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飒[快穿] 第29章 前程似锦

小说:我飒[快穿] 作者:白云水 更新时间:2021-09-18 23:49: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楚蓁蓁大脑昏昏然,眼神发直的看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他身上那从肩到腰的白色绷带触目惊心,伤口还往外溢着血。

  这样?他还要……

  楚蓁蓁怯怯瞟了他一眼。

  他行吗?

  会不会半路嗝屁?

  楚蓁蓁羞涩的偏着脑袋,手指在被单上抓了抓,对于一个不幸暴毙的处女鬼,面对这么一个“秀色可餐”的男人,确实有点想……

  男人钳住她的下巴,在他冲她伸出手的一瞬间,楚蓁蓁骤然回忆起这只爪子当时钳住她脖子时的可怕触感。

  她不禁打了个冷颤。

  阴翳的视线落在她的脸上。

  “女人。”

  楚蓁蓁深吸了一口气,心说按着剧情的走势,男人这么恨她,绝对对她下不了手。

  她偷偷在被里捏了自己一把,眼泪很给力的流了下来:“夫君,蓁儿……蓁儿真的没有对不起你……”

  “是吗?”

  他手指在她下巴上划了划,力道不轻,她的牙都快被他捏碎了。

  楚蓁蓁拼命点着头,心里一边骂着狗男人,一边也不知道向谁催促着转场。

  可这场景似乎被作家偏爱,没完没了的漫长。

  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安静的有些过久,楚蓁蓁怯怯抬起头,钳住下巴她的男人突然松了手。

  而一直未有感知,仿若下半身瘫痪的楚蓁蓁突然敏感了起来。

  衣服呢?

  衣服去哪了?

  两人默默在空中对了一眼。

  他冲她冷冷一笑,笑容过分阴狠歹毒。

  就在她以为他又要伸手捏住她脖子的时候,他猝不及防抬起了她的……

  楚蓁蓁愣了一下,尚未感觉到疼痛,眼前突然黑了。

  楚蓁蓁不知道自己在黑暗是什么形态,但她从没像现在这般感谢有瞬间转场的设定。

  不过,这次转场有些过于长久。

  等楚蓁蓁眼前再有光亮,她发现她依然躺在萧家茅屋里那座石砌的床上。

  男主已然不在。

  楚蓁蓁松了一口气,掀开被子想要下床。

  然而,她陡然发现她动不了了,不但动不了,全身上下好像被坦克车碾压过一般的疼。

  什么状况!

  事后?

  不知从哪飘来的系统女声又在她耳边响起。

  哇,男主好厉害哦,一夜七次,哈哈,害得人家都下不了床了

  大大,快更新,要看——肉

  艹!

  还同步更新不成?!

  “呲啦”一声响,房门被人推开。

  她们称赞的男主阴着脸从外走了进来,他头发湿漉漉的,身上没有穿铠甲,只套了一件松松垮垮的白色中衣长袍,像是刚洗完澡回来。

  楚蓁蓁在他身上扫了扫。

  受了这么重的伤,能随便下水吗?

  楚蓁蓁现在几乎敢确认这是一部扑到十八线外的扑街文。

  萧煜轩一不发的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体会到细节,对上他的视线,她竟完全感受不到羞耻。

  ……

  萧煜轩露着点……不是,是裹着白布倚在枕头上,她正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汤药坐在床边,看这状况是准备喂药了。

  楚蓁蓁舀了一勺抵到他嘴边,他冷眼看着她,就是不张嘴。

  她懂了。

  怕她下毒是吧。

  于是她将勺子转到自己面前,当着他的面喝了一口。

  我的天,真是他妈的苦了。

  楚蓁蓁硬是将药吞下去,为止住自己吐出来,眼泪都瞥了出来。

  萧煜轩蹙了下眉。

  楚蓁蓁再次将勺子递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直接挥掉她的勺子,拿起碗,一口干了里面的汤药。

  只不过喝完,他拿着汤碗,恶狠狠地瞪着她。

  楚蓁蓁被他瞪着双股颤颤,忙想从他手里接过药碗,他莫名其妙的死死抓着药碗不放。

  什么状况?

  怕她偷他的破碗不成?

  楚蓁蓁松了手。

  他梗着脖子,特别阴冷的冲她伸出了手。

  楚蓁蓁视线往下瞟了瞟,越发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后,敷上了自己的手。

  她手一敷上,他立刻嫌弃的收回了手。推荐阅读sm..s..

  刚才发生各种音效的人是谁?

  评论里“一夜七次”的人是谁?

  都“相濡以沫”了,竟然还嫌弃握她的手?!

  楚蓁蓁强力忍下翻白眼的冲动。

  “糖枣。”

  许是见她半天不应声,萧煜轩终于不耐的冲她说出了他的需求。

  楚蓁蓁表情呆了呆,终于明白过来——他之前一连贯的反常举动,是为了跟她要糖。

  糖枣?

  她到哪里去找?

  她在衣裳上摸了摸,还真从袖袋里找到了一包用干荷叶包着的糖枣。

  她好奇的剥开干荷叶包,看着里面亮晶晶的枣子,拿起一颗放在嘴里尝了尝。

  太好吃了。

  她正沉醉在死后余生,头一次的幸福感里,眸光一抬,冷不丁撞见冲她伸着手,以为刚才那颗是给他的萧煜轩,笑容顿时垮了。

  “我帮夫君试试毒。”

  楚蓁蓁讨好的将一颗糖枣抵到他面前。

  男人冷乜了她一眼,越过她的手,自己捡了一颗搁在了嘴里。

  楚蓁蓁看着嚼着糖枣,一脸凶相的男主,默默将手里包好的,准备收进袖袋的糖枣搁转手在了床边的矮几上。

  “夫君,我去给你倒杯水。”

  楚蓁蓁贤惠的去拿他手中的药碗,打算出去溜达溜达。

  她人刚站起来,这男人不知道怎么想的,一下将她拖到床上。

  靠,她该不会穿到小黄文里吧。

  “娇娇?娇娇你在哪呀?”

  什么状况?

  找谁?找娇娇?

  大半夜出来偷情都能找错地?

  楚蓁蓁望向身边的萧煜轩。

  这不看还好,一看,立刻打了个哆嗦。

  该不会来找她的吧。

  楚蓁蓁紧张的吞了吞口水:“估计找错了门……”

  “蓁儿娇娇……”

  我操,点名道姓了?!

  萧煜轩看着她冷笑了起来。

  这特么是个什么文?

  女主还能脚踏两只船?

  难道不但是小黄文,还是级别更高的——后宫文

  楚蓁蓁被萧煜轩看得头皮发麻:“夫君你且等着,我这就把他带到你面前,与他当面对峙。”

  她掀开被子下了床,想找一件衣服披上,却发现衣服,连鞋子都齐整的穿在她身上。

  真是一点细节都没有!

  楚蓁蓁跳下床,抬脚就往门口走,临到门口突然顿了步。

  若是按小说的套路,这种气氛下的场景转换,绝对不会是过场情节。

  在屋内随手找了一个趁手的防身武器——菜刀。

  但……

  楚蓁蓁迷茫的看着手中的菜刀。

  请问这菜刀为什么孤零零的会出现在卧室里的方几上?

  罢了。

  楚蓁蓁懒得纠结菜刀出现的合理性,反正是狗血文无疑了,她举着菜刀,非常有气势的打开房门,刚想冲外高吼一嗓子,猛然看见院外晃动的火把,脖子一缩,迅速关上了房门。

  别说气势一万八,现在连零点都不剩。

  楚蓁蓁靠在门上紧张得心脏咚咚跳。

  这哪是来偷情,这明显是来杀人全家的。

  楚蓁蓁眼珠在四周转了转,发现只有一张方桌矮几可用,于是落下门栓,急冲冲的奔到方几前,丢下菜刀,便将方桌拖到了门口,抵在了门上。

  方桌肯定是对付不了的。

  楚蓁蓁捡起菜刀,神色焦急的走回床边:“夫君,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萧煜轩看了看她手上的菜刀,抿着嘴没说话。

  惊觉自己手里的菜刀正对着某人的胸口,她忙改了方向:“外面好多人,我看情况不对,我们还是快……”

  楚蓁蓁声音戛然而止,男人猝不及防的掀开被子下了床,赤条条且不急不忙地从她身边走过,她顿感一股热气冲上头顶,下一秒,鼻血便从她鼻里喷了出来。

  第二次了!

  第二次让她鼻血直流了!

  能不能考虑下大龄未婚没吃过“肉”的纯洁女青年的心理承受力?

  好歹给人家留条裤衩呀!

  一盆冷水当头罩下,冰冷的系统女声不断在她耳边反复提示:角色需要冷静!请角色保持冷静!

  靠!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