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飒[快穿] 第50章 前程似锦

小说:我飒[快穿] 作者:白云水 更新时间:2021-09-18 23:49: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楚蓁蓁觉得自己有够倒霉,逃命都能逃到“仇人”家里。

  她说屋里的女人小孩怎么这么眼熟,原来是上次在酒馆里见过。

  楚蓁蓁闪进一处暗角,暗自观察起来。

  她发现闵浩似乎不在家,闵夫人正带着一对儿女在主屋里学《三字经》,从进门到现在,压根没人察觉。

  这让她稍稍安了些心。

  外有追兵,内有仇家,该怎么办呢?!

  现在回城守府肯定不可能了。

  且不说顾楚琛会不会救她,单看这次被抓进难民营,他没有第一时间出手相救,就可以看出——他其实并不觉得她有利用价值。

  外面,萧煜轩的亲卫还在收罗她的行踪。

  楚蓁蓁思前想后,觉得比起闵浩,还是萧煜轩更可怕一些,于是在院中寻了寻,“忍辱负重”的躲进了鸡圈。

  ……

  楚蓁蓁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突然看见两双黑不溜秋的眼珠盯着她直看,吓得她一个哆嗦人立刻醒了。

  天已全黑。

  两个娃娃站在鸡圈外,楚蓁蓁躺在鸡圈内,有种自己也成了一只鸡的错觉。

  圈内圈外谁都没有说话,

  场面滑稽又可笑,但楚蓁蓁笑不出来,因为她听到男人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

  闵浩回来了?

  豆大的冷汗从额上滴下。

  楚蓁蓁不知道两小娃娃记不记得她,她将手指搁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两娃娃依旧木木的。

  “你们在看什么?!鸡圈里面有什么好看的?!还不过来吃饭!!!”

  男人暴躁的在屋里叫骂,两个娃娃立刻面色大变,慌慌张张的跑走了。

  最紧张的时刻来了。

  楚蓁蓁坐起身,全身戒备的听着屋里的动静,她听了一会,发现除了男人的叫骂声,女人的赔罪声,再无其他。

  紧绷的神经一松,浓重的睡意席卷而来。

  这一次,楚蓁蓁莫名有种预感,预感自己可能会梦到些什么。

  果然!

  黑暗很快淹没了她的五感六识。

  刺破羊水般的浓雾后,她回到了难民营。

  难民营灯火通明,难得除了星月,出现了另外的照明物。

  火把像天上的星子一样多,散在木棚的前院。

  几个士兵将好几个男女往木棚外拖,小孩们的哭声连成一片,阿彘胖子还有上次几个帮她们挖土的男人们拼命去拦那群士兵。

  被踢倒,被打倒,爬起来再去拦。

  胖子被两个士兵压在地上。

  阿彘被打得鼻青脸肿,脸被人狠狠按进土里。

  还有几个不是被人折了手,就是被踢断了腿。

  她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么执着。

  木棚里“沉睡”的“人”接二连三的起了身,她感受到木棚里荡漾着一种难以喻的压抑气氛。

  他们像是一路往东的企鹅,沉默许久之后,一个,两个,三个……越来越多的“人”冲出了木棚。

  混战一触即发,谁都不知道一开始是怎么爆发的?!

  可等回过神来!人,全在跟“人”拼命。

  而令楚蓁蓁最为惊讶的是——冲在最前面的,竟然是那群最喜欢嚼人舌根的大妈。

  彪悍大妈从士兵手里抢回一个女娃娃,当女娃娃抬起头,将那张哭脸对准楚蓁蓁的时候,楚蓁蓁一下惊醒了。

  噩梦!

  一个太过真实的噩梦。

  楚蓁蓁急急喘着气,大把大把的冷汗从她额上,身上流下,很快浸湿了她的衣裳。

  缓了好久好久,她才感觉到有人正在看她。

  一双怯生生的眼。

  是闵浩的女儿。

  女娃娃一与她对上视线,便将一只包子塞进她手里,塞完后一句话也不说,红着脸跑走了。

  楚蓁蓁人还在噩梦里没有全醒,只知机械的将手里的包子往嘴里塞。

  菜包子。

  她咬了咬。

  跟她在现世吃的味道一模一样。

  楚蓁蓁吃着吃着,吃着不禁眼泪鼻涕一把流。

  没想到2块钱一个的菜包子这么好吃,回去后,她一定天天吃包子。

  ……

  填饱肚子的楚蓁蓁正准备找机会离开,屋里突然爆出一阵极为撕心裂肺的哭声。

  闵浩抓着闵夫人的头发往院里拖,像丢垃圾一样丢到了地上后,举起一只方凳就朝她身上砸去。

  事情发生的太快,楚蓁蓁压根来不及思考。

  艹?!

  遇上家暴现场了?

  那日在酒馆,她就觉得这人有家暴倾向。

  老婆女儿为他求情,他不但不领情,反而一脚将她们踹在了地上。

  闵浩在她的小说里原本是个小人物,除了开头以原主楚蓁儿的“情夫”出现,后面几乎没什么戏份。

  倒是吕城城破之际,简单提了奉男主之命死守吕城的闵浩背叛了男主,战前更是让士兵用一只竹筐将他吊下城,不惜弃家弃子,独自逃走,反倒是他的夫人带着他的一对儿女在吕城城破之际殉了城,以此承托他的卑劣。

  原小说里闵夫人的戏份极少,只有在吕城城破的那一章出现。

  第一次出场即是结束。

  然而在这里,不论是闵浩,还是闵夫人都成了“活生生”的人。

  闵浩拿着木凳不断的往她的身上掼着,女人好似习惯了男人的暴力,躺在地上不哭不闹,既不求饶,也不闪躲,只是紧紧的抱着头。

  楚蓁蓁不想管这档子烂事。

  就算在文明化超高的现代,就算中国已经完全摆脱了“女人小脚布”的时代,在中国仍每7.4秒就有一位女性被家暴。

  怎么管?清官难断家务事,再者这还是个需要靠男人养活的时代。

  就像当初在酒馆拉住叶薇的一般,楚蓁蓁选择闭上眼,捂住耳朵。

  不见不闻,便是没有发生了吧。

  然而!

  闭眼前她却意外的与女人对上了眼。

  一双无比绝望的眼,让她无法忽视她那张被打的脸。

  半张脸肿得高高的,左眼几乎肿成了一条缝,嘴角青紫,下唇被她咬出了血。

  救?还是不救?

  楚蓁蓁不断地安慰自己,不要出手,要冷静,这里不过是纸片人的世界,所有的一切仅仅是“游戏”而已……

  然而!

  当两个娃娃扑向母亲,被闵浩一手一个丢开的时候,楚蓁蓁不由双手握成拳。

  女娃娃跌在地上,爬起来又去抱父亲的腿,哭喊着“不要打她的母亲”,她父亲用力将她踹开,她不依不饶的再次抱上去,她父亲再次把她踹开,一来一去不断反复,怯懦的男娃娃想去护他的妹妹,被他父亲一把攥住后衣领,拎回了里屋。

  经过女娃娃时,男人极其恶劣的对着她的肚子狠狠踩了一脚,女娃娃当场一口鲜血喷出,转眼就失去了意识。更新最快s..sm..

  倒在地上不不语,不反抗的闵夫人终于激动了起来。

  她挣扎着想从地上站起来,可惜不能,所以她改变了主意,一点点的往孩子面前爬,一点一点的,慢得几乎看不到她移动的轨迹,一线血水从她肿得已经看不见眼睛的眼角流下,像是杜鹃啼出的血,震人心魄。

  闵浩将儿子关进里屋后,拿了一把菜刀出来,他骂骂咧咧的往院子里走:“你这晦气的贱人,自从老子跟你在一起后,没一天过的舒心,还有这赔钱的小贱货,每次见到我不是哭就是哭,老子的好运全被你们哭光了!”

  闵夫人也不知道哪来的劲儿,一下扑到女儿身边,摇着头不断向闵浩哭求道:“求求你,别杀我们,我们有……有用的,我我……我会想办法出去赚钱的,我……我们以后……一天只吃一顿,求求你……呜呜呜,求求你别杀我们,姐姐……姐姐以后会报答你的……”

  闵浩狠狠往地上呸了一口:“报答我?以后还不知跟哪个野男人跑了,不如我现在就解决了她,也省些粮食。”他蹲在地上,磨起了刀,完全不理闵夫人的哭求。

  闵夫人拼命拍打女儿,想让她清醒过来逃走,无奈女娃娃一直昏迷不醒。

  “你放心。”闵浩磨好了刀,从地上站了起来:“我会让她走得痛痛快快的。”

  “不要……求求你……”

  闵夫人死死抱住他的腿,男人抓住她的头发,一下将她提到了半空:“你如此不舍,不如我把你先解决了。”

  人间悲剧。

  就这么被她遇上了。

  叹!

  楚蓁蓁摇了摇头,纵使她再冷血,再不把他们当“人”,看到这一幕也不得不不从鸡圈里起了身……

  她可是“亲妈”呀。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