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18章 玩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天,戚慕准时跟顾太子出去玩了。

  去了私人娱乐场所,刚到一房间门口,就听到里面吵吵嚷嚷玩牌的声音,顾太子一进门大多数人都站起来问好,只有极少部分家世够看的才能自持身份,不用站起来就那么向来人扬一下手算是打招呼。

  白书瑞一进门就挤进一张桌子加入战局了,戚慕认识他们手里拿的是扑克牌,却看不懂什么玩法,大概堵得挺大的,桌子上的筹码都一堆一堆摞老高。

  顾太子瞧见戚慕的神色,就问他,“铄塔,玩过吗?要不要来一局?”

  一听这名字戚慕就反应过来了,虽然没玩过,但好歹看过电影啊,这种游戏玩法简单,但过程、输赢贼刺激,想到电影里的某些片段,戚慕浑身汗毛都扬起来了,被鼓动的热血沸腾的。

  但说要让他跟这帮公子哥动真格的,戚慕敬谢不敏,想都不用想。然而还没等他说出拒绝的话,那边一些人一听顾太子要带人玩,立刻就狗腿的让位置,把他们往那边请了。

  戚慕心头一跳,忙抓住顾太子的胳膊摇摇头,“那个,我不会玩的。”要玩你自己玩。

  顾浔亦一听就笑了,“不会玩没关系,我教你,输了算我的,赢的你拿去。”

  我草,这败家玩意!戚慕眼睛都瞪大了,很想说,我特么一晚上能把你家底都玩完了你信不信?

  但人顾太子一脸迷之自信就率先坐上桌了,顺手拉开旁边的椅子,对着戚慕敲敲椅背示意他坐,周边还有十几双眼睛齐刷刷就钉在他身上跟演讲台注目礼似的。

  还是赵临过来安慰了他一下,“就是自个人随便玩玩的,没玩多大,你放心玩。”

  最后,戚慕纠结了一下还是坐下了,反正他兜里是一个子都没有,输赢都跟他无关,他就一陪玩的,想那么多干什么。

  虽然这么想,但真正开局的时候,戚慕还是给现场的气氛弄紧张了,不说跟他玩牌的都是些什么人,就说这一把一把扔出去的筹码,普通人拼死拼活奋斗多少年才能见得到,就让这些败家子谈笑间就给随意霍霍了——这些资本家的腐败儿子啊!

  顾太子就坐在他边上,偶尔替他摸牌,指导他跟,大多数时候都让他随意发挥,戚慕也就真随意了,结果一不小心就输了几百万,虽然不是自己的钱,但戚慕也心疼啊,他那投资还没着落了,这边牌桌上来来去去几个回合几百万就没了,戚慕想着就有点来气。

  顾太子还跟了无生趣找乐子的大佬似的,背靠着椅背一派悠闲,几百万出去眼都不眨一下,大有一种“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的架势,戚慕就不乐意了,顿觉自己背不起这个锅,“腾”地一下站起来,拽起顾太子胳膊就要跟他换位置,“你看你懒的,玩个牌还要人替你抓牌,我都替你抓了那么久的牌也累了,你起来,该我歇歇了。”话里明确表示,他就是个替人抓牌的,其他的跟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顾太子当然听得出这话里的意思,然后——

  突然就笑了,笑声虽然不明显,但是整个人笑得与他平时作风很不符,动则阴沉邪戾的脸上笑的光彩照人,风姿漾漾。也不计较戚慕这个态度,特别听话就站起身换了位置。

  桌上其他人就给整蒙圈了,看着戚慕的眼神既惊恐又狂热,比发现新大陆都新奇,给戚慕弄得脸都有点热了,见顾太子坐下后还是憋不住嘴角溢出几声笑意,真想一巴掌过去捂住他嘴给捂死算了。

  赵临和白书瑞原本在别的桌,看见这边热闹就都过来了,白书瑞看热闹不嫌事大,上去拍了顾浔亦一巴掌,学着戚慕的语气,说,“六哥,你看你懒的,抓牌能费多大劲,还要戚哥帮忙?”

  赵临立刻接口,“我说最近你看着怎么有点丧呢?感情是懒的啊。”

  两人说完抱团哈哈笑,其他人也附和着稀稀落落笑声不断。

  顾浔亦也不驳回去,就侧头看着戚慕,特一本正经说,“行吧,我不懒了,你休息休息。”

  戚慕:“……”

  玩这种牌,大概既需要技巧,也需要运气,换成顾太子玩后,牌面都好看了很多,然后顾太子这人吧,你看着举止懒洋洋的,其实认真玩起来不亚于上阵杀敌,刀刀见血。

  到了中午散场的时候不仅把戚慕输得赢回来了,还倒捞了几百万,也是牛逼。后来临走时,顾太子顺手就把一兜筹码币扔戚慕怀里了。

  戚慕前一天晚上睡得晚,到顾太子玩牌的时候也没认真看,就神游太虚,一直打瞌睡去了,突然被扔了一袋子筹码币脑子都有点懵,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白书瑞突然凑过来怪里怪气地叫唤,“哎呦,这一趟你可来得值啊,这里少说也有三百万了吧?”小说首发.xs.m.xs.

  光在一旁看着就能得三百万?这让在场多少被带过来的伴儿心里瞬间就不平衡了,神色各异的看着戚慕这边,戚慕被看得一脸莫名其妙。拿起那袋子东西又给扔顾太子怀里了,“自己拿,你没手吗?”

  顾浔亦意外了一下,微微眯眼看了戚慕良久,才问,“不要吗?”

  戚慕胆子大的横了他一眼,“我要干嘛?这东西跟我又没关系。”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更没有想过不劳而获,何况还是顾太子一行人“丢”给他的。

  “说好了赢了你拿去。”

  “那也不是我赢的,跟我有屁的关系。”

  “……”

  顾太子不争了,戚慕刚准备说走吧,白书瑞眼里精光一闪,上前就哥俩好地捶了他一拳,“戚哥,漂亮,我喜欢!”

  戚慕顿时一脸惊恐离远两步,“得了吧,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性别这一项就卡死了。

  白书瑞皱着脸追上去,揽着戚慕肩膀把人往外面带,“我谢谢你哦,你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走走走,出去吃饭,饿死了快!”

  顾浔亦看了看手中的东西,又看了看戚慕的背影,慢慢勾起嘴角,眉目都柔和了。

  赵临见此也笑了,笑的意味深长,老怀欣慰。

  午餐去的一私房菜馆,一行人浩浩荡荡整的跟豪车车队展览似的,一辆车挨着一辆从戚慕身边炫酷地漂移过去,简直秀人一脸。顾太子三人去开车,戚慕就站在路边等,从戚慕身边经过的一些陪玩的男男女女,经过这一回看他的眼神都挺不对劲的,怎么说呢?有对比才有伤害吧,那眼里的恨和鄙夷压都压不住。因为嫉妒,顾太子什么人物啊,竟然对他这么个小人物和蔼可亲和颜悦色的,带他玩,对他好,还上赶着给钱,人还不要,大抵都觉得他假清高!

  戚慕完全不在乎,还拉着一个一边走一边补妆的男孩问他,“男人也化妆啊?”

  男孩似乎没想到顾太子身边的人会跟他攀谈,心里怎么不耻不说,面上表现出来的就是诚惶诚恐,小心翼翼,“这是保养,不管男人女人不保养皮肤就不会好,就容易老的快,”顿了一下,不忘又恭维几句,“不过像戚哥这种天生丽质,皮肤底子好的人当然可以不用多此一举,我们就不行了。”

  戚慕咽了一下,想委婉的表达能不能看一下对方素颜的话就说不出口了,他原是看着人似乎在某电视节目里见过,形象不错,演技也挺好,这群人中就属这货看戚慕眼神里什么东西也没有,就想着那部电影里不正缺这么一个角色嘛。不过,戚慕突然醒悟过来了,他看得上人家,人家可不一定看得上他那草台班子,就摆摆手让人走了。

  顾太子开车出来刚好看到这一幕,后来再看那男孩就不免多看了几眼,结果坏了,有些人就会错意了……

  吃饭的时候,戚慕跟着顾太子三人单独坐一桌,这里不仅装饰奢华精贵,连前菜都看着漂亮的一批,就是分量都太小,基本都是每样一口的量尝尝味道,旁边随侍的人上来就给顾太子他们开了一瓶拉菲,几人就悠哉悠哉地摇晃着红酒杯谈笑风生,只有戚慕没端酒杯,跟饿急了似的,三两下把那面前盘子刚上没多久的前菜几口给干光了。

  赵临笑着问他,“味道怎么样?”

  戚慕就放下勺子,指着面前已经空了的蛋壳真心实意夸赞说,“这黑松露鹅肝不错。”说话时并未察觉到自己嘴角上还挂了一抹酱汁。

  赵临也不提醒,和白书瑞俩人在那偷笑,戚慕大大方方无所畏惧随人打量,还白了俩人一眼,“吃啊你们,光看着我吃就能饱啊?”

  这话说的随意,好像他们之间不是市井小民和豪门公子哥不平等的“向下兼容”的关系,而是地位平等,兴趣相投,能插科打诨,互损斗嘴的多年老友似的。看着戚慕无所觉,挂着嘴角一缕酱汁,既率真又坦诚,顾浔亦端着红酒杯的手就微微软了一下,随后也放下酒杯,开始吃饭。

  刚吃一会儿,之前和戚慕交谈了两句的男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过来了,手里还端着一杯酒,直直向着顾浔亦走过去,走到近前,男孩小心翼翼讨好的把酒杯递给他,“顾少,请您喝。”

  戚慕还没弄懂什么意思,就见顾太子嘴角慢悠悠勾了勾,看着面前的男孩,眼睛里也没什么情绪,就轻飘飘吐出一个字,“滚。”showbyjs('第二次失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