拔了的(写这文就是因为手指骨折住院,文荒自撸的,以前没写过小说,写的最多的大概就是论文了,所以写的不好,见谅,),现在离上次手术一个半月了,我可以去医院把手指里的钢钉拔了,又是一个手术,所以后面几天我也不清楚有没有力气更文,毕竟麻药过去,太疼了。

  想象一下,手指切开靠近骨头固定了一根钢钉,当初麻药过去我整个人都疼傻了!!!不然也不会写小说来转移心情了!

  啊,想到还要再经历一次,我整个人都不好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