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飒[快穿] 第76章 前程似锦

小说:我飒[快穿] 作者:白云水 更新时间:2021-09-18 23:49: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楚蓁蓁拜别过冯安国等漠北众将后,便领着白虎营先回了城。

  路上经过一家新开的包子店,店里飘出来的菜香味,让楚蓁蓁往里望了一眼,一眼瞥过,她便收回了眼,策马行至十米开外,她突然勒住了缰绳:“你们……”她扭头转向背后,跟在她马头的男人们以为她有什么重要吩咐,立刻收敛神色,等着她发话。

  楚蓁蓁:“你们去那家店买包子,我请客。”

  阿彘掩不住失望:“什么呀!就包子?”

  胖子嘿嘿笑了两声,跟楚蓁蓁打着商量:“老大,包子能换叫花鸡吗?”

  阿彘冲他后脑勺一拍:“吃吃吃你就知道吃!”

  胖子:“昨儿差点都把小命送了,不吃点好的,怎么对得起自己,是不是老大?!”

  楚蓁蓁装模作样的往袖袋里掏了掏,众人以为她准备拿钱,谁知掏了半天,还是一只空手摊在了众人的眼皮下:“抱歉各位,出来匆忙,忘了带钱袋,你们买完包子回头找我报销呀。”她勒紧马绳,离开前不忘强调:“请认准“闵家”包子店,一人限买2个,且代买不算。”

  一连串的限制,惹得男人们集体“骂街”,本来不屑占这种小便宜的白虎营军士们也不禁改变了主意,秉着多吃两个,让某人多破费的原则,跟着阿彘胖子他们“一窝蜂”的挤进了街边的包子店。

  “母亲,我们是不是不会被房东赶出去了?”

  女娃娃看着乌泱泱从外冲进来来买包子的人,立刻抓着母亲的胳膊高兴地跳了起来。

  妇人看了看他们身上的军服立刻就明白了。

  “老板两个包子,多少钱?”

  妇人默默递上用荷叶包好的包子,笑着摇了摇头。

  “那多不好意思。”

  胖子嘴上说不好意思,动作却一点没客气,接过包子就打算离开,被阿彘狠狠“爆”了脑袋。

  “这怎么成?”方沧以为她是惧怕他们身上的军服,特地向她解释道:“婶子你放心,我们是漠北军,漠北军向来不欺负老百姓的。再说今天我们统领请客,限我们每人买两个!我们呀,秉着不吃白不吃的原则,买包子,回去气我们统领呢,您要是不收钱,我们可就……”

  没想到方沧这一安慰,老板娘反而红了眼。

  方沧:“婶子您这是?”

  后面人不知前面发生了什么,全将视线投在了拿着包子没付钱的胖子身上,胖子忙改口:“我我我……我跟婶子开玩笑的,哪能不付钱呢?!”

  帮母亲打包的女娃娃站在柜台后对母亲低声问:“母亲,是楚大恩公吗?”

  妇人点点头,用袖子快速摸了一把脸。

  女娃娃爬上凳子,以便站在柜台后的大人们能看到她:“大人们,放心吃,我们不收钱的。”

  稚声稚气的话让在场的“糙汉子”们齐齐笑了起来。

  胖子乐呵道:“楚大恩公?我们老大吗?没想到我们老大还是个大善人呀。”

  调节气氛的话,没有像往常一样引得众人大笑,而明白楚蓁蓁良苦用心的男人们再也没有“报复”的快感,齐齐沉默了。

  阿彘在柜台上搁下了六文钱:“婶子,我买过你家的菜包子,我就看着给了。”

  “这……”

  闵夫人还未将他拦下,另一个人又搁下六文钱走了,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直到再也无法让人拒绝。

  开业大半月,生意一直冷清的“闵家”菜包子店店外,今日竟排起了“长龙”,街坊领居不禁好奇了起来,于是被他们冷落多日的包子店,终于有了让他们尝尝鲜的念头,而那些无意买包子的行人也莫名其妙的跟着排起了队,结果队伍越排越长,越排越长……

  ……

  楚蓁蓁趁男人们“一窝蜂”的冲向包子铺,隔开了顾楚琛派来监视她的红影,便弃了马,抱着阿乐窜进了一条暗巷。

  她七拐八拐的穿过几条小巷,才找到一个人问了苏老头家的地址。

  楚蓁蓁抱着阿乐往苏老头家前走,边走边与她说着话,阿乐懵懵懂懂的听着,也不知道听不听得懂,圆圆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搂着她脖子的双手倒是越收越紧了。更新最快s..sm..

  楚蓁蓁鼻子有些发酸,走了一段后,再也说下去了。

  夕阳西斜,将她两的影子拉得越来越长,她突然想起小时候,她母亲必定也是这样抱着她到处走的吧。

  人说人的心都是往下长的,可能真的只有到自己有子女,才能体会父母恩吧。

  虽然这个世界这么糟,但有了一个小小的“你”,却也不算糟糕透顶。

  楚蓁蓁在“女儿”脸上“吧唧”亲了一口,她咯咯地笑了起来。

  ……

  苏老头大眼瞪小眼的瞪着坐在自己床上的女娃娃,沉默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舌头”:“你说要把她交给我?”

  苏老头不敢置信的转向在他屋内兀自转悠的女人。

  “近来跟牛阿姨处的好吗?”

  女人没头没脑的话一下让苏老头老脸大红。

  楚蓁蓁观了观苏老头涨成猪肝色的大红脸,忍不住笑出了声。

  她的笑声一下让苏老头反应过来:“你!是你!你竟然……”

  苏老头吹胡子瞪眼,不断起伏的胸口感觉他随时有“自爆”的危险。

  楚蓁蓁忙挥了挥手,解释道:“欸,你两的事我不知道,我只是让牛阿姨多多照顾您,哪晓得你两……嘿嘿!”

  苏老头手指颤颤指着她,气得一句话说不出来,只能在椅子上坐下,对着她干瞪着眼。

  楚蓁蓁顺势在他对面落了座:“苏大人知道我即将领兵攻打盐城,生死难料,在这个世上,我唯一的羁绊就是她。”

  她转向坐在床上揉着眼睛,昏昏欲睡的小人儿,口气不由放柔:“即是羁绊,便是软肋,若是软肋掌握在别人手里……我怕(我)会变成杀魔弑佛都不会眨眼犹豫的人。”

  苏老头神色正经起来:“既然如此,阁下为何又要将自己的软肋交到老朽手上?”

  “因为……”楚蓁蓁嘴微一哂:“……您送过我!”

  因为他送过她?

  女人离开许久之后,苏老头才明白她的意思。

  送过她,不是送她什么礼物,而曾用“一块豆腐”为她“送过行”。

  苏老头若有所思的望向不哭不闹,在他床上渐渐合上眼,快要睡着的女娃娃,不由感慨——万事皆有因果,万物终有宿命。

  罢了,就算她为了女娃娃,提前安排人接近他,他就当行善积德吧。

  “老苏,我来了。”

  熟悉的女声在外响起,苏老头低落的心情又“蹭”的一下大好了。

  夫人,女儿,现在都有了。

  黄土都埋进半截的人,还有什么好怕的!

  苏老头乐呵呵的往外走,突然觉得自己这一成不变,“清汤寡水”的平淡日子也开始变得精彩了。

  ……

  #当你从地狱底部向上看的时候;在上面,在人间的“你”是你的镜像,他她或许正在嘲笑着身陷地狱的“你”。#

  所以!

  会不会在屏幕前码字的“我”,正在嘲笑在小说世界里的“我”?!

  原来她的世界很简单,起床,吃饭,码字,吃饭,码字,睡觉。

  她一切的喜怒哀乐都与小说有关。

  有长评,高兴。

  有差评,伤心。

  最大的怨气的就是没有推荐,永远默默地在写,以中彩票的心情等着不知从哪里出现读者。

  日子一天天的过,时间流逝,每天都是过去的重复。

  而一成不变的日子,便会让人生出寻找刺激的念头。

  穿到小说世界里,每天都在被“刺激”找,每天都过得“跌宕起伏”“惊心动魄”,才知成长是要付出代价的;而成熟,更是要献祭自己的单纯,甚至是初心;她从没想过代价会这么高,以无数“纸片人”的“生命”为代价,来告诉自己,来告诫自己,她哪怕是码字界里最底层的“纺织女工”,哪怕没有读者,也得对得起她笔下的人物,也得对得起在另一个世界里苦苦求生的“人”们。

  因为,他们,正活着。

  ……

  议事厅,漠北军、关西军所有的高级将领都到了场,除了不知去向的楚蓁蓁。

  众人听说白虎营在楚蓁蓁的带领下先后灭掉了北国信号营,伪装成商队的南国奸细后,不由惊叹连连。

  对楚蓁蓁的称赞犹如洪水绝提般绵绵不绝。

  身为白虎营前任首领——叶薇在场就显得有些尴尬了。

  她强挂着笑,努力融入四周,想表现出不在意,大度,与自己无关的姿态,可周围偶尔投来的嘲讽眼神,让她无法再装风轻云淡。

  自小到大,不论是在学校,还是在特工营,她都是最受期待瞩目的。

  她习惯了事事以她为主为先;习惯了别人的赞许;她从没被人夺走过光环,哪怕是在人才济济的特工营里,也从来没有。

  永远的no1,让她不知如何做一个失去光芒的“人”。

  这是第一次,她觉得这个世界与自己无关。

  也是第一次,她感觉自己不再是众人关注的焦点。

  头顶似乎有盏灯灭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