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飒[快穿] 第48章 前程似锦

小说:我飒[快穿] 作者:白云水 更新时间:2021-09-18 23:49: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挖土的女人们毕竟不是“蓝翔技校”毕业的,挖个半个时辰,连一根人腿都埋不了。

  楚蓁蓁身心俱疲,想着是不是换一个方式处理,几个黑乎乎的人影朝这边走了过来。

  女人们下意识躲到楚蓁蓁的身后。

  “怎怎怎……怎么办?”

  她也“木鸡”呀。

  楚蓁蓁垫了垫手中的铁锹,算准距离,一下丢出,没想到正中靶心,一人成功被放倒。

  楚蓁蓁自己都惊了。

  女人们见此方法奏效且杀伤力够强,纷纷学她将手里的“工具”丢了出去。

  好歹也留几个防身呀。

  楚蓁蓁回头看了看她们空荡荡的双手,实在忍不住冲老天翻了一个老大的白眼。

  “娘的,这是要谋财害命?!”

  “你丫的有什么财可以给被人谋的?”

  “老子长得俊,不服啊……啊啊啊!又被打了!”

  欸?

  他们是?

  当楚蓁蓁看清迎面走来男人们的面孔时,终于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怎么办呀?”

  楚蓁蓁:“别怕,是自己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人”这三个字触动了他们,原本嘴上骂骂咧咧的男人们一个个消了声,他们往她们面前走,既不看她们,也不跟她们搭话,只是默不着声的开始搬尸体,默不着声的取代她们原本的任务……

  一切都是悄无声息的。

  不论是干活的人,还是看他们的人……

  ******

  负责吕城、盐城关西十三城的主将带着亲兵入了丰城后,丰城又迎来了漠北的一众高级将领,一时间边关所有重要的人物似乎全集中在了丰城。

  丰城城守苏老头很是头疼。

  本来丰城地处偏远,属于爹不疼娘不爱,就算敌军也不该来的三不管地带,现下一下挤了这么多的高官将领,又不似文官可以按照官衔定地位,这些人各个手上有兵,单是一个小小的卒长,手上也有百人之众。

  然而,攻打吕城的北军突然调转马头,将目标改为了丰城。漠北、西关两军不但不意外,反而为谁出兵迎战,天天吵得不可开交。

  苏老头为怕引火烧身,不得不天天往难民营跑;谁知,后院也起了火。

  几个漠北军像训儿子一样训着他们丰城的兵,苏老头询问之下才知道漠北军失踪了几个士兵,说是失踪前来了难民营。

  苏老头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赔着笑,连连向军大人们保证一定会弄清楚,给他们一个交代的。

  楚蓁蓁坐在木棚下,看着苏老头对关西军卑躬屈膝的赔着笑脸,边吐槽堂堂一城守对几个小兵如此谄媚,正聚精会神的“看着戏”,冷不丁一碗冒着热气的白米饭递到了她的眼皮下。

  白米饭呀。

  她已经好久没闻过饭香了。

  楚蓁蓁狠狠咽了咽口水,刚想伸手接过,余光瞥见了捧着饭碗的小手,她一下愣住,脑中掠过她母亲捧着饭碗从后院出现时的情景,几乎下一秒,便将米饭推还给了奶娃娃:“我不饿,你吃吧。”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奶娃娃犹豫的看向自己的母亲,那名叫“菀娘”的女人低头补着衣裳上破洞,装似随意的道了一句:“干净的。”

  干……

  心里才跟着重复了第一个字便顿住了。

  她虽然是个写小说的,但并不善于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尤其还是这种。

  然而,她似乎忘了——现下被她小心翼翼对待的“人”,却是她曾经毫不在意生死的“纸片人”。

  楚蓁蓁收敛失态,伸手捏了捏女娃娃的小脸蛋:“真可爱,我要是有女儿,我也甘愿为她付出一切。”

  女娃娃茫然的眨了眨眼。

  楚蓁蓁默默起了身。

  “母亲?”

  女娃娃抱着碗,看了看离开的楚蓁蓁,又看了看自己的母亲,她皱着小眉头想了想,还是走到母亲的面前。

  女娃娃:“母亲,那个姐姐不吃。”

  母亲吸了吸被针扎破的手指,顺势扫掉脸上的眼泪后,将女儿揽进了怀里:“儿呀,母亲只望你活得好,哪怕要母亲下黄泉地狱,母亲也愿意呐。”

  ……

  楚蓁蓁有些气闷,想拐去后院散散心,还没走几步就听到叶薇的名字,说是北军攻丰城,到丰城的各路将领没人愿意出面,最后还是一名女子主动请缨,说愿意在黑子岭截杀北军的先锋军。

  “叶薇”被他们吹得神乎其神,一会说她是某个隐士高人的弟子;一会说她是天降的福星,总之仗还没打呢,已然成了丰城的红人。

  哈,不愧是“光芒”加身的大女主,不服都不行。

  见他们聊得起劲,楚蓁蓁默默找了一个无人的且偏僻的树荫下坐下。

  按原剧情,女主这是准备在男主面前“大显身手”了吗?

  楚蓁蓁双眼一亮。

  女主“大显身手”,男主坠入情网,她穿回到现代,岂不是指日可待?!

  低落的情绪顿时由阴转晴,楚蓁蓁又不由高兴了起来。

  半块馒头毫无征兆的挤进了她的眼帘,楚蓁蓁抬起头,才看清楚是谁,馒头猛地砸在她脸上,阿彘火急火燎的跑了。

  靠!

  她的脸!

  楚蓁蓁忍着痛,第一时间护住来之不易的半块馒头:“欸,有没有水呀?”

  她扯着嗓子对阿彘问,阿彘似乎被她的声浪惊到,走的好好地,突然袢了一脚,跌了个“狗屎吃”。

  楚蓁蓁瞠目结舌的看着,好半天才合上大张的嘴,默默收回视线,低头咬了口馒头。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