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 第17章 第17章

小说: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 作者:七颗菜 更新时间:2021-09-10 15:02: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十七章

  “你们认识?”

  当事人异口同声,

  “认识。”

  “嗯,认识。”

  但两人神情淡淡,多一句都无可奉告的模样,直让另外几人挠心抓肝。

  席后,季明搓搓手,试图跟穆厉庭谈谈公司的项目。

  最近刚跟穆氏的一个子公司达成合作,若他能帮着跟下面提点几句,行事上当然更方便。

  可惜季明也不想想,以穆厉庭的身份又怎么会过问子公司几百万的小项目。

  穆厉庭抬手,遒劲手腕上限量款的patekphilippe,表盘低调精致,季明是识货的,下意识张大了嘴,心里咂舌,这一只表都能买下他的公司了吧。

  看了一眼时间,他说:“我们该走了,多谢款待。”

  季家三人不敢多,随着他起身。

  “雪晴啊,去送送穆总。”唐美娟忙说。

  只有整桌吃得最多最饱的温杳懒懒不想动,放空了双目。

  一会儿回房间要走动走动,嗯,然后今晚整理一下课堂笔记和做题本吧。

  “留步,”穆厉庭眼神示意穆景宸跟上,拒绝了季雪晴,语气疏离冷漠,后者笑容僵在了脸上。

  转眼却开口说:“温小姐不来送我们?”

  温杳与他对视,偏了偏头,指着自己鼻子,眼神中只写着“我?”

  穆厉庭点头,只在面对她时,才有几分好颜色。

  一路送至院外,司机将车停在了季家大门口,穆景宸率先钻进车内。

  温杳眼珠子一转,开玩笑说:“我在比赛上的表现,没给穆总你这个师父丢脸吧?”

  “很厉害,”他眼角染了笑,配合她说,“与有荣焉。”

  他说,我反而因为教了你感到荣幸,这大概是温杳听过的最让人心情愉悦的夸赞。

  这下反倒是不好意思了,挠了挠额角,“也没有啦,比你差多了。”

  “走了,小姑娘。”。

  他坐进车里,温杳正准备往回走,车窗摇下,穆厉庭冲她招了招手。

  温杳往前走了两步,泛着水光的眸子里满是不解。

  “如果在这受欺负了,记得要跟孟云翳说。”穆厉庭顿了顿,仔细交代,“跟我说也可以。”

  注意到她的怔愣,几不可闻淡叹了口气,问:“知道吗?”

  感受到他的关心,温杳笑着点了头。

  **

  温杳回到客厅,父母和姐姐端坐在沙发上,就专程在等着她回来细细盘问呢。

  “送完了,我上去写作业。”她抛下一句飞快跑上了楼。

  正要开口的季明:“……”

  他重重叹了声气:“就不该让她回来。”

  “比赛让她赢了,现在连厉庭哥也……爸爸妈妈,你们说过让妹妹回家,我的生活不会有任何变化的!”季雪晴侧身趴在沙发扶手上哭个不停。

  唐美娟也是眉头紧锁,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村里回来的小女儿,竟是这么个不安分的。

  她思绪回到接回温杳前一周。

  六十多岁的方姓老绅士来到季家,告诉他们十几年前走丢的女儿就在云顶山,被姓温的一户人收养,还将一份调查交到他们手中。

  唐美娟只有惊讶,全无惊喜,晕晕乎乎,满篇的内容看不下去。

  这个小女儿只当是没有了,从没想过派人去找!

  养个女儿也不容易啊,她们夫妇这大半辈子攒下来的底,以后都是给雪晴的,小女儿要回来了,就多了个继承人,这可怎么说?

  “既然她现在过得好,我们也就放心了,就让她继续在那边孝敬养父母吧。”那时丈夫只斟酌着含蓄道。

  那方绅士却说:“温杳的养父知道自己时日不多,委托我找到她的亲生父母,希望二位能让她在养父离世后回季家直到成人。”

  “这……”

  “您看,我们也有一个女儿了,她突然回来不合适吧。”

  这就是拒绝了。

  老绅士的眼神中饱含着历经沧桑的睿智,仿佛能够洞悉一切,三两句话间就知道他们心中顾虑,点了点头,换了个说法。

  “温杳成年之前所有费用由温家出,收养关系也可以不解除,而且她十八岁离开季家后,二位还可以得到另外一笔费用。”

  他们夫妻俩犹豫了很久,才勉强应承下来,也没往细处想。

  方绅士原名方永恩,合同是跟他签的,承诺要支付的一切费用。

  温杳成年后他们另外还能得到一百万,细看合同中确实不用他们出半分钱,对他们而没半点损失,季明痛快签了字。

  唐美娟暗想,听说这几年政策下来,云顶村那一片的农户分地赚得盆满钵满,却没想到对个养女都这么大方。

  怕是养父快合眼了,家里人想把这养女赶出来另寻住处?

  “老人家要走了,总想着在乎的人能落叶归根,万法讲个缘字,”方永恩收起合同,神神叨叨的,“你们终究是她父母,这都是因果啊。”

  他离开前还再三嘱咐:“温杳在养父家没吃过什么苦,是个很懂事的女孩儿,请一定好好对待她。”

  季明答应得也痛快:“您放心,怎么说她也是我的亲生女儿!我肯定对她好。”

  唐美娟收回思绪,看着还在生气的丈夫和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儿。

  说到底就是不亲!丢了十几年的女儿哪里还有什么亲缘?要也是孽缘啊!

  车上。

  穆厉庭翻出一个号码主动拨去。

  两声过后,那头孟云翳接起电话:“穆总怎么有时间找我?”

  穆厉庭声音冷冽:“都说孟先生克己复礼,对自己的姑姑反倒是疏于照顾了。”

  孟云翳沉下了声音:“怎么回事?”

  “季家。”他只点了两个字,孟云翳这么聪明,温杳的处境他自然能查到。

  挂下电话。

  听完了全程的穆景宸嗫嚅道:“哥,温杳跟孟家?”

  穆厉庭:“葬礼你不是也去了?”

  “这我哪想得到温杳还能跟孟家有关系啊?”

  “因为你被偏见蒙蔽了,”穆厉庭偏头淡淡扫了他一眼。

  穆景宸悲催地意识到他哥的眼神仿佛像在看一个傻子。

  **

  六月中旬一过,临市正式迈入夏。

  雅哲中学绿化覆盖率高,处处显处蓬勃生机,不算十分闷热,时不时几口凉风吹过,直让人舒爽得昏昏欲睡,于是,十九班不少同学也由春困进入了夏乏。

  班主任吴老师叫醒了大家的美梦。

  “同学们,这个月没有月考,但是六月一过马上就是期末考试了。”

  李响这帮不学习的知道要紧张了,期末考试的分数直接决定了他们暑假的行程和零花钱!

  是世界各地任意浪逍遥自在,还是在书房跟家教大眼瞪小眼,成败在此一举。

  可是,天知道这个学期都学了什么!

  “怕什么,我们有温杳啊。”

  不知谁说了一句,顿时四面八方的人摇着尾巴蹭到第二排的位置上。

  “杳杳,我能请你当我家教吗?付给你我现在家教三倍的价格,不,五倍!”

  占尽地理优势的袁佳毫不留情的推开程东权,啐道:“呸,就你有几个臭钱怎么?”

  转头对着温杳笑得灿烂:“杳杳,放假我带你去y国旅游吧?但是我现在的成绩,到时候可能出不去……你帮我补补课?”

  温杳拧起秀气的眉,为难说:“你们的家教老师水平更好吧?”

  “这根本就不是水平的问题,”李响直道,“我上次月考看着你的脸都能多写几道题,我家教能吗?”

  “那行,我们先找个时间一起写作业,我看看你们基础吧。”温杳点头答应。

  “还要写作业啊,”李响欲哭无泪。

  “不用看了,就是零基础。”赵霏霏说得还有点自豪的意味。

  “作业肯定要写的,如果要我帮补课,就得完成作业,”温杳板起小脸,“不过人太多了,我们去哪呢?”

  程东权拍拍胸膛:“都来我家吧,我家够大。”

  温杳摇了摇头:“你家太远了,去附近的奶茶店吧。”

  “奶茶店?”这次换他们愣住了。

  还是赵霏霏眼睛亮闪闪:“在奶茶店补课,好像很好玩的样子诶!”

  其他人想了想,确实很新奇,都表示同意。

  围在温杳座位旁的同学散开后,前排莫欣欣才回过头,小小声问了句:“杳杳,我能跟你们一起去吗?”她也有好多问题想问温杳呢。

  温杳还没开口,她后排的袁佳直接爽快:“想来就来呗。”

  莫欣欣没想到她会回答自己,红着脸转回身子,偷偷笑得眼睛都没了。

  **

  放学后,有十几个同学留了下来。

  温杳干脆利落收拾好所有可能要用到的教材资料,一行人浩浩荡荡踏出行知楼。

  突然,路过有人喊了一句:“孟云擎和穆景宸在后楼打起来了!”

  这话一出,人群内好多人都往后楼方向跑去看热闹。

  温杳他们猝然停下了脚步。

  李响几个男生撸了把不存在的袖子:“敢动擎哥?走!去帮忙。”

  一股脑的冲了出去。

  怕他们出事,温杳不敢没犹豫,飞快跟了上去。

  后楼处学生里里外外围了好几层,还有好多跑上教室探头出来看。

  孟家和穆家的关系外人捉摸不透,孟云翳和穆厉庭在商场上不对付,孟云擎和穆景宸在学校里也不对付,但是,拳拳到肉的干架倒还从来没有过!

  两大风云人物,这瓜简直不要太精彩!

  温杳他们到的时候,已经有老师和校警过来劝阻了。

  好不容易拨开人群,踮脚看了一眼,孟云擎就衣服脏了些,扯得乱糟糟,看不出什么明显伤痕,也是,他那身腱子肉也不是白长的。

  松了口气,偏头去看另一侧的穆景宸,相比之下,他就糟糕多了,身上看不见,但脸上都有好几处青紫。

  这可是孟云擎和穆景宸啊,教导主任急匆匆赶了过来,没过多久连校长都来了。

  “先把这两位同学带到我办公室,叫他们家长过来,”校长也不好处理这两家的事,最稳妥的是找家长了。小说更新最快手机端:sm.xs.

  注意到穆景宸的伤,又是倒吸一口气,穆少在他们学校伤了,那还得了。

  忙吩咐教导主任:“去把校医也叫来办公室。”

  穆景宸狠狠瞪着孟云擎,颇有些硬气地不要人扶,自己撑了起来,踉跄两步,先去了校长室。

  他是一点也不担心,他哥一定不会放过打伤自己的人的!

  既然叫家长,估计三哥三嫂会来,再不济孟云翳也会来。

  那就没自己什么事了,温杳放下心抬脚离开。

  “跑什么,”孟云擎早就注意到她了,三两步上前从背后抓住温杳的手肘。

  他刚打完一架,满身戾气,青筋鼓张,手和脖子都莹莹地覆上了一层汗。

  勾起一个恶劣的笑容,弯下腰在她耳边说:“你不就是我家长么。”

  温杳不可置信地向后仰起头:“你想干嘛?”showbyjs('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