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7章 解围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七章

  戚慕看着乔正析一路飞奔火急火燎跑到他面前喊哥,整个人都有点懵。那天把微信给了这小孩后,戚慕其实老后悔了,虽然这孩子很可能是他惹不起的二代,并且看上去傻乎乎的真诚,一点也不像豪门养出来争权夺位商海厮杀的那种大佬接班人。

  但是没办法,乔正析一副你不给我扫一扫我就不让你走的哈巴狗的模样,再加上被那句“文化人”搞昏了头,一时不察,大意了。

  后来晚上刚到饭点,戚慕就收到了乔正析的微信。

  哥,你吃过饭了吗?我请你吃饭好不好?

  不好,忙着呢。

  戚慕接过场工小妹递过来的盒饭,把手机扔一边。

  五个小时后,微信又来了。

  哥,忙完了吗?

  有事就说。

  你现在有空吗?

  有空怎么着?哥晚饭早吃过了。

  那我请你吃宵夜吧?

  戚慕:……

  小孩子家家的,找别人玩去吧,哥就一打工人,没空陪你过家家。”

  后来乔正析又发了无数条微信,戚慕没有一次再回复过。最后发了视频,戚慕也没搭理。

  第二天,刚拿起手机,锁屏上一条对话框里就是乔正析刚发过来不久的信息:哥,我没有你手机号,你能给我一下吗?

  戚慕那会刚醒,是真被这小二货给弄烦了,直接回一句:别再发了,再发拉黑你!

  自此,那条对话框才算消停。

  如今隔了两个星期后,再看见人,戚慕着实有点吃惊,手机没再被消息骚扰,他都快忘了这位仅一面之缘就莫名赖上他的二代小崽子了。乔正析倒是满脸喜色得跟他问好,又从旁边桌子搬了一个塑料凳子过来坐得乖乖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戚慕。

  戚慕今天就穿了一个卫衣外套一件黑色羽绒服,很普通的款,也不搭,可穿在他身上却意外的很好看,也许是他身材比例好,宽肩窄腰大长腿,活脱脱的衣架子,乔正析看的眼睛一刻也移不开。

  王编剧一看这场景就乐了:“呦,咱家戚夫人什么时候给你生了个这么水灵的弟弟了?”

  戚慕没好气的把手中的烤串塞他嘴里堵上他的嘴:“滚蛋。”

  王编剧是知道这“体验生活”二代小崽子的事情的,也就故意调笑一下,如今见到人,却发现这小崽子模样可真好,一身韩犯儿的花美男,关键是嫩啊,一掐一汪水似的,于是瞬间职业病犯了,起了点别的心思,就问乔正析:“想不想做明星啊?做明星可比做狗仔有意思多了,而且你只有深入敌营了才能更清楚娱乐圈的事实真相不是?就凭你这资质,不出三年保证能火,不是,是保证能深入敌人内部,实现你的梦想,怎么样?我下个剧本有适合的角色你要不要来试试?”

  戚慕在心里鄙视了一下,王编剧这模样跟诱拐纯洁少女下海似的,看着太犯罪了,还没等他开口阻止呢,那边乔正析突然看着他就说:“这个……,我听戚哥的。”

  啥意思啊这是?

  乔正析对王编剧说:“戚哥若是希望我进娱乐圈我就进,”又看着戚慕说:“哥不仅是个好人,还博学多识,听哥的准没错。”小说首发ls.xs.sm.xs.

  戚慕:我草——

  王编剧也被这略显扭曲的认知给惊呆了,突然良心发现,有点想收回自己说的话。

  不知道是该感谢他的信任,还是该唾弃他的愚蠢,戚慕一难尽的看着乔小二:“别听他胡扯,说吧,你找我什么事?”不会又是要请他吃饭吧?

  乔正析眼珠子一转,突然耸下肩膀,双手捂着肚子,委屈地看着戚慕,“我还没吃晚饭呢。”

  戚慕预感不妙,“所以呢?”

  乔正析笑的软软的,往桌上一指,“我想吃……”指了好一会不敢下手,眼睛都瞪大了,看着桌子上的东西,既稀奇又恐惧,手指最后僵在半空,跟犯病了似的。

  天气冷,连说话都能喷出雾气,桌子上的烧烤大都凉透了,戚慕憋着笑,“想吃哪个?哥给你拿,”虽然问了人,但没等人回答就自主随便拿起一串羊肉串递给乔正析,“这个吧,尝尝看。”

  “……哦,好。”乔正析迟疑地接过。

  王编剧扭过头坏笑着跟戚慕咬耳朵:“你也太坏了,那富二代金贵的肠胃能受得了吗?”

  “受不了最好,知难而退。”

  而乔正析却表现的接受良好,几口吃完了一串,就是速度有点快,颇有一点早死早超生的模样。戚慕不确定地问他还要吗,他这回倒不装了,直接说饱了。

  本来戚慕就和王编剧因为投资的事情,心情不大好,如今被乔正析的模样逗得直接笑开了。

  乔正析看着面前的人笑也跟着傻乐。

  笑完了结账走人,吃得有点撑,再加上多了一个人,戚慕就提议散散步,消食。其实是不知道把乔正析往哪带。

  三人刚走到桥边,紧紧跟着他的乔正析突然停住脚步,声音有点抖,说:“哥,要不你们散吧,我……有事,下次我们再约好不好?”

  戚慕看着他冷汗都冒出来了,觉得问题有点大,“你怎么了?”

  乔正析咬牙忍了一下才说:“肚子有点……有点疼,想去洗手间。”

  戚慕和王编剧对视一眼,憋笑憋得一脸扭曲,“哦,那行吧,下次再约。”

  事后,戚慕反省了一下,觉得自己这么欺负一个半大的孩子好像真挺坏的。万一人家家长急了找上门来可得不偿失,但愿乔小二能适可而止,别再往他面前凑了。

  后来两天,和王编剧求爹爹告奶奶找了很多门路终于约上了那位撤资的投资大佬见面吃顿饭,约在了暖玉轩这个烧钱窟。

  戚慕写书是赚了不少钱,但小市民心思让他多花一个子都要思虑周全,如今舍得斥巨资来这请人吃饭,可把他心疼坏了。如若不是为了那部剧,他大概一辈子不会花自己的血汗钱来这消遣。

  暖玉轩金碧辉煌的装饰哪哪都透着一股“豪”的气息,偏偏又用心设计得很高雅,摆放的东西随便一件都看着像是价值不菲的艺术品,这地方据说只是有钱还不一定能进,还讲究身份地位和权势,戚慕也是报了那位投资大佬的名头才约到了一包厢。

  包厢内烟雾弥漫,戚慕刚放下酒杯就被催着又灌了一杯,投资人看着戚慕笑容满面的,亲热的一声声“小戚小戚”的叫,一点儿也不像两人之前有过节的样子,连拒绝塞角色也没有红脸。

  桌子上王编剧,导演,制片等人都喝趴下了,也就戚慕酒量好,还在撑着脑袋坚持,但是当投资人咸猪手要摸上他的大腿时,戚慕脑神经一蹦,忙站起来说要去洗手间。

  投资人也没说不同意,就那么高深莫测得笑着看戚慕,一副“逃不掉的猎物”势在必得”的架势,胖脸上油腻腻的,给戚慕烦的啊,顿时就想撂挑子不干了,认真的想了一下,自己这么中途走人的话,第二天被路导给弄死的概率有多大。

  结果好家伙,戚慕放完水,刚从洗手间里出来,就被那投资人堵在了门口的走廊。

  “小戚啊,只要你……”投资人嘟囔着就要揽戚慕的肩膀,他侧身躲过,却被抓住了胳膊,戚慕一瞬间血气上涌,正想把人甩开,那只手的主人却是一声惨叫被一只长腿踢过来踹倒在地——

  戚慕:“……”

  转头一看,迎面就对上顾太子那张阴沉邪戾的脸,戚慕瞬间酒醒了大半。

  投资人哀嚎着从地上爬起来,还没搞清楚状况,张嘴就骂:“哪个王八孙子敢踹老子?”紧接着看见顾太子那张脸,顿时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傻了,恨不得咬掉舌头。

  顾浔亦这人呢?面无表情时自带阴鸷冷血的效果加持,只微微皱眉,身后跟着的俩保镖,立刻会意,上前就按住投资□□脚相加,一顿狂揍。

  戚慕默默偷眼看过去,只觉得顾太子这人浑身上下“黑帮老大”的犯儿真是绝了。

  再看投资人,模样凄惨哀嚎不断:

  “啊——”

  “救命啊——”

  “打死人了——”

  ……

  一连串的惨叫声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但大都胆战心惊的站着,没一人过来阻止。经理领着保安本准备过来拉架的,一见是顾太子,立刻脸色煞白,点头哈腰的问好,手一招呼,不是拉架,反而给他们围出一大圈空地,清理不相干的人,对中间惨叫的人视若无睹,毫不理会,问也不问一句缘由,就站在顾太子身边,仿佛站在了正义的一方,眼下所行,正是惩奸除恶,匡扶正义……

  顾浔亦端着一张看戏的脸,也没管杵在一边半天回不过神来的戚慕,只微微勾起嘴角,冷笑着说:“让他闭嘴,吵死了!”

  一旁的经理忙狗腿的拿出一块白色的抹巾,甚至还主动给揉成团塞投资人嘴里。

  惨叫声顿时消停了。

  投资人圆润白净的脸上很快破皮红肿血流不止,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呜咽着看向顾太子求饶,对这个权势压人的世界都快绝望了。showbyjs('第二次失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