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飒[快穿] 第69章 前程似锦

小说:我飒[快穿] 作者:白云水 更新时间:2021-09-18 23:49: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萧卒长抱着我的人,打算什么时候放手呢?”

  轻飘飘的男声从外飘进,那抹红衣还未跨进门槛,楚蓁蓁就被某男丢在了地上。

  楚蓁蓁又是屁股疼,又是脑袋瓜疼,哀叫着,不知道先揉哪,一只手搁在了她的眼皮下。

  顺着修长的手指往上看,她看到了那身红衣,还有那张熟悉的狰狞鬼面。

  楚蓁蓁伸出手,在即将敷上他手的一瞬间又忽然改了主意,改拎起下裳起了身。

  “殿下来的可巧。”楚蓁蓁没行礼,冲他咧嘴笑:“小人正想去找殿下呢。”目光晃过随他一起进来的叶薇、张胜:“与殿下还真是心有灵犀呀。”

  “别与旁人也心有灵犀就好。”

  顾楚琛低头看着他那只伸在空中无人响应的右手,自嘲一笑,收回手后,望向楚蓁蓁特地唤出了她的新身份:“楚统领。”

  现下根基未稳,可不能把金主给得罪了。

  楚蓁蓁明白他的暗示,眼珠一转,冲他笑得越发谄媚起来:“矮油!”她在空中狠狠挥了下手,抓着他的胳膊贴了上去:“什么统领,在殿下面前,小女永远是殿下的心肝宝贝呀。”

  “心肝宝贝”让顾楚琛打了个激灵,几乎出于下意识甩开了她的手。

  “你爱我我爱你的恩爱设定”就被他这么一抬手“甩飞”了。

  萧煜轩笑出了声。

  等顾楚琛回过神自己意识到,也不免尴尬起来。

  装不下去了。

  叶薇走到萧煜轩身边,满脸戏谑的打量着她与顾楚琛,稍微脸皮薄点,怕是待不下去,楚蓁蓁没这方面的烦恼,甚至还挑衅的冲她露出了原主可以去做美白牙膏广告的八颗牙:“叶姑娘与萧卒长的进展似乎太慢了,要小女给叶姑娘一些……”

  萧煜轩在顾楚琛的眼皮下一只手掐住了楚蓁蓁的两腮。

  嘴巴嘟成金鱼眼,楚蓁蓁“嗖”的瞪圆了眼。

  他丫的要做什么!

  在这么人面前?!

  顾楚琛眼里划过一道暗光。

  萧煜轩定定看了楚蓁蓁几秒后,嘴角一哂,冷声警告道:“干净点,知道吗?!”

  干净点,知道吗?

  在场众人不禁表情怪异了起来,不论知晓两人关系的还是不知晓的,无不在心里冒出一句——“他是不是吃醋了?”的疑问。

  ……

  众人走后,楚蓁蓁仍陷在萧煜轩最后那句警告中久久不能自拔。

  她突然发现他似乎特别在乎她“干不干净”,既然这么在乎,当初为什么对着她放箭,让她引开追兵?

  她忘了这是她设定的剧情。

  没办法探究。

  她叹了一口气,这才发现顾楚琛还坐在她对面,她惊了一下,立刻挂上讨好的笑:“老板,老板有什么吩咐?”

  顾楚琛对女人的“称呼”不置可否,他眯起眼在楚蓁蓁脸上一阵探究:“对前夫旧情难忘?”

  楚蓁蓁像掸苍蝇一样在空中挥了挥手:“矮油什么旧情难忘?小女只对殿下有感情。”

  顾楚琛:“是吗?”

  顾楚琛红唇斜钩,“宠溺”的捏了捏她的下巴:“既然你对本宫这么有感情,本宫就与你一起养娃娃吧。”

  楚蓁蓁:“???”

  顾楚琛:“带进来。”

  楚蓁蓁甩开他的手,扭头转向门口,红影领着抱着阿乐的妇人走了进来。

  阿乐在妇人怀里熟睡着,妇人一见她立刻冲她跪了下来,楚蓁蓁伸手阻止她的“告罪”:“殿下这是做什么?”问话时,视线仍落在女童的脸上。

  顾楚琛:“你落在民舍的宝贝,本宫帮你寻来了。”

  楚蓁蓁梗着脖子,努力不去看他以压制自己快要爆发的火气:“殿下是不信——我吗?”

  顾楚琛观察着她的脸色,极有耐心的等着她主动面向他。

  良久的沉默之后,楚蓁蓁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朝他看了过去,她低头笑了笑:“我倒是没想到拿她威胁我的人会是——你!”再次抬头时,眼里已冷光一片,再无半点暖意。

  顾楚琛眸光怔了怔,突然!没由来的感到后悔。

  一个女人而已,他告诫自己。

  ——她,不值一提。

  ……

  萧煜轩意外加入楚蓁蓁攻打盐城的队伍后,于守烈也派了人进来,这场攻打盐城的军事行动变得不单纯了起来。

  楚蓁蓁依然将白虎营交给阿彘,她每天除了吃喝睡,就是安排阿乐的吃喝睡,萧煜轩和于守烈的人倒是比她还上心积极。

  每天打开房门,地上就会多一包用荷叶包的菜包子。

  每天晚上,阿彘都会来踢她的门,问她什么时候接管白虎营。

  楚蓁蓁强行让自己过了几天好日子后,终于在某天早晨,啃菜包的时候,突然有了良心,决定要发愤图强了。

  ……

  阿彘骂了声“操蛋”从床上一跃而起,拾了一件外袍就奔出了门。

  军营前的操场上拥了不少的人,从未踏进白虎营的某女此刻正站在房顶上不断的吹着她口中的哨子。

  白虎营的“二把手”方沧揉着眼屎骂骂咧咧的从屋里走了出去,抬头一看来者,吓得立刻打了个惊嗝。

  这时,一个小兵提着一破锣匆匆跑到女人所在的屋顶下,众人还没来得及出口制止,就瞧着女人接过破锣,破坏性极强的敲了起来。

  这下,不但是他们白虎营,怕是连接几个营的人全醒了。

  ……

  萧煜轩接到消息时,楚蓁蓁已经带着白虎营出了城;不但是他,被于守烈安插进来,代表关西军的都尉胡溪,也是急急往城外赶。

  双方人马意外在北城城门口相遇,心情皆是一阵微妙,难得没有寒暄,打马出了城。

  ……

  清大八早被楚蓁蓁从被窝里“拽”出来的男人们其实人还没有全醒,他们吭哧吭哧的跟着楚蓁蓁的马后,像个没有灵魂的策马者。

  不知多久,将平整的公路变成了黄沙土道,当早风没有遮挡的吹在他们身上,当他们被冷醒饿醒,才陡然惊觉,他们正在冲向北军驻扎在草原上一处专门打探丰城等周边城池的信号兵总部。

  北风凌冽,不像是开了春的五月天。

  苍茫的天地间,一个一个小黑点从帐篷里钻了出来。

  军号在响。

  那是北军的吹命符。

  领首的女人没有减慢速度,她抽出挂在马袋上的一把长刀,没有任何预兆,也没有任何指示,仅仅是吹起了挂在她脖子上的木哨。

  哨声是有节奏的长短声,在此之前,是他们在阿彘手下训练的重点,他们才恍然明白过来,今天是他们训练的实践考验。

  清醒过来的男人们跟在她背后一阵痛骂,却不得不边取出武器,边按照哨音做出相应的反应。

  面对突如其来的奇袭,北军不愧是马上的彪悍民族,第一时间集结完毕后,没有窜逃,反而主动的杀向了向他们冲来的唐国铁骑。

  天地一线,在草原上逐渐缩短距离,向对方暴冲的两边骑兵们,那一团看似杂乱无章,不管不顾冲杀的唐国士兵们突然有意识的分成了四股,这四股呈圆弧形向左右散开,像是突然被惊动觉醒的吃人花,将猎物整个包裹再完全吞噬……

  当萧煜轩与胡溪双双赶到的时候,就看着白虎营已和北军混战到了一起,刺耳的哨声在草原上空不停歇的响着,萧煜轩与胡溪策马站在一处高地上,谁都没有下令出面救援,几百人犹如一人,悄然无息的望着远处的对战,其中有他们的敌人,也有他们的战友……

  人数不相等,代表力量不相等,在行军作战正面应敌中,敌多我寡是为大忌,但楚蓁蓁丝毫不在意的这些条条框框。

  作为本小说的作者虽然从“穿书”起就一直被各种人等狂虐,但身为“亲妈”还是有身为“亲妈”的好处,譬如:她了解女主一切的装逼行为:譬如,她熟悉所有已经发生,即将发生,未来将会发生的大小战役,并了解所有敌军的打法路线,甚至敌军首领在战争中所发生的心路变化……

  而最关键的是!她永远不会输!

  死亡,代表重启。

  她会在最终胜利的那一刻继续活下去。

  这是她的筹码,虽然有些“可悲”。

  隔岸观火的男人们察觉到那飘在空中刺耳的哨声其实是驱动白虎营不断变幻队形的主要方式,然而当他们意识到这点的时候,白虎营已结束了战争,成功收缴了北军对唐最重要的哨兵基点之一。

  兴奋地欢呼声在前方响起,唐军大败北军,却似乎与他们这群同样穿着铠甲的唐国士兵无关。

  脸被冷风吹得生痛。

  一骑兵被派出,打马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张溪有些心虚的望了眼身边的萧煜轩,见他气极定弦,完全没有“冷眼旁观”的尴尬,便也有了底气。

  骑兵坐在马上叉手道:“萧大人,我们统领说让大人接收北军俘虏,负责善后。”

  接收北军俘虏,负责善后?

  岂不是要将自己的战功拱手相让?

  张溪“小心思”颇多,偷瞄了眼萧煜轩后,对传话的骑兵问道:“你们统领知道我们也在吗?”

  骑兵回:“回大人,我家首领只知道萧大人来了,并不知关西军也来了。”

  张溪点点头,心里开始盘算待会怎么先萧煜轩一步抢占白虎营的军功。

  萧煜轩哪会不知张溪心里的“小九九”,只不过他更了解那个女人。

  于是萧煜轩对骑兵问:“你们自己不接收是为什么?”

  骑兵早得了答案,所以面对萧煜轩的质问,并不慌张,他不卑不亢的对萧煜轩回道:“我家首领还要带兵全熟悉附近的地形,要赶在午时前回丰城吃饭。我家身统领说了,萧大人接收完可以提前回城,也可以等她一起回丰……”

  骑兵话没说完,张溪突然策马,率先带兵冲下了土堆。

  “主公?!”

  眼看“白得”的功劳要被人抢去,男人们各个不满了起来。推荐阅读sm..s..

  然而,立在他们身前,被他们唤作“主公”的男人不但迟迟未有动作,反而望着关西军奔驰的方向皱起了眉。

  既然要赶在午时回丰城吃饭,为什么又要抢了北军的干粮?!

  事反常态必有妖,人反常态必有谋!

  这女人又要搞什么鬼?!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