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失忆 第1章 重逢

小说:第二次失忆 作者:橘子籽 更新时间:2021-09-21 11:33: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说话时,苏牧呈的手仍旧划拉着平板,眼神停留在不停翻找的页面上,话语里并没有像字面上所表达出来的那般意外、期待这次的“相遇”,反而有点心不在焉。

  啧……

  戚慕心里别扭了一下,面上带着拘谨惊喜的表情在对面椅子上坐下。

  休息室是临时搭建的,空间不大胜在私密性好,里面躺椅软榻一应俱全,但这里是专属休息室,除非特定演员,别人是进不得的。戚慕能进,自然是主人的邀约。

  这位正当红的流量小鲜肉,当年一别之后可就再没见过,没想到竟然接了他的剧本饰演男一号,难道是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想帮他一把?

  ……这就有点不可思议了。

  但是好些年不见,突然来这么一下,挺奇怪的,戚慕就问他:“你知道这小说是我写的才接的?”

  苏牧呈淡淡地掀了一下眼皮,这一瞧不打紧,直接给他瞧愣住了,之前离得远看不大清楚,只凭记忆里知道戚慕样貌是好,现在近距离看到,面容有了些许变化,竟更好看了,深刻逼人的帅气,不经意间望过去,哪哪都是惊艳。

  苏牧呈说不上来什么感觉,记忆中越来越清晰的身影往面前人身上一罩,像是罩了一圈金黄的光,这样一个人,一旦走进心里,要想剜出去,那是连骨带皮,血肉迷糊都剃不干净的主……

  嘴角勾了勾,带着十足的讥讽,也不知道是在讥讽谁,苏牧呈转过眼神:“哪能啊?小说作者不是网名书不香吗?谁能联想到你啊,知道是你,那我真得好好考虑考虑了。”

  这阴阳怪气的调调,戚慕无语,他想当年同学那几年两人也没结下什么梁子吧?

  《天傍道》影视改编权戚慕是卖了的,剧方可能考虑到书粉周边效应,特许戚慕参与改编,但实际就是一个挂名的,连剧本内容都跟小说快没啥关系了,戚慕并不跟剧组,只是那三位编剧不知怎么把故事编的圆不下去了才特意找他过来看看。

  他倒是没想到这个炙手可热的大明星竟然会认出他,叫他一起聊聊。小说首发ls.xs.sm.xs.

  聊什么呢?

  戚慕有点坐不下去了,那边亲儿子都面目全非了,他也有点着急。

  正想开口,苏牧呈那边手机响了,对方的脸霎时变得端庄矜贵,话音淡雅,质地清冷,犹如高岭之花:“嗯,正休息呢……你要过来?不用……,那行吧。”

  戚慕被他这般作态唬得一愣一愣的,心道不愧是做演员的,瞧瞧这演技,判若两人,不是,是三人。现在他面前的苏牧呈和当年上学那会儿不一样,和刚刚通电话的也不一样。

  那人收了手机,身上的优雅劲突然全都消了,一股子嘲虐的脸色,他突然问戚慕:“知道刚刚通电话的是谁吗?”

  戚慕挑了挑眉,连忙转过眼神说不知道,心里却也有几分猜测,传闻这位风头正盛的大明星是有金主捧的,不然没钱没势小地方出来的人,空有一副相貌如何才能稳扎稳打顺风顺水的仅三年就混到了一线明星的地位?更别说但凡记者那边有点什么事儿立马就能给解决了。

  苏牧呈问完似乎也没指望他说出个所以然,就自顾看平板,白皙修长的手指划几下,眼神轻飘飘的也不知有没有在看。

  苏牧呈说:“戚慕,你怎么还是这样?所有人都变了,就你没变,心里想什么全摆在脸上,”戚慕心里随着这话咯噔了一下,苏牧呈放下平板,漫不经心地把那幽深深的眼神飘到他身上,似笑非笑:“难怪你混成这样,这么多年了,是人怎么就能不变呢?”

  见戚慕一脸茫然,苏牧呈嘴角讥讽的弧度越来越大:“你以为我愿意装吗?人家什么身份真能喜欢小明星呢?图个新鲜罢了,可这新鲜劲是有时效的,过了时间自然没劲了,所以我得不一样,得不到的总是好的,还能引起他的征服欲,这个圈子里能始终保持住纯粹干净的心,不仅能让他感觉新鲜,还能欲罢不能。”

  戚慕没说话,心想跟我解释得着吗?我都不知道你说的是谁?说那么多不就一句话的事:生活所迫。

  装不装的,凭他俩同窗那两年浅薄的交情,他真的半点意见都没有,更不会往外抖落。

  老实说,戚慕高中被迫退学,连大学都没机会上,没学历没手艺,来m市打工那几年没少碰壁,差点都养不活自己,后来趁着休息的时间写小说,什么梦想理想,生活的激情全挥洒在文字里了,那会儿真是白天流汗,晚上又把那汗水拧巴拧巴揉碎了塞进文字里。

  生活那魂淡玩意,把人逼的太紧太狠了,苏牧呈说他没变,其实不对。

  “你知道我今天找你来是为了什么吗?”

  终于说到正事了,戚慕摇头:“不知道。”难道不仅仅是为了奚落他那么简单?

  苏牧呈突然就不笑了,弄得他也有点紧张,把平板放到他面前,问他:“还恨他吗?”

  戚慕低头看,是“顾浔亦”百科词条的页面。

  顾浔亦?

  ……

  戚慕愣住了,半响才闷闷的回答:“我恨得着吗?”

  顾家是什么样的阶层?他这种小老百姓要往前推几辈子拍马赶趟儿,也未必摸得着见人家一面,戚慕偶尔只能在财经新闻或者杂志上欣赏一番顾氏帝国小太子的“英明神武”,恨人家?他恨得着吗?

  苏牧呈挑了下眉,明显不信:“你当年因为他一句话被退学,连高考都没法参加,说你不恨我是不信的。”

  “你跟我谈他做什么?就凭我和他之间无法丈量的距离,我是能报复他还是怎么着?喊人家名字我都不够格,谈不上恨不恨的。”

  苏牧呈又笑了,看着跟幸灾乐祸似的:“你不恨就行,刚刚跟我通电话就是顾浔亦,我这不怕他要是哪天来探班,你在片场见到别一时冲动把人给得罪了,你刚有点起色的人生就又毁了,所以提前跟你说一下。”

  “……”

  见他一副被雷劈的表情,还不忘再提醒了一下:“不过你也别太担心,人家应该早就不记得你了,这不他待会就要过来。”

  “……”

  戚慕震惊过后,简直哭笑不得,他总觉得自己当年是不是退学之前不仅揍了“隐姓埋名”“体验民生”的小太子一顿,还把披皮的矜贵小王子给得罪了。

  “那我真是谢谢你的提醒了。”

  苏牧呈不知怎么突然又烦躁了,脸上的笑没了,明明很好看的桃花眼愣是射出刀光剑影的凌厉:“没事儿,也就一句话,该说的也说了,那就不耽误你了。”

  戚慕赶紧再次道谢告辞。

  苏牧呈又带上了那高岭之花的面具,举手投足漫不经心的高贵,又不自觉透出一股子盛气凌人的优越感,客套了几句,还要送戚慕走两步。

  戚慕赶紧说:“不用了,你们拍戏的都忙,再说了,哪能劳烦您纡尊降贵呢。”

  苏牧呈明显被取悦了:“没事儿,你刚来不熟悉,我带你去找王编剧。”

  推开门出去,外面搭建了很多一次性虚假建筑,到处围满了绿布,戚慕一边看一边叹气,《天傍道》是仙侠文,他预料到拍不出文中世界十之八分,却没想到会是这般“塑料”质感的仙界。

  走着走着,前面突然直直开过来一辆豪车,剧场顿时兵荒马乱一阵闹腾给它让道,黑色迈巴赫闪着耀眼的光停了下来,驾驶位下来一个男人,干净利落,长身玉立,单手取下墨镜,露出的脸是很多人想都不敢想的,乱腾了一阵的剧场内部像是被人按住了暂停键,诡异的安静。

  顾浔亦,俊逸非凡,张扬邪逆,比电视和杂志上更加帅气和炫酷,一举一动既能显出世家子弟骨子里的高贵教养,又有一股子不服输不循规蹈矩不甘世俗的邪逆浪荡劲。

  他简单地理了两下飙车时吹乱的头发,就把墨镜往后一丢,向着他们走过去。

  准确的说是向着苏牧呈走过去。

  此时此刻,戚慕能看见片场很多顿在原地的男男女女捂住嘴巴,硬生生止住尖叫,却止不住推推攘攘想靠近又不敢造次的步伐。

  看见那张和记忆中还有几分相似的脸,戚慕真心实意地感慨了一下这人确实有让无数男男女女疯狂往上扑的脸和资本。

  不知道为什么,在顾浔亦眼神看过来之前,他下意识立刻往后退,不动声色把自己淹没在人潮中,慢慢后移直到神不知鬼不觉离开。

  离开之前戚慕最后往人群圈子中心看了一眼,看到的是顾浔亦高高在上抬起下巴,眉眼间邪气放荡,猝不及防抬起脚猛然向着一个挤上来问候的胖子狠狠踹过去。

  压抑不住躁动的片场,冷不丁一声重物倒地的巨响,那人被踹倒在地。现场瞬间安静下来,连推攘拥挤的摩擦声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顾浔亦阴沉下脸:“挡着我了。”

  别看顾浔亦长得俊,只看脸不做表情时还带着点秀气,可是踹人时嘴角勾起的冷笑,阴沉沉的,跟判人生死下地狱的黑面阎王爷没两样,直吓得人一哆嗦,从头凉到脚。

  得,这货的性子是半点没变。

  戚慕可怜的看了一眼倒地上半天爬不起来的人,摇摇头,走了。showbyjs('第二次失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