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 第83章 第83章

小说: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 作者:七颗菜 更新时间:2021-09-10 15:02: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转眼到了全队集结,出发前往m国参加维数国际赛的日子。

  温杳是在孟云翳、孟云擎和穆厉庭的陪同下一起去的临市机场。

  孟云擎要进行冬训准备体考,不能跟着温杳出国到现场看她比赛。

  在去机场的路上,孟云擎坐在车副驾驶座位上,抱着手臂沉着脸一不发,闹着别扭的脾气。

  而孟云翳和穆厉庭这两位忠诚的护花使者自不用说,这两人最近十分默契地,同时消失了好一段时日,提前处理完紧要的工作,这才空出时间陪温杳去比赛。

  也不知执掌着孟氏和穆氏,日理万机的两人这些天是怎么个熬法。

  孟先生那令女人都羡慕不已的细腻皮肤上,额头正中居然生出了一颗痘!但这显然是丝毫无损孟云翳的美丽的!

  温杳坐在车后座,那看什么神奇事物的目光,再一次忍不住瞥向坐在她身右侧的孟云翳,在心里碎碎念补充道:我风华绝代的大侄子怎么会长痘呢?对,这不是痘,是佛子眉心的朱砂痣!

  她默默收回目光,不再盯着孟云翳额头上那一点突兀的红,眸子轱辘一转,细细端详起她左侧的穆厉庭。

  忽的,唇边溢出一声叹息,哎呀,夭寿啊!她家俊美无双的穆总,眼下居然都熬出了青黑。

  但挂着两个黑眼圈、面无表情的穆总,意外的,看上去居然有点可爱呢。温杳眉眼瞬间一弯流泻出笑意,手心捂住嘴巴才没有偷笑出声。

  穆厉庭意识到女孩在看自己,侧过头对上她满脸的坏笑,很是莫名,以眼神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温杳脸上的笑容受不住,脸颊泛着粉红。

  这个男人呐,不会说什么甜蜜的话语,他会沉默地为她做到十分,但一分也不会告诉她。他没有过承诺,但温杳却能真切地感受到,这个叫穆厉庭的人的世界里,满满都是她,只有她。

  温杳收了收笑意,柔柔地抬起手,下一秒,穆厉庭感觉脸上微痒,好像羽毛在心尖轻轻划过,是温杳的指尖拂过了他的脸,她的食指停顿在他眼下的位置,微微一动,指腹贴了上去,点点温热。

  穆厉庭心头一颤,呼吸微窒。

  温杳不知在想什么出了神,视线凝在穆厉庭的下睫处,安静的,动也不动。

  “怎、怎么了?”向来没什么事能触动到他情绪的穆厉庭居然说话都变了调,结巴起来。

  就这么简单的举动,这么随意的凝视,只让那年轻的穆家掌门人心跳都乱了节奏。

  面对任何场面似乎都能杀伐果断的穆厉庭,居然心生出一种不自在的怪异感觉,连眼神都不知该往哪儿放,他浓密的长睫垂下,阴影覆上女孩视线的落点,无声的、生涩的交织。

  “你这里……”温杳没有意识到他的变化,心里闪过这个念头,便这样做了。

  指腹一触升温,灼热蔓延带出一小片不甚明显的红。

  “咳!咳咳!咳咳咳!”

  孟云翳咳了小一会儿才停下咳嗽声,嗓子火辣。

  他咽了咽,心中惊涛骇浪,他刚刚制止了什么?他制止了自家小姑姑对穆厉庭意图不轨的动作?穆厉庭居然跟个大小伙似的任由他们孟家的小姑姑这般轻薄!?

  这是多么魔幻的画面,小姑姑眼神赤裸裸,甚至直接上手去摸,而穆厉庭那家伙要退不退,万年冰山都会害羞了?却原来,这两人的关系里,穆厉庭是被她小姑姑调戏的那一个!?

  这任是谁不得对小姑姑肃然起敬,在心中竖起大拇指,赞叹出牛逼二字啊!

  “不好意思,喉咙有些不舒服,打扰二位了。”

  孟云翳推了推金边眼镜,重新挂上万年不变的微笑,眯着眼说道。罢了,反正照这情形看,总不会是他们孟家人吃亏,他当然是喜闻乐见的。

  先前孟云翳猛烈的咳嗽声让他们两人蓦地齐齐回过神,温杳好像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动作,迅速收回手端坐,掩饰般地目视正前方的道路,眼睛不再乱瞥。

  “不打扰、不打扰。”她讪讪说道。

  这心里居然也没多少心虚,反倒是闪过了一瞬间的遗憾和懊恼,怎么忘了自家侄子还在车上呢?只能等飞机落地以后到了酒店再上手了……

  嗯、嗯!?上手?她上什么手啊?呸!赶紧打住!

  另一边,穆厉庭暗暗调整心绪,随即闭目养神,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可只有他自己清楚,接下来这一路,他的心神恐怕是无法从那一抹指间的温度上抽离了。

  **

  临市机场。

  参加这次维数比赛的国家队成员们都会在机场大厅集合,除了队员,随行的还有狄教练,一名翻译老师、助理以及一名队医。

  温杳他们一行抵达机场的时候,其他人已经到齐。

  其他人还没出声,队伍里的助理已经十分欢脱地跳到温杳面前,热情地跟她打招呼。

  “杳杳,我也能跟你们一起去m国比赛啦!”

  温杳定睛一看,嚯,这这不是狄昕么。

  狄昕拉着温杳到一边,小声叽叽喳喳说着她是怎么求得狄教练同意让她随性的,以及跟爸爸签下了什么样的不平等条约,温杳粗略听了听,就知道这小妮子为了能去m国,未来一年的假期恐怕都只能在维数题海中徜徉了,心中默默为她画着十字架。

  狄洪在他们踏进机场,一眼就看到了温杳背后的那两个男人。这么多年,除了年节时定点送到他家的那些昂贵礼品,他只在电视新闻里、财经杂志报纸上能见到他们。

  可像这样三人面对面,九年来还是第一次。

  当年第一届参加维数国际赛的国家队是狄洪扛下重任,亲自挑选组建的。那是国际维数协会刚刚获准华国入赛的第一年啊,且不说国际上对华国的如何低看,就连国内数学界都没多少人看好。

  主教练狄洪在这巨大的压力之下,启用了穆家长公子穆厉庭当国家队队长,随后又招揽了孟家孟云翳入队。这在当时还被不少老学究们臭骂,说他拿比赛当儿戏,做他接近豪门的跳板。还说华国的维数被他这种唯利是图的人搞得污臭不堪。

  可是结果呢,穆厉庭和孟云翳在华国进入国际赛的第一年,就为国家捧回了一座金奖啊!那些质疑的声音烟消云散,只剩下满篇的溢美之词。

  这两个人是真正内心强大之人啊,他们不在乎外界的流蜚语,眼里只有心之所往的目标,坚定地、高傲的。

  如果不是第二年,穆家出了事,穆厉庭退出回去接掌穆氏,那之后华国的维数会不会能一直辉煌如初?

  到了十年后的今天,这两个男人身前的这娇柔的少女,又是否能由她来打破现下的局面,揭开新的篇章呢?

  “怎么,你们这是作为前参赛前辈来送行的?”狄教练抱着双臂走向前,冷声讽道。他心头那些过往的回忆在翻涌,但还是摆出一张黑脸。

  还是老样子啊!

  穆厉庭和孟云翳相视一笑,随即一愣,不自在地反向偏转过头。

  孟云翳轻笑答道,“狄教练你好,我是参赛队员温杳的亲属,作为晚辈送小姑姑出国比赛。至于他——”,他睨了一眼身侧的穆厉庭,两手一摊,“我就不知道了。”

  下之意就是,穆厉庭这人跟我家小姑姑,是一点关系也没有,不知怎么非得巴巴地跟来。

  穆厉庭只当没听见孟云翳的讽刺,对着狄洪微微一点头,沉声道:“狄教练,好久不见。”

  狄洪和孟云翳两人都呆立住了,他这一句话,仿佛在他们之间消逝了九年的光阴都不复存在。

  狄洪张了张口,正要说话。

  不远处一群人,扛着摄像机的,举着话筒的,向他们的方向奔跑过来,这些都是知道他们今天要出发m国,闻讯而来采访的媒体。

  “我天!怎么这么多啊!”队伍内,梁深伸长脖子去望。

  谢承阳跟没骨头似的撑在易连肩膀上,灿笑说:“没想到,今天也能享受一把当红明星的待遇呢,对吧,易连?”易连不想理他,嫌弃地要把他的手拍开。

  温岭沉默不语,皱眉低下头,后退两步缩进队伍最里的阴影处。

  谢承阳扭头看他,坏笑说:“没事儿温岭,不用躲,这种应付媒体的事都有温队长在呢。”他边说边指了指温杳。

  很好很好,有事就找温队长是吧?

  温杳皱皱鼻头,不满地瞪了谢承阳一样,随即眯起眼朝前仔细看了一会儿。他们出发去参加国际维数比赛,顶多就是电视台顺道来采访报道一下,怎么今天来了这么多娱记?

  这些人很快冲到温杳面前,将她团团围住,好几个话筒伸过来,几乎怼到她脸上。

  “温杳,华国已经九年没得奖了,你觉得你们这次能赢么?”

  “温杳,一个女生当队长参加维数正赛,你不觉得太冒险了吗?你怎么不考虑去参加女赛呢?”

  “温杳,你是孟家的人,现在还来代表国家带队比赛,是不是只是豪门千金在玩票?”

  孟云擎这时已经如一个忠诚的保镖将温杳紧紧护在身后,怒目而是,凶神恶煞道:“你们记者问的是什么蠢问题!脑子在放屁么!”

  在这大冬天的,他只穿着薄衫,此时更是不耐烦地撸起了袖子,露出健硕的小臂,拳头掰得嘎吱作响。

  记者成功被这满身戾气的高大少年吓住,往后退了退和温杳保持距离。

  温杳听到这几位记者带刺的毫不客气的问题,俏脸凝上了冷霜,连正面回答都懒得给他们。

  见场面被孟云擎控制住,她忽的低头看着他们手中话筒上贴的标志,一个个念过去。

  “m杂志、橘子日报、娱乐8.8……”她轻笑,“我记住了。”

  这几家娱记禁了声,其他人也停下了吵嚷和推搡,现场出现了诡异的沉默。

  还是温杳亲自打破了沉默,微微抬起头,淡声道:“我答了,你们敢写么?”

  孟云擎不能跟去m国,心里本来就不爽,他舔舔下唇,缓缓勾起一个恶劣的充满邪气的笑。

  “写吧,看看是报道出来和你们公司被封杀,哪个更快?”顿了顿,他视线环绕一圈,接着说,“对了,我刚刚那句话,原话!别漏下了,也都给我写!”

  而被这一圈人挤出去的其他人原本没料想到会这样失控,还想着突破重围去帮温杳的,这会儿停下动作退到一边。

  谢承阳早就笑得前俯后仰,竖起大拇指说:“真行,真行!孟家姑侄,在线威胁娱记可还行?”

  “不愧是穆总和孟先生,这么沉得住气。”不远处的三人里,狄教练哼笑。

  “啊,”孟云翳眼镜光一闪,笃定说,“我这个小表弟我是信的,有他一个顶得上一院子的疯狗。”

  这是夸人还是骂人?狄洪听不出话里的意味,只觉得过了这些年,孟云翳是越发高深莫测了,侧首看向穆厉庭,等他怎么说。

  穆厉庭:“小场面,她没问题。”话里是对温杳全然的信任。

  但狄洪分明看到,他拿起手机,似乎向一个备注叫莫助理的人发去了那三家娱记的名字。心里叹息,过了这些年,穆厉庭也是越发心狠手辣了。

  另一边,孟云擎垂眸低声问:“还让他们采访吗?”

  温杳看时间,“还早,可以继续。”

  继续,有了刚刚那一出,还怎么继续?

  只要是温杳说的,孟云擎绝无二话。

  他点头,声音扬起道,“面向我距离一米以上排好队,一个个来!诶,对了!就是这样——”,他突然将猫儿眼瞪圆,“等等,你!我说的就是你,娱乐8.8!你怎么插队了!?还有你们,一个队伍都排不直还当什么娱记!?都说了距离一米你话筒还怼那么近!?”

  活脱脱整成了教官训斥现场。

  “温队长,你这次带队出国比赛有信心赢吗?”

  “请问你们在集训中准备得怎么样了?方便透露一下大致的战略吗?”

  “作为华国维数史上的第一位女队长,您是否感到了压力?”

  因为孟云擎一直守在这,大家都特别怵他,记者们接下来提出的问题都比较中规中矩了。

  所以当袁佳、赵霏霏、李响这帮十八班的一众同学赶到机场大厅送机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特别的场景。

  记者和摄像师们排成一列,他们挨个向温杳提问,而温杳笑意盈盈,回答得滴水不露。眼见着八卦报道只能做成赛事报道,大多数记者一脸的生无可恋,想走又不敢。

  赵霏霏是国内最大的娱乐集团zq娱乐的董事长千金,对娱记们的操作很是熟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组织有纪律性了?提问都这么有求生欲了?

  今天来了那么多家媒体,他们怎么可能只关心比赛?分明就是为了给温杳下套来了!

  正懵着呢,再一看打头站着的孟云擎,就一清二楚了。

  “哈!我说呢!原来是擎哥在啊。”

  但也就在这片刻之间,队列里的轮到的这一位记者,余光瞥见了朝这个方向走来的穆厉庭和孟云翳。

  身为娱记的敏锐和好奇心翻涌,他咬咬牙豁出去问:“温队长,我们都知道孟先生是您的侄子,那穆总为什么也会出现在这里呢?不知你们的关系是?”

  s..book180912026031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