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2章 第 2 章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戚慕以前从来不觉得自己路痴,可是片场这地儿实在是乱的很,那些电视里看来完整的场景布置,现场看就是一纸糊的表面功夫。

  他像没头苍蝇一样转了几圈都没找到王编剧所说的简易棚所在地,正有点泄气时,王编剧来了电话:“我去~,小老弟,你到地方了没有啊?我这等着你救命呢……”

  《天傍道》都拍了一多半了,导演制片们才发现越拍越有问题,由于剧本不停更改,有虎头蛇尾、烂尾的嫌疑也就罢了,可是拍到后面很多主线圆不回来,逻辑不通强行自圆其说看起来就像要把观众的智商按在粪坑里嚯嚯,戚慕看了也是乐得不行。电话里问清楚了方向,就快步往那走。

  简易棚搭得和明星的专属休息室自然不能比,蓝色的不知什么材质的布,再加几根弯折成形的钢筋,两者一结合,移动小房子,走哪移哪,看起来老方便了。

  挂了电话就等在棚子外面的王海,一看见戚慕就上前几步急切地把他往棚子里拉:“导演制片都等急了,个个吹胡子瞪眼一副要吃了兄弟的模样啊,”说完扭头对里面的人朗声说:“陆导,戚大作家来了,他可是红河网站公认的大才子,凭一己之力创造了天傍道如此精彩绝伦诡谲神秘的世界体系的大神。”

  王海剧本写多了,脑回路异常活跃,人也没个正形,看着瘦小,一用力把戚慕拉了几个趔趄,扯到导演面前,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暗戳戳在后面小声斥责:“题材新颖是新颖,就是太新了,脱离实际拍摄不易,一个不慎,就不知拍了个什么鬼玩意,小戚,这小说是你写的,你可得负责。”

  戚慕:“……”

  拍了“鬼玩意”的路导脸黑了。

  整好衣冠,戚慕颇为诚恳地插了某人一刀:“当然当然,是剧本没编好,编剧的错,陆导在业界一直享有盛名,能力缆狂澜拍成这样已实属不易。”

  陆导面色好看了一点,拍了拍戚慕的肩膀,接着甩锅:“哎,小戚小说写的自然也是好的,就是编剧能力不够才造成了今天这局面,幸苦小戚跑这一趟了。”

  座上其他人也都纷纷跟着赞同,集结火力共同声讨“编剧”,谁都知道剧本戚慕是一个字没碰过,所以他事不关己,退居一旁,看着王编剧就差跪地上以头抢地指天发誓的可怜模样,同情心上来,为他开脱了两句,熄了这场战火。

  期间戚慕大致弄清了在座的其他人,除了身材壮硕大胡子路导,还有瘦高个周制片,长得温文尔雅,眯眼笑起来就跟个老狐狸似的,满眼算计精明。

  路导旁边站着副导演,头发稀少,神色疲惫,一看就被压榨得不轻,另一边就是另外两个年轻编剧,助理和场工等人,没多少话语权,这座上基本没他们说话的份,路导另一边是几个大腹便便的投资方,个个脑满肠肥,挺着大肚腩,看着戚慕眼神直直的,慢慢就变了味道。

  剧组重量级人物大致都集中在这了,戚慕看着看着突然福至心灵想到了“鸿门宴”三个大字。

  可眼下外面来了个顶天的大人物顾太子,这儿的人八成是还没收到消息,才能如此淡定地坐在这儿。

  陆导大手往后撸了一把额前略长的刘海,故意拿腔拿调恩施并重问戚慕:“小戚剧本也看了,有什么想法没有?先前拍好的部分想改不可能,重拍不现实,只能指着大才子把后面部分美化美化了。”

  戚慕立刻打开自己带来的公文包,拿出一沓打印版文件纸,“鄙人不才,来之前已经改好了剧本,请路导过目。”

  戚慕想到自己熬了几个通宵,呕心沥血把乱成渣渣的剧情整合好,费尽心血重新构思,缕正,拼了老命往原著上掰,也算是尽力了。

  王编剧瞪大眼,惊喜的跟什么似的,一把夺过戚慕手中的本子就开始呼啦啦翻,一边看一边连连点头,拍案称奇,心道这人怎么就这么能呢?这么有才呢?这才多久就解决了困恼了他们多时的问题,人比人气死人啊!

  路导却不见喜悦的神色,只看了两眼剧本的厚度,就犯难:“剧集少了这么多,这没法跟投资方交代啊。”

  戚慕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完了,又得注水加戏,还没等他斟酌好怎么开口,王编剧突然眼冒精光,猛拍大腿:“这有何难?让我来加点!”

  戚慕:“……”

  嘴角慢慢拉成直线,戚慕很想跟这位二货王编剧拼个鱼死网破你死我活。

  突然帘子被掀开闯进来一文书模样的青年,喘着粗气对着导演不顾形象张口大喊:“导演,顾太子来了——”

  简简单单一个名字,却像重磅炸弹一样砸下来,砸的草长莺飞二月天瞬间星火燎原寸草不生……

  上京的圈子里能被人尊称为“顾太子”的也就那么一位,顾家几代豪门大户传下来的顶级富豪,钱势两手抓,真正站在金字塔尖尖的位置,被媒体戏称“顾氏帝国”的豪门大户。

  顾浔亦就是顾家唯一的继承人,实至名归的一位“太子爷”。

  顾太子那邪逆放荡,无法无天,肆意妄为的个性跟他的成长环境脱不了干系,顾家大抵是上一辈造孽太多,轮到顾浔亦这一代兄弟姐妹虽不少,但大都半路夭折了,到顾浔亦成年只剩他和顾明祺两位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小说首发ls.xs.sm.xs.

  顾家养这兄弟俩养得人心惶惶,战战兢兢,唯恐一步踏错马失前蹄,那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而顾浔亦又是顾老爷子老来得子,自然更娇宠些,也更为喜爱。

  结果坏了,眼见着顾浔亦成年,顾大公子终于坐不住了,兄弟阋墙的戏码豪门里屡见不鲜,最后为保顾浔亦,顾夫人忍痛把人扔到了犄角旮旯的小镇上过了一年。

  等人气势汹汹归来,顾浔亦的性格不但没有丝毫收敛,反而越加无法无天,把争斗直接放在了明面上,最后小小年纪亲手把亲哥哥送进了疗养院,太子之位收入囊中……

  自此,顾太子一战成名。

  当然,这些都是传闻,论在场人的家世加起来也不够资格摸到一星半点豪门秘辛的真相。

  简易棚里安静了有三秒,之后呼啦啦全站起来要去恭迎太子殿下驾到,人还没离开座位,蓝色的布帘就被两只黑西服的手分开两边挑起来,随之而来一句:“呦,都躲在这呢?”

  戚慕一直觉得顾小太子的脸长得很霸道,即使身边围了一圈剧组里最火的男明星小哥哥,却是让人第一眼就注意到他并且移不开眼,这份霸道不光体现在那张男模一般的脸和身材,最主要的是整个人的气质,张扬邪逆,不掩锋芒,做人做事全凭喜恶。

  他的身份,他背后的资本,注定了他做任何事都将不受制肘。

  论生死,他在食物链顶端。

  论生活,那是金字塔尖尖。

  而戚慕却深知这人有病,疯病。

  几个投资人瞬间化身宫廷老太监,舔着脸挤上前伺候:“顾少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快请坐。”

  那会儿放在戚慕身上大胆露骨的眼神,愣是瞅都不敢瞅面前人的好相貌一眼,上京圈子里,但凡有头有脸的人物,谁人不知顾太子的行事作风?

  你那一个眼神不对,很可能身家性命也就交代了。

  到哪都是众星捧月,顾浔亦身边还跟着两个黑西服的保镖,不像电视里那般有夸张的肌肉大块头,满脸凶悍,反而身形修长,长得斯文秀雅。苏牧呈就站在他左手边,离他最近的位置。

  乖巧雅致,遗世独立。

  这人飙起戏来,直逼影帝桂冠,戚慕欲哭无泪,只能默默往后躲,降低存在感。

  “呵,”顾浔亦摆手,微抬下巴,“不用了。”看谁都透着一股浓浓的愚蠢的人类,尔等凡人莫挨老子。

  拉过一旁苏牧呈的手,顾浔亦对路导说:“听说你们剧本出了点问题,所以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提。”

  路导的笑差点僵死在脸上,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这位算起来还是新人演员的金主竟是顶顶有名的顾太子???

  想起来自己砍了多少苏牧呈的戏份,加在配角身上,路导只觉五雷轰顶,如坠冰窖,顾太子这是来给自己小情人撑腰算帐来了吧?

  苏牧呈向来低调,一心搞事业,虽然金主、包养传闻沸沸扬扬,但圈内人任谁也没亲眼见过,更是打死也想不到会是这位要人命的主!

  这他么……

  造孽啊!

  冷汗都要下来了,路导做出一脸受宠若惊的表情连连点头:“不敢当不敢当,怎么能劳烦顾少呢?”

  顾太子斜睨了一眼路导,似笑非笑转了目光,突然就落在避无可避逃无可逃的戚慕身上卡住不动了……

  戚慕正低着头装背景板呢,还没反应过来周围的目光已经慢慢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只听见一声惊呼,声音还有点熟悉。

  不明所以偷眼去瞧,顾疯子正端着一张微微疑凝的脸喃喃出声:“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旁是苏牧呈被他不自觉握紧手指,忍痛忍不住微微惊呼惊讶的面容。showbyjs('第二次失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