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飒[快穿] 第3章 第 3 章

小说:我飒[快穿] 作者:白云水 更新时间:2021-09-18 23:49: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她身上穿了一件白色的蕾丝睡衣,式样虽然是纯洁的带袖及地长裙,但禁不住透呀;除了穿着睡裙,她头发还湿漉漉的往下滴着水,有几滴溅到她胸口,以r眼可见的速度陷进衣领,高耸的小山,连弧度几乎都一清二楚。

  我靠,男主千万别这时候出现。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啪”的一声开门声效,紧闭的卧室房门被人打开了。

  楚蓁蓁没敢回头。

  正确说,在这一刹那间,她的大脑突然一片空白。

  男人正在讲电话,声音顿了一下,又恢复了自然。

  “知道了。”

  他关上门,挂上电话,抬步向她走来。

  巨大的威压,随着他的进入淹没了整个空间。

  他在她身后停下,接着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任何的动作。

  像是在沉默中与她较着劲,逼迫她主动转身面对他。

  楚蓁蓁梗着脖子,一动不敢动,连呼吸都放浅了。

  突然,他上前一步,外衣似有若无的触碰着她,而从他身上传来的热量,莫名让她慌了神。更新最快s..sm..

  “听说……”低磁沙哑的男声微微停顿,嘲讽的话随之而出:“你看上了精神科医生?”

  果然……

  楚蓁蓁轻蔑一笑,被暧昧气氛搅得心神不灵的情绪即刻安定了下来,她暗暗往四周扫了扫,想寻一件能遮体的衣服,却发现除了落地窗帘和床上的被子,再无其他可避。

  “为什么不说话?”

  微凉的手指爬上了她的后背,他凑到她耳边,温热的气息不断喷洒在她敏感的肌肤上,手指慢悠悠的顺着她的脊椎往下滑着。

  楚蓁蓁屏住呼吸。

  所有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他那根到处点火的手指上。

  如果!

  如果没有在上一本小说,“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经历,她可能会像女主一样,被撩得脸红心跳,春、心大发,而不会像现在,几乎本能的开启防御状态,随时等着向对方投以致命一击。

  沾着她体温的指尖点在了她的腰线上,顿了一会,突然从后探到她身前,张开的手掌牢牢地压在她身上,逼她贴向他。

  楚蓁蓁挣了一下,他用力撞上她,将她压在了墙上。

  没有小说里描述的那么美好。

  男人轻蔑的笑了一声,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她的后背上,一只手还卡着她的脖子,不让她回头。

  算pua吗?

  “你是我的!”

  “……”

  “只有我可以说——不可以。”

  “嘶”!男人毫不含糊的撕了她的睡衣。

  脸都没见到,就这么刺激?

  男人将碍事的睡衣从下撩起,格外“顺手”的盖在了她的头顶。

  双眼被一层薄纱蒙住的楚蓁蓁终于忍无可忍的磨了磨后槽牙。

  “欸,你现在叫婚内强奸知道吗?”

  “……”

  “我可以告你……”

  “……”

  回答她的只有——抽出皮带的声音。

  不可否认,声效很性感。

  楚蓁蓁冲天花板翻了一个老大的白眼,终于等到男人从她身后退开,她突然暴起,转身的同时一脚踹向了他的小腿。

  男主,哦不!是伟大的萧总打了个趔趄,一下跌在了床尾那张蓝丝绒的床榻上。

  楚蓁蓁惨白着脸,一瞬不瞬地盯着这张她永远忘不了的脸。

  烟雾中走出的人影,不是来救赎他们的战友,而是收缴他们生命的死神。

  萧煜轩!

  这本书里的霍君霆。

  气氛很奇妙。

  明明充斥着粘稠的化不开的情欲。

  偏偏女人眼里流露出的惊诧不解、迷茫痛楚,深深震撼着注视她的萧君霆。

  沉默了许久,久到仿若一副被定格岁月的照片。

  陷在各自思虑里的两人还在大眼瞪小眼的打着眼仗。

  楚蓁蓁视线下落。

  萧煜轩……哦不,是霍君霆顺着她的视线扫了一眼,扫完眉角一挑。

  霍君霆:“跪下。”

  楚蓁蓁:“???”

  霍君霆:“握住它。”

  楚蓁蓁嘴角抽了一下,低下头,用脚尖勾起他脱下的长裤,抬手就冲他砸了过去!

  妈的!

  不上去捅他两刀,已经算对得起他了!

  楚蓁蓁毫不犹豫的徜徉而去,独留某人面对“自己”。

  好在,女主的衣帽间离主卧不远;也好在萧家宅够大,楚蓁蓁“全副武装”之后,就打算选一间客房先将就一晚。

  她刚走出衣帽间,就在走廊上与男主“不期而遇”。

  男主裹着一件黑色的睡袍,领口微敞,湿漉漉的头发还在往下滴着水,他倚在一侧墙面,双手抱着胸,俊脸呈45度,露出完美的下颚线。

  画面很美,就是稍显做作。

  楚蓁蓁即刻返身,从衣帽间里拿出了一只鞋拔。

  霍君霆看到她护在胸前的鞋拔时,俊脸明显僵了一下。

  “你做什么?”

  pose也不摆了,男人立在走廊中央,欲求不满外加怒火中烧,让他看起来很是可怖。

  “我大姨妈来了。”

  “你还有亲……”“亲戚”没说完整,男人嘴巴就卡了壳,他沉着脸,在她脸上一阵打量:“你似乎……”

  “变了?”楚蓁蓁嘴角微哂,装似随意的抢了他的话茬:“我若说想跟你离婚,你同意吗?”

  女人语气半真半假,她伸手掸了掸身上的白t恤,抬起头,面向他的一瞬间,霍君霆清醒的认识到——她并没有在开玩笑。

  “认真的?”

  “从来没有这么认真?”

  霍君霆眉头深深皱起:“因为那个医生?”

  楚蓁蓁笑:“因为你这个人。”

  霍君霆抬步向她走来:“我这个人怎么了?”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

  楚蓁蓁仰起头,似笑非笑的迎着他的目光:“恶心。”

  黑不见底的眼瞳针刺般的陡然紧缩,而朝外放狠话,只图自己即刻爽的楚蓁蓁并没有意识到危险。

  “你让我恶心。”

  在她再次强调他让她恶心之后,霍君霆凶狠的吻住了她。

  霸道不足以形容这个吻,惩戒,或许可以;

  而这具身体比她想象的还要弱。推,推不开,没吻多久,双月退便发了软,像摊烂泥一般瘫在了男人的身上。

  男人感到了她的“转变”,在她大脑发茫,犯着迷糊的时候,特恶劣的松了手,兀自退到了一旁。

  他伸手擦了下嘴,戏谑的看着她滑倒在地。

  “还恶心吗?”

  他居高临下的视着她,故意走到她面前,她一抬头,几乎快贴在她的鼻尖上。

  春芽又开始觉醒?!

  楚蓁蓁皱了下眉,才想让开脑袋,一只手快速压在了她的后脑勺上,为怕场面太过“刺激”,她闪电抬起了头。

  “你不怕我将它咬断了?”

  她明显感觉到他身体抖了两抖。

  她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你要不要试一试?”

  “……”

  “看看是我的牙硬,还是你的够……软?!”

  走肾不走心的“男主”终于察觉到了危险,他默默从她的后脑勺上收回了手,裹紧睡袍,一不发的转身向卧室走。

  瘫在地上的楚蓁蓁起了身。

  这一次,该怎么玩呢?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