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 第13章 第13章

小说: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 作者:七颗菜 更新时间:2021-09-10 15:02: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温杳进入前所未有的紧张学习当中,房间内昏昏黄黄的灯光每晚亮至深夜。

  不单单是为了准备比赛,这次月考也反映出了她不少薄弱的地方。

  以前在镇中的时候,题目比这次月考要难,但分数要比这次高,所以这样算下来,还是退步了的。

  她不知道自己是否算天赋型,她只知道只有更加努力,能抓在自己手里的东西才会更多。

  首要的是分析试卷,温杳习惯性花更多的时间去研究错题,回忆自己当时的思路是哪里出了岔子。然后针对同一道题,往深处专研。

  先思考吃透了,再去刷同一种类型的题,否则理解不到位刷多少题也是白搭,出题人稍微变化一下,没见过的就不会做了。

  周一升旗仪式后,举办了颁奖仪式,温杳同温岭站在一起,接过了奖状和奖学金。

  她捏了捏由信封装着的钱,雅哲在这方面还真是大方。

  高三年级的排名变化不大,第二名的季雪晴领奖时就排在她的身后。

  语文课结束后,老师评讲完,要走了温杳的试卷去复印。

  每次月考都会张贴各年级写得好的优秀作文出来,让大家作为参考范文。

  而这一次,经过公告栏的同学看作文时,第一个关注到的绝对是温杳的作文。

  温杳的书法是得了孟国平的真传的,已经不能用好看或者工整来形容,虽稚嫩但隐隐带着几分大家风骨。

  飘逸却不会神散,沉稳却不会呆板。

  她刚到孟国平身边的时候,老爷子一眼就看出,这孩子心中有痛苦有怨愤。

  也没说什么,只每天压着她一起练字,练字能修身养性,平心静气,这话确实不假。

  所以当她这篇能当字帖用的作文贴出来时,其他的文章都黯淡失色。

  还没去看文章内容,已经被她的字体吸引住了。

  正巧季雪晴的文章就贴在她的左边,这简直就是公开处刑。

  不少同学站在公告栏前议论纷纷,让路过的季雪晴感觉火辣辣的难堪。

  她抿紧唇,转身走向英语科组办公室。

  **

  拿了奖学金,放学后温杳到学校附近的书店买辅导书。

  目前用的教参是王后雄的,去书店后发现薛金星的也很适合她,模拟卷又更新了,买!

  走出书店,路边停着一辆黑色的车,线条简洁很是低调,却引得几个男生走过了还兴奋地频频回望。

  车后窗摇下,露出穆厉庭那张俊美无铸的脸。

  男人点了点窗沿:“上车?”

  她茫然:“您有事?”

  穆厉庭不置可否:“送你回去。”

  前座副驾一位身着西服的年轻男人下车,为她打开后车门。

  温杳抬步从车后绕过去上了车。

  车子启动,她有些局促,一路沉默不语,只几次偷偷打量身边的人。

  倒是穆厉庭主动开了口:“景宸这段时间还去找你?”

  摇摇头:“没有。”

  “嗯。”

  车行至半路。

  穆厉庭忽然问:“你要参加博雅杯?”

  “诶?”日理万机的穆总也会关心这种校园小赛事么?她收起疑惑,“对,参加了。”

  下一秒,穆厉庭薄唇轻启,念了一小段英文,他用的是最标准的英伦腔,经他口中念出磁性而华丽。

  她怔愣住,没反应过来。

  这就是她被拍下来的那段练习,跟他相比瞬间被秒成了渣渣,好丢脸啊。小说首发ls.xs.sm.xs.

  脸色有些尴尬的:“你也看到了?”

  穆厉庭轻点头,没对她做任何评价,“这段话里的连读,重音和停顿这样处理,或许听起来会更舒适。”

  温杳消化着这句话,陷入沉思。

  穆厉庭顿了顿,接着说“发元音时可以更饱满些,吐字要清晰,摩擦感可以适当加重。”

  见她没反应,“听明白了?”

  尴尬迅速褪去,温杳频频点头,将他的话记下。

  半晌,又弱弱地问了句:“那节奏怎么把握呢?”

  “你朗声练习就很好,这样念出来确实更容易发现问题。”

  穆厉庭没正面答,反而春风化雨的一句话让温杳对小视频的事彻底释然了。

  “那我能再请教您几个问题吗?”

  穆厉庭沉声:“你说。”

  车子前座的莫助理讪讪,穆总这一口英伦腔在各国商场上谈判时,曾令多少人闻风丧胆。

  眼下,却在耐心教小姑娘念英语?

  司机面无表情,知趣地放慢了行车速度。

  目送脚步雀跃的温杳走进屋内后,穆厉庭忽的开口:“这次的博雅杯谁赞助了?”

  莫助理:“听说孟氏正在交涉。”

  “追资,”穆厉庭缓声说道,“一定要办得盛大。”

  **

  另一边,雅哲中学的校长接到了学校外宣打来的诉苦电话。

  “校长,这次博雅杯孟氏和穆氏都赞助了,那我这宣传图该怎么设计啊?”

  校长还在为进账喜滋滋,不明所以,大声说:“一定要设计得好看大气。”

  “那也总得分个一番二番吧……这次冠名算是孟氏还是穆氏的?”

  校长笑容停在脸上,这两座大山他可是一个也得罪不起啊!

  “那必须是共同冠名,两家都标上!”

  外宣苦笑:“那您看,这图上的冠名单位,这两家哪个在上?”

  校长怒了:“这还要我教!你非得上下排版?不会打同一排?”

  “同一排,那谁放在前面?”外宣愁得慌。

  “你是专业的还问我?总之一个也不能得罪,你看着办!”挂了电话。

  外宣抓了把所剩不多的头发,愁眉苦脸。

  **

  月考过后很快来到六月,博雅杯的初赛转眼间就来了。

  十九班众人一路浩浩荡荡将温杳护送到考场,阵仗之大惊得路过的同学纷纷侧目。

  不知道的还以为孟云擎要聚众打架,探头一看,得,打头的是纤细的温杳,孟云擎都还得跟在她后头。

  刚到大阶梯教室门口,没到时间,都在外边儿候场。

  李响:“这大概是我和英语比赛距离最近的一次。”

  程东权也没感受过这样的氛围,四处张望。

  有学生路过分发比赛的小礼品袋,赵霏霏接过,满脸嫌弃:“怎么搞的,这海报、横幅、广告单全都设计得这么丑,我还怎么发朋友圈啊。”

  温杳侧目,还真是,这次比赛所有的宣传图都是统一的,图案左右两边印上了孟氏和穆氏的集团名,烫金字体,巨大无比。

  确实有被丑到,她默默收回视线。

  正在检查文具的准考证时,江馨月来了,她带着满眼火光走过来了。

  与温杳擦肩而过,势在必得地说:“你可一定要考过笔试,我等着看你在决赛上怎么丢人呢。”

  温杳:“借你吉,”只回应了前半句。

  进考场前十分钟,温杳意外的看到了季雪晴和穆景宸。

  穆景宸当然是不会参赛的,所以他是陪季雪晴来的?

  参加博雅杯的都是高一高二的学生,这点没有明文规定,这是心照不宣的了,学校并不鼓励高三的参赛。

  季雪晴已经蝉联两届博雅杯冠军了,按理说今年她不会参加的。

  看到温杳,季雪晴主动走了过来。

  温杳大方笑笑:“姐姐也报名了?”

  “是呢,高三学习太紧张了,参加比赛放松一下。”

  温杳面无表情一句终结话题:“那祝你玩得愉快。”

  季雪晴他们走到了另一侧,离开时穆景宸回头对着温杳竖起了中指,满脸挑衅。

  赵霏霏扯扯袁佳,低声说:“温杳这回,前有狼后有虎。”

  袁佳收回担忧,“就算这样,她也一定能赢。”

  **

  比赛开始。

  笔试相当于初赛,所有报名参加的学生通过考试,前30名进入决赛。

  雅哲的综合成绩不理想,但英语是雅哲中学所有的科目中,唯一一科放眼整个临市都能排在前几的。

  这里的学生大多在很小就能接触到英文的学习和氛围,还有的在家中请了外语家教,为以后出国做准备。

  温杳拿到试题,也不急着先写,迅速浏览了一遍。

  仔细检查了桌上的耳机,开始调频,确定没故障才戴上。

  试卷跟普通考试题型差不多,但难度比起这次月考要大很多。

  平日里的积累起到了作用,温杳答题时得心应手,但她放慢速度,反复审题,神情从容不迫。

  刚过一个小时,季雪晴迈着轻松的步子走上讲台交卷。

  又过十分钟,江馨月也扭着身子交了卷。像是怕温杳没看到似的,故意将动作声响弄得很大。

  一个半小时,温杳写完。

  没有交卷,身边交卷的同学走来走去,没有影响到她分毫,认认真真地检查到了最后一秒。

  走出考场,只剩孟云擎一人还在台阶下等,他肩背宽阔,在他的身前,大片橘黄与粉蓝的晚霞交织,瑰丽多姿,温杳莫名地感到心松。

  他听到声音,转头回望。

  “考完了?”

  温杳开心点头:“嗯!”

  “那走吧,”,孟云擎不问她成绩,背回身子往前走。

  温杳踏步循着他身后的影子,她家的小侄子,整一尊门神呐。

  **

  季雪晴在饭桌上宣布自己参加了博雅杯比赛这事。

  季明当然是表示支持的,唐美娟开玩笑说:“我们家雪晴这是要三连冠呀。”

  下一秒,季雪晴变了脸色,露出为难:“妹妹也参加了比赛呢。温杳,你不会怪我吧?”

  温杳慢吞吞咀嚼完,“公平竞争嘛。”

  唐美娟神色复杂地扫了她一眼,停顿几秒后才开口,“没关系,输就输了,重在参与。”

  “妈妈,”温杳好笑道,“还没开始比呢。”

  “你姐姐从小学英语,前两年都是冠军,你还想赢她?”季明插了句嘴,后又絮絮叨叨,“小小年纪得失心那么重,不自量力,也不知道谁教的。”

  “哒”,温杳放下碗筷,碗内照常吃得一干二净,忍了忍,“毕竟不是您教的,可能不太能让您满意。你们慢吃。”

  “你…….咳咳咳咳!”季明被饭粒呛得猛烈咳嗽,吹胡子瞪眼。

  季雪晴担忧地在一旁帮他顺气安抚他。

  就不该同意让她回来啊!唐美娟连连叹气。

  对于这个小女儿她是陌生的,十几年都过了,半分感情也被消磨没了。

  当初本来只想跟丈夫要个儿子,没想到出来还是个女孩儿,之后再也没怀上。

  妹妹雪莹从小就安安静静不爱说话,黑葡萄似的眼珠子溜溜的仿佛要看到人心里去,连撒娇都不会!也不像雪晴嘴甜。

  自然而然的也就忽略了她,大多数时候都是让保姆带着。

  四岁她走丢那天,雪晴回到家里,唐美娟甚至狠心地想过,幸好丢的不是大女儿。

  雪晴越长大越优秀,借着穆家的几分薄面,丈夫的公司也在小商圈里混得开,季家境况越来越好。他们早就忘了还有个小的!

  罢了,幸亏一开始没答应那姓方的老绅士,这孩子现在也能不算她们家的,签了字也不好让人走,给口饭吃养到十八岁就是了。showbyjs('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