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32章 原委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戚慕走出包厢,在走廊尽头的窗户边上站定,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烟咬在嘴角,又拿出打火机,“咔嚓”一声脆响,白皙修长的手指拢着火光,凑近烟头,点燃。

  嘴唇掀动,烟雾升腾,戚慕收了打火机,双手插兜,看着楼下。

  有些人要是长得太好看了,皱眉不耐的神情,都美得像一帧画卷。苏牧呈握着手机,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人发愣。

  直到戚慕转身看见他,他才急忙把自己从慌乱的回忆里扯出来,递上手机,说,“你手机刚刚一直响,这才歇了,我怕谁有急事找你,就给你拿来了。”

  刚说完手机就又响了。

  戚慕咬着烟,拿过手机看到“顾太子”的来电显示,想了想,最终手指轻轻敲了敲屏幕,就把对方给拉黑了。

  手机消停了,按灭烟,他才和苏牧呈一起往回走,刚进去,就看见季子羡落寞孤寂地一个人坐在那儿发愣呢。

  这两人斗完了?

  戚慕回头看了苏牧呈一眼,对方回了他一个若无其事的笑,戚慕不太想管这两个人为什么第一次见面就掐个不停,走过去敲了敲桌子,把季子羡拉回神,对他说,“把剧本给我。”

  季子羡迅速调整好表情,点点头,从包里掏出剧本递给他,戚慕接过转身就扔给了苏牧呈,“先拿回去看看,看好了跟我说说你的想法。”

  苏牧呈的眸子瞬间亮的惊人,眼睛眨也不咋盯着他,脸上难以置信和惊喜混杂,看着有点蠢,似乎见他要不耐烦了,苏牧呈才反应过来,乖巧克制地说,“嗯,我会好好看的,谢谢你,阿慕。”

  他还没说话,季子羡突然站起身,莫名其妙插在他俩中间,问他,“不用试演直接定吗?”语气里能听出几分不满。

  戚慕顿时有点不放心了,这俩人要是凑一块,那剧组的日子不得鸡飞狗跳,鸡犬不宁啊?就说,“当然要试镜,最后结果也要导演定,怎么?你看他形象不适合吗?”

  季子羡听他这么说脸上表情好看了些,然而眸子里黑压压的深沉,那是戚慕此前从没在他眼里看见过的,明目张胆的厌恶,快速撇了一眼苏牧呈,没说话。这意思应该就是不满意了,连试镜的机会也不想给。

  戚慕不知道季子羡怎么变成这样的,公事里参杂私人感情,甚至有的偏激,对方变得他都有点不认识了。

  不过季子羡是导演,他尊重对方的选择,就点点头,“那这个角色就重新找吧。”

  苏牧呈倒是无所谓,戚慕给他的,他欢喜,不能给他,他也绝不会让戚慕为难,就笑着把压在心口的剧本递还给戚慕。

  戚慕就有点不好意思了,刚把剧本接过来,季子羡突然就跟想通了什么似的,着急忙慌的改口说,“要不还是让他试试吧?阿慕满意的肯定不会差。”语气里倒也没听出什么勉强。

  但是戚慕还是不高兴了,这变来变去的,搞什么呢?虽然他私心上来说,不怎么想再跟苏牧呈有什么牵扯,但是因为角色合适,他也就无所谓,都是为了电影服务,得撇开个人情绪。

  他自己做到了,季子羡做不到他也不会强行要求对方,可是对方随意就变卦的任性态度,还是让戚慕觉得不太舒服。

  他把剧本塞回季子羡怀里,随口道,“你自己决定,不用在意我。”说完就坐回椅子上喝茶。

  季子羡见他大概是生气了,脸上顿时就惨白一片,整个人都有点慌了,追到戚慕面前,抖着嗓音说,“阿慕,对不起,我………你决定就好,我相信你的眼光,我不会再质疑你——”

  “啪—”茶盏磕在桌子上的声响,成功让季子羡住了嘴。

  戚慕真的搞不懂,季子羡脑子里都他吗在想什么?微微带着点冷意的眼神平静地看着对方,“我以前就和你说过,自己能做的决定就自己做,有点主见,别事事都以我为主,好吗?”说完,戚慕还笑了一下,只是笑意未达眼底。

  季子羡的脸看着更白了,睫毛轻颤,嘴唇张了两下,没发出声音,一副害怕他到不敢说话的样子,戚慕就更烦了。

  他这个人,最讨厌麻烦,谁给他找麻烦他就不待见谁,直白干脆,又残忍至极。

  但季子羡这个人终究是不同的,他对戚慕太好了,好到他没法忘恩负义,像对待其他人吼他,骂他……,只好叹了口气,指着门口的方向,对他说,“你先回去吧,我跟苏牧呈还有话要说。”

  他这么说完,季子羡今天那莫名其妙不正常的脑回路好像更不正常了,彻底慌了的模样,抓着他的手,颤抖着认错,“对不起,我错了……,我在外面等你,可以吗?”神色慌张,音色祈求,就快步入苏牧呈那副要死要活的状态了。

  这他吗,

  戚慕不耐烦地去扯季子羡的手,“你先放手,为什么我说什么话,你都好像听不懂?”以前的那些默契,只一个眼神就能读懂对方心中所想的感应,都被狗吃了吗?拉下脸,戚慕连想安抚这人的心思都消失殆尽,“放手,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

  季子羡顿时像被针扎了一样放开了,垂着头,回了一个好字,就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苏牧呈全程在一旁站着,没敢发出一点声音,季子羡出去后,包厢里顿时陷入一片死寂,直到桌子上歪倒的茶盏,水淅淅沥沥滴到戚慕裤子上,苏牧呈才没忍住,提醒道,“阿慕,茶水滴到你身上了。”

  说着就走过去抽了几张纸巾想给戚慕擦擦,结果戚慕不耐烦抬脚就把旁边的椅子踹倒翻了几个跟头,“咕咚,咕咚”的声响连续了好几下,足以显示出他刚刚忍的有多幸苦。

  陷入爱情的人双眼是盲目的,看问题既极端又片面,季子羡以为戚慕对苏牧呈放纵,甚至还有一丝宠溺,可惜那只是他嫉妒心发作看不清问题所在,戚慕那会儿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不想被苏牧呈连累而已。

  而能让戚慕纵然忍耐的人,从始至终只有季子羡一个人,但是现在,这个人亲手把戚慕推开了。

  苏牧呈站在一边,心里一片冷然,见到季子羡第一眼他就知道这个人对戚慕抱着什么心思,结果他只是稍微试探,就让对方自乱阵脚,理智全线崩盘,现在还惹的阿慕不高兴了,就这么一个沉不住气没脑子的人,待在阿慕身边要怎么保护他?

  “你坐下,我有话问你。”

  戚慕发泄了一下就释怀了,若是日后好兄弟做不成,那就做普通朋友吧。

  无所谓。

  他抬头看苏牧呈,想到来找这人的主要意图,就直截了当,表情严肃认真问他,“你和顾浔亦,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苏牧呈好像知道他来找他的目的,走过去把包厢门关上,没有任何迟疑,把他知道的一切全部交代清楚了……

  “因为那半块吉他拨片?”戚慕有点不解。

  苏牧呈就点头,当初在一个酒会,他被人排挤陷害当众出丑,摔倒撞上了桌子,上面的玻璃酒杯摔了一地,巨大的声响导致很多人都被吸引过来,就连坐在远处的顾浔亦也看了过来,当时他什么也没来得及在意,因为他发现他手上戴着的那半块吉他拨片不见了,他就什么也没理会,只慌乱的在地上摸索着找,一地的玻璃渣子,他跪在上面,膝盖和手都被玻璃碎片划破,血也顺势流了一地,他也没在乎,就一直在碎片里摸索,脸上着急的像是世界末日,直到摸到那绳子,见上面坠着的半块拨片还在,一脸庆幸,劫后余生。

  围观的人就从嬉笑嘲讽变得沉默和好奇,这个人自己被玻璃划伤浑身血淋淋的没在乎,反而如此紧张一个明显被毁了的东西——

  苏牧呈没去看这些人,刚想把东西收好,就有另一只手伸过来,拽着绳子把东西从他手中拽走了……

  苏牧呈回忆起这些,还对当时顾浔亦脸上的表情有些恐惧,他当然没有跟戚慕说的那么仔细,只是简单的描述了一下,他刚从地上捡起来,就被走来的顾浔亦给拿走了……

  苏牧呈说,“后来他就让人带我离开,我才发现顾浔亦虽然失忆了,但是对那半块吉他拨片竟然还有映像,然后他就在娱乐圈明里暗里指名道姓的护着我了……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我和他没有,没有那种关系,我们也没经常见面,他只是在知道我有难的时候出面替我解决一下……”

  苏牧呈没有说,他是因为那半块拨片上刻了一个字母“m”,怕顾浔亦去找戚慕,他才一口咬定那东西就是他自己的。

  他也没有挑明他这么做是想保护他……

  更因着某种私心,他没有告诉戚慕,那东西现在被顾浔亦重新串了绳子挂在了心口的位置……

  戚慕听了整件事情的原委,一脸扭曲,脑子都有点不够用了,混沌了一会儿又问,“那东西怎么到你手里的?”

  “你当年走了之后,我翻过……你家的院子。”

  进去之后,戚慕家里所有的东西都完好整齐的在原位放着,看着一点儿也不像有人离开的样子,只有二楼戚慕的房间是上了锁的,他找来东西把锁砸开,里面的场景,让他这一辈子都无法忘怀——

  钢琴被砸了,吉他被摔了,连戚慕时常把玩在手里的吉他拨片也被剪刀剪成两半扔在了地上……

  但是他找遍了房间也只找到半片。

  作者有话要说:文案已改,还有不清楚的要排雷的,就在首章留言,我能排的都排,免得你们雷着了……捂脸。

  还有本文主角官配是谁,文案里交代的挺清楚的,本文大概虐受,但虐谁都有原因……

  苏在娱乐圈待了那么多年,惯会演戏,心机,季斗不过他,正常,可以骂角色,但还请理智一下,不要攻击到作者身上哈~

  感谢支持,感谢投雷,投火箭的宝贝们,爱你们~

  最后再说一下,如果不喜欢了弃了就好,不要留言告诉我,第一次写文,会有点受影响,如果不听,那我就……给你们撒娇打滚卖个萌吧,哈哈哈。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