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33章 改变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让苏牧呈先走,戚慕又在包厢里待了一会儿才出去,去买单被收银告知已经被人买过了,戚慕没多想,就往外走。

  到门口,才发现外面正在下雨,而季子羡就站在门口檐下等他,长身玉立,眉目清俊,手中拿了把大黑伞,看见戚慕,脸上的笑跟以前一样谦和包容,似乎之前包厢里的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

  戚慕并不意外这人没走,会等他一起离开,只是对方这副模样………难道是想通了?不过,不管怎样,总比挎着脸胆战心惊,小心翼翼对着他强。

  他没说话,季子羡就没敢有动作。

  到底是几年的好兄弟,戚慕犹豫了一下,就对季子羡招招手,“过来。”

  季子羡眸光里就有一点湿润,又黑又亮,却又像水洗过一样,走到他面前,说,“我送你回去吧。”声音一如往前一样温柔。

  戚慕顿时就生不起气来了,故意严肃地看着他,“低头。”

  季子羡照做。

  “再低一点。”

  “好。”

  戚慕看着面前的脑袋,伸出手狠狠地在上面揉了几把,嘴里嚷嚷着,“你说你傻不傻?傻不傻?啊?江影大才子的智商都被狗吃了吧?”

  季子羡头就又低了点,怕他抬胳膊累着,以一种绝对不会舒适的姿势弯着腰,任他为所欲为,眸子里的水光透亮,面上全是庆幸——

  幸好,还能补救。

  幸好,戚慕还愿意让他补救。

  把人头发折腾的一团乱,戚慕算是彻底消气了,他这个人就容易想得开,活得快活自在,只要季子羡不再给他找麻烦,他就可以和人继续做好兄弟。

  他心里清楚,季子羡大概是太在意他的想法了,才会方寸大乱,口不择言。以后若是可以,他得给对方一点独立思考的空间,不能太过亲密,事事都在一起,这人事事以他为主都成思维定性了,一旦遇到他的事,就会慌,会乱,会没脑子……,明明他不在,季子羡修雅睿智,严肃果断,为人处事,样样都好的。

  这么算起来,这还得怪他?

  戚慕憋不住,笑了,“好了,我之前话有点重,你就当我在放屁!你起来,我们回去吧。”

  他说完,季子羡突然发现了什么,没听话直起身,反而顺势蹲在戚慕脚边了,他以为这人又要搞事,火还没上来,就见季子羡伸出手,拉长白色的里衫袖子,轻柔的帮戚慕擦鞋面——鞋面上不知何时落了点烟灰。

  一边擦一边也用轻松的口吻回应他,“是我的错,哪有你道歉的道理?”然后抬起头,直直地望着他的眼睛,话语里轻柔且认真,“阿慕,原谅我好不好?”

  戚慕:“……”

  这家伙,尼玛还会撒娇?

  我靠!

  戚慕浑身恶寒的一抖,嘻笑着回了他一个“滚”字,又用脚尖踢了踢对方的小腿,“我的大少爷,你可真牛逼!”人不可貌相啊。

  季子羡就笑着站起身,一副厚脸皮的无赖样,一点矜持风雅的模样都没有了,把伞撑开,塞到戚慕手里,又转身走到戚慕前面,弯下脊梁,像是弯下了他所有的骄傲与理想——

  “上来,我背你过去。”

  雨有点大,台阶下的水积的快要慢过鞋跟,季子羡眼里都是笑意,“你不是最讨厌下雨天吗?因为脚踩在积水里会把鞋袜弄湿了,你说,会不舒服。”

  戚慕一巴掌拍他背上,“你这人,故意恶心我呢,背屁背,滚蛋!”

  刚抬脚准备踩污水里,就被季子羡拉回去了,“又不是没背过,你以前在外面喝高了,哪次不是我背你回去的。”

  一个没意识,一个有意识,能一样吗?

  戚慕踹了对方一脚,又上前勾着人的脖子,把人往雨幕里拉,“羡啊,撒娇这种东西,撒一次管用,撒多了,哥可就免疫了。”

  “谁才是哥?没大没小的。”

  戚慕带头哈哈笑,两人一边笑,一边依偎着走,就跟以前一样……

  黑色的大伞撑在两个人的头顶,雨势有点大,雨水敲击伞面的声音,恰到好处的遮掩了某个人抑制不住的心跳。

  季子羡步伐缓慢,真希望可以就这样和戚慕一起走到世界尽头………

  最后临上车时,季子羡一手撑着伞,一手撑着车顶,在戚慕没注意的时间里,停顿了一下,伞檐微微抬高,隔着浓重的雨幕,和对面楼上窗口的某双眼睛对个正着——

  苏牧呈深呼几口气,才转过身靠在墙上不再看他们。

  他该高兴的,高兴季子羡这个人还有救,高兴他的那些话起了作用,这人的脑子算是没有被情爱二字给糊死,这样,待在阿慕身边才不会给他惹麻烦。

  可是,为什么,心还是那么痛呢?

  除了嫉妒之外还有什么?能让他疼的快要无法呼吸的东西,还有什么?

  季子羡看到人躲开,嘴角轻轻勾了勾,那是胜利者的姿态,和对悲哀者施舍般的怜悯——如果我不可以,那么,你更不可能。

  所以,我们从来都不是敌人。

  ……

  戚慕的电影终于开机了,季子羡经过那一次好像终于甩脱了某种束缚,卸下了自己为自己安上的枷锁,变得独立而有魅力,像一块被蒙尘的璞玉,终于擦干净露出了本来的剔透本质,他能心平气和的又去找了一次苏牧呈,两人像是达成了某种协议,再也没有针锋相对过,也能按住乔正析志不在此,心不在焉的胡闹,以一个导演应有的威严,可了劲的折腾人,一遍不行,就十遍,百遍……总能把人折累了,折腾听话了。

  但他到底不是戚慕,对乔正析这个人有时候还是压制不住,那天他原本是想去找男主演何墨川再给人分析分析角色的,就看见季子羡那么一个温雅的人,竟然被气的直接摔了手中本子,对着人大吼大叫,“你到底来干什么来了?能认真一点吗?你那是送人还是送葬?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连眼神都不愿意跟人对上,那可是你暗恋了好几年的人,这次送人去边境,人家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回不来你懂吗?那意味着此次一别就有可能是永别!”

  在场的人都被导演吼的一愣,他们大概都没见过季导发过那么大火,戚慕原本也不想管,但是看了看不远处租用的直升机,螺旋桨还在轰隆隆的转动,这每一分每一秒可都是钱啊!这大概是乔正析最后一场戏,看着不像是演不好,就像是故意在等着什么人………

  又往那边走了两步,就看见乔正析穿着警服,戴着警帽,站在一对警员列队里,低垂着眉眼,帽檐遮住,看不清表情,但是越握越紧的拳头,一动不动站着挨骂,没反驳,也没反抗,表示了他有多愤怒,又有多压制。

  戚慕站着看了一会儿,心说,这小孩好像真是长大了。

  他走过去,给季子羡端了杯茶,“发那么大火啊?”

  乔正析原本低着的脑袋听到他的声音,猛的抬了起来,内心涌起巨大的惊喜,让他忘记了所有的难堪,握紧的手不自觉松开,嘴角上扬了一下,又快速地落了下来,只眉眼沉沉的,静静地看着那个人,眼里心里,只有那一个人。

  “他第一次演戏,非科班出身,虽然好像也私下里上过表演课,但到底是个全新的新人,得慢慢来。”

  季子羡看见他也松了口气,他还真怕这个玩票的富二代会撩挑子不干,毁了戚慕的心血。就点点头,“没事,我等会再给他讲讲戏,你怎么来了?”

  戚慕往导演专用马扎上一坐,轻轻晃了晃翘起的长腿,“觉得好玩,来看看,你们继续,不用管我。”

  他全程没有给乔正析一个眼神,但是对方好像就知道他是为他来的,刚刚还是难搞的刺头,后面乖巧的让人难以置信,像是重新活过来了一样,之前落在女主角身上送葬一样的眼神,后来全是符合要求的沉静而隐秘的情绪。

  他静静地待在送别的青年警员列队里,根本让人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直到直升机起飞的那一刻,情感突然忍不住爆发,他冲出队伍,跑,拼命的跑,跑到缓缓升起的直升机底下,抬头望着,撑着眼皮,用力不眨眼……

  最后抬手,沉重而庄严地敬了一个军礼,像是对着直升机上的人说,又像是对着他的人生理想,轻声说,“等着我,我会努力奔赴,不负使命。”

  哥,等等我,我在努力长大。

  “卡—”

  大喇叭一喊,这一段终于过去,众人都松了口气,戚慕也放下一直拿在手里假装在看的台本,跟季子羡说,“何墨川呢?想给他再分析分析角色。”

  季子羡就说在休息室,戚慕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让他们继续忙,自己先走了。

  从头到尾,没有看过乔正析一眼。

  后来他跟何墨川聊完,从休息室出来,已经一个小时以后了,天又阴晴不定的开始下起了大雨,问何墨助理要了一把伞,他正撑着伞要拐过墙角,就瞥见旁边搭建的楼梯口,乔正析就那么坐在雨里,双手抱膝,脸埋在膝盖上,一动不动,浑身湿透,任风吹雨打……

  戚慕脚跟一转就想绕过去,可是走了两步,就停下了,乔正析这段时间,从来没有主动找过他,也没有一次给他惹过麻烦,除了戏份快杀青,马上就要出剧组了,才……

  戚慕想了想还是走回去了,站在乔正析面前,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如果对方还跟以前一样,他大概一个可能性的眼神都不会给,但是……,对方现在这幅模样,一直逃避似乎也不是一个好办法。

  戚慕撑着伞,居高临下,说,“想等我,下雨了,不知道去拿把伞再过来吗?”

  乔正析一下子抬起头,眉眼都鲜活明亮的惊人,笑着对他说,“我怕我一走,就找不见你了。”

  戚慕就笑了,笑声故意带上讥讽与嘲弄,“那我刚刚若是没有回来,你连发现都没有发现。”

  乔正析还是笑,又欣喜又卑微,“我只是以为你不想见到我。”

  所以才在戚慕出来的那一刻,猛得把脸埋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支持,爱你们~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