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29章 醉酒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戚幕回家就睡了一个下午,醒来时已是华灯初上,从混沌中清醒过来,就想起来自己和顾太子闹掰了的事情,想到以后再也不用面对那张邪匹的脸,他心里一阵痛快,但是痛快完了,想到顾太子可能会使的雷霆手段,他又蔫了。

  还没等他想出什么对策,季子羡就给他打电话说投资方杨总要给剧里塞一个女明星露露脸,让他们抽空去看一下,戚幕就跟着季子羡去了,本来想着靠这种方法上位的女明星,也就只能做个花瓶了,结果去看了之后,还意外给了他们一个惊喜。

  女星叫方妍,综艺选秀出身,凭着一张脸和蠢萌的性格,被广大网友亲切地称为“国民妹妹”,戚幕进去的时候,这个国民妹妹穿着低胸的红色晚礼服,正斜靠在窗台上抽烟,表情淡漠疏离,指尖抖动,风情油然而生。

  戚幕打量了人好几眼,方妍也没介意,还回了他一个魅惑丛生的笑,烟雾朦胧中的脸,很是惊艳,旁边杨总被迷得神魂颠倒。

  戚幕满意了,这种狠角色,做花瓶多可惜啊。

  戚幕和季子羡他们离开时,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欣喜,符合角色形象,又是个会演戏的,简直是送上门的女主角。

  说到这种戴面具一样的演技,戚慕突然就想到了苏牧呈,《天榜道》戏份杀青以后,对方就参加了一个综艺节目维持热度和宣传,前段时间还给他打电话,说自己在电视台录节目,离得近,问录完能不能见上一面,戚慕给拒绝了,觉得没什么好聊的。

  现在想起来,这个剧本里有一个角色好像还挺适合他的,回头抽空问问对方有没有意向吧。

  这么想着,戚慕和季子羡走进地下车库,他的手机突然就响了,电话是赵临打来的,戚慕当场就想拒接,但是想想人赵临也没做什么,对他一直都很不错,他就算是拒绝再跟顾太子来往,也得跟人说一下,就接通了。

  赵临声音特别着急,“小戚,浔亦喝醉了,你能过来一趟吗?”

  戚慕猜到是要跟他说顾太子的事,但没想到会是这一出,奇怪了,“喝醉了,找我也没用啊。”

  “不是,你也知道,浔亦这人脾气不好,性格也不好对付,也就你说的话他能听进去一两句,他现在醉狠了,还赖在暖玉轩不愿意走,你就过来帮忙劝他回家,可以吗?”

  戚慕想到顾太子那德性,气就不顺,“那你就找几个人把他捆了塞上车拉回去。”

  赵临的声音直接惊恐了,“浔亦那身手你不是没见过,谁能弄的住他啊?就算多找几个人能弄住他,也没人敢啊。”他刚说完,电话里又响起了白书瑞气急败坏的吼声,“戚哥,我他么……算我求你了行吗?你就过来一趟,顾浔亦跟疯了一样,灌了一下午的酒,谁劝揍谁,快喝死了,吗的!!”

  戚慕那会儿离开以后,顾太子胸口起伏不定地站了一会儿,之后就跟理智回笼了似的,脸上那着急到慌张失措无法自抑的表情慢慢就平静了下来,然后招手让大伙继续玩继续喝,脸上还犹带着一贯他游戏人生找乐子的笑,跟以往好像看不出什么不同。

  然而那天下午,顾太子什么也没干,就一个人玩命喝酒,还一改往日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性子,谁敬的酒都喝,还人家敬一杯他能回三杯的豪爽,众人看着都快吓尿了,看顾太子就跟人是刚从精神病院里跑出来似的,见气氛不对,刚想劝两句,顾太子漫不经心地冷眼一扫,气场全开,“嗖嗖嗖”一把把冷刀子放出来,众人立刻心惊胆战地屁都不敢再放一个。

  喝到后来,该换场了,顾太子却不愿意走了,非说他走了那谁回来找不见他怎么办?

  白书瑞就愣了,问他,“你说的是谁啊?”

  顾太子喝的已经快不省人事了,听这问话,立马又精神了,断断续续说,“他走了……你去把他叫来……他生气……我给他道歉……”

  道歉?

  白书瑞整个人都不好了,前二十年,打从认识顾浔亦那天起,就没见过这人跟谁能道歉?他都怀疑顾浔亦知不知道“道歉”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还道歉?以往哪怕是顾浔亦做错了,人家也能凭那张脸就让对方自个麻溜的没错找错,哪用得着他道歉?

  结果现在……

  白书瑞看着说完话就安安静静坐在沙发上,一副在等人的模样,还是不等到不罢休的顾浔亦,冲口就是一句怀疑人生的“我草”!

  扶额去看赵临,他的世界观从对方一言难尽的表情里直接就崩塌了,摇着脑袋喃喃自语,“完了完了,六哥是真疯了,比那年精神错乱疯得还厉害!”

  赵临叹了口气,走过去想把人拉起来,却被顾浔亦甩开,差点被摔地上,白书瑞看见了站起来就气势汹汹一脸凶横的往门外走,赵临问他去做什么。

  白水瑞说,“我去把戚慕给绑过来。”

  “你敢动他一根手指头,浔亦能跟你拼命!”

  白书瑞一脸扭曲的停了下来,赵临就说,“我再给他打个电话试试。”

  然而,不出赵临所料,对方不愿意过来。

  戚慕不知道后边发生了什么,他只是有点不太理解白书瑞口中顾太子这疯狂灌酒的行为是因为什么?难道仅仅是因为被他气着了?可是就算生气,以顾太子的脾性,接下来想的应该是怎么弄死他,怎么毁他前程,怎么让他在这座城市混不下去才对,怎么着也不可能是疯狂酗酒买醉的行为吧?

  所以,他就觉得顾太子这行为肯定跟自己无关,他这人向来不喜欢管闲事,对跟自己无关的事情更是懒得插手,比如当初重逢的时候,苏牧呈为什么会跟顾浔亦在一起,他有过好奇,也有点想不通,但至今也没想过问他俩谁一句,因为觉得跟他无关。

  况且他不认为,堂堂顾太子喝醉了会没人管,会出什么事。找他去,等见了面,他俩互看不顺眼,别一言不合再大打出手。

  他可不能保证,下一次还能忍得住不动手。

  那画面,想想就窒息。

  所以戚慕当下脸上就堆起了假笑,那是一种仿佛隔绝了人性与理智的面具,只剩空荡荡的虚伪。他先是饱含歉意的表示了自己的无能为力,又委婉的表达了像他这种小人物实在高攀不起他们那种富家子弟的朋友,人家日日醉生梦死,坐吃等死,他自己却要为生活四处奔波,慌慌张张……

  说白了,他们压根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所以,不跟他们一块玩了。

  电话那边先是一阵死寂,然后就是白书瑞那个愣头青冲动失控地怒吼声传来,“戚慕,你这个人,他吗的根本就没有心!!!”然后啪嗒通话断了,也不知道是按挂了,还是把手机给摔了。

  戚慕脸上的假笑瞬间也消失了,连带着因为送上门女主角一事由内而外散发的喜悦心情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像是被大火烧成了灰烬,又像是被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只剩下窥得见但辨不清是麻木还是心寒的面无表情。

  没有心?

  他这人啊,王海就曾骂他,有时候懒散起来毫无人性,心狠起来那是一绝……

  他这幅模样,可把季子羡吓坏了,忙问他怎么了,戚慕就笑了,拉开车门坐进驾驶位,从车窗里伸出脑袋对季子羡说,“等我到家,你把所有的试镜视频全部都发给我,我晚上再好好看看,就这样,我先走了。”

  说完也没等季子羡回话,就升窗启动,扬长而去。

  后来路过一江边,见灯光璀璨,江景漂亮,戚慕不经意间从车窗看过去,突然就想起了五年前的一些事,心中烦闷,就把车停在路边,下车抽烟。

  五年前,顾小六生日那天,他知道是人家生日,已经是晚上了,那天一大早他们本来约好去玩旱冰,也是在那里他认识了一姑娘,江南知。

  那天他拉着江南知的手教他溜冰技巧,带着她去吃一家手工磨坊的奶酪,去尝一口镇上街角孤寡老人自酿的清酒……

  最后她们在江边分离,戚慕那会儿本来是想先送江南知回家的,因为顾小六突然跟他说今天其实是他生日。

  他讲兄弟意气,当下就跟人姑娘挥手告别,转手拉着顾小六,指着江边大桥檐下像海浪一样翻腾而过的彩色流光,说,“快快快,时间快去了,你就当那是蜡烛,快许生日愿望。”

  ………

  戚慕正靠在车前盖上一边看江景一边抽烟呢,一辆黑色宾利突然就停在他面前了,戚慕咬着烟嘴,偏头去看,那辆车后门打开,一只黑色皮鞋落地,然后长腿,黑色标准款西装……

  戚慕眯眼往上瞧,心里面就咯噔了一下,这个男人的脸好像在哪见过,但是想不起来,见人直直往他这边走,戚慕拿掉嘴角烟,礼貌而戒备地问,“你找我?我们认识?”

  男人眸色暗沉,落在他身上,“看来真是忘了。”

  这话什么意思?

  男人往他这边又走了一步,浑然天成的压迫感,戚慕和他对视,正准备开口问,男人突然抓住他的衣领猛得往前推,戚慕的背就撞车身上了,力道不重,就是动作又粗鲁又野蛮。

  戚慕心里忍不住我草了一句,“放手,你他吗干什么?”

  这人来寻仇的啊?

  男人就笑了,伸手敲了一下他的脑门,意味不明,还带着让人鸡皮疙瘩都掉一地微妙的宠溺,说,“我是盛宴清,别再忘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支持,感谢留言,鞠躬~

  今天恰巧也是我生日,哈哈,好巧~

  本来打算早发的,结果作者后台一直抽,说我无法编辑他人的文章,发不了,哭唧唧,差点疯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