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飒[快穿] 第40章 前程似锦

小说:我飒[快穿] 作者:白云水 更新时间:2021-09-18 23:49: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那种想要将她撕扯,碾碎,成为两半的痛苦骤然一失,她突然有种羽化登仙的错觉。

  楚蓁蓁睁开眼。

  昏黄的灯光自上洒下,旧式吊灯在头顶上晃了晃,从窗外吹来的冷风掀开了写字台上的日记本,笨重的台式电脑在角落里发着幽兰色的光芒。

  她回来了?

  回到了十年前?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是实体且有热度的。

  她静静环视一圈,无形中像有一股推力,迫使她走到写字台前,站到了那台发着蓝光的台式电脑前。

  屏幕上显示的是《前程似锦》的小说首页。

  她突然有些好奇,俯身按住鼠标往下翻了翻。

  女主性格好扁平,令人喜欢不起来讨厌不起来

  ……

  反派不香吗!

  ……

  亲妈已经不是亲妈~要跟女主争天下。

  ……

  楚蓁蓁越看越惊奇,当她看到……我竟然在两人女人身上吃到了狗粮。支持女主女配在一起的评论后,惊得一屁股跌坐在了身后的电脑椅上。

  小说改了原剧情?

  她急忙将网页往上翻。

  最新更新的内容定格在她一箭将萧煜轩射下了马,有一股强大的吸力不断把她往外吸。还有小天使在下面问是不是穿越回现代了?

  什么状况?

  六神无主的楚蓁蓁下意识去看桌上的台历,时间定在1999年12月,也就是《前程似锦》刚开始发文的那个月。

  难道真的是同步更新?

  “楚蓁蓁,你在做什么呢?喊你吃饭,喊了半天都不出来?!”

  熟悉的声音让楚蓁蓁浑身一震,她刚想起身,眼前陡然一黑,她再次陷入了那令人无比绝望的无边黑暗之中。

  ……

  “受了这么重的伤,她还能活吗?”

  “能不能活,全靠她自己。”

  “少主为何临时改变主意?”

  是顾楚琛和红影的声音。

  顾楚琛久久没有回话。

  不知过了多久,楚蓁蓁眼前的墨色逐渐晕开,模糊的视线出现一个朦胧的黑影,她本能以为是与红影对话的顾楚琛,于是唤了一声“顾郎”。

  一只手冰冷的手钳住了她的脖子。

  呼吸越困难,意识倒是越来越清醒,她眯起眼,终于看清了眼前的男人——萧煜轩。

  他面若罗刹,穿着一袭青蓝长衫,因用力,胸前的伤口再次崩开,往外溢出了不少的血。

  楚蓁蓁冲着萧煜轩笑了起来,可能因为表情太过狰狞,他动作稍顿,她便趁着这瞬间,一拳狠狠击在了他的伤口上。

  萧煜轩猝不及防,几乎本能往后退。

  楚蓁蓁立刻翻身下了床,她一面捂着脖子狂吸气,一面冷静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是因为萧煜轩碰到叶薇,所以她才穿回到了十年前的吗?!

  如果按这个思路,是不是让男女主角按原小说的剧情发展,她就能回到现世?还是十年前?白白年轻了十岁?

  想及此,楚蓁蓁面色不由松了下来。

  而对方心思却与她不同,一心想要杀她的萧煜轩脚步仅仅一滞,便再次上前,伸手来掐她的脖子。

  楚蓁蓁站着没动,伸手摘下固定发髻的木簪,当那只手再次卡住原主纤细修长的脖子时,楚蓁蓁嘴角微哂。

  萧煜轩身体一僵,顺势朝下扫去。

  木簪好死不死的正好对着他的……

  该死的,女人可真真无所不用其极。

  捕捉到他眼里一闪而过的窘态,楚蓁蓁笑了起来:“萧家陪着我断子绝孙也挺好。”

  这是两人分开后见面说的第一句话,女人说得轻松随意,攥在手里的木簪却是往他身上送了几寸。

  楚蓁蓁:“热不热?”

  箫煜轩:“……”

  楚蓁蓁嘲讽:“揣我腿上许久了,还带着妾的温度呢。”

  卡着她脖子的手玩闹般的在她的颈脖上来回滑动,纵使一句话没有,浓重的威压不断的从他身上向四周散发出来:“你想杀我?”手滑到了她的下巴下,大拇指轻轻往上一顶,她被迫的扬起了头。

  “你不是也想杀我?”

  楚蓁蓁被迫仰着头,能感觉到盘在头顶的松散发髻在身后批落下来。

  长发如瀑花落,眼皮下的女人十分勾人,箫煜轩逼自己忽视女人对自己产生的影响,大拇指刻意的嵌进对方的皮肤,他冷笑道:“我以为你会自杀以谢楚家门庭。”

  “自杀?”想起那日为自己逃命,不惜对自己接连放箭的场景,楚蓁蓁心头不由上了火:“为何?”她满脸笑意,手中的木簪却没有任何预兆的向前刺了一下。

  箫煜轩吃痛,下意识扫了眼痛处朝她瞪了过来。

  楚蓁蓁笑出了声:“命始终是命;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命始终是命,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这句话不知哪刺激到了他,箫煜轩突然发疯般的掐着她的脖子把她从床上往外拖。

  战况一促即发,两方都有所准备,是以箫煜轩一发难,楚蓁蓁立刻将手里的木簪向下刺去,而箫煜轩也是迅速抬腿,用膝盖顶开木簪后,几乎用着要折断她脖子的力量将她往上一提。

  被他挡住的木簪本来就是虚晃一枪,楚蓁蓁手中的木簪转手一绕,下一刻狠狠刺进了箫煜轩的胸口。

  双腿盘上男人的腰间,他整人顿时一凛。

  空气定格。

  在胸口短暂停留之后,他的视线又重新回到了楚蓁蓁的脸上。

  窄小的内室,仿佛陷入了真空般的安静。

  很难想象前一刻她还在温暖的家里看小说评论,后一秒竟与自己小说里的男主角“互砍”。

  而更滑稽的是——折腾半天,胶着的状态丝毫没改,仅仅是从下半身移到了脖子以上。

  嗯,很符合jj审核的风格。

  楚蓁蓁双腿盘在男人腰上,眼风在那根屹立不倒的木簪上晃了晃,她满脸“担忧”的冲箫煜轩问:“怎么办是好?!”语调阴阳顿挫,闪动的眸光更是十分的没诚意:“夫君死了,箫家岂不是真的要断子绝孙了?!”

  箫煜轩凶狠的瞪着她,像是觉察不到痛一样,对胸口的伤视若无睹。

  萧煜轩:“之前倒是小看了你。”

  “是吗?”

  浓重且做作的鼻音让箫煜轩眉头皱得更紧。

  楚蓁蓁娇态可掬的攀上箫煜轩的脖子,如同撒娇一般的搂着他的脖子左右摇了摇:“夫君除了在床上,其他时候一般都不怎么看奴家的。”

  箫煜轩满脸黑线,从她脖子上落下的手状似无意的贴在了她的背后:“楚家让你来我身边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楚蓁蓁偏头想了想:“陪你睡觉?!”

  箫煜轩提声:“女人。”

  楚蓁蓁:“矮油,不要这样嘛,人家会怕怕的。”

  楚蓁蓁垂下头,遮住脸上流露的嫌恶情绪,一只手点在他胸口,顺着那根刺入的木簪暧昧的来回打着圈。

  虽说她是这部小说的作者,原宿主悲惨命运的肇事者,但……当她穿进这具身体体里,经历她所经历的一切后,让她无法理智的面对这本书的男主。

  纵使他的所做作为都是她所创造的。

  楚蓁蓁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无波:“高门楚家为一个失了势的前侯门之子派自家娇养的嫡女去做间人,你觉得有必要吗?”

  箫煜轩:“……”

  楚蓁蓁:“以楚家的名望,哪怕是一个庶女,在权贵之间也是奇货可居的。何况我……”她抬起头讥讽的冲箫煜轩笑了笑:“还是楚氏嫡女。”

  箫煜轩有些闪神,他不由自主想起他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情景,静女临水孤赏,满目美人,唯有她艳得堪比头顶的太阳,一眼望去,让人过目不忘。

  那时,他还有心,还有情,遇见漂亮姑娘会侧目;遇见不平事也会拔刀相助。

  不过,那都是上辈子的事。

  箫煜轩突然暴起,以超越人类极限的爆发力,带着楚蓁蓁连着自己一同撞上楚蓁蓁背后的白墙。

  楚蓁蓁:“你就这么想我死?”

  速度将她从箫煜轩的身上甩下。

  箫煜轩:“你该死!”

  什么是该?!

  撞上前,他那只落在她背后的手对着她后心用力一击,楚蓁蓁只觉得喉间突然涌入一阵浓重的腥甜,在疼痛尚未追上意识,在她即将从箫煜轩身上飞出前,她极其雷霆的手段抽出插在箫煜轩胸口的木簪,接着!再次对着他的伤口狠厉一刺!

  箫煜轩吃痛出声,撞在了对面的桌角。

  楚蓁蓁喷出一口鲜血,砸在墙上后又重重的跌在了地上。

  两败俱伤。

  楚蓁蓁狼狈的从地上爬起,倚在墙角上眼望着跌坐在凳子上的箫煜轩,他捂着流血的胸口,目光凶残的望着她,仿佛随时都会向她冲过来一般。

  楚蓁蓁伸手擦了把嘴边的血渍,鲜血在她脸上模开,她笑了起来,边笑边咳,边咳边往外吐血:“这一次……哈哈……这一次总算不是……不是我单方面流血受伤……”

  捂着胸口的手放了下来,箫煜轩默不着声的站了起来。

  楚蓁蓁眸光暗了下来,虽收了笑声,但嘴边扔挂着一抹嘲讽的笑意:“你有没有发现……你怎么杀我,好像都杀不死……”

  箫煜轩抬步向她走来,看似不急不慢,却是全身肌肉紧绷,处在一招夺人命的状态。

  楚蓁蓁靠在墙角没法动弹,眯着眼偏着头,只能过过嘴瘾:“……不过也不能怪你,沦落至此,除了家暴自己的发妻出出恶气,也没别的办法……”

  她未说完,他如饿虎扑食般将她一下从地上提起,压在墙上后一只手迅速扼住了她的脖子,这一次,他目标很明确——要她立刻就死。

  窒息感没有一点缓冲瞬间而来,楚蓁蓁双脚荡在空中,下意识扒他的手汲取空气。

  “我……我……我一心向你……为你咳咳咳……为你不惜背叛家族,被被父母所弃,你……你却……如此对我!咳咳咳……娶了我,睡了我……还想……还想杀我……你……你你与这世间最……最卑鄙的男……男人有何区别……”

  最后收尾的阶段,只要轻轻一折,自此便不再有骂声。

  然而!箫煜轩却破天荒的在这一刻犹豫了。

  “阿轩,表哥都把帝都第一美人让给你做媳妇了,你是不是得表示表示?”更新最快s..sm..

  “……”

  “我瞧着你那匹红枣汗血马不错,明天给本宫送过来吧。”

  “那不行,那可是我的宝贝。”

  “宝贝?哈哈,以后呀,不知道是唤谁心肝宝贝呢。”

  ……

  “萧……萧煜轩你个人渣!”

  歇斯极底的女声终于吹散了他自坠入地狱后难得浮现的美好时光。

  箫煜轩笑了起来。

  明明眼里充满了“嗜血”的杀意,偏偏嘴角在笑,喜怒间全身上下又萦绕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悲怆。

  三种不同的情绪同时出现在他的脸上,再俊的脸也抵挡不住这么矛盾的组合,他的脸看起来又狰狞又可怖。

  他笑着笑着,突然“嗖”的一下抵在了她的眼前。

  眼对眼,鼻对鼻,收缴生命前的“深情”注视,仿若要吻上她一般。

  “死吧。”他吐气如兰,脑袋一偏,一下凑到了她的耳边:“一死百了;死了,一切都结束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