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飒[快穿] 第42章 前程似锦

小说:我飒[快穿] 作者:白云水 更新时间:2021-09-18 23:49: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丰城进入的这群兵数量不多,来的却是边关十八城的高级首领。

  这群人大部分都是萧家旧臣,小说里萧煜轩日后东山再起,靠得就是这群人。而这群人马首是瞻的冯安国,自小被养在萧家,曾随萧煜轩的祖父出生入死,按辈分,萧煜轩应该唤一声世伯。

  冯安国为人正直无私,最恨薄情寡义之人。

  楚蓁蓁一听冯安国进了丰城,还同住在一个大院,立刻改了主意,让他院里走。

  果然不出楚蓁蓁所料,冯安国所在的院落前后被重兵把守,路上又听说冯安国谢绝了丰城所有官员的拜见,仅招了一名低等小兵进府,更加确定了萧煜轩在里面会见萧家旧臣。

  楚蓁蓁报上名号,未经传达,门口的守兵已将她拒之门外,她扫了眼一路跟着她,默不作声的红影,心里斟酌了一下,即刻扭头向她确认:“你家少主有让你保证我安全吧。”

  红影蹙了下眉,不解她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向她回道:“只是确保不死。”

  楚蓁蓁点了点头,刚扭回头又不禁转了身体朝她看了过去:“你有没有暗器什么的?”

  红影:“没有!”

  红影鼻子里喷出两团热气,“没有”两字被她咬得格外用力。

  没有暗器给她防身就罢了,气啥子?!

  楚蓁蓁深吸了一口气,扭头,转身,“唰”的一脚踢在了离她最近的士兵身上,抬脚就开始硬闯。

  红影蒙了。

  守在门口的士兵蜂拥而至,手中的长戟齐齐对向脚不停歇的女人。

  “我乃冯将军世侄之妻,你等不经通报就将我拒之门外,倘若耽误了冯将军的家事,谁担当的起?!”

  楚蓁蓁口中念念有词,长戟在前,她眼都不眨地往前走。

  拦阻她的士兵们,听说她是冯将军世侄之妻,一时也不敢动手,只能随着她一步一移,直到门口,不能再退的时候,才有一人出面向她警告道:“冯将军家眷都在兰州,丰城何曾有他的故人?!你再不退,休怪我们对你动手?!”

  楚蓁蓁宽袖一甩,特威风凛凛的唱喝道:“我看谁敢!”

  说话的男人做了一个手势,对着楚蓁蓁的长戟整齐划一的朝她身上刺去。

  楚蓁蓁反应很快,一下窜到了红影身后。

  红影来不及反应,拔剑就开杀了起来。

  这是让她一人力战唐国整个兵团吗?

  红影心中愤愤,却被逼得停不手来。

  楚蓁蓁全靠红影一路拼杀,杀到了冯安国会见萧煜轩所在的院落里。

  一进院落,楚蓁蓁与红影就被另一波人重重围住,这波人没有穿军服,但不论从气势还是手中的武器上来看,都与守门的那群虾兵蟹将不同。

  红影站在她身侧,努力平息自己混乱的气息,边冲她问:“你是故意的吧。”

  楚蓁蓁笑眼弯弯,冲她耸了耸肩:“什么?不懂。”

  红影咬牙切齿:“借机报复我伤你之仇。”

  楚蓁蓁:“啊???”

  楚蓁蓁拉长尾音,像是刚反应过来一般,在她身上上下扫了扫:“红影姐姐你受伤了?”

  红影身上多了不少的伤口,因为穿着黑衣,所以伤口不显,只能看见几处最为严重的。

  楚蓁蓁一直站在她身后,其他伤口看不到也就罢了。她背后那道从肩到腰,几乎能看见森森肉骨的伤口,她竟好意思称她现在才发现她受了伤。

  红影气得全身发抖。更新最快s..sm..

  女人却端出一脸担心的模样,忧心忡忡的向她问道:“红影姐姐你流这么多血,会不会死呀?你要死了,我一定会很伤心的……”

  红影咬住下唇,努力止住想一剑把她刺穿的冲动。

  就在这时!正对她们的主屋房门“吱啦”一声被人从里拉开。

  “冯将军有请。”

  带着布巾的中年男子立在门口,内室晦暗,从外往里看,竟看不出里面是个什么状况。

  楚蓁蓁整了整神色,抬脚朝前走了几步后,突然扭头对跟在她背后的红影道:“前路坎坷,你就不必跟了。”

  红影没想到她会让她别跟,呆怔间,她已提裙跨上石阶,没入了那扇昏暗死静的房门之后。

  她到底要做什么?

  孤身闯进一群要杀她的人中……

  送死吗?!

  ……

  内室昏暗,房门窗户紧闭;不掌灯,犹如行在黑夜。

  而寂静无声,又恰给了无人的错觉。

  楚蓁蓁跟着开门的中年男人绕过一座高大的山水屏风后,抬眼便见一屋子男子神色肃穆的看着她,眼睛一眨不眨。

  楚蓁蓁在末端停步,双速在室内扫了一圈。

  屋内分左右两排,萧煜轩位于左侧之首,坐在主位的老者一定就是冯安国了。

  四周雅雀无声,目光如山压在她身上,好似刻意要给上庭受审的犯人营造出一种肃杀的气氛。

  楚蓁蓁抖了抖宽袖,仰头展笑,就这么无视所有人的目光,潇潇洒洒的走到了冯安国的面前。

  冯安国问:“硬闯我宅,所为何事?”

  楚蓁蓁未行女子之仪,而是以男子之礼朝冯安国拱手一拜,她一拜即起身,看着冯安国道:“小女……不!妾乃萧煜轩之发妻楚氏,想向冯将军求一封合离书。”

  楚蓁蓁抖出萧煜轩与她成亲的消息后,本来就炸得满堂惊哗,紧接着又吐出要与萧煜轩合离,简直像是在屋里投放了一颗威力惊人的原子弹,惹得众人议论纷纷。

  萧煜轩俊脸绷紧,因的她出现,情绪明显有了波动。

  冯安国看了一眼座下的萧煜轩,不知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的冲他问:“贤侄成亲,老朽为何不知晓呀?”

  楚蓁蓁抢话道:“在吕城,由吕城守将蒙将军做的主,明媒正娶,有案可查。”

  萧煜轩冷视着她:“你想做什么!”从牙缝里挤出的声音,像是地狱里爬出的野兽所发出来的。

  楚蓁蓁抬起头,甚为无理的目光直视着高堂上的冯安国:“妾乃帝都楚氏之女。祖父为当朝——司丞。”

  她声音平直的将自己的身份爆出,不卑不亢,不矜不伐。

  从她身上流露出的高门贵女的气度,让沸腾的内室陡然一静。

  仿若静止的画面里,女人嘴角一哂,继续道:“萧楚两家的恩怨,妾并不知晓。妾只知妾是萧家嫡子下了六聘的未婚妻子。自古女子从父从夫,婚嫁自以夫家为尊。”

  压抑逼人的堂上气氛突然有了细微的变化。

  楚蓁蓁:“自知萧煜轩流放边关,妾已下定决心生死相依,誓死追随。是以不惜背弃家族,一路从帝都追到吕城……”

  冯安国抓到她话里的漏洞:“你既知他……”他看了眼压着火的萧煜轩:“……为何还要……”

  楚蓁蓁眸光闪了一下,她突然记起来小说里没写楚蓁儿与萧煜轩在帝都有没有见过面。

  如果现在她说与萧煜轩曾见过面,其实没有,被萧煜轩揭破怎办?

  她顿了顿,思虑再三,还是选了一个最稳妥的说辞:“妾曾在远处偷见过夫君。”为配合语境,还特地摆出了一个羞愧难当的姿态:“早对他芳心暗许。”

  萧煜轩勾唇冷嘲:“你还真真对我有心呀,有心到不惜往我心窝里捅刀。”

  冯安国立刻变了脸,问他怎么回事。

  萧煜轩看着楚蓁蓁,没有情绪的解释道:“昨日,此女在丰城城外接连对我……”

  “夫君呀,你怎能这般说妾!”

  楚蓁蓁怕自己还不容易堆砌起来的“深情”人设倒塌,急忙将他的话岔开:“与妾成亲后,妾不知何故,屡屡遭受夫君的虐待,一日,我夫妇二人遭受暗杀,夫君他竟……”楚蓁蓁掩袖干笑了两声,忙将重点引出:“夫君他竟然为了活命,驱我引开追兵……”

  男人为了活命,让女人做箭靶已经让人很不齿了,楚蓁蓁不经又加了一句“为了让她从他身边离开,他竟不断用暗器驱逐着她。”

  说到动情处,楚蓁蓁还真流了两滴眼泪。

  毕竟原主的经历是真惨。

  这群来投奔萧煜轩的萧家老臣,其实不是人人都像冯安国一样能为萧家抛头颅洒热血的,毕竟即将干得是杀人灭族的凶险事,他们又身处高位,动则境遇参与商,自然要投奔一个明主。

  此刻见萧煜轩为了活命连发妻都能杀,更不由想到开国的那位先帝为了收复兵权,庭杀忠臣良将的黑历史。

  眼见人心浮动,冯安国再看楚蓁蓁时,眼里也不免多有了几分阴翳:“你刚才说你想要合离书?”

  楚蓁蓁:“是!”

  楚蓁蓁:“夫君若不喜妾,可以拒绝,可以不娶;娶了,却想杀妾,妾心中有愤。想破镜重圆,难。那晚,若不是幸得南国太子出手相救,妾早已不堪受辱,命下黄泉。”

  冯安国只想快点打发她走,口气越发不耐起来:“所以阁下是想要合离?”

  楚蓁蓁转向萧煜轩:“除此之外,我望萧煜轩萧大人可以当堂保证——不会因想要灭口,再来杀我。”她伸手指向脖子上的青紫,表明是萧煜轩想掐死她的罪证。

  冯安国扫了一眼,立刻高声去唤萧煜轩。

  萧煜轩看着她,缓缓眯起了眼:“我答应绝不亲手杀你。”

  楚蓁蓁皱了下眉:“不会亲手,意思还会找其他人来杀我?”

  萧煜轩看着她冷笑了起来:“命,这种事,靠别人保证是没有用的。”

  楚蓁蓁目光在他身上转了转。

  也是。

  自己命还是得自己保。

  就算让他当场签字画押,也免不了他事后反水。

  想通这点,楚蓁蓁复又松开眉头,笑了起来:“也是,毕竟防得了君子,防不了小人。”

  萧煜轩抿嘴怒目。

  长风卷叶而起,吹开紧闭的窗户,划过宛若隔着楚河汉界的两人。

  一坐一立。

  一人冷目,一人偏头笑。

  春光未老,草木逢春。

  恰是好时光。

  待得,候得。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