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 第 89 章 第89章

小说: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 作者:七颗菜 更新时间:2021-10-09 06:26: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在孟家陪温杳过完年初一,初二一大早,卫容和曲雅雯就要出发飞往国外度假去了。

  夫妻两人是丁克没有子女,虽然前些年因孟老条件不符合,无法正式领养的缘故,成了温杳名义上的父母,但一直没有往来。

  在京市因为一起上综艺遇到后,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女孩,真心将她当作女儿看待。

  他们热衷于过二人世界,也没打算跟孟家抢人。他们也想好了,不跟女儿生活在一起也没事,像生日,过年过节的,他们飞过来陪温杳就是了。

  “杳杳,你真的不跟爸爸妈妈出国去玩?”到了机场临登机了,曲雅雯抱了抱温杳,仍不死心地问。

  “妈妈”,温杳无奈道,“你这两天问了我得有一百遍了。”

  她已经从一开始拒绝得犹犹豫豫,十分不好意思到现在斩钉截铁地说出:“下次一定。”

  “雅雯,广播在催了。”卫容知道妻子再这样依依不舍下去肯定会错过这趟飞机,只好出提醒,然后毫不意外得收获一记怒瞪。

  “爸爸妈妈,你们快过安检去吧!以后有时间我们再一起去旅游。”

  卫容揽着曲雅雯往里走。

  突然,他回过头说:“杳杳,临市这会儿冻得人可受不了,你要不再考虑一下南半球的阳光沙滩?”

  得!原来最舍不得女儿的还是卫影帝。

  温杳微笑无情道:“不。”

  “送走了?”见她回来,等在车上的孟云翳问。

  落座在副驾,捏捏眉心,“是的,好不容易哄走了。我们去外公家吧。”

  年初二按照习俗该去温家的。

  养母温凝早早过世了,温家的几人身体都不好,性格沉静不喜热闹,所以只有孟云翳和温杳作代表,带上满车的礼品过去拜个年。

  温家宅子比较僻静,快到了城郊临山下。

  “都在临市,这边气候得比我们那低好几个度。”温杳搓搓手,说话间呵出一口白气。

  孟云翳忙回车上找了副手套给她。

  老管家姗姗来迟,开门后见是他们二人,点点头没多做声,领着他们往内宅去,一路沉默。

  这一幕,任是谁也会心里不舒服,对待来拜年的亲戚,是否过于冷淡了,像是不受欢迎?

  温杳不会这么想,接触过温家的人就会知道,他们都很好,只是不善交际。冷情只是表面,性格内敛实际上温柔真诚。

  这就是她的天星哥哥后来待的家啊,也是她母亲的家啊,多少缘分才能让彼此以这般亲密的关系重逢呢!

  冬季林木萧条,温家的院子里并没有多少年节氛围,如果不是大门口的春联换了新的,都看不出是新年。这跟城市另一头恨不得敲锣打鼓贺新春的孟家,简直天差地别。

  温家本家四代只剩下三人,老爷子晚年相继丧子丧女,身体越发不好,脑子清醒的时间不多。他的孙子,温杳的表哥温绍,腿脚有疾离不开轮椅。最后小一辈只剩下养子温岭。

  观着这满园空旷冷清,让人不免感到心酸。

  “好在我也跟着母亲姓温,勉强也算是多了半口人。”温杳如是感叹。

  室内温绍早就用泉水煮好茶,静静等待他们的到来。木窗边老爷子坐在躺椅上晒太阳,眼睛闭着像是睡着了。温岭还是老样子,靠在书架的角落里看书,沉浸在自己的一方小世界里,他们来了也不能让他施舍目光。

  好在两位客人也不感到拘谨,自顾自坐下喝茶。

  他们这般闲适!温杳顿时收起来时路上的胡思乱想,看来是自己矫情了,境遇命途虽然没法改变,但眼下冷清的生活显然是温家这几人主动选择的。

  “老爷子没睡。”温绍出声提醒。

  温杳“哦”了一声,于是跟孟云翳过去跟外公打招呼。

  那一个下午,温岭都没有从书里抬起过头,而孟云翳全程陪着温绍手谈,那一个下午,室内只听到烧水咕噜咕噜声,落子啪嗒啪嗒声,以及,温杳絮絮叨叨的说话声。

  温杳盘坐在老爷子旁边,席地而坐,非常放松的姿态。老爷子还是认不得人,双目混浊。

  她像上次来见他时那样,漫无目的地同他说着话,也不管老人家能听进多少。

  “……然后我们就拿到了国际维数大赛的冠军。”

  “温岭也在队伍里,大家都特别厉害!”

  “云翳把春联贴歪了,后来大哥重写了一幅……”

  “云擎和云枝见面就一老吵架……肉肉可乖了,年夜饭把他最爱的鸡腿夹给我吃呢!”

  “年三十晚上三哥才赶回家。哦对了,我爸爸妈妈也过来了,今天才走的。”

  很自在的,前不搭后语的,温杳在这个宁静的午后沐浴在冬日和煦的阳光下,有些昏昏欲睡。

  离开的时候,也像上次那样,老人家握住她的手,给了她一颗糖。

  外公是把我当成母亲温凝了吧,温杳心说。

  哪怕年迈到忘记了所有人,他还是记得你小时候爱吃糖呢,母亲。

  要离开时,一下午没说过一句话的温岭终于合上了书本,起身送他们出去。

  温杳故作受宠若惊。

  “这应该是你们家的最好礼遇了吧!”

  “当然不是,”温岭认真说,“我只是这家里最小的。”

  好的,是我们不配。

  回归正题,温杳说:“过了初八,我们一起去当年孤儿院?”

  “嗯。”

  **

  当年的孤儿院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多方询问查找才知道,那家孤儿院早就不开了。

  但来都来了,两人于是去了附近的一家儿童福利院。

  那是一处面积不大、很温馨的小院,里面的小孩最大的也不过十来岁的模样。

  两人隔着铁栅栏观察,他们有的在看动画片看图画书,有的坐在地上玩玩具,还有的蹲在角落里发呆。小孩之中很多身体有残缺障碍。

  “小春今天真乖,早上会自己叠被子了哦,”女人侧首夸着一个小姑娘,手里拿着毛巾给身前的小男孩擦手。

  女人大约四十多岁模样,气质柔和。她应该就是这家儿童福利院的院长。

  被夸的女孩小春害羞偏过头,正好对上温杳的目光,“院长妈妈,那边来了两个很好看的哥哥姐姐。”她指了指门外。

  院长这才注意到门外的温杳和温岭。

  “你们是?”

  “院长你好,我们是雅哲中学高三的学生。我是温杳,他叫温岭,”温杳想了想,说了个最好解释的身份。

  “进来吧,你们是来做公益志愿者的吧?”院长打开门,“我姓赵。”

  “赵院长。”

  留意到他们的姓氏相同,赵院长问:“你们是兄妹?”

  温杳点头,大方说:“是啊。”

  温岭跟着她脚步一顿,依旧一不发。

  “我哥不爱说话。”

  赵院长点头表示理解,她在这家福利院里见过各种各样的孩子,温岭在她眼里并不特殊。

  “你们今天帮忙整理房间,收拾小朋友的玩具,陪他们玩就可以。”赵院长直接说道,她以为他们是学校要求来进行寒假实践的呢。

  温杳不置可否。

  哄小孩她可在行了,瞧她们家肉肉,多听姑奶奶的话!

  温岭不习惯与人沟通,一个人躲房间里替小朋友们收拾。

  等所有小朋友午睡,两人才总算闲下来,慢悠悠参观这家福利院。

  “温岭,小时候的事你还记得多少?”

  “只记得你。”温岭语气平淡。

  “我们小时候待的孤儿院,也这么明亮宽敞吗?”

  “很小,很黑。”温岭眼眸中毫无情绪起伏。

  温杳继续慢慢引着他回忆。

  “我们的饭菜,也像今天他们的午饭那么丰盛吗?”

  温岭想了好一会儿,摇摇头,很快眼中闪过几分温柔,断断续续说:“那时候,你会分给我吃。可是……你也很饿……我不肯吃,你就哭。”

  有几个画面也隐隐约约出现在温杳的脑海里,无法辨认,直让她的鼻子也泛酸。

  她缓了缓情绪,继续问:“我们的院长妈妈,也像赵院长那样善良包容吗?”

  温岭沉默了许久,“我忘记了。”

  “没关系,你想起来再说。”

  温杳的眼中是晴朗艳阳天,他们当时太小了,而她比温岭记得的还要少。就连在孤儿院待过这件事,都是靠着温岭,她才似有似无地想起。

  “我打算给这家儿童福利院捐一些钱,”双手交握在背后,步子轻快,“嗯,回头找穆总去办,就先不告诉赵院长了。”

  而她背对着的温岭,此时终于忍不住显露一丝痛苦神色。

  有些画面他没忘记过,那家院长,跟赵院长不同,他会让他们很疼、很怕……

  幸好温杳不记得了。

  傍晚,走出儿童福利院,两人无奈地相视一笑。

  线索似乎又断了。

  直到晚上,莫助理发来江夫人的一份慈善项目明细,这是之前温杳拜托穆厉庭帮忙的事。

  在这长长的文件内容里,温杳看到了那家孤儿院的名字。是巧合吗?

  温杳和温岭都想不出在哪儿见过江夫人,也说不出江夫人与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只是有那么一种直觉,与他们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