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 第2章 第2章

小说: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 作者:七颗菜 更新时间:2021-09-10 15:02: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等等,温杳懵懵地思索片刻。

  孟云翳的爷爷是孟国平,孟国平是她的养父。

  他的爷爷是她的爸爸……这么一理,她可不就多了个年长自己八岁的大侄子么!

  孟云翳等了两秒,轻轻笑了声,不带催促地问:“您还在吗?”

  “啊,在、在的,您好。”温杳忙按下心中震惊,跟他打招呼。

  孟云翳礼貌地说:“十分抱歉,本来这次应该由我亲自过去接您,但是国外项目出了些紧急情况。”

  他的声音让人如沐春风,对温杳很尊重,应该是过分尊敬。将距离拿捏得像是在对待什么辈分很高的人,能让这位孟先生将位置摆得这样低的怕是也没几人了吧。

  但温杳觉得十分别扭,浑身不对劲。

  “没关系的,我能理解。”又补充一句:“就,别用敬称了吧?”

  孟云翳温声道:“好。”

  又主动问起;“你是先回季家那边吗?”

  温杳:“对。”

  “季家……”孟云翳顿了两秒,像是顾虑到她不好形容,没说下去,“你在那边什么问题随时联系我。”

  温杳心中稍暖,乖乖应道:“好的。”

  “季家那边已经安排你到雅哲中学上学,那个学校里……”

  孟云翳含蓄道:“还挺闹腾的,”又叮嘱了句,“要是有什么冲撞了,都交给我来解决。”

  温杳眨眨眼,骤然想起书中的情节,季雪莹在雅哲中学被分到十八班,班里人都看不起她,尤其是季雪晴的追随者之一穆景宸,变着法子欺负羞辱她。

  如果能避开穆景宸,应该能省去不少麻烦。

  “那我能不能不去十八班?”

  “好,”孟云翳完全没问缘由,“你想去哪个班?我安排。”

  “唔,”其他班温杳并不熟悉,随口道,“就十九班吧。”

  “十九班?”他那个令人头疼的堂弟似乎就是这个班级的,“也好。”

  又寒暄了两句,孟云翳听出温杳有几分在跟他尬聊的意味,十分体贴地结束:“那就这样吧,等我回国再亲自去接您回家。”

  温杳客客气气的:“好的再见,谢谢你。”

  挂完电话,满脸涨红,心中一阵哀嚎。

  之后在方管家的帮助下,将孟家众人的关系顺了一遍,孟国平当年以八十岁的高龄收养了她这个女儿。

  这样算来,她就多了三个平均年龄五十多岁的哥哥,还有数个比她年纪还要大的侄子侄女!

  这才十七岁,怎么辈分就一下子拔到最高一级了?还真是一难尽的混乱。

  温杳瞬时觉得头疼,捏了捏眉心。

  **

  a国。

  酒店巨大的落地窗前,身形高大的男子正看着身前的繁华盛景、万家灯火。

  他就像遗世独立的矜贵公子,面色如玉,温文雅润。此时他戴着一副金丝边眼睛,遮挡住了微微上挑的含情桃花眼。一身高定西装剪裁得体,衬衫纽扣一丝不苟地扣紧至最上方。

  身后的年轻男子在他挂下电话后,躬身上前提醒:“孟先生,跟国内的视频会议要开始了。”

  男人颔首,转过身来:“知道。”

  这满室灯光映在他脸上,更显得容色逼人。

  孟家一直知道温杳的存在。

  孟老爷子隐居在云顶村之后,谢绝所有来客,连家里人也不见,五年前却收养一个小姑娘当女儿。

  孟国平跟妻子一生恩爱,妻子出自书香名门温家,可惜早早离世。

  他们只有三个儿子,没有女儿。这才给养女起名时冠以妻子的姓氏,这几年都带在身边。

  孟云翳在电话中经常听他老人家提起温杳,还曾让他日后要多加照顾,要把她当作真正的孟家人一样对待。

  爷爷的嘱托不能不听,只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年纪跟最小的堂弟一般,名义上却是他长辈的小姑娘相处。

  但想到电话那头的少女细声细气软软的声音,孟云翳心里松了松,嘴角勾起一点弧度,“还挺乖。”.xs.co(m)

  **

  季家住在御兰庭,这里整一片别墅围着人工湖畔而建,环境清雅。

  房子是一栋带花园三层高的西式小洋房。

  车停在门口,保镖拉开车门,温杳下车后微笑致谢,她没有过过奢贵的生活,但在父亲孟国平的教育下,举止间都体现出她的良好修养。

  “方管家,今天辛苦了,就送到这吧。”

  保镖帮她将行李放在地面上,正要拿那一篮子的菜,温杳忙说:“这些就拿回孟家让大家尝尝吧,云顶山都是纯天然无污染的绿色食品呢。”

  温杳在方管家面前娇娇俏俏地夸了一番,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些东西确实新鲜,拿回季家指不定就被扔了,浪费不讨好。

  “小姐有心了,老爷他们肯定会喜欢的。”

  目送孟家的车离开后,温杳正要去按院墙上的门铃,里面的房门就先打开了。

  一家三口从屋内走出来,男人儒雅绅士,女人妆容精致,这应该是她的亲生父母了。

  身后有一少女走到季父身边,她一手提着小提琴琴盒,一手挽住他的手臂撒娇。

  少女身穿白纱款及膝小礼裙,胸前的镶着碎钻的项链光彩夺目,她肤色白皙,亭亭玉立,巧笑倩兮,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娇宠大的千金大小姐。

  三人说说笑笑,快走到院门这才注意到立身门外的温杳。

  季父季母看到她,眼里闪过惊艳,显然没想到自己在外流落多年的小女儿,竟出落得如此美丽。

  “雪莹,你回来了?”季母看到她,有了些动容。

  她细细打量了温杳半晌,只见她身上穿着一件普通的棉麻布料浅色连衣裙,一头乌发用一根淡紫色发带随意挽起。

  心里暗忖,到底是乡下来的,打扮得土里土气的不讲究,跟自小锦衣玉食养着的雪晴没法比!

  “叫我温杳就好,”在他们打量的目光中,她明润的杏眸也不动声色地扫过眼前的三人,这就是她真正的家人哪。

  而后,挨个打招呼,“爸爸,妈妈,”顿了顿,深深看了一眼那柔弱的少女,“姐姐”。

  季雪晴看到她,神情却有一丝紧张,很快掩盖过去,笑容温柔。

  院门打开,她走过来拥抱温杳片刻,仿佛很高兴,“欢迎回家,妹妹。”

  温杳复杂地看了一眼,这是她的姐姐,也是拥有强大光环的书中女主,而她,只是个衬托女主的可怜女配。

  还没等温杳说什么,季雪晴迅速转变了脸色。

  她收起笑意,眼眶说红就红了,眼中涌出了盈盈泪珠,欲落未落,看上起楚楚可怜。

  温杳:???

  还没说上话呢,怎么就哭了?这是什么操作?

  这时,身后忽然响起停车的喇叭声,温杳回头时,宾利的后车门正好打开,高傲帅气的少年跳下车,三两步冲了过来。

  温杳眸光一闪,这就是穆家的小公子穆景宸了,季雪晴的头号追随者。

  “雪晴姐,你怎么哭了?”

  余光扫到站在季雪晴旁边的她,指着温杳声音拔高:“是不是这女的欺负你了!”

  温杳:???

  喵喵喵?这又是什么神级碰瓷现场?

  温杳看着这两人,表情一难尽。

  季雪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但就是不说话,季父季母也慌慌张张地过来安慰她。

  姐姐,就不能说完再哭?

  片刻后,季雪晴才好不容易止住哭声,抽抽噎噎地说道:“妹妹回来了,我这是高兴呢。”

  温杳:???

  这是什么迷惑行为大赏?谁高兴会哭得跟死了爹似的啊?

  季雪晴走到温杳面前,执起她的手,泪眼朦胧:“妹妹,都是我不好,当年没看好你让你走丢了,你会怪姐姐吗?”

  温杳还没说话,季母就抢先插话:“妹妹怎么会怪你呢?这完全不关你的事,是她小时候贪玩自己走丢的。”

  穆景宸这才勉强把视线施舍到温杳身上,“你就是一起出去走丢的那丫头啊。”

  他小时候就很不喜欢温杳,瘦瘦小小的,整天黏着他不放。

  穆景宸四岁的时候,那天他们三人外出,他出了意外,雪晴冒险救他,之后季雪莹就走丢了。穆景宸病好醒来之后才知道这事儿。

  “要怪就怪我,雪晴姐是为了救我才没看住你的。”他瞪着温杳,半点没有抱歉的意思。

  温杳在心中好笑,自己还什么都没说呢,他们就都安排得明明白白的了。这是要按头原谅了?她是不想去主动招惹女主,但也不是好欺负的。

  她反扣住季雪晴的手,另一手拿出纸巾帮她擦拭眼泪,幽幽的说了句:“姐姐,我不怪你。”

  然后将纸巾揉成一团,抬起右手一抛,准确无误地落入门边的垃圾桶。

  温杳看似平淡地凑近她,状似亲昵地耳语:“可是姐姐,我不是走丢的,你知道的,我是被人掳走的呢。”

  季雪晴浑身一抖,张大嘴看向她,惊讶中还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惊恐,倒是忘了再哭。

  温杳挂上一抹笑,像是毫不在意的,一字一句的:“不过,我还是一点也不怪你。”

  随即,松开了她的手。

  不再管愣住的季雪晴,她望向季父季母,径自转了个话题:“爸爸妈妈,你们要出门吗?”

  他们听她这一说,面露尴尬。

  季父解释道:“是这样,你姐姐今晚有个音乐比赛。”

  季母也在一旁搭腔:“对,雪晴今晚的比赛很重要。我们得尽快过去会场,你刚回来也累了,这次就先不带你了。”

  “好,”温杳点头答应,没什么意见。

  忽的,又意味不明地笑道,“确实是姐姐的比赛更重要。”

  季父和季母不知道她话里到底有没有含着别的意思,却更尴尬了。

  “温杳,别怪爸妈,是我非要让他们去陪我的。”季雪晴很体贴地出声。

  穆景宸上前帮季雪晴提过琴盒,无声的动作立场一目了然。

  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小公主呢,温杳摊摊手,再次表示自己不在意。

  她自己拎起行李,独自走过花园用鹅卵石铺的小道,家里的保姆周姨在别墅门口等她。

  这就是属于女主的荣光么?

  温杳眼底略微一暗。

  **

  孟家清平园。

  方管家提着菜篮子走进来,客厅内一派欢声笑语稍缓,沙发上坐着的人纷纷侧目询问。

  “方管家回来啦。”

  “接到小妹了吗?”

  “手里提着的是什么?”

  方管家一一回答:“温杳小姐已经安全回到季家了,这些都是小姐从云顶村带的,特地让我拿回来。”

  “哎呀,难得小妹有心了。”

  “快快,让厨房拿去煮出来大家尝尝。”

  老三家的媳妇儿倏地想起了什么。

  “小妹好像要去雅哲中学了?”

  她猛拍了自家正窝在沙发里打游戏的儿子一巴掌。

  少年从沙发上一下子跳起来,半是吓的,半是痛的。他老妈年轻时是军中铁娘子,退伍多年威力不减。

  他一头暗红色头发,容貌格外出众,只是一脸的桀骜不驯。瞪大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自家老妈,显然刚才大家的话一句也没听进去。

  “小子,你小姑姑明天去上学,要是在学校受了欺负,回来看我怎么抽你!”showbyjs('团宠学霸小姑姑[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