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飒[快穿] 第85章 前程似锦

小说:我飒[快穿] 作者:白云水 更新时间:2021-09-18 23:49: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离黄昏还有些时辰,窗外云蒸霞蔚,旖旎得竟让人有一种天近昏黄的错觉。

  会散了,聚在屋内一天的众人开始三三两两的往外走,不知是谁瞧见了头顶的美景,一排男人立在门口仰着脑袋往天上看。

  今日之后,这样的美景还能有几回?

  今日之后,能并肩而行的还能有几人?

  留守在内室的冯安国、萧煜轩、楚蓁蓁一众默不着声的望着门外。

  人看风景,他们看人。

  等人从门口散去后,冯安国终于忍不住对楚蓁蓁开了口:“你有几层把握?”

  恰时方沧进了屋,方沧对楚蓁蓁摇了摇头,表示没找到叶薇。

  楚蓁蓁蹙了下眉:“本来有十层把握,现在嘛……”她转向冯安国,嘴角忽然一哂:“只能听天由命,走一步算一步了。”

  楚蓁蓁不打算再浪费口水,撩袍起了身。

  侯在暗角的男人们跟着起了身,默默地走在了她的背后。

  留在场内的冯安国、萧煜轩一众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跟随她的人,似乎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多。

  冯安国:“能信吗?”

  冯安国的目光仍停在门外,话却是向着萧煜轩问的。

  萧煜轩面无波澜,不设立场的回了冯安国的话:“能用自己的命换属下逃生的人,是不会拿人命开玩笑的。”

  “我信你。”冯安国眼里掠过一丝担忧:“但我希望……”

  萧煜轩:“???”

  冯安国:“不论是对人还是对事,当舍既舍,当断则断,勿要感情用事。”

  萧煜轩不知道冯安国为什么突然这说,但他还是公式化的应声领了命。

  这一天,这一晚,注定是个不眠夜。

  楚蓁蓁告诉阿乐,要将她送到苏老头那里待上两天,她便知要与她分开了。

  抱着她,往苏老头家里走的时候,她的小手一直紧紧搂着她的脖子,也不哭,也不闹,只是临近苏老头家前,不断问她什么时候来接她?是一天?还是两天?还是两天多一点?

  楚蓁蓁没由来想起现世里父母留给她的“家”,三室一厅的老房子,楼道没有灯,每次下班回家,家里都是黑漆漆空荡荡的。

  “家”里无人等待,也无人回应,空寂得仿佛隔绝在城市红尘外,属于另一个时空。

  楚蓁蓁低头,将脸埋在她的颈窝,专属稚子的奶香味灌进鼻尖,她停住步,突然有一种冀望于时间永远定格在这一秒的念头。

  原来“家”不等同于“房子”;

  原来有房子并不能代表有“家”;

  原来“家”很简单,有“家人”的地方就叫“家”。

  “会很快回来的。”

  回答阿乐的话,也是在对自己说。

  ——我一定会活着回来,带你回家的。

  ……

  气氛出奇的压抑,牛大婶抱着阿乐去了侧屋。

  苏老头拿起烛剪拨了拨烧得越发萎靡的烛心,烛心“啪”的发出一声脆响,火又烧得旺了起来,与此同时,他的脸在火光后也逐渐明朗了。

  苏老头:“你有把握吗?”

  这是今天第二个人这么问她。

  楚蓁蓁笑:“我以为这么愚蠢的问题你是不会问的。”

  苏老头瞪圆了眼,胡子不禁又吹了起来。

  苏老头:“你让他守城,就不怕他与三皇子……”

  楚蓁蓁摇了摇头,不想再跟他讨论这个问题:“劳烦帮我照顾几天阿乐。”

  苏老头假装不耐:“又不是第一次,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他挥挥手,让她赶紧走。

  楚蓁蓁知晓他有意想让她早些回去休息,便起了身,不再多留。

  临到门口,她又停了步:“苏老。”她转身面向正打算起身去侧屋的苏老头,苏老头似乎觉得自己表现得太急吼吼的了,咳了一声,又尴尴尬尬的坐了回去。

  楚蓁蓁:“如果有两队人,但只能救一对,你会怎么选?”

  苏老头回得毫不犹豫:“自然是救人多的那队。”说完,还给了她一个“这么白痴的问题还要来问他”的白眼。

  楚蓁蓁直接选择无视:“如果一队九十九人,一队一百人,两队之间只差一人,该怎么选?”

  怎么选?

  楚蓁蓁的话把苏老头问住了,苏老头摸着自己发白的胡子,愣是人走了,都没能回答出这个问题。

  两难之选,世上最难选择的选择。

  苏老头想不出来,楚蓁蓁也想不出来。

  ……

  推开四合院的院门,隔着几进,老远就听见阿彘胖子的笑闹声。

  楚蓁蓁倒是没想到方沧等一众白虎营的将领也会在。

  连排桌,完全靠月光照耀的宴席,笑闹的男女老少一下停了动作,全部朝她看了过来。

  夜风轻拂,一片饱含温暖的微笑。

  片刻安静之后……

  阿彘:“怎么磨磨唧唧的弄到现在?”

  胖子:“老大就等你了,快快快,快上桌。”

  “酒都快喝完了!老大才来,老大得先自罚三杯。”

  “是呀,自罚三杯。”

  下一秒,让位的让位,添筷的添筷,人影攒动,一桌子忙乱。

  楚蓁蓁立在廊前的阶上出神的看着这一幕。

  有一天,她的世界竟然也会这般的热闹。

  方沧起身,指着刚上桌的十几笼竹笼道:“统领,闵家大嫂知道咱们明天要出征,特地送了二十笼包子过来,还热乎着呢。”

  楚蓁蓁将不断往上冒的酸气狠狠咽下,故作平静的走到让出的座位前:“今朝有酒今朝醉。”她举起杯子,目光缓缓掠过每一个人的脸。

  过了今夜,还有谁?

  过了今夜,还剩谁?

  她扬起笑,轻浮的笑容却掩盖不了眼里的沉重。

  “敬!”酒杯高举,她气盖山河的扬声道:“敬你我之明天!”

  “敬明天!”首发..m..

  附和声应声而起,犹如万人齐唱,震动着古老的城池,直冲云霄而去。

  ……

  顾楚琛、叶薇双双不知所踪,萧煜轩反复琢磨着楚蓁蓁的话,总觉得她有事瞒他,于是去了楚蓁蓁的小院。

  路上,他听说她院里设了酒席,人刚散,才拐进她前门前的石道,就远远看见三个步履不稳的人影一直围着她前门打转。

  阿彘、方沧架着楚蓁蓁“坚持”要送她“回屋”。

  阿彘:“嘿我再次警告你,明天上了战场,我可不会救你!要是状况不好,老子第一个带头跑。”

  方沧:“你这就不对了!怎么能……能做逃兵呢?战士保家卫国天经地义!”

  阿彘楚蓁蓁异口同声的的回喷道:“天经地义个屁!”

  阿彘、楚蓁蓁双双停步,为他两难得的默契,抽空击了一掌。

  方沧打了个酒嗝,凭一己之力拖着停顿的两人继续往前走:“你们说是这么说,等到了战场,肯定……”

  楚蓁蓁:“欸,高帽子别给我戴。”

  阿彘:“我可不想做——活着悲惨,死后光荣的英雄。”

  楚蓁蓁:“嘿,段子不错呀。”

  楚蓁蓁兴奋地给了阿彘一拳。

  阿彘愤愤的甩开楚蓁蓁的手,捋着袖子冲她嚷嚷道:“你打我作甚?信不信老子一掌劈死你!”

  楚蓁蓁:“你敢劈死我,我……我咬死你!”

  方沧:“别……别……”

  阿彘:“你试试看。”

  楚蓁蓁:“我就试试看了,怎么着了?!”

  方沧:“别别别……别激动……你两别激动……”

  方沧忙着拉架,其他两人摩拳擦掌,随时准备向对方下手;而不幸的方沧先后遭遇阿彘、楚蓁蓁的“毒手”,一边哀嚎着,一边继续拉架,酒倒是醒了大半。

  阿彘与楚蓁蓁的“对打”,看在某人的眼里却成了另一番味道。

  停在三人前方的萧煜轩眉头越皱越紧,在见女人胳膊勾上男人脖子上,男人脑袋即将贴向她胸口时,一股热气轰然冲上他的脑门,几乎动作快与意识,等他反应过来,阿彘已被他甩在了地上,而女人!则被他揽进了怀里。

  “我靠!是谁偷袭老子。”

  瘫在地上的阿彘骂骂咧咧,人已醉得失去了意识。

  而最为清醒的方沧本想将自己的老大从男人“魔爪”中拯救出来,但抬头一看!他家老大抱着人家的俊脸毫不见外的“吧唧”往上就是一口亲。

  方沧石化了,呆傻傻的看着自家老大对一冷面壮男上下其手。

  而冷面壮男身后还跟着不少随从,按理说,非礼勿视,众人应该秉持道义,回避目光才是,但!这场面实在太……太过——滑稽。

  楚蓁蓁捧着萧煜轩百年难得一见的俊脸,上去就是“吧唧”一口,亲完,还恋恋不舍的端详着,不时咂嘴摇头,感慨万千。

  楚蓁蓁:“长得真好看,你怎么这么好看?天啦,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呐……诶,不对,应该是之一,嘿嘿,悄悄跟你说喔!顾楚琛长得也是……天杀的好看!”压低声音后突如其来的一高嗓,吓得众人齐齐一身抖。

  萧煜轩嘴角抽搐,强力忍下当场掐死她的冲动。

  萧煜轩:“再不放手,休怪我……”

  “啪!”

  没等他说完,揉捏他的“魔爪”突然在他脸上甩了格外响亮的一巴掌。

  女人似乎没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甩完人巴掌后还不知收回手,仍压着人家的俊脸,笑嘻嘻的道:“我是你亲妈知道波,要对我好一点,否则……”她朝天看了一眼,又干笑了两声:“出去后老娘弄死你!”

  萧煜轩气极反笑:“弄死我呀?”他口气婉转,双眼却危险的眯了起来。

  女人傻乎乎的点头。

  萧煜轩扒开她的手,凑到她耳边低声问:“不如我先弄死你!可好?”

  他的声音很轻,轻到方沧压根不知道他对他家老大说了什么,就见他身子一矮,眨眼间就将他们老大打横抱了起来,他家老大也没挣扎,晕晕乎乎的躺在人家怀里,两只手还主动勾住了人家的脖子。

  他呆怔怔的与同样呆怔怔的萧煜轩的亲卫们对上了眼,停滞半刻后,才想起来要去“救”人。

  可惜,他才行了一步,就被何四拦了下来。

  何四咳了一声,婉转的劝道:“还是……别打扰了!”

  尴尬的气氛迅速在四周蔓延。

  尤其他还在后面补了一句。

  何四:“战前需要释压!你懂的。”

  “你懂的”三个字,让准备“开战”的方沧瞬间灭了斗志,还被自己口水呛到,为掩盖失态,他一边咳嗽,一边往倒在地上,醉得不省人事的阿彘面前走。

  妈的,特地补一句“释压”,是以为大家不知道两人回房间是做什么吗?

  方沧狠狠抹了把脸,一把将阿彘从地上拖了起来……

  ……

  成其好事,乃世间大德大美。

  然而一屁股墩被人摔在地上的楚蓁蓁却感受不到“大德大美”。

  楚蓁蓁眯着眼,努力让自己看清面前的男人,当眼前罩了一层蒙版的人影最终被玉人般的萧煜轩所取代后,她望着他那乌沉乌沉的眸子,突然很想——吐。

  楚蓁蓁捂住嘴,为找可以吐的器皿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萧煜轩还没来得及发火,就瞧着女人捂着嘴要吐。

  视线与她一同停在了花格子上的一只花瓶上,女人挣扎几次都没能从地上爬起来,便将她那饱含“期待”的目光投到了他的身上。

  萧煜轩额上青筋横跳,负在背后的双手被他捏得“咔咔”直响。

  他告诉自己不要出手,他是来“治”她的,不是来“伺候”她的,这女人向来会“顺着杆子往上爬”!

  结果!

  “能不能……呕……”

  在她张口要吐的前一秒,花瓶迅速递到了她的嘴边。

  楚蓁蓁终于心满意足的抱着花瓶放心“开吐”了起来。

  而此时,她并不知自己的手正压着萧煜轩的手。

  呕~~

  一泻千里。

  呕~~~

  畅快淋漓。

  楚蓁蓁专心致志的抱着花瓶狂吐。

  萧煜轩专心致志的从女人手里拔出手!

  可惜!

  他一动,女人就将他的手压得更紧。

  他稍稍加力,她人连着花瓶一齐整的倒向他这边。

  萧煜轩嘴角抽搐,被迫停了手。

  后脑勺连着细长的脖子。

  看上去,好似轻轻一捏,就能结束一切。

  萧煜轩恶狠狠地看着,视线在细长白嫩的美颈上转了又转。

  呼吸绵长,失了几次平稳又恢复正常。

  最终他艰难的掉脸望向了窗外。

  窗外,月亮完美,银光如练,一幕的星辉璀璨。

  就怕今后,再美的月色,都让他止不住想起女人抱着花瓶狂吐的情景。

  萧煜轩自嘲的勾起唇。

  他似乎!好像!越来越受这个女人的牵制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