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30章 从我面前消失吧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盛宴清?

  不是早上那通电话里……

  盛宴清拍了拍戚慕心惊的脸都白了的脸蛋,“伶牙俐齿,脾气不小。”

  滚你吗!

  戚慕一把推开身前的人,脸色很难看,上午那会他正在气头上,难免有些激动,问也不问就把人骂了一通,没想到在这儿碰上了。

  “说明我们有缘。”

  盛宴清看出他脸上的震惊、意外,随意往后一靠,学着他的样子,抬起指尖的烟吞云吐雾,侧头看他。

  戚慕一脸无语,看着那烟突然想起来什么,往手里一看,吗的,盛宴清嘴角的烟正是他没抽完的,这个老流氓应该是趁他刚刚发愣的时候拿掉了他手中的烟。

  戚慕忍了忍,问他,“我想我们之间应该有什么误会。”

  “嗯,大概是误会了。”盛宴清长腿交叠靠在他的车上,双眼里看着野心勃勃的,也不知道在兴奋什么,伸手掏出手机扔他怀里,戚慕拿起来一看,就傻了——

  手机屏幕上的照片赫然就是昨晚他醉酒躺在花坛边上睡着的样子,身上盖着的那件西装……戚慕侧头看了看,果然和盛宴清身上这件一样款式。

  戚慕强自镇定,问他,“昨晚上……”

  盛宴清说,“也没什么,就是帮你盖了件衣服,手机号码也是你自己给的,至于其他……都是误会。”说是误会,却也不愿意指出来解释一下,还明显不愿意多谈的样子。

  弄的戚慕很是好奇,觉得整件事哪里都怪怪的,但对方不愿意提,他也懒得再理会,就看似诚恳地跟人道谢加道歉。

  盛宴清笑笑,一副大度不计较的样子,没再谈那些事,反而东拉西扯的说起了别的,说昨晚那场合能碰上算是有缘,问他是不是导演,在找演员吗?

  戚慕就简单的跟人说了两句,然后盛宴清就跟确定了什么似的,一脸了然,嘴角的笑意不变,眸色却暗沉沉的,弄的戚慕一阵心惊肉跳,他还是有点担心他醉酒后是不是跟这人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正想再问问,对方恰好把手里的烟抽完了,就跟他告辞,还叮嘱他,“不会喝酒以后就别喝了。”语气淡淡的看不出喜怒,但就是让戚慕更加担心了。

  盛宴清理了理衣袖,上了车吩咐司机开车。

  司机问,“盛总,还去公司吗?”耽误了这些时间,那边人早走了。

  盛宴清抬眼,凌厉冷冽的目光看过去,司机赶紧别开眼,继续往公司的方向开,就算公司现在应该已经空荡荡的了,他也不应该多嘴。

  离开的时候,盛宴清又从前面后视镜往后看,看见戚慕也上了车,往相反的方向开,他用手指点了一下自己的嘴唇,那里曾和某人含过同一支烟蒂。

  只撩不给吃,盛宴清淡淡地笑了,天下可没这么便宜的事。

  ………

  戚慕到小区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还下起了小雪,他待在车里打着大灯看了一会儿雪花簌簌落下的景色,才摸了一把伞下车。

  刚走到他家楼下,伞檐微抬,就看见了站在楼梯口的几个人。白书瑞抿着唇一副没眼看的架势走远了一点,赵临还是温润如玉笑着跟他点头示意,视线往后,戚慕看到了杵在那跟个木头桩子似的顾太子,两眼都无神了,看着醉的不轻。

  但人即使醉的都快失去意识了,站姿也优雅矜贵保持着他身为豪门贵族刻进骨子里的自制和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小戚,回来了?下雪了,快上来。”赵临看见他站在雪里不动,忙上前拉着他往楼梯口走。

  等走近了,顾太子那眼神对焦了一下,突然怔住了,浑身上下那股子贵族般的气质,像是被古寺晨钟给撞散了,一些浮在表面东西都消失了,露出了傻里傻气的惊喜表情,急切地说,“戚慕,你回来了?”那表情挂在顾太子那张邪匹霸道的脸上特别不可思议,也特别惊悚。

  戚慕收了伞,不明所以,看向赵临,“喝醉了,送他回家啊,把他带我这做什么?”

  一旁的白书瑞一听就急了,觉得戚慕可真是明知故问,铁青着脸色翻了个白眼,“六哥要是愿意乖乖回家,我们至于冒着雪往你这跑吗?”

  戚慕没吭声,接二连三的回忆涌现,让他看见顾小六那张脸就恨不得把人按着再往死里揍一顿,一点都不想管这个醉鬼。

  然而顾太子就跟看不懂他脸色似的,上前就要抓戚慕的手,戚慕毫不客气地甩开,接着就后退,离远了两步。

  顾太子脸上惊喜的表情立刻就不见了,看着有点受伤,又有点茫然无措,张口就是浓重的酒气,说,“我等了你很久,很久……”

  戚慕嗤笑,“我没让你等。”

  如果可以和平共处,他也不想和这狗子弄成生死仇敌,要是这人真想弄他,也就一句话,他的日子就不会好过,保不齐还会连累其他人,如果顾浔亦真的那么做了,他大概连看都不会再看对方一眼。

  就是对方没那么做,还莫名其妙喝醉了非往他这跑,戚慕多少有点心情复杂。

  想说什么又觉得跟个醉鬼说不着,就对着赵临,一言难尽的苦恼,“赵哥,你也知道我是什么身份,跟顾少真玩不到一块去,顾少看得起我,跟我做朋友,我谢谢他,但是我担不起,你能明白吗?”

  他这人懒散随意惯了,想做什么他就去做,不想做什么他也想不做。

  顾浔亦这个人,他不想迁就,也不值得他迁就……

  赵临听他这么说,一脸忧伤地点点头,一边拉住还想往他这边走的顾浔亦,一边跟他说,“小戚,我明白,我都明白,浔亦这人不好相与,但是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我不得不为他说一句,这么多年了,我就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在意过谁,真的,他特别在意你……”说到这卡了一下,才继续,“在意你这个朋友,他要是哪做错了,你跟我说,我回头就批评他,等他酒醒,一定拉他来给你道歉,你看成吗?”

  听到“道歉”两个字,顾浔亦茫然的眼睛里一下子就亮了,跟诈尸了一样,突然用力甩开赵临,张开双手就对着戚慕扑过去,戚慕一时不察就让人抱了个满怀,对方抱得死紧,跟生怕他跑了似的,脑袋枕在他肩膀上,魔怔了一样,不停地说,“你生气,我给你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戚慕:“……”

  赵临傻了。

  白书瑞双手捂着脸,崩溃的往更远的地方走。

  戚慕整个人被他双臂箍得都疼,气得不行,抬脚就想踹,“顾浔亦,你他吗给我放手!听到没有!”

  醉鬼哪有理智可言,察觉到戚慕的动作,直接就推着人走了两步,把人死死抵在墙上,跟个大型凶兽似的,蛮横粗暴地把人困在自己的领地,一点挣脱的余地都不留。但是又处处小心似乎怕伤着人,连戚慕后脑勺要撞在墙上时,都伸手垫在后面。

  毛绒绒的发丝扎进戚慕脖颈,对方呼吸滚烫,一张一合喃喃道,“只要你不生气,我做什么都可以……”

  “……”

  戚慕快疯了,对着身后跟痴呆了一样的赵临大喊,“你快点把他拉开!”这个疯狗尼玛比五年前还疯,我草!

  赵临扶额,直叹气,“他就听你话,你安抚他一下,或者骗他也行,让他先松开你。”

  戚慕没办法,平复了一下呼吸,才不甘心硬生生挤出一点咬牙切齿的笑,说,“顾浔亦,我不生气了,你先放手,咱俩有话好好说,好吗?”

  然后戚慕就感觉到箍在他身上的手,特别缓慢,特别不舍的松开了,一得到自由,他赶紧离远了几步,见顾浔亦追上来,心有余悸,忙大吼,“你站着别动!”

  顾浔亦就听话的不动了,红着眼角,死死地盯着他,眼里全是戚慕看不懂偏执和占有欲,像极了狮子认准猎物的模样。

  戚慕不耐烦地冷下脸,问他,“你刚刚说,只要我不生气,你做什么都可以是吧?”

  顾浔亦点头。

  戚慕喘息了一下,才说,“那我拜托你,从我面前消失吧……”

  说完,看也没再看顾浔亦一眼,转身就往楼梯走,听到身后追了两步的脚步声,刚觉得要糟,就听到那脚步声没再动了,戚慕背对着人凝神听了一会儿,见真没有人追上来,就放心了,一路往上走,一次也没有回头。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祝福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