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16章 躲什么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花了几天时间,把一短篇小说改编成剧本,戚慕就去找季子羡了,季子羡跑出门看见他整个人都愣了,“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好我去找你吗?”

  多大点事儿,戚慕不在意摆摆手,拉着他往他家进,他爸妈不在家,只有保姆在,递了杯水就下去了。戚慕和他差不多身高,上次借他的大衣,竟然还穿在身上,见戚慕有些好笑地盯着他看,才反应过来,忙进屋把衣服换了,出来也没说把衣服还给他的事,戚慕倒也不在乎。

  季子羡从楼下厨房端出一盘子切好的水果递给戚慕,整个人看着有些局促的样子,说:“你饿了吗?我去煮碗面给你吃吧?”

  这会儿差不多晚饭的时间了,戚慕忙说不用了,出去吃,可季子羡执意要去,戚慕就问他:“你家阿姨不是在吗?怎么还要你大少爷亲自下厨?”

  曲指敲了一下脑袋,季子羡笑着说:“你以前可是说最喜欢吃我做的,怎么?现在不喜欢了?还是说……移情别恋了?”

  戚慕顿时苦笑不得,伸出长腿踢了季子羡一脚,“那你快去,不奴役你,你还不习惯了?”

  等了一会儿,季子羡就端着一碗鸡蛋面回来了,焦黄的煎蛋,搭配几颗绿色的青菜,最上面一层还撒有几粒葱花,戚慕低头闻了一下,特给面子地夸赞说:“色香味俱全,厨艺见长啊!”小说首发.xs.m.xs.

  季子羡本来还有点紧张,听他这么说,紧绷的肩膀松下来,戚慕吃了几口,问他怎么不吃,季子羡就跑下楼只拿了一双筷子就上来了,说:“着急,就做了一碗,不介意一起吃吧?”

  戚慕从来都不是在乎这些小事的人,季子羡上学那会儿偶尔会在他的出租屋留宿,两人同躺一张床,同盖一床被子也是有过的,当下挪出了一个位置给季子羡坐,两个人挤在一起很快就把一碗面吃完了。

  之后戚慕才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递给季子羡,让他先看看,“那个……考虑到咱现在算是白手起家,投资肯定不好找,所以就选了个小成本的题材,你看看还要不要再改改?”

  戚慕看他仔细翻完了,什么建议也没给他,就傻愣在那里,手指捏着本子不自觉越来越用力,低垂着脑袋,蔫了吧唧的,一点也没有了刚回国那会儿的意气风发和潇洒自如。

  戚慕把本子抽回来,故意说:“怎么?不满意啊?”

  季子羡忙把本子又拽回去,仔细把拽皱地方抚平,才说:“当然没有,很喜欢啊……”就是觉得对不起你,我要是不这么着急回来,不这么沉不住气,再等个一两年,至少等我混出点名气来,那么,你就可以不用那么缩手缩脚,可以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来拍了……

  戚慕自然不能知道他心里的想法,还以为他是为剧本内容的事犯愁,虽然是参考了九零年代真实案件创造的小说,可行性有,但是用“坏人”来当主角,在国内电影史上还是了了,能不能过审都是问题。想着便给王编剧去了个电话,此人浸淫此圈多年,比他要看得通透,不谈逻辑,只说踩线擦边,走钢丝都是一把好手。

  天榜道因为资金充足,连拍摄进度都加快了不止一倍,现在已经转战影视城做最后的收尾工作,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王编剧难得正经了一回,十分郑重地说:“好办,让他良心发现,变好不就行了,总归要死,那就让他最后故意输给对手。”

  “逻辑呢?”人为什么斗着斗着就故意输呢?一个坏人,变好总要有理由的吧?戚慕这个人一点就通,想了想说,“可以是累了倦了不想再斗了,但能成就主角,却不能成就这部电影,除非为了爱,一个坏人也会想要为后代积德。”

  “老婆孩子?可是这样难免落入俗套。”

  季子羡原本一直是在听他俩在谈,此时突然插嘴说:“并不一定是为了女人,也可以是对手,”见戚慕看过来的眼神奇怪,忙解释说,“我是说,惺惺相惜之情,因为孤独,这世上再没有哪个人能像他的对手一样了解他,追了他十几年,惦记了他十几年……所以如果最后关头,只能活一个人,他自知黑暗中活着辛苦,自然想留下可以站在阳光下的那个人。”

  戚慕刚想说这发展有点不太对,电话那边王编剧突然跟打了兴奋剂一样无比兴奋,手舞足蹈,嚎叫着说:“没错没错,就是为了对手,感情线拍细腻隐晦一点,细节把握好,让观众们去猜,最好众说纷纭,褒贬不一,有争议才有话题嘛……”

  戚慕:“……”

  剧本商议好,接下来就是找投资了,戚慕和季子羡想法也简单,作为第一部电影,能顺利拍出来放映就算不错了。王编剧就联系了几个投资人,戚慕把剧本给他们看后,几个人都挺犹豫的,“故事是不错,但是没啥市场,受众也小。”接着就跟戚慕他们分析现阶段什么样的题材才是观众们爱看的,还专门对戚慕指定了一些题材,说如果能写出来他就一定投。

  眼见着个把月了,投资的事都没着落,这天突然接到路导的电话,说剧组杀青宴邀请他参加,戚慕原是觉得快过年了,而且也担心作为大投资的顾太子会不会也在,又不好明说,就不想跑这一趟的,连推了几次,都被路导的低姿态和异常热情的态度给惊到了,后来又向苏牧呈打听了一下,顾太子那天不会到场,最终才答应下来。

  到了地儿一看,好家伙,包了一整个做私房菜的院子,菜还都是国宴级别的,不仅高档,保密隐私都做的极好,记者狗仔等一般人进不去。

  连主演带主创总共摆了三四桌人,戚慕是和导演编剧以及男女主演等做一桌的,演他书里女主的女演员叫杨玲,二十出头,综艺选秀出生,走的是傻白甜清纯小可爱人设,这是她演的第一部电视剧,戚慕看着形象也挺符合,但当看着人小姑娘面不改色干掉一整瓶红酒的时候,他就明白了“人不可貌相”这句话的意思,在这种圈子里混,没点糊弄人的本事那就只能被别人糊弄了。

  往她旁边看就是男主演苏牧呈了,人前还是那副端着架子的冷漠姿态,只在戚慕看过去的时候,向他弯弯嘴角。

  后来散席时,戚慕跟着导演一行人离开,刚走到廊道边上,迎面就从楼梯上下来一群人,走在最前面的就是大名鼎鼎、赫赫有名的顾太子。

  戚慕心里就那么咯噔了一下。

  路导瞬间就从席间牛气冲天的状态中省悟过来,躬身追上前问候,因着酒精的缘故,胆子都大了不少,一身酒气笑着往人身边怼,“哎呦顾少,你看咱们这缘分,随便都能碰上,太巧了,太巧了。”

  身后人也开始七嘴八舌问好。

  顾太子还是那副眼高于顶,目中无人的姿态,慢悠悠地把他们这群人瞟了个遍,最后停在戚慕脸上,冷哼了一声没说话,那姿态就跟戚慕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似的,还带着点怨怼,真是奇了怪了。

  戚慕总觉得和这伙人有着某种诡异的虐缘,来之前分明打听过顾太子不在场,这都临走了,居然还碰上了,只觉心寒,神经紧绷站着,并不打算上前问候,任对方跟望眼欲穿似的盯着他看。最后还是苏牧呈上前恰到好处的挡住了顾太子的视线,“顾少,您怎么在这?”

  顾太子那脸也不端着了,顿时就挂了下来,轻轻摆了摆手,示意他让开,苏牧呈抿了抿嘴还想说什么,顾太子突然就笑了,“怎么?又要不听话?”黑漆漆的眸子深不见底,让人不敢对视,戚慕在边上看得莫名觉得冷得慌。

  不听话的后果是什么,可想而知。

  身后的赵临看着气氛不妙,忙上前把苏牧呈带着走了两步,又和事佬似的把戚慕从人群中揪出来,一边往顾太子那边拉一边说:“小戚,最近这段时间忙什么呢?怎么一直不见人啊?”

  戚慕沉默了一下,也不想把关系弄太僵,既然躲不掉,就迎难而上吧,笑着说,“就忙点私事。”

  赵临说,“那现在有时间吗?咱一起去玩玩?”

  戚慕也不敢拒绝的太死,“那什么现在不挺晚的了吗?你也知道我这人熬夜不行,就怕半路睡着扰了你们兴致,不如改天,我请你们吃饭?”

  话音刚落,顾太子突然主动站出来了,不急不缓走到戚慕面前,虽然算是平视,可莫名就让人觉得居高临下,魄力压人,态度还挺认真问:“改天,是什么时候?”

  顾浔亦方才一直在楼上看着,看着戚慕和这群人喝酒聊天,欢天喜地吹牛逼的样子,和谁都能聊得来,长篇大论的把人虎的一愣一愣的,态度熟络,异常能套近乎。可每回到自己面前,就开始想法设法躲,一向被别人上赶着巴结套近乎的顾太子,突然就有点想不明白,这人为什么拒绝他的好意?避他如蛇蝎呢?showbyjs('第二次失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