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到柯南世界 第 88 章 对质

小说:重生到柯南世界 作者:楊梓 更新时间:2021-09-06 19:2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风见裕也一时惊疑不定,脑海里几个念头闪过没一个是好的猜测。虽然不知道古井良奈为什么也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东京塔,但是毫无疑问的是他必须让人拦下她。

  “二队,把人拦下。”

  “风见长官人已经进去了,对方动作太快了,我们现在进去拦住只会打草惊蛇。”二队队长无奈道,其实真正的原因是风见裕也刚刚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说话,现在隔了一段时间才下的命令,趁着那段时间人早就进去了。

  风见裕也懊恼地轻轻“啧”了一声,“我知道了,你们原地待命。”

  他把情况用简讯告诉给了降谷零,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方把手机调了静音,一时并没有收到回信。

  古井良奈进去东京塔后环顾了一下四周,人群稀稀落落,一楼的纪念品商店也正准备关门打烊了。

  电梯旁戴着圆边宽沿帽的招待小姐看到古井良奈急匆匆地走了过来不由一愣。她想起负责人刚刚告诉她的嘱托,连忙上前制止了古井良奈想要按电梯上去的动作,“这位女士,我们这边还有15分钟就要关闭观景台了,时间并不充裕,我建议您还是明天再来观览。”

  古井良奈面露难色,“是这样的,我刚刚因为临时有事所以就先出去了一下,但我孩子还在上面等我。他没带行动电话,我跟他说好上去接他的。”

  招待小姐一听这话一时迟疑,她帮忙按下电梯按钮,“那您上去吧,找到您的孩子后请按照规定时间下来,不然观景台内灯光会关闭的。”

  古井良奈感激一笑,“好的,谢谢你。”

  成功进了电梯,古井良奈眉头皱了起来,她总觉得那个招待小姐目光很奇怪,像是被什么人吩咐过什么事似得。但是工藤那边并没有说什么关于东京塔的事,同时也代表警方并没有注意到东京塔,难不成是自己的错觉?

  想来无果,很快就到了东京塔观景台的楼层,古井良奈走出了电梯。

  环顾四周,还停留在观景台的人已经十分少了,两个外国人站在观景台边沿低声交谈着什么。而此时外面霓虹灯闪烁着属于东京的迷离,宛若彩色玻璃珠子在漆黑的布上撒了一地。

  “各位尊敬的来宾,东京塔观览时间还有十分钟结束,请在规定时间内有序离场,谢谢您的配合。”说完后广播又换了英文再播报了一次。

  古井良奈走到了洗手间走廊拐角的角落,略显迟疑地环顾了一番四周,刚想后退躲一下监控却突然撞上了一具温热的躯体,无声无息地让她冷不丁地被吓了一跳。

  一只大手捂住了她的嘴,眼前一花,古井良奈的后背突然被撞疼了一瞬间,因为那人把她毫不留情地按在了冷冰冰的瓷砖墙上。

  安室透看清来人后不由愣了愣,他把捂住古井良奈嘴的手松开,随即皱起眉头,小声问道,“古井小姐?你怎么在这里?”

  两人距离过近了,古井良奈甚至能感觉到安室透呼吸的气息打在她脸上,她不自在地后缩了一下脑袋,解释道:“我只是觉得那个暗号暗示的地点在东京塔,而且……”

  “嘘——”安室透打断了古井良奈接下来的话,他不知道听到了什么声响,看向拐角外头整个人严肃了起来。

  古井良奈身子一僵,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伸手拍了拍安室透,眼神询问情况。但对方只是朝她轻轻摇了摇头,并示意让她在原地等候。

  见此古井良奈欲又止,但安室透已经出去了,还把她一个人落在这。

  时间又过去了很久,观景台已经灭灯了,但古井良奈并不敢轻举妄动,因为安室透不知道去了哪里,她乱跑只会平添麻烦。

  就在这时拐角处突然隐约传来光亮,古井良奈刚想开口,又不由地愣了愣。因为她想到安室先生为了避免引起注意应该不会开手电筒过来找她才对。

  既然不是安室先生的话那这又谁?

  她轻轻后撤了一步,借着拐角隐藏住自己身形,那灯光越来越近,对方脚步也很轻,似乎怕惊扰到什么人。周遭安静到让古井良奈错乱地认为她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随即微微屏住呼吸,她抬手起势,做好了准备。

  灯光打了过来,古井良奈也不顾自己还穿着裙子,直接抬脚踢了过去,来人被踹地踉跄了几步狠狠地撞在了走廊另一头的墙壁上。

  借着外头朦胧的灯光,她这才看清来人,对方是一个短发留着刘海面色阴郁的中年男人,眼下青黑,身形瘦弱看起来毫无架招之力,是古井良奈可以直接打趴的角色。

  “我就知道……你是警察吧?”那个男人阴郁地笑了笑,“虽然我已经装好炸弹了,不过没想到这么快,这么快你们就找到了这里来。”

  古井良奈没有回话,只是依然保持着警惕的神色,她再次抬脚踢了过去,男人踉跄躲开,突然从兜里拿出一个遥控器,朝古井良奈挥舞了一番,“别再动手,再动手我就直接引爆东京塔的炸弹!”

  古井良奈皱紧眉头,放下自己准备再次踢过去的脚,“你这么做的意义何在?就为了单纯地满足自己杀戮的欲望?那未免太可笑了。”

  “你这个愚蠢的东西懂什么?!”那个炸弹犯面色扭曲了起来,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神情又恢复了刚刚的阴郁,“你给我过来。”

  古井良奈迟疑了一番。

  “你再不过来我就直接按下这个按钮。”他高高举起,再次威胁。

  话语刚落,古井良奈只得被迫走了过去,为表诚意她还举起了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攻击的意思。

  那个男人怪异地笑了一下,似乎因为自己威胁到了古井良奈而感到有些愉悦。等她走近后,他掏出口袋里早已准备好的□□直接朝古井良奈脖颈刺了过去,一阵电流通过,古井良奈不由瞳孔微缩,一瞬间便倒在原地。

  ……

  耳边似乎传来风声,几缕碎发被晚风轻柔地吹起,轻轻抚摸着脸庞,古井良奈睫羽颤了颤,有些迷糊地睁开眼睛。

  等到她看清自己身处何处时才不由地一惊,自己被那个炸弹犯绑住双手和双脚丢在了观景台的边沿,此时古井良奈背靠着玻璃墙有些狼狈地坐在地上,身上的斜挎包不知道被对方丢在了哪里。

  她想开口说话也只能发出轻微的“呜呜”声,因为对方粗暴地用胶带把自己的嘴封上了。

  挣扎无果,周遭安静下来,她似乎听到了滴答滴答类似时钟表盘转动的声音。古井良奈借着外面霓虹灯隐隐约约透进来的光亮搜寻着。过了一会才终于在不远处的桌台上发现了那个男人装好的炸弹,距离她也仅仅只有三米而已。

  他想把自己炸死在这里?

  古井良奈自感一阵无力,谁来救救她……

  “醒了啊?”那个炸弹犯从阴暗处走了出来,看向她的目光充满了不怀好意。

  古井良奈眉头紧蹙,挪动着身子暗暗后退。

  对方见她警惕不已又拿他没办法的样子有点得意自满,走近半蹲了下来,抓住她的头发把下颚高高扬起,强迫着古井良奈与自己对视,“刚刚踢我的时候是不是很瞧不起我?”

  “啪——”古井良奈的脸被甩到一边,对方力度大地让她右半脸顿时红肿了起来。

  男人见状嘴角高高扬起,右手再次抬起,刚想再来一次的时候一阵枪响让他的计划破灭。

  “谁?!”

  安室透从暗处走了出来,手上的枪抬了抬,神情十分凝重,“你把她放了,她只是一个无辜的市民。”

  “市民?”炸弹犯一时惊疑不定,他看清安室透手上的左.轮.手.枪,“你才是警察?”

  但是这又怎么样?

  他拿出手上的遥控器,再次使出了自己刚刚的路数,“把枪给我,不然我们就一起死在这。”

  安室透微微一顿,他缓缓弯腰,把枪放在地上甩了过去,炸弹犯欣喜若狂,连忙弯腰捡起。

  拿到枪后他肉眼可见地放松了下来,虽然没有使用过但不妨碍他拿着枪威胁着面前的这个让他感觉威慑力很强的男人。

  “你们已经包围了这里吧。我给你做个选择,其一:让外面那些人撤离,我用这个女人作为人质,她跟我一起走。其二:你跟她换。”炸弹犯阴狠地笑了笑,“我的提议怎么样?这位女士可是等着你这个好警察为她无私地奉献呢。”

  古井良奈隔着炸弹犯遥遥地与安室透对视一眼,她轻轻摇了摇头,她的背后就是东京夜景绚烂的霓虹灯,外头此时发散的光芒宛若稍纵即逝而又绚烂多彩的烟花。

  “可以。”

  话语刚落,古井良奈瞳孔微缩,她被胶带捂住的嘴发出几声呜呜声,想说什么又开不了口。

  安室先生……

  炸弹犯见状十分满意,他举枪示意,“举起双手,把外套脱了。转个身让我看看你身上还有没有其他武器。”

  古井良奈低头喘着气,刚刚趁着炸弹犯没有注意到她这里,古井良奈终于把脚上的绳索给解开。她余光突然瞟到一个红点从地上蹿过,古井良奈若有所感地朝外面看了一眼。

  难不成是……

  对了,应该是的。

  她收回目光,一寸寸地搜寻着自己想要找到的东西,突然目光一亮,找到了——应急电源闸门。离她很近,只要走几步路的距离,但问题是炸弹犯现在手上还有枪。

  管不了那么多了,趁着安室透还在跟那个炸弹犯周旋,她借着胳膊的力站了起来,几步跑去应急电源闸口,直接用牙咬下了关着的开关。

  一瞬间观景台的灯都亮了起来,炸弹犯被突如其来刺眼的光刺激地闭上了眼睛,“混蛋!你这个臭女人你在干什么?!”

  他刚抬手想要用枪,一阵剧痛突然从手腕处传来,“啊!”外头狙.击.枪7.62毫米的子弹直接贯穿了他的右手,因为手上的剧痛让那个炸弹犯不由地松开手中握着的枪。

  安室透当机立断直接抢过他手中的遥控器,反手按住了他,男人惊恐不已,“你们?!”

  古井良奈刚刚紧绷着的弦缓缓松开,她不由地松了一口气。然而事情并不太对,只见安室透突然捡起了地上沾了血的枪,抵在了那个炸弹犯的脑门上,目光充满了阴翳与杀气。

  古井良奈一惊,连忙走了过去,然而只发出了呜呜几声,安室透怔了怔,似是回过神来,他抬手帮忙撕开她脸上的胶带。

  古井良奈轻轻咳了咳,随即又连忙道:“安室先生?你在做什么?”

  跪在地上的炸弹犯似乎感知到了死亡的恐惧,他连忙摇头,“不,不是的,你们也有过的对吧?冥冥之中心底突然有人诱惑你,让你把那些可恶的警察杀掉!”见安室透的枪口依旧不离,他又连忙改口道:“不,是杀了所有人!”

  “为什么不能理解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古井良奈闻目光不由地泄露出几分憎恶。

  安室透沉默了一会,看着炸弹犯神经质的样子,突然嗤笑一声,“我还真是没想到啊,他那样的人……居然死在了你这种人的手里。”握着枪的手颤动起来,安室透的语气逐渐低迷下来,口中的字眼仿佛是从唇齿间一个个蹦出来的,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居然死在了,你这种人手里……”

  一阵枪响。

  炸弹犯惊叫一声。

  安室透堪堪站直,他看向打歪的子弹弹痕随即一瞬间看向古井良奈,目光十分锐利。

  古井良奈挣脱开手上的绳索,握住他手腕的手有些轻微颤抖,“安室先生,请你不要这么做。”

  古井良奈看向他的目光十分的复杂,复杂到让安室透有些迷茫。她的手依旧制止着他,古井良奈轻轻摇摇头,语气轻柔地仿佛在哄一个刚满月的孩子,“我们放下枪好不好?”

  她顿了顿,有些难以明自己的做法,“安室先生,我只是……我只是不想你要一辈子背着仇恨度日。那样真的太痛苦了……”

  不知何处吹来了一阵晚风,把空气中的血腥味冲淡了些许。古井良奈的手依旧在颤抖,但她依然十分坚定地没有松开安室透的手。

  安室透沉默了一会,放下手上的枪,哑声道:“抱歉,古井小姐。”他看向已经吓昏过去的炸弹犯,抿抿唇,“我很抱歉。”

  抱歉她的好心,因为自己早已经背上了那沉重的枷锁,被紧紧勒着,即将快要喘不过气了。

  古井良奈见安室透打消了开枪杀掉这个炸弹犯的主意,这才放松下来。

  一瞬间疲惫充斥着她的身子,刚刚手脚被绑的太久早已发麻,古井良奈松开握住安室透手背的手,只觉得眼前一花,她顺势昏了过去。

  安室透伸手抱住,他用空闲的左手按下耳麦,看向瘫倒在地上的炸弹犯,“风见,派人上来处理炸弹,叫个救护车,顺便跟警视厅说明一下。”

  在楼梯间等待已久的风见裕也闻连忙回复,“我知道了,降谷先生。”

  降谷先生的情绪,好像有点低落的样子?

  安室透给古井良奈打了一个横抱,面不改色地踩过炸弹犯刚刚被枪击中的右手,离开了刚刚的那阵喧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