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到柯南世界 第 92 章 毛骨悚然的推测

小说:重生到柯南世界 作者:楊梓 更新时间:2021-09-06 19:2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良奈姐姐?你怎么还不跟上来?”步美停在二楼的楼梯口见古井良奈没有上楼,看向下方好奇地询问道。

  古井良奈连忙应声,“来了。”

  “毛利先生不知道在不在,我听小兰说他今天要负责开车送她们去雪山山庄玩。”古井良奈带着她们走上三楼,她抬手敲了敲门,“柯南,是我们,把门开一下。”

  等了一会门被打开,柯南已经换好了睡衣,客厅的电视机打开着,不知道在播放什么电视剧,他见到古井几人有些奇怪,“你们怎么来了?巧克力做完了吗?”

  步美被灰原哀推了推,才扭捏地用双手递出自己刚刚仔细包装好的巧克力礼盒,“柯南,我想把它送给你。”

  对方看到巧克力礼盒略略惊讶,“送给我的吗?”柯南接过,神情没多大变化,毕竟心理年龄相差太多也很难生出其他的情绪,他只是客气地笑了笑,“谢谢步美。”

  “那我跟小哀就先走了。”吉田步美完成了任务,显得十分高兴,她拉起站在一旁灰原哀的手,“柯南拜拜!”

  柯南还有点反应不过来的样子,“好,拜拜。”

  “已经天黑了,你们两个小朋友走路回家不太安全,我开车送你们吧。”古井良奈提议,灰原哀和吉田步美见她说的有道理也没有推辞,步美笑了笑,“谢谢良奈姐姐。”

  古井良奈慢她们两步下楼梯,身后的柯南叫住了她,古井良奈不明所以地转头看过去,“怎么了?还有别的什么事吗?”

  “待会回来找我一下吧,我有点事想跟你说。”工藤面色凝重起来,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看他那副表情就知道恐怕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古井良奈颔首,下了承诺,“好,待会回来找你。”

  前头的灰原哀听到这段对话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们一眼,又淡淡地收回目光,仿佛内心毫不在意。

  步美的家位于一栋高级公寓楼内,物业管理很好,光看大楼的外表就知道每月的租金金额很高。

  “需要姐姐送你上去吗?”古井良奈停好车子,用前头的后视镜看向了后座上的步美,步美摆摆手拒绝,“不用了,良奈姐姐。我自己上去就好了,拜拜。”

  “好,拜拜。”

  “小哀,拜拜。”步美又跟一旁的灰原哀打了声招呼。

  “拜拜。”灰原哀点点头。

  古井良奈见步美通过安保闸门后才发车离开,用磁吸贴粘住的仙人掌花盆给沉闷的车厢增添了一丝活力。

  “你换车了吗?还是只是单纯地换了一个颜色?我记得原本是银灰的吧?”灰原哀冷不丁地问道,后座左窗半开着,徐徐吹拂进来的晚风调皮地吹动着她的茶色头发。

  古井良奈打着方向盘,看了一眼侧边的后视镜,“嗯,上一辆马自达因为某场事故彻底报废了,虽然保险公司赔了钱但拿下这台米白色的新车还是废了我不少功夫呢。”

  灰原哀没有对报废原因多问,沉默了一会,又道:“我其实是不想你插手进来的。”她没有明说什么事情,但古井良奈还是明白了,是因为刚刚工藤突然叫住了她,心思也一下子敏感了起来吗?

  “能问问为什么吗?”

  灰原哀紧抿嘴唇,“组织……比你们想象中的还要可怕,哪怕用一万倍来形容也不足挂齿。”她低着头,“我不想太多人牵扯进来。”

  “小哀。”古井良奈平静地喊了这么一声。

  灰原哀抬起头。

  “别逃避自己的命运,而且说不定这也是我的命运。没什么牵扯不牵扯的,平白说那些话只会平添不必要的愧疚。”古井良奈笑了起来,“再说了,别看我这个人好像很弱的样子,其实我还是蛮强的。”

  灰原哀欲又止。

  “到了。”

  阿笠博士的大别墅依旧这么气派,灰原哀打开车门,古井良奈转过头笑眯眯地朝她摆摆手,“拜拜。”

  “嗯。”她顿了顿,“谢谢。”

  一语双关,或许指的是送她回来这件事,又或许是旁的什么。

  雪又重新下了起来,古井良奈打开雨刷,扫开前挡风玻璃上的积雪,重新发动车子开往毛利侦探事务所。

  好在往返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古井良奈停好车子,拔下钥匙。从波洛那拿了两个包装好的三明治才走上楼梯。二楼被用来当做毛利小五郎的办公场所,三楼则是用来住宿。其实原本一楼也是毛利小五郎名下的,但是古井良奈当时手上正好有一笔钱,就买了永久使用权过来,省了以后的租金问题。

  她抬手敲了敲门,“工藤,是我。”

  半响里头传来工藤新一的声音,“门没锁,古井你直接进来就好了。”

  古井良奈扭开门把手,工藤新一扫了一眼,“你怎么还拿了东西上来?”他抬手用遥控把刚刚一直在播放节目的电视机关掉,坐正了起来。

  “小兰不在我怕你饿,就拿了两个三明治上来。”古井良奈递了过去,工藤笑了笑,伸手接过,“谢了,原本小兰她说让我下去找你吃顿饭的,我给忘了。”他低头看了一眼,“是培根鸡蛋啊,我喜欢。”

  古井良奈拿了一个垫子坐下,把斜挎包放在桌子上,看着他拆开三明治的包装袋,“说吧,特意把我叫回来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工藤满足地咬了一大口三明治,嚼了几下咽下去后才道:“前不久发生案件,一个我认识的叫高木涉的刑警来毛利侦探事务所调查,偷偷跟毛利叔叔说他经手过的案件档案都被人偷走了。”

  古井良奈微微哑然,这件事情她早已经从赤井秀一的口中知道了,“你是想说可能是他们捣的鬼?”

  工藤新一微微皱紧眉头,“也不排除是这个可能,毕竟工藤新一的消失和“沉睡的毛利小五郎”这个名声不胫而走是同时发生的,小兰跟我的关系又十分密切。我并没有死亡,而是暗中给毛利小五郎指点,如此联想倒也十分合理。”

  他又咬了一口三明治,拿起桌上的装着白开水的玻璃杯喝了一口,“不过暂时没必要这么担心,毕竟我吃了药变成小孩这件事听起来就让人感觉匪夷所思,一时半会不会有人联想到。”倒是乐天派地再补充了一句,“况且这件事也不一定是他们做的。”

  古井良奈略略感觉不安,“还有别的什么吗?”

  “再还有啊,再还有就是所有的档案袋又原封不动地重新寄回了警视厅。”工藤新一面色凝重,“这简直就是一种挑衅,告诉警方他们管理档案不慎,明明看完就可以直接丢掉的,却偏偏刻意还了回去,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确实很奇怪……为什么要怎么做?”饶是古井良奈知晓三分内情,也不太明白对方这么做的原因。

  工藤新一咽下最后一口三明治,“我估摸着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想告诉众人——你们的一切情况我都了如指掌,想攻破心理防线。第二种恐怕就是……”

  “他们想借此行为转移注意力,从而成为吸引某个人上钩的诱饵,以此达成某个目的。”

  咚咚——

  古井良奈心漏了一拍。

  “古井?”工藤叫了一声,见她没反应,便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音量调大了些许,“古井!”

  古井良奈回过神来,“抱歉,刚刚走神了。”

  工藤新一略感无语,“这你也能走神。”

  “所以呢?你是觉得他们这么做是为了钓你出来?”古井良奈这番话转移了工藤新一的注意力,他沉思了一番,“也不排除这个可能,但是我不清楚为什么要绕这么一大圈。”

  不,他们想引出来的人不是你,而是——fbi。

  现在却因为跟赤井的协议,她无法向工藤透露这件事情,古井良奈一阵无力。更让古井良奈毛骨悚然的是,难不成上一次fbi派她去接近贝尔摩德,也在对方的计算之中吗?她是故意让fbi知道她此次的目标,贝尔摩德想借fbi之手,找到就藏在阿笠博士家的雪莉?

  她前不久才向赤井透露了雪莉的这件事情,不出意外的话赤井马上就会安排fbi的探员进行监视,遭了。

  “你还记得上次杯户饭店我跟他们交手的那一次吗?”工藤新一站起身子,拿起三明治的包装袋走到垃圾桶旁把包装袋丢掉。

  “组织的成员皮斯科当时应该还有内应,当时被警方隔离起来侦讯的嫌犯一共有七人,除了皮斯科外。还有南条实果、三瓶康夫、俵芳春、樽见直哉、麦仓直道、克莉丝.宾雅德六人。”工藤新一重新坐下,“他们都是经常活跃在媒体视野中响当当的人物,而这其中只有那个叫克莉丝.宾雅德的女明星在那件事后销声匿迹,宣布隐退。”

  古井良奈哑了哑声,“那确实很有嫌疑。”

  “她的母亲是沙朗.宾雅德,我母亲的故交,如果不是私下调查了一番,我也不是很愿意这么想。”他把戴在鼻子上的眼睛摘下来,“这件事情我也跟平次略略谈过,上次我们去调查了突然出现在我周围的一个人——茱蒂.圣提米利翁,她的某些行为也告诉我她确实很可疑。”

  古井良奈愣了愣。

  “大致的事情就是这样,我之所以跟你说就是为了后面如果他们有行动你可以帮我搭把手。”工藤新一犹豫了一番,又道:“古井,小心新出智明。”

  古井良奈微微讶然,不明白为什么工藤突然怀疑上新出智明,“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上一次佐藤美和子警官和白鸟任三郎警官相亲,我因为某些原因拜托在那的新出医生帮忙,偶然间我发现了他某些略显女性化的动作。”工藤新一看见古井良奈惊讶不已的表情,解释道:“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克莉丝.宾雅德的母亲沙朗.宾雅德拥有一手出神入化的易容术,她如果把这门技术教给女儿也不足为奇。”

  “沙朗.宾雅德跟我母亲师出同门。”

  “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古井良奈暗暗叹服工藤新一那宛若海中鲨鱼的敏锐嗅觉,若不是知道自己还没透露出fbi调查的信息,她都要怀疑是不是自己暴露了什么,或许这场无硝烟的战争,fbi和工藤新一联手会取得一个前所未有的赢面。

  她需要赶快向赤井秀一说明这件事情。

  “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古井良奈提出了告辞,工藤新一点点头,“好,路上开车小心。”

  米白色的马自达缓缓驶向街角,工藤新一拉上面向外头的窗帘,他没有跟古井说的是,除了刚刚的两个人之外,他还有另外一个怀疑对象。

  是那个头上一直带着针织帽的男人……

  偶然间他去上学的时候看到了古井和对方坐在波洛咖啡店相谈甚欢,古井还有别的事情瞒着他,他一直都很清楚。

  但两人之间的立场是相同的,他十分确信。

  ……

  古井良奈戴上蓝牙耳机,拨通了赤井秀一的电话,没等多久,电话被接起,对面那人的嗓音还有点沙哑,听声音刚刚仿佛还在睡觉。

  心底顿时冒出无名火,自己为了fbi的任务在外头东奔西走,今天还为了让他见到灰原哀特地利用步美把人引过来,他看完人了倒是自己回去心安理得睡觉去了。

  “什么事?”话语刚落就传来打火机点燃香烟的声音。

  “别安排人去监视雪莉。”

  赤井秀一似乎因为古井良奈没由来的这么一句感到有些疑惑,但他还是愿意听古井良奈的解释,“为什么?”

  “你就不觉得你们fbi探员潜入新出医院的过程过于简单了吗?她是故意让你们看到照片好被她牵着鼻子走的,利用fbi的力量找到雪莉,你排人去监视不是明摆着告诉她人就在这里。”古井良奈抬手揉了揉眉心,“上次说是我引人出去,到不如说是她主动带着我出去的。”

  赤井秀一冷静地分析了一番,“你说的道理,我待会让他们撤回来。”顿了顿,“那毛利小五郎那边又怎么解释?”

  “除了那次你来波洛咖啡店我跟你说的,她是因为出庭作证,想要了解新出宅当时发生的命案才偷档案的这个理由之外,其次就是为了吸引fbi的注意力。趁着fbi目光聚集在毛利侦探事务所,派人进行监视,贝尔摩德就能弄清你们小组大概有多少人次,活动范围如何。”

  “她了解的这些信息,无疑是抓住了你们小组的命脉。”

  古井良奈说的这番话不无道理,赤井秀一紧抿嘴唇,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我知道了,挂电话吧,我现在处理。”

  “好……”

  古井良奈挂掉电话,缓缓松了一口气,握着方向盘的手还隐约有些颤抖,希望她反应的还算及时,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灰原哀的命运不会像她之前一样的,不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