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飒[快穿] 第47章 前程似锦

小说:我飒[快穿] 作者:白云水 更新时间:2021-09-18 23:49: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巨大的黑影悄无声息的从头顶罩下,楚蓁蓁仰起头,就见那名四处“狩猎”的仁兄贴着她的脚后跟站着,但他没有看她,而是……

  顺着他的视线,楚蓁蓁看见了放开女儿,坐起身的那名年轻母亲,她瞥了她一眼,表情木然的起了身。

  站在她脚后跟的男人立刻改了方向,看着她得意的大笑。

  “就喜欢骚的。”

  他将她从地上拖起甩在肩上,开步前,故意在她屁股上大力拍了两下,以示炫耀。

  楚蓁蓁闭上眼,想当做没听见没看到,可女人坐起身前那一瞥始终从她脑里散不去。

  男人的笑声渐行渐远。

  楚蓁蓁告诉自己——她只是个纸片人,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假的!

  “沉睡”的四周出现了交谈的声音,男女夹杂,女人的声音却尤为突出。

  “真是不要脸,迫不及待的贴上去,像她这种女人就该浸猪笼。”

  “哎呀别说了,说这些有什么用,狗改不了吃屎,你说她就能改?!”

  “她父母遭了几辈子的孽哦,生了这么一个女儿。要是我女儿,我早就把她掐死了。”

  “她还有一个女儿呢,估计日后也是一个小贱货。”

  楚蓁蓁再也听不下去,“唰”的一下坐起了身。

  因为她的动作,所有人不由自主止了声,朝她看了过来。

  楚蓁蓁心中的一腔怒火莫名在这一双双眼睛的注视下熄灭了。

  一片不解的目光中,唯独阿彘眼里流露出洞察一切后对她的鄙夷。

  被惊醒的女童撕心裂肺的哭声在她身后响了起来。

  明明转个身,就代替她母亲哄哄她,却不知为何始终不敢面对她。

  楚蓁蓁从地上一跃而起,逃似的奔了出去。

  “这女人是不是脑子坏了?”

  “欸你不知道?”

  “……”’

  “估计也是同一种人!”

  女人们的讥讽不断从木棚里飘出,传进她的耳里,楚蓁蓁不由感慨:为难女人的是女人,对女人最苛刻的也是女人。

  话,越来越难听;

  承受力,越来越脆弱。

  终于,她实在忍不住,仰头冲着头顶的月夜星空高声骂了句“艹你娘”!

  “哗啦啦”!

  许久不见的#天降冷水#再次当头浇下!

  这一次,楚蓁蓁无心关注是不是因为骂作者(自己)而被浇水,狠狠摸了把脸后,抽出藏在靴子里的匕首,大步朝充斥着女人们哭喊声的后院奔去。

  艹!

  纸片人就纸片人吧。

  ……

  楚蓁蓁没走几步就瞧见了抱着那名母亲的男人。推荐阅读sm..s..

  她握紧手中的匕首,悄悄放轻了脚步。

  说实话,她除了捅萧煜轩捅得顺手了些,捅其他人还是略显紧张的。

  她安慰自己,对方就是一个纸片人,你会为撕一张纸有罪恶感吗?

  不会。

  但不断攀升的肾上腺素还是在不断的提醒着她,她正准备犯罪。

  她蹑手蹑脚的走到男人背后,对着他后心抬起手的前一秒,挂在男人肩上的年轻母亲毫无征兆的抬起头。

  四目相对。

  匕首刺进男人后心的过程,在她的注视下全程悄无声息的进行着。

  比楚蓁蓁反应的更快,她突然暴起,死死捂住男人的嘴,与他一起轰然倒地。

  男人挣扎着,奋力想挣脱她的手,可惜到死,他都没能发出一声。

  血,不断从他的身下流出。

  楚蓁蓁看着自己的手,不住地忍不住发起颤来。

  年轻的母亲从地上爬了起来,起身前从男人背上拔出了她的匕首:“害怕吗?”

  楚蓁蓁:“???”

  年轻母亲:“他们做尽坏事,倒是从不害怕。”

  年轻的母亲拿着沾血的匕首在他身上擦了又擦,直到血渍拭尽,才将匕首还给了她。

  她没说话,反手将匕首递到了她的面前。

  楚蓁蓁面子挂不住,嘴犟道:“杀人还不熟练,练练就好。”

  女人没有情绪的冲她问:“人还要杀吗?”

  她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眼里陡然簇起的光,却如一盏突然在黑暗里打开的白炽灯,亮得可怕。

  楚蓁蓁下意识越过她,望向了那埋藏罪恶,连光都照不到的草丛深处。

  “杀一个,是下地狱;杀两个,也是……”

  她怔怔道,沉吟良久,目光重新飘回女人的脸上后兀地勾唇一笑:“自然多杀多赚了。”

  若诸神无力,那只有——魔渡众生了。

  ……

  与罪恶之地一篱墙之隔,一袭红影从天空飘然而下,不偏不倚正巧落在一名斜倚着树枝的男人身边。

  “好巧。”

  萧煜轩冷冷瞥了顾楚琛一眼:“南国太子绕道丰城,就是为了来看戏?!”

  顾楚琛:“本宫为何绕到丰城,萧小侯爷难道不知吗?”

  萧煜轩下巴朝篱墙后抬了抬:“靠她,就行?”

  顾楚琛视线随着他一同飘向了篱墙后,女人很无耻的借着男人们“全神贯注”,无法分神之际,捅人如割麦,毫无阻碍的杀光了所有“干坏事”的男人。

  顾楚琛失了笑:“她说楚家势大,阁下想杀她就是她的价值。”

  萧煜轩嗤笑。

  顾楚琛:“她还说……”

  萧煜轩:“……”

  顾楚琛刻意的停顿,成功引起了萧煜轩的好奇。

  顾楚琛笑了笑,未被面具遮掩的眼里闪过一丝狡黠:“萧小侯爷舍不得杀她!”

  ……

  这边,在萧煜轩、顾楚琛第一次“深入交流”的同时,楚蓁蓁正疲于应付眼前的局面。

  叹!

  杀人容易,善后难。

  楚蓁蓁杀人时,尽量不去看被男人们欺辱的女人,可面对怎么也不会自己消失的尸体,她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向她们开了口:“那个……不好意思……能不能……能不能帮我挖个坑……好把他们埋了?!”

  女人们衣衫不整,惊魂未定,一个个挂着哭容,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好似她是下一个“施暴者”,

  楚蓁蓁无法直视她们的惨状,也没办法强求,只能尴尬的抓了抓脑袋:“那个……如果明天被人发现,恐怕会……”

  她未说完,一个熟悉的身影拖着一只笨重的铁锹从她面前经过,年轻的母亲对着她选中的“地方”一铲子铲下,闷头就开始铲起土来。

  受了她的号召与提点,女人们纷纷擦干眼泪,整好衣裳,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知道哪有工具。”

  女人们一窝蜂的离开,又一窝蜂的拿着工具围到了那名年轻母亲的身边。

  月亮高升,照亮了在树荫下默默挖土的女人们,楚蓁蓁沉默地看着,倒是许久没有缓过神来……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