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到柯南世界 第 86 章 回忆

小说:重生到柯南世界 作者:楊梓 更新时间:2021-09-06 19:2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四月是樱花绽放的季节,随着一阵晚风吹拂过,在枝头绚丽绽放的樱花便徐徐飘落下来,浅粉色的花瓣搭配着午夜的月色透出几分剔透的美感。

  警视厅警察学校的后院在这样的美景下却隐隐约约传来打斗的声音。降谷零擦了擦嘴角流出来的血,他看向松田阵平的目光透露出几分诧异和挑衅,“真是让人不敢置信,居然会有吃了我的拳头还能站着的人。”

  松田阵平扯了扯嘴角,“呵,这应该是我的台词才对吧。”他嘴巴里还有血沫,利落地转头吐了一口,一颗大白牙掉在了地上,松田阵平举起拳头,冲了上去,“金发混蛋!!!”

  降谷零侧身躲过他这一拳,“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看我不顺眼,但我一定是要成为警察的人,你不要故意给我找茬!”他说话期间一个不察被松田阵平朝脸上来了一拳,对方伸手指了指他,“没错,就是这个语气。就像小男孩非常想要当警察那样,这种天性让我看不顺眼。”

  降谷零皱起眉头,只觉得松田阵平十分无理取闹,“你在开什么玩笑?你明明也是朝着成为警察的目标才会进来这所学校的吧!!”话语刚落他便挥起拳头,松田阵平也不甘落后,两个年轻矫健的身体就这么一拳一脚地互殴起来。

  也不知道打到了多少点,降谷零回到寝室才发现自己的创口贴用完了。他烦躁地皱起眉头,揉着自己的头发不一会就让它变成了鸡窝头,“那个蠢货……”他吸了一口凉气,刚刚没控制好表情,一个不小心扯到了自己嘴角的伤口。

  他思考了两秒钟,伊达班长肯定会问东问西,萩原肯定会找机会调戏自己,老实说他现在这副样子还真是蛮丢人的,还是找景光吧。

  诸伏景光的宿舍离降谷零很近,不一会他就摸到了对方的门口,敲了几声门后降谷零实在是没有力气支撑自己继续再站下去了。干脆也不再注意形象,依着一旁的墙慢慢滑坐在了冷冰冰的地板上,这才让自己好受一点。

  等了一会门被打开,诸伏景光疑惑地左看看右看看,“奇怪,刚刚不是有人敲门吗?”

  降谷零默默举高了手吸引对方的注意力,诸伏景光看他满脸是血嘴角还带着淤青的惨状不由地惊了一下,“零?!”

  很难想象这种情况下降谷零怎么还能笑的出来,“抱歉啊,景光,我的创口贴用完了。你有的话能分我一点吗?”

  诸伏景光蹲下身,伸手想碰一下查看伤口的情况他又害怕弄疼对方,他有些哭笑不得,“你这个伤,不是单单创口贴就能解决的吧?老实说你被揍的有点惨。”

  想到这点降谷零就感觉很烦躁,“莫名其妙被人找茬了而已。”

  诸伏景光关心道,“那么,你们打完之后和解了吗?”

  降谷零一脸难以置信,“哈?你在跟我开玩笑吧?”不仅没和解,他跟松田阵平都约好下次再战了。

  诸伏景光无奈地叹了口气,“这样吧,你先去我宿舍待一会,我去医务室拿医药箱回来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降谷零拍了拍他的肩,喟叹一声,“感激不尽……”他现在动弹一下就浑身疼。

  ……

  不管昨晚有多晚睡觉,五点半还是要照常起来接受教官的训练。原本方阵中降谷零就是跟松田阵平站在一起的,昨天打完一架后两看两相厌。但因为队伍人与人之间要求要挨地很近,他们两个也只能面无表情地肢体接触。

  诸伏景光扫了扫降谷零和松田阵平,看着两人别扭的样子莫名感觉有些好笑。萩原研二不知道昨晚做了什么,此时睡眼惺忪连连打了好几个哈欠,伊达航见鬼塚教官过来了,用胳膊捅了捅站在他一旁的萩原研二示意他打哈欠收敛一点。

  鬼塚八藏目光扫到降谷零和松田阵平后微微眯起眼,厉声质问,“嗯?松田、降谷,你们的脸怎么了?”

  松田阵平这个小卷毛一向喜欢调戏鬼塚八藏,闻他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露出他缺了一颗牙齿的微笑,“您想听吗?昨晚我们可是异常地激烈呢。”

  鬼塚八藏笑眯眯地靠近他,“请务必让我详细了解一下。”

  伊达航在松田阵平开口前抢了话头,“其实是昨天我的房间莫名其妙出现了很多蟑螂,见他们还没睡就叫过来帮我,结果太专注了一不小心碰倒了桌子。总而之发生了很多倒霉的事情。”

  学校里私底下打架是会被严重处罚的,这个说辞鬼塚八藏明显不相信,他皱起了眉头。

  “但是损坏公物也有过错,作为惩罚我们再跑一圈。走了!”伊达航这个班长还是很有威信的,他喊了一声,“二列纵队,跑!”

  鬼塚八藏喊都喊不住他们,“喂!我还没问完!”

  萩原研二加快步伐跟上松田阵平,顺便拍了拍他的肩,语含戏谑,“哟,小阵平。这张脸怎么了?被打地这么惨,可是白费了你这张吸引女生的帅脸。再加上牙都被打掉了,超惨哇!”

  松田阵平翻了个白眼,顺便打掉他的手,“萩原,你很烦诶!”

  萩原研二看向身后的降谷零,“不过降谷那家伙还真行啊,居然能和接受过专业拳击手父亲指导的小阵平打到这种程度。”他收回视线好奇地问松田阵平,“那么最后怎么样?谁赢了?”

  松田阵平笑了笑,“那当然……”

  “是我。”降谷零和松田阵平异口同声道。

  降谷零不知道什么时候加快速度跑了上来,此时三人肩并肩,谁都不甘落后。

  松田阵平不敢置信,“哇靠,你这个家伙脑袋是被我打坏掉了吗?”降谷零不甘落后,转头看向对方反讽道:“你在说你自己吧?”

  事实证明无论男生多少岁像国小的时候吵架这种情节永远避免不了。

  跟在他们身后跑的伊达航凑上去把两个圆溜溜的脑袋夹在自己胳膊下,“虽然不知道你们昨晚发生了什么,但下次记得喊上我啊……”

  明明那时候还……

  古井良奈担心地看了安室透一眼,“安室先生?安室先生?”见叫了好多声对方都没有反应,她微微皱眉上手摇了摇他的胳膊,加大了音量,“安室先生?”

  安室透猛地回过神来,看向古井良奈的时候神情还有些恍惚,“抱歉,刚刚走神了。”

  古井良奈收回手,“没关系吗?我看刚刚你面色很差。”她拿回自己的手机,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你刚刚说的三年前……是什么意思?”

  安室透示意古井良奈把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拿过来,古井良奈依把电脑转向他的方向。

  安室透点开搜索栏,边打字边说道,“三年前也有一个炸弹犯向警方发出了挑衅的预告函,前面的开头跟这次的内容十分相似。”

  他顿了顿,“对方应该十分厌恶警察,安装的炸弹都是针对刑警的。”

  针对刑警?

  安室透把电脑屏幕转了过来,古井良奈看过去,上面是一个新闻网页,除了一个大大的标题“针对警视厅的阴谋”外,旁边还附带了一张插图,上面是一个被炸毁的摩天轮吊仓,带着残灰的钢板隐隐约约能看到72的字样。

  古井良奈皱起眉头,喃喃自语,“怎么莫名有种熟悉感?”她划了一下页面,等看事发地点是“杯户商场”后古井良奈这才反应过来,“我记得有位警官在那场事故中不幸离世了。叫什么来着……”

  她划着网页,最终目光停留在一张嘴角微持笑容,面孔还十分年轻的证件照上,“他叫松田阵平。”

  明明才26岁而已。

  古井良奈抿抿唇,“警方虽然只是向媒体公布了挑衅预告函的上半部分,但是它们开头确实很相似。”古井良奈对比了一下两个挑衅信的内容,而且看工藤这个意思,这次和三年前估计就是同一个炸弹犯没得跑了。

  安室透站了起来,他似乎在隐忍着什么,面上勉勉强强维持着表面的镇定,礼貌又克制,“古井小姐,我就先离开了,刚刚多谢款待。”

  “等一下,安室先生!”古井良奈急急忙忙地叫住了他,“你……”她迟疑了一下,“你要去哪?”

  古井良奈感觉安室透现在的状态很不对劲,下意识地,她拦住了对方想要离开波洛咖啡厅的举动。

  安室透没有转身,古井良奈看不到他此时的神情,“我想起来工作上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

  她哑了哑声,“好的吧……”古井良奈顿了顿,“慢走。”

  并不是很熟啊,贸然出声只会显得自己很不礼貌吧。她莫名感觉安室透身上像是罩了一个厚厚的玻璃,外面的人能看得见他,却又永远触摸不到他。

  莫名地,古井良奈心脏跳动的速度加快起来,有些不安的情绪在心头蔓延。希望……别出什么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