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10章 离开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顾太子虽然脾气不好,但玩什么都是优雅闲适的,弯腰俯身,慢悠悠地锁定目标,然后“啪—”,一击必中,例无虚发。身体线条流畅漂亮,动作干净利落,一杆入洞,不少人发出雷鸣般的掌声,顾太子收杆姿态懒散,对周围赞赏似乎并不在意。

  戚慕就坐在他身后的椅子上,困得不行,上下眼皮不停打架,还要努力张大眼认真地看着前方,其实眼神空洞无光,内心一片茫然,那滋味就跟上高中那会儿没有午睡下午上第一节物理课似的。如若没人注意他,哪怕是在这般吵闹的环境里怕是也能睡着,可惜顾浔亦那狗子就不让他安生,每次打完一杆都要问他一句打得怎么样,让他给点评一下,戚慕肚子里的那点夸赞人的墨水,全给用来吹彩虹屁了。闭着眼吹,瞎吹,旁人都笑得不行,也就顾太子一副乐此不疲的样子,反反复复来问他意见,给戚慕烦得啊,真想就这么再干一仗。

  最后没忍住,对站在眼前的人不耐烦说:“顾少,你有完没完?你打的怎么样我看没看见,你心里没点数?”刚说完戚慕的瞌睡虫就吓得全跑了,直愣愣地看着顾太子那张沉默霸道的脸,心里只有俩字:要完。

  顾太子谁啊?除了隐姓埋名那一年大概就没人敢当面这么跟他说话,周围慢慢安静下来,大都噤若寒蝉,紧张兮兮的,不知是害怕顾太子发作殃及他们,还是在期待顾太子发作好看大戏。

  曾经就有一人带来的小明星,为了给自己金主争面子,不知死活讥讽了他一句,顾太子当场就把杆给扔了,一声巨响惊得所有人都看过去,就见人姿态优雅,模样矜贵却也透着一股凶狠野蛮,跟个留洋归来的土匪头子似的,二话不说把那小明星踹了出去,“碍眼的东西。”

  人家也不管此举是不是符合身份,会不会太掉价,就那么就那么把小明星的脸踩在脚下,一边碾压一边冷笑着问:“会不会说话?”

  做人做事全凭喜恶,半点都不含糊。

  戚慕自然是不知道这些,只是他刚说完,顾浔亦看他那眼神就暗了一瞬,之后十分古怪地看着他也不说话,眼神还有那么点神游,不知在想什么……

  可把周围人给奇怪坏了,暗戳戳的都在想戚慕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让顾太子吃哑巴亏,脸上神色各异,五彩缤纷的。

  最后还是赵临上前拍了顾太子一把:“怎么了?没人埋汰过你,觉得稀罕无比呢?”

  白书瑞立刻接口:“那可不,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啊,顾浔亦!”转头给戚慕竖大拇指:“戚哥威武!”

  这俩货是来解围的吗?戚慕无语,默默垂下头,想着他现在给人道歉求饶还来不来得及,就见顾太子莫名其妙淡笑了一下,半点不计较的样子,慢条斯理说:“困啦是吧?那就回去吧。”

  “……”

  就……就这?

  这么好说话的?

  想不通,戚慕也不再多想,当下转身就要离开,又被顾浔亦他们叫人专门开他那辆迈巴赫给他送回去。

  三人目送人走远,白书瑞翻了个白眼,“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奇奇怪怪的,自从遇到这人就变了。”

  顾浔亦神游那一会儿脑神经都有点松懈,没在意他那态度,也没接他话。

  赵临凑过来说:“不只是奇怪,还有你看他那眼神。”

  顾浔亦清醒了,不赞同的反驳:“我眼神怎么了?”

  “你看他那眼神,恨不得立刻把人给办了。”

  顾浔亦还没来得及说话呢,白书瑞突然反应过来,大惊小怪,不可置信问:“这是动凡心啦?”

  赵临就跟白书瑞挤眉弄眼,一脸高深莫测,跟个神棍似的。

  顾浔亦懒得理这两个家伙,淡淡道:“想太多了你们。”就是觉得熟悉而已,好像以前在哪听过那句话似的,连语气态度都微妙的相同。

  ……

  时间太晚,戚慕也没打算再回剧组,就在市区随便路过一酒店让人停车,进了房间倒头就睡,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才醒。

  拿起手机一看,二十多通未接来电,有一多半是王编剧的,还有几个是导演和苏牧呈的,剩下的就全是乔小二的了。

  戚慕一边洗漱一边挑了王编剧的电话给回过去,先探听探听情况。手机\端一秒記住《.xs.》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就听王编剧的大嗓门跟中了五百万一样的兴奋劲在电话另一头说:“解决了,解决了,投资的事情,今天一早顾太子就安排人来接洽了,人家说了钱不是问题!就连后期特效这些,之前那边都紧巴巴扣着用,现在导演都放话了,务必精美优良,钱不是事儿。”

  “哦,那挺好的。”

  “你这语气有点情况啊,说吧,昨晚上去哪了?把我几个扔暖玉轩自己走人了,什么情况啊?还是不是兄弟?要不是投资的事解决了,导演能放过你?我后来问了暖玉轩的人,人家说你是跟顾太子走了,所以顾太子今天一早砸钱不会是因为你吧???

  “你闭嘴吧,想什么呢?我哪有那么大面子,人家小情人在剧组呢,昨晚上就是……”

  “就是什么?”

  戚慕憋了半天,憋出四个字:“无可奉告。”

  聊了一会儿,打发了王编剧,戚慕又给路导回电话,路导语气甚佳,整个人极度兴奋,压根想不起来计较昨晚上的事,说了没两句就挂了。

  另外两人的电话,戚慕是半点不想回。

  洗簌完看着洗手台镜子中的脸,想到昨晚发生的一切,总觉得不对劲,一晚上尽做噩梦了,梦里全是一个人的脸……

  想了想,也是时候离开剧组了,反正也没他什么事,最主要的是不能再和顾浔亦有什么牵扯了。

  到剧组的时候,王编剧远远看见他,就迎上来,手里还提着一保温饭盒,到了近前就塞他手里,“没吃午饭吧,给你,快吃吧,苏牧呈助理拿来的,说务必交你手里。”说完见戚慕不接,只好提着跟后面进了休息室。

  戚慕摊在椅子上,一脸的生无可恋,没精打采,想到顾浔亦万一要是哪天恢复记忆了……他就一点儿提不起劲。

  王编剧看他那样,难得良心发现,没再追问昨晚上的事,脑海里却脑补个不停,看这可怜见的,怕不是被人逼迫卖声了吧?不过谁让他遇上的是上京太子爷呢,只能哀叹无能为力了。

  把保温桶打开,拿出几层饭菜摆上桌,王编剧问戚慕:“是不是不想吃啊?”不想吃我帮你吃啊?

  “是啊,没胃口,”戚慕回了一句,然后拿起筷子往嘴里塞饭,吃的津津有味。

  王编剧:“……”

  吃完饭,又整理了一下稿本,确认无误后,戚慕去跟导演递辞呈,路导纠结了一下,直说戚慕有才华,本子写的好,符合当下观众的审美和思维,非常惊艳,各种夸完之后同意了,还说下次有机会再合作。

  戚慕连连点头,临走前又被交代了一句,万一后面有问题他还得过来看看,戚慕答应了。

  回来跟王编剧交接,两人正聊的起劲呢,就听一人过来问:“戚慕,我能跟你说会儿话吗?”

  戚慕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苏牧呈,想着也要走了,干脆道个别吧。

  苏牧呈戏服都没脱,广袖长袍,仙风道骨站在湖边,寒风吹着,也不嫌冷,站的直直的,问他:“你要走了吗?”

  戚慕裹紧衣服:“嗯。”

  “什么时候走?”

  “马上。”

  “……,我们还能再见吗?”

  戚慕耸肩:“不知道。”

  “……”

  苏牧呈察觉出他的冷淡和故意疏离,嘴唇张了张什么也问不出口,一身高岭之花的姿态在戚慕面前就像是霜降时节的寒梅,被积雪压弯了抽条的枝桠……傲气没了,连傲骨都碎得干干净净。

  于是就站在戚慕身边看着,想着能多看一会儿是一会儿,那眼神,戚慕看着都于心不忍,只好主动说:“好好演戏,我看过你的剧,演技不错,就是缺少点世事浮沉的淡定,演电视剧尚可,大屏幕就欠点火候,以后好好磨练一下,大红大紫,指日可待。”

  苏牧呈还是那样,只要戚慕语气稍微软点,就能让他忽略一切伤痛,露出笑容满面的样子:“好,我会听你的。”

  “那行吧,就这样,”停了一下,戚慕想起了什么,突然严肃道:“不要跟顾浔亦提我的事。”

  苏牧呈一笑,浅浅的梨涡漾起,“放心吧,我一个字都不会说。”不仅不会说,我还会想方设法帮你瞒着。

  戚慕看他这样,还是挺放心的,不然早在第一次见面顾浔亦就该知道他的事了,于是随口说了一句谢谢就转身离开了。

  走了一会儿发现苏牧呈就默默跟在自己身后甚至有意的每一步都落在他的脚印上,戚慕愣了一下,这人怎么还跟以前一样死心眼啊,以前都是孩子,这么做人家看见了当作同龄人之间的游戏一笑置之,现在两人都这么大人了,再来这一出,多尴尬啊。

  “你别跟着了,以后……有事给我打电话。”接不接就看他心情了。

  “好。”

  这么说完,苏牧呈倒是不跟着他了,就是站在原地盯着他的背影看,看得戚慕好想撒丫子就跑,心里还有点同情,这苏牧呈八成是太缺爱了,这么多年还当他成是情感寄托呢。

  下午临走的时候,剧组的人说一起喝一杯,戚慕拒绝了,带着点“逃”的味道离开了这个“魔幻”再遇的。

  他走的干脆潇洒,自然不知道,后来上京太子爷再次来探班的时候,似乎只是随口问了一句“大作家呢”,知道人离开了之后突然变了脸色是为了什么。showbyjs('第二次失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