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 第15章 第15章

小说: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 作者:七颗菜 更新时间:2021-09-10 15:02: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轮是表演赛。

  十五位选手按序号上台,在电脑题库中随机抽取,题目会同步显示在大屏幕上,选手有十分钟的准备时间。

  温杳是27号,在她后面的三位同学都已经在上一轮被淘汰,她成了最后一个。

  直播间看热闹的吃瓜群众讨论得极其热烈。

  [这玩法,赤鸡赤鸡。]

  [现在台上这个不行啊,腿都抖成筛子了。]

  [他抽到的题难,图表数据分析,好多专业术语的。]

  [不会别乱说,他这个题型在英语比赛里很常见,都有模板背的好吧。]

  轮到江馨月上台抽取题目,她抽到的是讲故事。

  口中念念有词准备了十分钟,走到舞台中央。

  她选择的是一个童话小故事《我的朋友布林鸟》。

  这个故事讲的是小公主在年幼时救了一只布林鸟,之后布林鸟飞进王宫与她成为好朋友,并帮助她战胜女巫的故事。

  儿童故事表演的得分点不仅在语的组织表达,还有丰富的表情、肢体语和夸张的语调等等。

  江馨月的口语确实不错,但在这整个演说中暴露了所有的弱势,卡壳不断。

  后半段由于太紧张,满头大汗,只用一些体现不出水平的简单句式撑完了。

  她的表演就更加让人一难尽了。

  亲和力这三个字跟她完全搭不着边,更别提她今天浓妆艳抹的,因为出汗溶了些,夸张的表情显得十分扭曲。

  十九班的同学因着她的表演彻底点满嘴炮技能。

  李响:“妈妈,我害怕!”

  程东权:“所以她演的是巫婆?”

  赵霏霏:“布林鸟它做错了什么!?”

  袁佳:“布林鸟:莫挨老子。”

  在江馨月结束走下舞台。

  他们更是大喘气齐声道:“这令人窒息的表演!”

  孟云擎从她上台那一刻起就戴上耳机闭目养神。

  太辣了,不听不看!

  “校长,”孟云翳带着几分调笑,“你们这样水平都能进决赛了?”

  就这样的,也敢跟小姑姑下战书?江家,还是太放肆了些。

  “确实是令人失望。”校长右侧响起另一道低沉的男声。

  坊间都传孟云翳和穆厉庭不对付,此时他们破天荒地站在了相同的立场。

  校长擦了擦额上莫须有的汗,“这……”,忽的看到走上来的下一位选手,眼睛一亮,“这位季雪晴同学,可是前两届的冠军!”

  季雪晴冲着观众露出清纯的浅笑,抽取了题目。

  她抽到的是主题演讲《ifiwereabillionaire,…》。

  孟云擎听完翻译,纳闷:“亿万富翁很难吗?这也能当题目出了?”

  季雪晴坐在舞台侧边的选手准备区,拿起稿纸简单打了稿子。

  十分钟后,她走到立麦前开始演讲。

  从巨富后自己将为人类社会做出什么贡献立足,季雪晴的通篇都是她将如何付出和奉献,最后回到站在世界中心呼唤爱与和平、无私与善良。

  简单来说,就是:撒钱。

  不过她擅长表演,语组织表达能力也很优秀,掌声也是到目前为止最热烈的。

  “嗤,”孟云翳没有鼓掌,点评道,“中规中矩,没什么亮点。”

  穆厉庭直接吐出两个字:“一般。”

  校长艰难地笑了笑,打了个圆场:“这个年纪有这样的表现力,还是不错的。”

  轮到温杳了!

  她款步走上台抽题处,与下台的季雪晴打了个照面,擦肩而过。

  大屏幕很快显示出她的题目:英文歌曲表演。

  台下一片哗然。博雅杯第二轮从没有人抽到过这样的题目。

  弹幕区。

  [唱歌?会玩会玩。]

  [这不难啊,我张嘴就能给大家表演一首小星星。]

  [这可是淘汰赛!简单的歌体现不出水平吧。]

  [那按你说的,唱一段rap肯定稳赢了呗。]

  十九班区。

  李响回过头小声问:“擎哥,你听过杳杳唱歌吗?”

  孟云擎:“没有。”

  程东权神叨叨:“有数据表明,长得越好看的人,五音不全的概率越高,因为上天一定是公平的。”

  话音刚落,被四面八方齐齐的一声“滚”吓得虎躯一震。

  莫欣欣弱弱补充了句:“看杳杳的表情,似乎真的不太好。”

  温杳坐在准备区,微微瞥眉。

  题目确实不难,但是要出彩很难。

  用音乐的方式表达,确实能够掩盖口语腔调上的一些微小瑕疵,但是也会放大其他的不足。

  有一首歌或许可以试试……她抽出草稿纸回忆着歌词。

  八分钟转瞬即逝,温杳的题目特殊,她还要跟工作人员沟通放伴奏。

  陌生的前奏响起,这首歌鲜少有人听过,来自一个不知名的外国歌手。

  《aperson'smountaintop》。

  温杳曾经无数次早早爬上云顶山最高处,俯瞰云海,倾听宁静黎明里的风声,等待着那一轮红日一点一点,冲破黑暗。

  她唱着歌时,就像有魔力一般,在平淡中蕴藏着无限的力量。

  站在舞台中央,温杳仿佛回到了那时只有一个人的山巅,有云、有风、有草木,所以一点都不孤独。

  在恬静美妙的歌声中,观众们放慢了呼吸,后半段又仿佛看到初升的太阳,阳光是温柔的,是希望呐。

  赵霏霏:“听不懂杳杳在唱什么,但是好想哭。”

  莫欣欣在不知不觉间,触到了脸上的泪水。

  这首歌确实是有难度的,像一篇散文,利用了大量的定语和状语从句进行修饰描写。

  但就算抛开语法难度来看,温杳的表现也堪称完美。

  最后一个音,绵长悠远。

  场下没有一点声音,观众们愣愣的好似没有回过神来。

  温杳站直身子,轻轻鞠躬致谢,一秒过后,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望着温杳走下台的背影,穆厉庭出神了一瞬,勾起了嘴角,“表现不错。”

  在他的山巅,一个人去面对潜藏在黑暗中的危机四伏。

  但在她的山巅,却是这么多的陪伴、温暖和希望。

  到了宣布成绩的时候,江馨月已经卸下了妆容,脸色难看无比。

  在温杳唱歌时,她呆若木鸡,心里隐隐预料到了结局,却怎么也不敢相信。

  怎么会这样呢!这一定是她在做噩梦。

  狠狠掐了自己一把,才没有当众哭出来。

  主持人一个个念起了分数,江馨月的身子发颤,几乎站不住。

  所有人都在看她!看着她怎么输!这感觉像是被剥光了身子当众行刑。

  “江馨月:89.5分;季雪晴:92分……”主持人忽的收起了笑容。

  难道温杳的分数并不理想?确实也不能保证评委老师都喜欢她的表演吧。

  “温杳……那么温杳同学到底多少分呢?”主持人故作神秘,转移了话题,“对了,大家知道我们这一届博雅杯是由谁冠名的吗?”

  袁佳撑着扶手,屁股都离开座位了,这快吹胀的气球啪的一下被人扎破。

  她愤怒的情绪骤然而起,有人比她更快。

  前排的李响:“不要拦着我,劳资要上去鲨了他啊啊啊。”

  没有人理他,主持人顶着愤怒的目光,讪讪地自问自答:“是由孟氏集团和穆氏集团联合冠名了我们这次博雅杯。”

  穆厉庭和孟云翳齐齐黑脸。

  孟云翳:“校长,这样的植入实在没必要。”

  穆厉庭:“故弄玄虚。”

  主持人再度念成绩:“温杳95分,全场最高分!季雪晴和温杳将进入最后一轮冠亚军争夺赛。”

  所有温杳的支持者欢呼声不断。

  江馨月绝望地闭上了眼,头也不回冲下台去。

  连季雪晴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

  **

  最后一轮是辩论赛,由现场观众投票决出胜负。

  温杳能走到这一步实在已经出乎太多人的预料,但通过前两轮,每个人在心目中都有个小小的声音在说:说不定她真的可以。

  直播间弹幕区刷得眼花缭乱,亲姐妹终极大战,看两个娇弱的妹子激烈辩论,随便拎一条出来都太有看头。

  辩论赛的题目:生之恩大还是养之恩大?

  季雪晴是正方,温杳是反方。

  二十分钟的准备时间,针对观点,不仅从开篇立论到最后的结辩都要准备好,还要在脑中翻译成英语。

  台下和直播间里的观众,都雀雀欲试,各执一词先行开辩了。

  正方先发。

  季雪晴:“我认为生之恩更大,没有生哪来的养?……”

  她主要从孕育的恩情来阐述了自己的观点,甚至含泪讲述了母亲唐美娟怀孕生下她是多么的艰辛。

  这确实是季雪晴惯用的打感情牌伎俩。

  温杳细细聆听,这个话题无论是在比赛还是现实中,都将她和季雪晴摆在了对立面。

  季雪晴是女主啊,泡在蜜罐里长大,所以她每一步都是幸运,所以自己每一步都是艰辛,结局还非得去衬托她?

  凭什么呢,温杳离开云顶山,自问没有生出过半点阴秽心思去对付谁。

  是的!她没有活在那本书中。

  只为自己走每一步,就可以做自己故事的女主。

  温杳眼里亮起了光,就算是对上季雪晴,她也可以赢!

  看向季雪晴,她缓声道:“我承认生有恩情。”

  季雪晴面上闪过一点得意。

  温杳接着说:“但是正方请注意,题目中的‘生之恩’三个字本身就承认了这种恩情,所以请不要一直重复题意,我们今天辩论的是两种恩情哪个更大。”

  温杳关起所有的思绪,只理智地分析。

  简简单单一句话,将季雪晴的一大段论述全部作废。

  观众角落的孟云忍不住抚掌笑出声:“小姑姑的逻辑才是辩论赛正确打开方式啊。”

  确实,如果是两个小姑娘哭哭啼啼地对辩那还有什么意思?

  温杳紧接着开始阐述自己的观点:“一个孩子被动接受了生之恩情,她其实是没有自己选择余地的……”

  她平静的叙述让观众脱离了被季雪晴带进的情绪,反而涌生出更大的感动。

  攻辩环节,季雪晴面对油盐不进的温杳渐渐生出焦灼,口不择地回忆起与父母从小到大的温馨时光。

  “我认为,正方提到了与父母的日常相处,其实是把生恩和养恩混为一谈了。反而恰恰论证了我的观点。”

  温杳冷静打断她的回忆,毫不留情地进攻她的漏洞。

  “如果我们将两者割裂开来对比,亲生父母生而未养,养父母未生却养,是否更能轻易比较出两者哪个恩情更大?”

  季雪晴被温杳辩得完全没有反击的余地。

  就好像打地鼠的小游戏,季雪晴不管从哪个洞口企图探头而出,都被温杳一锤子快狠准地砸下,甚至过后还有将那洞口堵住!

  她已是无力回天,面前辩到了结束,面色惨白。

  结果不而喻,最终投票环节。

  除了部分季雪晴的死忠支持者和一点点同情分,温杳以绝对的差距优势胜出了比赛!

  颁奖时,季雪晴脸上一片灰败的神色,她真实地开始哭泣。

  站在旁边的温杳能清晰地看到她眼中的不甘和愤怼,可这人偏偏还能抢过话筒故作大方地祝福她。

  这也算是,真演技流了,这一哭又有不少人心疼了吧。小说更新最快电脑端s.xs.

  温杳默默吐槽。

  比赛刚一结束。

  穆景宸忙不迭跑上台安慰还在哭的季雪晴。

  十九班的同学围住了温杳,彩虹屁不断。袁佳更是忍不住激动地抱住她。

  孟云擎叉着腰站在外围。

  温杳透过脸色兴奋的这一圈同学,看到了正起身准备离开的穆厉庭。

  两人目光相接,穆厉庭赞许地点了点头。

  孟云翳瞥见,危机感顿生:他们已经熟到可以打招呼的地步了吗!

  对了,还有赌约呢。

  袁佳拨开围着温杳的同学,雄赳赳气昂昂地拉起她去找江馨月。

  可是,转遍了整个后台也没找到她的踪影。

  她鼓着脸找到那篇发出小视频的校园帖打字回复,气得将手机屏幕戳得哒哒响。

  666楼:江馨月!你特么还真的就输不起啊!

  一分钟后,帖子显示被楼主删除。

  靠!袁佳怒摔。

  博雅杯比赛就此结束,季雪晴的三连冠梦被温杳截断,而且赢得相当漂亮。

  次日,温杳的唱歌视频由网友自发地推上了热搜。showbyjs('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