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飒[快穿] 第28章 前程似锦

小说:我飒[快穿] 作者:白云水 更新时间:2021-09-18 23:49: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窒息感越来越强,脖子上的疼痛很真实,窒息让她四肢无力的垂在空中,口腔里充斥着泛滥的腥味。

  楚蓁蓁努力睁着眼,想要看清眼前的一切,然而触觉比视觉先一步恢复,她感受到了那股来自脖子上的压力,是她濒临死亡的来源。

  “砰!”

  她被砸在了地上。

  空气重回腹腔,所有感知一下灌入体内。

  楚蓁蓁瘫在地上,贪婪的吸着空气,她突然意识到……

  她摸向脖子。

  没有痛感。

  脖子上没有一点被人勒后的烧灼感。

  涣散的眸子一下有了焦点。

  这是哪儿?

  破旧的草屋,地面都是黄土地。

  她记得上一秒……她还坐在电脑前,数着她的小说版权费,笑得好不开心。

  她还没缓过神来,再次被人卡着脖子从地上提了起来。

  她想起来了。

  来自宿主的记忆。

  掐着她的男人叫萧煜轩,是前护国大将军的嫡子,因参与太子谋反案,满门抄斩,陛下因念他是太后最宠爱的外孙,故去皇姐唯一的后人,特赦免除死罪,发放边关,永世不得回朝。

  而她,是他过了初定的未婚妻子,当朝司丞家的嫡女,楚蓁儿。

  楚蓁儿因对他情根深种,背着家里,从王都追到了边关。

  照理说萧煜轩应该对这个不离不弃的未婚妻子疼爱有佳,偏偏楚蓁儿不知道的是——害得萧煜轩满门抄斩的罪魁祸首是她的祖父,拥护三皇子的当朝司丞。

  萧煜轩虽对楚蓁儿恨之入骨,却在守城将军的威逼下,被迫与她成了亲。

  成亲当天,两人尚未圆房,萧煜轩就被叫上了战场。

  萧煜轩一走三个月,生死未卜。

  楚蓁儿因美名在外又独守空房,守城大将之妻弟闵浩趁萧煜轩不在,以各种理由“登门拜访”,久而久之就被传出了风风语。

  萧煜轩回来后,不问缘由就想将楚蓁儿掐死。

  楚蓁蓁就在这时候穿到了原主的身上。

  前一刻她还在电脑前,笑着数她小说的版权费,后一秒竟然自己“笑”死了?!更新最快s..sm..

  她就算是个扑街写手,也没想过这种离奇死法。

  而这种死法,还有一个非常专业的学名叫——心肌梗死。

  她本以为世上最悲惨的莫不过于——人在天堂,钱在银行。然而穿到原主身上,她才知道什么叫最悲惨的,让你死了又死,永远重复自己死亡的全过程,这才叫最惨的。

  楚蓁蓁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她好好地盯着他看做什么。

  他就算是朵花,也不能让她再看出一个花苞来。

  就在楚蓁蓁准备接受死亡,重新再来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没完没了的号角声。

  “咔!”

  她刚闭上眼,一道突兀的声响自她耳边一晃而过,像是谁在寂静无声的黑暗里打开了一盏聚光灯。

  等她再次睁眼,她恍然发现——场景换了,她拿着扫把正在院外扫地。

  扫地?

  楚蓁蓁举起手中的扫把,又扭头看了眼身后的茅草屋,一脸懵逼,外加三连问。

  我是谁?

  我在哪?

  我在做什么?

  院门被人一脚踢开,一群披甲带刀的男人们抬着一个血人急冲冲的往屋里走。

  楚蓁蓁整人呆住,直愣愣的看着这群人冲进“她家”。

  “嫂子,还愣着做什么!”

  一黑脸大汉扶着门框站在门口冲她直叫唤:“老大快不行了。”

  老大快不行了?

  他指的是萧煜轩?

  一个颤颤巍巍的老者背着一个硕大的医箱被一甲士扶住忙不迭的往屋里赶。

  楚蓁蓁终于反应过来,手上还抓着扫把,人便往屋里冲。

  进屋后,楚蓁蓁放慢了速度,目光默默在屋内一转,确定还是上次的茅屋,才往一群人围簇的方向走。

  见她过来后,挤在床前的甲士们自觉退到两边,但看着她的目光或多或少都带着几分鄙夷。

  一个浑身是血的血人躺在白净的床上,闭着眼,头发散乱,脸上的污迹和血水融在一起,根本看不清面貌。

  楚蓁蓁低头看了一会,扯了袖口在他脸上擦了擦。

  熟悉的俊脸露了出来。

  是萧煜轩没错。

  楚蓁蓁也不知道该松口气,还是该焦虑。

  她没有再“穿”越。

  杀她的男人又回来了。

  一把程亮的大长刀冷不丁横在楚蓁蓁的脖下:“我家老大若有个三长两短,我唯你是问!”

  这是什么鸟台词。

  人还没死,就要她陪葬?!

  扶着老者的那名甲士进了屋,背着药箱的老者伸出抖抖索索的手开始给浑身是血的萧煜轩把起脉来。

  楚蓁蓁忍不住再次吐槽:这么颤,把的准吗?这是哪位脑残写的小说,一点常识都没……

  “哗啦啦!”

  一盆冷水当头浇下,瞬间将她淋了个全身湿透。

  发生了什么?

  哪来的水?

  楚蓁蓁仰头往天花板看。

  屋顶完好!

  再看四周,除了她,根本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像是被隔绝了,好似处在另一个时空里,而顺着她身上流下的水渍很快蒸发不见了。

  靠!

  这是什么狗血剧情!

  然而,她这声在心里刚起,又是一盆冷水当头浇下。

  “老大你醒了?!”

  这声犹如魔咒,她身上湿漉漉的衣服瞬间干了。

  楚蓁蓁看了看自己的手,发现手里还拿着扫把,又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没有一点被水淋过的痕迹。

  楚蓁蓁正努力控制情绪,一双极其冰冷,让人异常有压力的眸光朝她望了过来。她大脑还没转过弯来,“噗通”一声,她给人跪了。

  “夫君,你怎么了?你疼不疼?你要坚持住啊,夫君……呜呜呜,没了夫君,蓁儿……蓁儿也不想活了……”

  声音仿佛不是她的,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流。

  楚蓁蓁心里万马奔腾而过,一边痛心疾首的流着眼泪,一边嘴角抽搐,不断翻着白眼,为怕把男主活生生吓死,她“体贴”的把脸埋进了被里。

  咔!

  诡异突兀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

  大大,能不能少些这女人的戏份,看得好烦哦,大大加油,么么哒。

  大大,快让女主穿过来呀。

  大大,这不是女主吧?

  大大是谁?

  这个女人是谁?

  眼前猛然一黑,片刻意识停顿之后,她感觉被人掼在了一叠软绵绵的被子上,下一秒,铜浇铁铸般的身体欺了上来。

  四周寂静无声。

  之前人满为患的草屋只剩她与他。

  阴鹜狠佞的俊脸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双眼黑沉无光,似有什么在里面危险翻滚。

  楚蓁蓁几乎出于本能的颤抖了起来。

  从天而降的冷水。

  不停跳跃的场景。

  还有那仿若系统阅读般不时传出的评论女声……

  谁能告诉她,她穿的到底是个什么世界?!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