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23章 吃醋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戚慕刚走出医院,季子羡就来了电话,“阿慕,那边人都过来了,你……是不是有事耽搁了?还能过来吗?”

  拿下手机看了看都快12点了,戚慕在心里又把乔正析那小神经病骂了一通,才跟季子羡说能过去,让他们等一下,然后挂了手机就伸手拦了一辆计程车,直奔暖玉轩。

  这些天戚慕陪着也见了不少投资制片,到现在都有点心灰意冷了,对于这次其实也没报太大希望,到了暖玉轩,因为也不是第一次来,就没让季子羡出来接他,自己跟着服务员去了包厢。

  在包厢门口还是看见季子羡和杨苏霖在门口等他,杨苏霖一看见他就紧走了几步把他往门边拉,怕里面人听到,埋怨的话说得都很小声,“你怎么现在才来啊?这饭局都快结束了,要不是子羡一直保证,我都怀疑你又要放我们鸽子了。”三天两头就找不到人,也难怪人这么说。

  季子羡就跟戚慕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戚慕忙一叠声道歉,杨苏霖把他拉到门边也没着急进去,伸手往里面指了指,“看见没,那边三个满面油光的大爷,看着人傻钱多好忽悠,谁知道把我们这边人几乎全喝趴下了,人也没松口,可气人了!听说小戚酒量好是吧?你再跟他们接着喝,我就不信了,”杨苏霖咬牙切齿说,“喝不死那三孙子!”

  戚慕心说,人家喝过的酒比你们这帮小年轻吃过的盐都多,还能被你们给忽悠去?心下叹了口气,估计这次又没戏,喝再多也是白搭。

  杨苏霖说完给戚慕举了个加油的小拳头,就把戚慕扯进房间了,正准备开口介绍他身份呢,对面那三个摊在椅子上被人端茶倒水伺候的大爷看见戚慕那一瞬间,突然神色一凛就坐直了,一脸活见鬼的表情——

  然后彼此对视一眼,不知道是认定了什么,三秒之后就从“大爷”变“小二”了,又惊喜又兴奋,呼啦啦从椅子上站起来,就往戚慕这边挤,“哎呦,竟然是小戚!你看咱这缘分,太巧了太巧了,在这儿也能碰上,来来来,快坐下咱一起喝一杯,”声音亲热谄媚的好像戚慕才是金主爸爸,还亲自给他倒酒。

  戚慕满脑子问号,季子羡脸上担忧一闪而过,这场合也不好问,只好先压下。

  杨苏霖张开的嘴巴来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就那么给闭上了,眼里精光一闪,就推着戚慕给安排在三投资人身边的位置坐下了,然后挨个给戚慕介绍了起来,“戚哥,这是杨总,周总,□□。”

  戚慕:“……”这称呼变化的好快!

  坐他身边的杨总拍了拍戚慕的肩膀,问他,“小戚也拍电影啊?”

  没等戚慕回话,杨苏霖立刻接口道,“杨总有所不知,戚哥就是我们这剧的编剧。”

  “哎呦,你这人怎么不早说呢,真是的,差点错过一部好剧!”杨总埋怨地看了一眼杨苏霖,转向戚慕说,“这剧我们投了,回头我就找人跟你们对接。”

  杨苏霖嘴巴张了张差点咬掉舌头,感情他们在这忙活了半天,还不如戚慕过来露一脸。我靠,戚慕什么人啊?转向戚慕那眼神既惶恐又惊恐。

  戚慕被看得头大,就直接问了,“杨总这是认识我?”

  杨总漫不经心给戚慕的酒杯满上了才会心一笑,“上次小戚跟朋友顾太子去畔讲湖钓鱼,刚好我们几个也在。”周总□□在一边连连点头,还说那次他们几个还交谈了几句呢,估计是戚慕贵人多忘事。

  呵,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他这是沾了顾太子的光了,戚慕愣了一下就说,“那什么,杨总怕是误会了,人家那是顺带稍上我的,像我这种小人物哪有能耐做人顾太子的朋友啊?”今天早上还好像把人给惹毛了,也不知道这“朋友”还做不做的成。

  杨总顿时就和旁边那俩总一起打马虎眼,直说他谦虚,“这小戚就是低调啊,有前途,哈哈……”

  却在心里腹诽不断,顾太子护这人护得跟眼珠子似的,还不是朋友呢?上次畔江湖那冰都得三指厚,凿了几个大洞钓鱼,旁边人鱼上钩收线时不过就是把水甩到这人脸上了,顾太子看见二话不说上去就一脚就把那人给踢一水洞里去了,人捞上来的时候都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差点闹出人命!这关系还能浅了?

  见这三位老总意味不明但笑不语的模样,戚慕也没再辩驳什么,总不能让煮熟的鸭子飞了,就转而谈起了剧本的事,聊了几句就发现,这几人哪是“人傻钱多”啊,都个顶个的人精,深谋远虑,精明着呢,要说对剧本一点想法都没有,就不会坐这跟这帮小孩打太极了。

  只不过戚慕不知道是,正是他的出现让这几人觉得这要是还有顾太子帮衬着,将来无论遇上什么困难都会迎刃而解,就算人顾太子不出面,上赶着巴结讨好谄媚奉承的人也不会少,所以当下就觉得这买卖必定是稳赚不赔的,如今落在他们头上他们都要偷着乐了,说不准是谁谢谢谁呢。

  戚慕临走时还有点乐呵,看来陪玩也不算一点用处都没有,结识谁说不准都是以后能用到的人脉了,结果刚出包厢的门,迎面就撞上了正准备路过的顾太子那一帮人,这巧的,要不是知道顾太子什么性子,他都要怀疑他们是不是故意在这等着他呢。

  想到早上的事他还有点想躲,就见杨总一看见顾太子激动的跟会见国家领导人似的主动迎上去了,顺带还把戚慕一起拉着,恨不得把他当成舞姬敬献给太子爷了。小说首发ls.xs.sm.xs.

  戚慕那个膈应啊。

  顾太子原本端到天上去的眼神,瞥到戚慕的那一刻似乎本不打算停下的脚步才停下了,没理会面前几人的问候,就盯着戚慕看,嘴角拉的直直的,瞧不出是不是在生气,估计也没多高兴,看着看着眼神突然落在杨总拉着戚慕手腕那个位置,眼一眯即刻间就迸射出某种凛然杀意,惊得杨总一下子松了手,讪笑着离戚幕远了几步。

  到了人家这身份,多的是会察观色小心谨慎伺候的人,也不需要人说什么,通常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就有人上赶着把事办的妥妥的,揣度圣意揣度得那叫一个明白。于是在顾太子谁人也不搭理只盯着戚慕看得时候,身后那帮人精就开始上赶着清场了,不仅主动后退把戚慕独自让出来,还想拉着不相干的人一起退,包括面色不愉,满脸担忧的季子羡。

  戚慕对自己瞬间就“鹤立鸡群”的夸张待遇一脸无语,季子羡就甩开拉着他的杨苏霖,关心地喊了一句,“阿慕,怎么了?”不顾在场人胆战心惊的眼刀,走到了戚慕面前。

  这下,顾太子的脸一下子又阴沉下来了,看季子羡跟看什么生死仇敌似的,恨不得当场除之而后快,戚慕心说不秒,把季子羡往身后一拉,自己则主动上前一步,“顾少,好巧,没想到在这遇上了。”

  听到他说话,顾太子才把带着逼视意味的目光收回来,似笑非笑说,“你说的忙就是和这些人一起吃饭?”然后扫向戚慕身后那群人的眼神跟看蝼蚁似的,好像戚慕推了他的局跟蝼蚁一起吃饭不是眼瞎就是脑子被门挤了,尤其是看季子羡的眼神,满是不屑鄙夷的味道。

  戚慕顿时也不高兴了,“我这是正常忙工作。”

  “对对对,我们在谈生意呢。”杨总怕人误会,赶紧伸着脖子接了一句,被顾太子带着淡笑的眼神扫了一下,立马吓得又缩回去。

  顾太子嗤之以鼻,“跟他们谈生意,你不如找我,”说着就上前要拉戚慕手腕,被戚慕假笑着躲了过去,“我这种人哪有资格跟顾少谈生意啊,这不是还不够身份吗?”都是蝼蚁啊。

  看了看空空的右手,顾太子好像终于察觉出什么不对劲了,垂眸憋了一会儿,硬生生敛去所有情绪,再看戚慕的脸色甚至还带着点无奈和小心翼翼,问,“那你现在忙完了吗?”

  戚慕当然也不想和顾浔亦这狗子闹僵,不然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就也缓和了语气,“还没,说了最近都挺忙的,我还能骗顾少吗?”语气要多真挚有多真挚,可惜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有多敷衍。

  所以顾太子一时被堵得卡了壳,他身后一公子哥突然扬起下巴嗤笑了一句,“你这忙什么还能推了顾少的约啊?面儿够大!”大概意思就是戚慕不知好歹。

  戚慕:“……”

  怎么着啊?这意思是他就不能忙自己的事了必需得紧着先跟顾太子玩?

  估计是看见他脸色不对,顾太子转身黑着脸就朝那人骂了一句,“闭嘴,滚!”公子哥瞬间蔫了,确信自己这马屁是拍到马腿上了,胆战心惊地往后缩到人群里去,不敢再冒头。

  太子爷一声吼,现场又给吼死寂了,十几号人站走廊里谁也没敢再说话,季子羡大概是因为这两年一直在国外,并不了解现在这圈子里顾太子的行事作风,就他一个人跟感受不到现场的低气压似的,往前走了两步绕到戚慕面前笑着说,“阿慕,等会儿还有事商议呢,要不我们先走?”笑容里罕见地还能看见一点强势的味道。

  戚慕倒也想走,实在不想跟顾太子这群人瞎掺合,上回去钓鱼顾太子不过是被人甩了几滴水就把一人给闷冰水里了,戚慕在一旁劝人劝得实在心累。于是带着点询问地笑看向顾太子:“我这还有事要忙呢?要不顾少我们下次再约?”

  顾太子一下子就笑了,笑容参杂着丝丝的冷,就像前几天下大雪,雪花飘进脖子里的感觉一个样,让人浑身一个激灵。不过对着的人不是戚幕,而是他身边的季子羡,季子羡大概是不知者无畏,一脸平静得和人对视。

  所有人都诧异地看着这一幕,又偷眼去瞧顾太子的脸色,来回看了两轮,心下惊奇——

  顾太子那脸色怎么看着那么像……

  身后的白书瑞跟赵临对口型:吃醋。

  白书瑞双手抱怀,这下有好戏看了。showbyjs('第二次失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