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5章 抛弃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五章

  戚慕被身后人推的一个踉跄,差点摔地上来个狗啃泥,堪堪稳住身形,就和“黑帮老大”顾太子来了个对视。

  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神呢?

  对方瞳孔微微一缩,戚慕脑子里就自动闪回多年前某段血腥慌乱的画面,像一把锯齿长刀缓缓拉过神经末梢……

  止都止不住,那滋味,戚慕恨不得当场失明。

  这特么都什么事啊?从现场血迹路线推断,应该是苏牧呈想走,而顾太子没同意,所以翻脸了。

  也不知是他运气好,还是命里天生就跟这两位爷犯冲,上来就让他碰上地狱模式版的大型“撕逼现场”,不,这特么都炼狱版本了。

  顾太子是什么人啊?还能容一只金丝雀挑战他的权威?人家玩你就玩你了,哪能容玩物说个不字。这种落面子的事,以顾太子的个性,不找回场子,怕是不能善了了。

  而苏牧呈不知是“飙戏”飙上头了,还是真打算以死明志跟恶势力抗争到底,除了戚慕刚进来看到他的那一瞬明显紧张了一下,其余时候大都是那副抵死不从“贞洁烈女”的架势。

  顾太子弄死他跟玩似的,也不知道苏牧呈是哪里想不开玩这一出,跟人硬杠。

  哎……戚慕在心里肠子都快悔青,早不来玩不来,他偏偏这个时候来。

  顾浔亦看了戚慕一眼,莫名“啧”了一声,脸上的阴沉和凶狠不知为何瞬间消散了个干净,双肩微软,背部往沙发上一靠,整个人的黑帮大佬气势又恢复到了“慵懒”“了无生趣”那一挂了。

  因为了无生趣,所以想找点乐子,戚慕胆战心惊的想。

  而苏牧呈就是他逗弄的“玩具”,猫狗抑或掌中花。

  顾太子看着戚慕勾了勾嘴角,“呦,女为悦己者容,大作家这一身,是来约会的?”

  我日——

  天地良心啊,今天这一身纯属意外。

  我他么,就差切腹自尽以示清白了,戚慕说:“顾少说笑了,这不是导演要求我不能给剧组丢面嘛,毕竟是要我来代表剧组慰问苏哥的,顾少您可能不知道,这次苏哥生病的事,路导特别自责和担心,要不是忙着拍戏,他就亲自过来了,整个剧组也就我这个挂名编剧最闲,物尽其用,这不,就把我给派来了。”

  顾太子也没说话,眼神就那么在他脸上悠悠的晃着跟看戏似的,一脸的玩味,看的戚慕快稳不住想不管不顾一巴掌糊他一脸血了。

  “还挺会说的,滴水不漏,这作家就是不一样,”顾太子不置可否,扭过头看向苏牧呈:“你呢?想清楚了没有?”

  语气也没见的多恶劣,甚至还有点放纵的意思,大概也就是家养的小猫,破天荒露出爪子,既然没伤到他,主人也懒得计较,前提是,这猫得自觉自个麻溜的剁了爪子,恢复以前的温顺。

  这明摆着给了个台阶,戚慕都想过去给苏牧呈按头抱大腿求原谅了。苏牧呈却依旧梗着脖子,一副弄死他一了百了的模样,看得戚慕都快心肌梗塞了。

  想了想,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顾太子这要是炸起来,估计他也得被炸的尸骨无存,戚慕斟酌了一下说:“我觉得小情侣之间闹别捏无外乎是想引起对方的注意,以此来证明对方是爱自己的,其实这个时候最好说清楚讲明白了,小虐怡情,大虐伤身,不然一旦刀子捅出去,也许伤人不行,伤己那是一刀毙命,苏哥,你说是不是?”

  苏牧呈还没做出啥反应呢,顾太子倒是先笑起来了,“你俩什么关系啊?”

  戚慕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一直没说话的苏牧呈这个时候往前跨了一步,刚好挡在戚慕前面,跟见不得自家爱人目光里有别人似的,说:“我能跟他这种人有什么关系?”话里满是嘲讽,扬起下巴冷笑:“他也配?”

  戚慕:“……”

  从来没有哪一刻觉得苏牧呈说刻薄话能这么好听过,戚慕提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

  顾太子又问:“哦?那你现在想清楚了吗?”

  苏牧呈抿了抿嘴没吭声。

  “行吧,”顾太子长腿一迈从沙发上站起来,身体线条利落的笔直漂亮,“想清楚了就回剧组去,人都来请你了,你若想不清楚,那也就不用回去了。”

  这话大概意思就是“你若不听话,事业也就别想要了”,说一不二,太子御令。

  顾太子说完也没再管苏牧呈到底是个什么态度,转过身就往门外走,路过戚慕身边,眉眼都没抬一下,说:“你这人,总觉着眼熟,”突然斜眼一扫:“以前真没见过?”

  被那眼风扫得一个激灵,戚慕强自镇定摇摇头:“大众脸,顾少见多识广,所以……可能……”

  “大众脸啊?呵,有意思。”说着有意思却也没表现出什么兴趣,接过旁边保镖双手递过来的墨镜,往脸上一架,下巴一抬,昂首阔步,六亲不认的走了。

  外面那俩人见顾太子出来,一脸的不解,转头往房间里瞧,之前眯眼笑的拉住温润男的胳膊问他:“什么情况?这就完了?”一脸的唯恐天下不乱。小说首发.xs.m.xs.

  又看到杵在不远处的戚慕,说:“怎么这人一来,浔亦就不生气了?”

  温润男垂下眼睫,思索了一下,又抬起看着戚慕,露出一个歉意的笑:“抱歉,之前是跟你开玩笑呢,他们两人就是闹了点别扭,没多大事,以后有机会请你吃饭赔礼,先告辞了。”

  说完拉着旁边的人就走,走远了还能听见眯眼笑的那位骂骂咧咧的声音传回来:“还以为能看到一出大戏呢?结果就被那什么作家给破坏了,这人什么人啊?你别拉我,我得去问问顾浔亦……”

  等人走远了,戚慕才回过神来,合着那两位才是来看戏的,之前那什么“奸,夫”的帽子就是故意扣他头上寻他开心呢!

  草,一丘之貉,道德败坏的纨绔子弟。

  戚慕心里正骂得欢呢,又是一道冷冰冰的声音传过来:“你来干什么?”

  苏牧呈撂下一句,转身进了内置洗手间,就那么把还在流血的伤口对着水龙头冲,感情那冲的都不是自己手似的一脸冷漠。

  被苏牧呈别扭的性子整的没脾气,戚慕也不想跟他扯皮:“接你回剧组,身体怎么样?能走吗?”

  “还能怎么样?又死不了。”苏牧呈回头看他。

  回看过来的眼神里,一点光都没有,荒芜得让戚慕想起上高中那会儿后山脚下的那一片年代久远无主的老坟头。

  等苏牧呈收拾好,戚慕开车载他,等红绿灯的时候,没忍住,还是问出口:“你前脚不是还说要好好抓牢顾太子吗,怎么后脚就把人得罪了?”还一副死都不服软的硬气样子。

  苏牧呈拒绝解释,扭过头看窗外,“这不关你的事。”半响又加了一句:“不想死,以后他远一点。”

  “谁?”

  “顾浔亦!”

  啧,真挺硬气,敢直呼其名。不过他不说,戚慕也不会主动去招惹那个疯子,开车的时候眼睛不经意间落在苏牧呈满是针眼的手背上,因为肌肤过分白皙,扎针扎出的青色就特别明显,看着既脆弱又可怜,这么冷的天气,衣服也就薄薄的一件,身上一点热乎气都没有,戚慕叹了口气,默默把车里温度调高。

  苏牧呈对于他的举动毫不领情,用鼻子哼了一声,继续用后脑勺对着他,戚慕也不高兴了,方向盘一打,把车子停在了一条无人的小道上:“我说你这人怎么就分不清好赖呢?我就真不明白了,我当年哪里对不住你了?不说对你有多好吧,可是当年你爸妈……”

  此话一出就跟点了炮仗一样,他话还没说完,苏牧呈一下扭过头打断他就吼:“对,我就是这么一个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东西,我活该没人爱,活该我爸妈不要我,活该被你抛弃,你他么当年一走了之,有没有想过跟我说一声,重逢后你有没有想过问过我一句,你知不知道我为了你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呵呵,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去做明星?”

  吼完,惨笑了一声,苏牧呈猛的打开车门就下了车,留下戚慕看着他的背影先是莫名其妙,然后心慌意乱的:他话里是什么意思?

  当年,当年怎么就叫抛弃他了?

  还有,这抛弃一词用在这不对吧?

  这条小道比较偏,天气冷,路上行人也没几个,苏牧呈拐过围墙过去就看不见人影了,戚慕脑子乱的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打开的车门没关,寒风灌进来,扑在身上,刺骨的冷。

  想了想,戚慕决定下车去找人,苏牧呈的身份那个样子走在大街上,被人拍下来可不得了。刚拐过围墙,就看见人正蹲在墙角下,高大的身子缩成一团,衣衫单薄,双手抱膝,脑袋埋在膝盖上,一动不动……

  那是此生戚慕从没见过的脆弱姿态,哪怕是那年小小的身影在马路上追奔驰远去的汽车,摔出一脸血,孤零零一个人上学放学,被人欺负打断两根肋骨……都不曾有过的。

  戚慕的脚步,沉重又轻缓,刚靠近,墙角下的人就抬起头来,睁着一双朦胧湿意的眸子,惨白着脸,轻声哀求:“阿慕,对不起,你能不能,不要再抛下我了?”showbyjs('第二次失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