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飒[快穿] 第41章 前程似锦

小说:我飒[快穿] 作者:白云水 更新时间:2021-09-18 23:49: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死吧。一死百了;死了,一切都结束了。”

  楚蓁蓁流泪了。

  要是能死,她真的很想一死百了呀。

  在这里活着,太他妈的憋屈了。

  不知是对方放弃了挣扎,还是女人眼角流下的那一滴泪,箫煜轩松了手。

  “住手!”

  熟悉的女声紧跟而来。

  女人滑落在地,疑惑不解的神色瞬间换成了嘲讽。

  箫煜轩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竟在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你俩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见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箫煜轩被人推开,代表“真善美”“圣母女主”的叶薇出现在楚蓁蓁的面前。

  啊,“女主”来了呀。

  难怪“男主”收敛了爪牙,从残暴的野兽变成了一只温顺的家猫。

  箫煜轩瞅了眼依在内室入口的顾楚琛,又扭回头去看楚蓁蓁。

  楚蓁蓁不但不解释,反而挑衅般的对着顾楚琛伸出了双手:“顾哥哥……”

  戴着面具的顾楚琛老神在在的将双手环在胸上,摆出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标准姿态。

  楚蓁蓁咧嘴笑了起来。

  叶薇:“都这样了,你还笑得出来?!”

  她伸手想将楚蓁蓁从地上拖起来,楚蓁蓁挥掉她的手。

  不得不说,在这种时刻!

  在自己凄惨无比,“女主”一副“救世主”模样顶着“光环”出了场。

  她嫉妒。

  凭什么她是光明,她就得是她的对立面;

  凭什么她可以拥有幸福,而她就必须为她的“幸福”陨落?

  不平,不服,难以接受!

  不论是现实还是书里,世上总有一群人自出生起就手握“幸福”,拥有令人羡慕的一切。

  楚蓁蓁脸上的笑容越发讥讽起来。

  陷在泥潭挣扎的人能不嫉妒吗?

  女配“黑化”也是有道理的。

  楚蓁蓁:“叶姑娘真是幸福,前有南国太子相护,后有萧郎英雄救美,着实令人嫉妒呀。”

  叶薇:“南国太子?”

  箫煜轩面上没有波动,似乎早知道顾楚琛会入城。

  叶薇眼神在四周晃了晃,很快瞄准了离他们最远的顾楚琛。

  楚蓁蓁慢条斯理的擦着脸上的血渍。

  “顾哥哥。”

  这一声唤得格外亲昵。

  楚蓁蓁抬头向他望去,嘴角上钩,眼里闪着“狡黠”的光,她似开玩笑似认真的对他道:“”不是说收了小女,让小女给殿下生儿子吗?”

  箫煜轩扭头朝顾楚琛望去。

  顾楚琛视线越过箫煜轩,与楚蓁蓁遥遥相对。

  这年头,男女之间拼的就是没心没肺。

  谁他妈认了真,谁倒霉。

  当众给“老公”戴绿帽,感觉挺好,不知被迫成为箫煜轩头上这顶“绿帽”的顾楚琛感觉如何?

  楚蓁蓁望着顾楚琛脸上的笑容更甚了。

  顾楚琛不甘示弱的笑了起来,眼里荡漾着只有楚蓁蓁能看懂的冷嘲热讽。

  两人无声的遥遥相望,在别人的眼里却是一片深情。

  叶薇看了看顾楚琛,又看了看楚蓁蓁,忍不住揶揄道:“倒是没想到你俩发展这么快。”

  箫煜轩:“……”

  顾楚琛:“……”

  楚蓁蓁:“……”

  叶薇此话一出,让互知底细的三人一阵沉默。

  而空气中弥漫的怪异气氛,似乎只有“女主”排除在外。

  叶薇:“还不将楚姑娘扶起来!”

  萧煜轩暗暗双手握紧成拳,几乎在他杀意爆发,顾楚琛动了:“爱恨贪痴,有爱才有恨,萧卒长是因为……”越过箫煜轩时,他故意停下步,冲他高深一笑:“……爱吗?!”

  四目相对,顾楚琛率先移开视线,朝楚蓁蓁走了过去。

  楚蓁蓁还指望男女主角相亲相爱,能让她顺利回现代,于是忙跟在顾楚琛的话后解释道:“怎能?他想杀我都来不及!”

  楚蓁蓁将目光投向叶薇:“萧大人与楚姑娘天生一对,注定要……”

  箫煜轩:“闭嘴!”

  箫煜轩终于忍无可忍的出声喝止。

  楚蓁蓁嗤笑,迎着箫煜轩的目光,对着走到她面前的顾楚琛伸出了双手:“还是顾哥哥好,长得好,脾气好……”

  顾楚琛弯腰将她从地上抱起前,“好心”在她耳边警告:“小心,别玩火自焚。”

  楚蓁蓁攀上他的胳膊,“亲亲热热”的将下巴抵着他的肩上,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箫煜轩,慢条斯理的将未完的话说完:“……关键体力非常好。”

  谁都没想到楚蓁蓁会这么“直白”。

  被点名表扬的顾楚琛脚步顿住,忍了半天才重新开了步,只是将人抱到床前后,最终还是没忍住将她重重砸到了床上。

  叶薇:“咳咳咳……不打扰了。”

  ……

  叶薇很是识趣的拉着箫煜轩走了。

  而某男在看到她身上溢出不少血渍后,终于愉快的笑了。

  楚蓁蓁忍住笑,极其配合的表现出自己很痛苦的模样。

  其实楚蓁蓁并没有痛感,她很早就发现转场后,她身上的伤不会对她有任何的影响,甚至会以极其神奇的速度迅速愈合。

  虽然不疼不痛,但看见顾楚琛即刻绽放的变态笑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爽。

  ……

  “你受伤了?”

  拉着箫煜轩离开的叶薇,直到转身面向箫煜轩才注意到插在他胸口上的那只木簪。

  箫煜轩俊脸阴沉,神色烦躁的拂开想要上前检查他伤口的叶薇。

  叶薇僵住。

  因她的僵硬,箫煜轩迅速回过神来。

  箫煜轩收敛神态,冲她抱拳道了声“抱歉”,迫不及待的走出了楚蓁蓁暂住的小院。

  这两人到底有什么过节?

  叶薇忍不住好奇,又不禁觉得这名姓楚的女人似乎总与自己纠缠在一起,好像他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般。

  然而让她最想不通的是——南国太子既然早知道箫煜轩要杀她,怎么还有心思邀她喝茶?邀她喝茶也会罢了,直等到女人快被箫煜轩掐死了,才带她出现……

  他是算准了吗?

  ……

  顾楚琛宽袖一甩,很是潇洒的在一张正对楚蓁蓁的圈椅上坐了下来。

  “你不问我,为什么杀你,又救你?”

  楚蓁蓁从身后抽出硌人的瓷枕抛到角落,又在床上调了个舒服的姿势才对他回道:“有用,才有价值;有利用价值,才能活命不是?”

  顾楚琛眉角抬了抬,勾在手指上的面具在他手里打了个圈:“高门楚家的弃子,萧煜轩的弃妇,你认为你还能有什么价值?”

  “有呀。”楚蓁蓁装傻卖痴的笑了起来:“萧煜轩想杀我,就是我的价值。”

  顾楚琛单手撑在圈椅上,眼里划过一道老谋深算的精光:“听不明白。”

  楚蓁蓁:“话说得太明,就显得不够高深了,太子殿下。”

  烛火昏黄,那一对满目韶光的眼瞳在红衣锦裳的承托下,显得格外潋滟动人。

  顾楚琛:“光凭泄露我身份这点,你认为我会对你手下留情吗?”

  楚蓁蓁虽然很早get到他的美颜,却是第一次产生了想要生扑他,将他俊脸蹂躏在她掌下的念头。

  楚蓁蓁春心荡漾,为免自己太过“花痴”,她暗暗掐了下手,强逼自己回了神:“萧氏叛国一案,致使唐国太子之位高悬,大权旁落三皇子;以我楚家的实力,推三皇子上位指日可待。然,萧煜轩与三皇子势同水火,必有一战。而殿下暴露身份,与他相交,于殿下,于萧煜轩都是双赢的局面。”

  顾楚琛不觉后悔之前看低了此女,故作随意的试探道:“萧煜轩发派边关,如同阶下囚,如何能与三皇子抗衡?”

  楚蓁蓁莞尔一笑:“我以为殿下会明白——百年之虫,死而不僵的道理,看来是我高看殿下了。”

  顾楚琛懒散的撑着下巴,笑眼弯弯的看着她:“可……”他玩转的面具突然在他手里顿住:“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楚蓁蓁:“有呀?”

  楚蓁蓁头皮发麻,没想到他脑子转得这么快,一下就抓到了她话里的漏洞。

  “殿下奉命前往唐国为质,怎能在丰城久留?不久留,怎么能与箫煜轩攀上交情。”楚蓁蓁眼珠转了转:“以我对箫煜轩的了解,他是不会轻易对一个陌生人有所承诺的。”

  顾楚琛:“所有……”

  他刻意拉长尾音。

  顾楚琛:“我需要你?!”

  他潋滟一笑,盯着她却突然将手中的面具往空中一抛。

  “啪!”面具准确的落在桌面上,他站起身,朝她走了过来。

  那专注望着她的神情,仿佛全世界只有她的“顾楚琛”专属目光,让她心脏不受控制的漏了一拍。

  红影映着孤灯,男人尚未靠近便挡去了她所有的光源,霸道的将她笼在了自己的身影之下,陷在阴影里的俊脸低眉敛目的看着她,一线银光如水溢出,晦暗的打量顷刻消失,他红唇斜挑,端端伸出两指,举止轻佻的挑起了她的下巴:“卿卿是帮前夫呢还是帮本宫?”

  有情郎眼里却是寒光乍现。

  楚蓁蓁:“自然……”

  顾楚琛极有耐心的等她说完。

  楚蓁蓁眸光婉转,冲他浅浅一笑:“帮恩主。”

  “恩主”?

  顾楚琛眉头轻挑。

  答案不太让他满意。

  楚蓁蓁微笑。

  谁让她活得好,她帮谁。

  顾楚琛打量着她久久未曾语,那只挑起她下巴的手,却慢慢爬上她的唇,似有若无的轻触着。

  沉默良久,他缓缓勾笑。

  “再嫁之妇……”他突然倾身在她耳边,似呢喃般的低吟浅笑:“……确实让人一顾再顾,眷恋不舍,不得不让人改其心志呀。”

  纱帘飘飘,不知何故,身为“老江湖”的楚蓁蓁竟被顾楚琛这一句话撩得红了脸。

  交颈私语的人影在雪白的白墙上两两交叠,烛心“啪”的一声爆响,好似谁骤然心动又骤然心碎的声音。

  ******

  楚蓁蓁睡了一觉,睡醒后,瞧见屋内多了不少的人,她扫了一圈,随即将目光投向了屋内唯一能叫出名字的女人:“又来杀我?”

  楚蓁蓁的玩笑话,却是让屋内气氛骤然一紧。

  红影神色冷淡,转身冲她虚虚一拜:“少主,让我负责阁下的安全。”

  让杀她的人负责她的安全,还真是别出心裁。

  楚蓁蓁没有揭穿她的谎,招呼人送水更衣,自然的宛如这个时代的贵女,从未“穿”过一般。

  ……

  在楚蓁蓁头一次享受名门贵女被人伺候待遇的同时,一路铁军低调的驶进了丰城。

  为首的将军拒绝了所有官员的求见,却独独唤了一名低等卒长进屋。

  这位低等卒长虽然职务不高,却名声赫赫。

  一来,因他从无败绩;二来,因他战功赫赫,却得不到应有的升迁。

  武将与文官不同,战功职务都是以命相拼,一切以实力说话,如此苛待,自然引得上下不满,也由此,此人越发被传得神乎其技。

  传闻只要他带兵出战,没有守不住的城,没有打不败的兵。

  只是这则流,最近略微受到了质疑。

  全因盐城失守,而此人恰好是这座城的守兵。

  萧煜轩继传令兵之后推门而入,屋内高座满堂,俱是四品以上的高阶武将,男人们见他进屋后,动作齐整的冲他跪了下来。

  “小侯爷受苦了。”

  为首的老将刚开口,声音已至哽咽。

  萧煜轩望着这一屋子曾跟着他父亲出生入死的老将,眼眶也不由跟着红了起来。

  ……

  楚蓁蓁身上有伤,本不该碰水,但无奈正间屋里就属她最大,所以没人敢质疑。

  楚蓁蓁洗完澡换完衣服一身清爽,尤其脱下红影那一身黑漆漆的杀手装,换上一身做工精致,衣袂飘飞的漂亮女装后,硬是不顾众人劝阻出了门。更新最快s..sm..

  她刚出小院,就瞧着一群面熟的士兵迎面走了过来,还未到经前,已有人冲她“嫂嫂,嫂嫂”的喊着。

  我靠!

  是遇上萧煜轩的兄弟了嘛?

  楚蓁蓁暗暗扶额,非常鬼祟的冲四周望了望。

  还好叶薇不在场。

  要是在场,她还怎么撮合她跟她“前夫”?

  楚蓁蓁尴尴尬尬的冲他们挥了挥手。

  一人停下来笑嘻嘻的对她道:“老大说,嫂嫂回娘家了,我们还以为嫂嫂抛弃老大,不回来了呢。”

  另一人急忙捶了他一拳,向她解释道:“我们……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只是丰城告急,这不担心嫂嫂安全嘛。”

  丰城也告急了?

  楚蓁蓁正想着,一个面若炭黑的男人走到了两人身后,斜了她一眼后,厉声训斥两人道:“我家公子的夫人是随便可以唤的吗?”

  两人还想辩解。

  那人将眼一瞪,拎着两人的衣领,就把两人从她面前拎走了。

  他家公子?

  看来这群是两拨人,一波是萧煜轩的下属,一波是萧家的旧臣,这么说……

  楚蓁蓁双眼一绕,不由兴奋起来。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