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4章 医院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四章

  过了几天,戚慕就打算去问路导要苏牧呈住院的地址。

  戚慕以前没怎么出来看过现场拍摄,基本都是窝房间里改稿子,或者去小黑屋剪片子,前后在剧组也待了快两个月了,今日才瞧见路导拍戏时不愧被人称为“金毛狮王”,狮吼功炉火纯青,一声声气急败坏的“卡卡卡”能响彻云霄,震得戚慕耳膜疼。

  大概是前期苏牧呈的戏份被剥削的太多,如今要加回来,导致近期本来排满了苏牧呈的戏份的,可苏牧呈作死把自己作进医院,生死未卜,归期不定,要知道剧组耽误一天就是一天流水一样哗啦啦的银子,路导快急疯了,又敢怒不敢,所以全发泄到没名气的小演员和工作人员身上去了。

  戚慕走近的时候,路导正在那指着摄像机回放骂人呢,小演员看着也不大,大冬天的还得穿着飘逸长衫作仙人打扮,整个人被冻得直哆嗦。戚慕刚开口,路导头都没抬指着一旁小马扎上的台本,就说:“这个画红笔的地方拿回去再改改。”

  “不是,我是想问苏牧呈在哪家医院?”

  路导忽然抬头问:“你问医院做什么?”上下打量了一遍戚慕,“你也生病了了?想去医院和大明星手拉手卧床坐月子?”

  “……”

  得,路导现在就一疯狗,逮谁咬谁。

  戚慕特诚恳地表忠心:“我是想去看看苏牧呈病好了没有,病好了帮他办出院。”手机\端一秒記住《.xs.》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呵呵,”路导缕了一把胡子,讥讽道:“你是他什么人啊?帮人办出院?”

  “我……”戚慕卡壳了,心道,这做导演的就是有一双慧眼,一眼就瞧出来他和苏牧呈不对付,不像王编剧那个二货,整日脑洞大开,乱点鸳鸯谱。

  “行了行了,”路导刷刷在纸上写下地址撕下来塞给戚慕:“去代表剧组慰问慰问大明星,让他好好养病。”

  戚慕刚要走,又被路导叫回去,“稍微打扮一下自己,挺帅一小伙子整天整得跟糟老头子似的,损坏我们剧组形象,而且那地方不是一般人能进的,你穿这一身乞丐装,门童能一脚把你踢出去。”

  乞丐装?戚慕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某品牌运动服,外套一件羽绒服,这他么是他正儿八经花了一千多大洋从旗舰店网购回来的好吗?哪乞丐了?

  还有他的头发,不就是窝剧组两个月有点长了,再加上改稿子日夜颠倒,走哪睡哪,没打理吗?怎么就糟老头子了?最起码脸还是年轻好看的吧?

  戚慕快自闭了,这导演生起气来,怎么跟女人生理期似的,脾气暴躁,说疯就疯。

  出了剧组,戚慕先去看起来档次“吓人”的理发店剪了个头发,忍痛同意了店员杀马特推荐的私人造型师,主要还是排队的人多不想等。造型师先看了看戚慕的脸,整的跟皇帝选妃似的,等他点头,才把戚慕带走,登名造册入后宫。后来他才知道这造型师不仅个性还任性,只挑自己看得上眼的客人服务,平常是不在这地方工作的,都是人客户自己约他的团队□□,人家还有权利拒绝,整的还挺大牌的。

  结果,完犊子了。

  戚慕拿着那张单子,两眼发直——一万五?特么怎么不去抢?就这还是那造型师心情好给的最低折扣价,戚慕差点忍不住动手跟前台妹纸干一场口水仗,秉着怜香惜玉的心,硬生生把即将喷出口的唾沫咽了回去。

  戚慕长这么大都没剪过这么贵的头发,捂着干瘪的钱包,肉都疼,后来路过商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又去整了一套几万块的西服和皮鞋,不然他老觉得衣服配不上这么金贵的发型,一万五白花了。

  到中午的时候,才赶到那家疗养院,戚慕刚停好车,一只皮鞋才落地,旁边车底下忽然钻出来一人影,举着照相机对着戚慕就是一阵“咔咔咔”,地下车库灯光昏暗,戚慕被这闪光灯闪的差点眼瞎了。

  “不是明星啊?”戚慕刚把挡眼睛的胳膊拿下来,就看见眼前的小年轻看着相机里拍好的照片一脸惋惜,“长成这样,不应该啊?难道是准备出道的新人?”

  出道你爹!

  戚慕一把夺了相机,年轻人急了伸手要抢,奈何没有他高,单手操作把照片全删了,戚慕问他:“你是狗仔?刚入职吧?这么没眼力劲,我不是公众人物,你这么把我曝出去,就违法了,你个法盲。”

  年轻人一看戚慕没生气,嫩生生的脸,笑得跟朵花似的,“哎,讨口饭吃,哥不是明星,我爆你没有任何好处,所以哥放心,你不删我最多留着自我收藏。”

  收藏?这是哪里来的神经病?

  见戚慕难以置信的表情,年轻人忙解释:“因为好看啊。”一脸的理所当然。

  戚慕挺崩溃的,没再理他,把相机还他,转身就走,身后追上来一道声音:“哎?哥,能不能交个朋友啊?我叫乔正析,立志做娱乐圈第一检察官,你是第一个发现被拍,没打我的人,所以,我觉得哥肯定是个好人,想跟哥交个朋友,你看行吗?”

  戚慕神秘莫测斜睨了一眼追上来的乔正析,虽然穿着普通的灰色工作服,但之前争执间,对方伸长胳膊露出的腕表是franckmuller机械表,这牌子尼玛动辄上千万,不是看见这闪瞎眼的东西,哥能轻易放过你?这小年轻真是想太多。

  “你做狗仔多久了?”

  乔正析连忙交代:“两个月了,不过组长说我再拍不到料就要炒我鱿鱼,可是我已经很努力了,每次刚拍到点东西,就被人揍,相机都摔坏好几个……”越说越沮丧,“我这次收到消息,苏牧呈,就是那个大明星,估计哥不认识,反正最近挺火的,消息说他在这里住院,一住就是一个月,很可能得癌症了,你不知道他向来被称为娱乐圈敬业的标杆,无缝入组,工作狂,就算不是癌症,能住这么久的医院,也绝对不是小伤,所以我就想来看看能不能搞个独家。”

  “你要拍苏牧呈,那你逮着我拍算怎么回事?”

  “……”乔正析眨眨眼,“你好看啊。”

  还是那么理所当然。

  这一万五的头发造得虐!

  戚慕气笑了,觉得这“体验生活”的富二代小崽子绝壁是个人才!跟王编剧那二货有的一拼,“行了,就你这么见人就怼人脸拍,谁能不揍你?那生图都糊成啥玩意了?明星是最注重公众形象的人,你这么给人曝出去,甭管好的坏的,人一准恨死你。”

  “那怎么办?”

  拍了拍乔正析肩膀,戚慕难得安慰人:“做事别那么死心眼,有捷径走就走,就算成功了人说你靠爹上位,那又怎么样呢?有的爹拼也是个人本事不是?别人想拼那还得把自己塞他妈肚子里让他妈改嫁,这都是命!强求那玩意干嘛?总比靠自己,梦想没实现,再摔死在门槛上强吧?不过做人嘛得有底线,你只是想做娱乐圈检察官,做娱乐圈纪委,是吧?所以侵犯人权那种事就别做了,报道点实事,给娱乐圈昧着良心赚黑心钱的遮羞布扯一扯就行了,明白吗?”

  乔正析被戚慕忽悠的脑海里天人交战,脸色挣扎,最后露出了个僵硬的假笑:“哥,你说的对,”接着脸色一变,欢快的犹如撒欢的哈巴狗,摇着尾巴贴戚慕身边:“哥,来扫一扫加个微信,我觉得哥不仅是个好人,还博学,特别想结识像哥一样的文化人。”

  戚慕现在一听见“文化人”就犯怵,想到上一个说他文化人的是个姓顾的疯子,更加头皮发麻,忙拿出手机给人扫了,往电梯跑。

  电梯门关上之前,还能看见那小二货微笑着跟他挥手告别:“哥,有空请你吃饭啊。”

  戚慕只恨电梯门关的太慢。

  疗养院这金贵地儿确实不让不明身份的人出入,不过戚慕拿着导演给的工作牌,还是成功问到了苏牧呈的病房,到了病房门口,想象的一排排黑西服保镖站岗的场景没出现,门口反而只站着两个穿戴都一水儿贵气的豪门公子哥。

  一个眯眼笑得一脸不怀好意,瞧见戚慕,双手抱怀打量了一下,不知想到了什么特嫌弃的摇摇头,还向旁边人努努嘴巴,不知在那传什么暗号呢。

  传的戚慕心里一慌。

  另一个倒没像打量货物一样暗自对戚慕品头论足,只温润得笑着问:“来找苏牧呈的?”

  戚慕没说话,甭着脸点点头。

  温润男安抚得笑了一下:“你别怕,你若不是件,夫,今天这事就跟你没关系。”

  什么玩意?奸,夫是哪里来的虎狼之词?

  门打开,瞧见里面的场景,戚慕瞬间呆滞了:地面上没说血流成河吧,但是星星点点的血迹,从门口一直拖到里间的病床上,白色床单揉成一团,被单上也是一片血红,苏牧呈穿着病号服正站着床边,一手捂着滴血的手背,梗着脖子一脸倔强,跟个宁死不屈的革命党人似的,旁边输液管垂下来还在不停的晃悠,针头拖到地上流出几条涓涓细流,显然是被人暴力扯掉的……仿佛一个凶杀案现场。

  而苏牧呈的正面,一个人正坐在沙发上,长腿交叠,双手半扣着搭在大腿上,肩背挺直,冷硬,就连后脑勺的头发丝都透着一股肃杀之气,他的身后是两个黑西服的保镖,一左一右……仿佛上演黑帮情仇。

  戚慕:“……”

  我草,戚慕瞬间蔫了,这是出门没看黄历,还是半路踩到狗屎了!!!

  “怎么?怕什么?不会真是奸,夫吧?”身后眯眼笑的人一巴掌拍在戚慕后背上,把他推了进去。

  戚慕觉得这一下就把他推进了万丈深渊。showbyjs('第二次失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