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到柯南世界 第58章 黄昏余辉

小说:重生到柯南世界 作者:楊梓 更新时间:2021-09-06 19:21: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黑暗中似乎有人替她擦去脸上的粘腻,那支手粗糙,干涩,带着厚厚的茧子。

  “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

  “来了这总归要有名字的,你就跟我姓吧,我姓韩。”

  ……

  “居然都死了,果然还是不行啊……”黑暗中一个人手掌轻捂额头,语气听上去显得十分可惜,在阴暗的角落里透出几丝诡异。

  四周都是一块块屏幕,银蓝的光打在她的脸上,显得模糊又诡异,像是窝在角落里伺机出动的毒蛇。

  眼前的一块屏幕闪了闪,突然暗了下来,周遭彻底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发生了什么?!”

  身后的电脑屏幕突然亮起,那人身子僵住了,不敢置信道:“还有人活着?”

  我已经知道了宝藏的所在地,但想亲自跟你聊聊,来餐厅见面吧。——第七位侦探

  “不可能……不可能……”

  暗道被拉开,天花板露出一条缝隙,一人身形矫健地从缝隙中跳了出来,她拼命地在走廊上狂奔,“怎么可能还会有第七个侦探……是谁在捣鬼?!”

  走廊上安静的可怕,只有那人激烈的喘息声,一只手放上餐厅的门把,将门轻轻地推开。

  “一般来说,在知道车子会爆炸的情况下还坐上去,只有两种目的。第一是为了自杀,第二……就是为了假死。”柯南站在餐厅门口一旁,说完后他缓缓抬起头,眼镜镜片一闪,“我说的没错吧,千间女士。”

  原本随着车子掉下悬崖的千间降代此时竟毫发无伤地站在餐厅门口,这样的场面不得不说充满了戏剧性。

  千间降代只短短地愣了一秒钟便很快地反应过来,她笑了笑,“小朋友,你在胡说什么啊。我只是刚好在爆炸前听到了炸弹的读秒声,所以才幸运地逃过了被炸死的命运,再说了,用投硬币的方法来决定谁去谁留,这不是你的主意吗?”

  “是这样没错,但拿硬币的时候我特意先选出十元硬币,目的就是为了看你会不会选择它。”柯南从口袋里拿出刚刚的那枚十元硬币,“在探查大上祝善的红茶里有没有氰酸钾的时候,你用了自己的十元硬币,有两枚十元硬币的你,在投掷时作弊应该是件很简单的事情吧。”

  “所以你认为主办这场聚会,谋杀大上先生的凶手就是我了?”千间降代微微一笑,面上没有任何慌乱的神色。

  她伸手将餐厅的门打开,“既然如此,我到底是用什么办法让大上喝下了氢酸钾?又怎样能这么准确的掌握时间呢?他的那一杯红茶里面没有下毒,我和他的座位中间又隔了一个毛利先生。”

  柯南走进餐厅,用手帕包裹着红茶杯,将它拿起,“那是因为,我们所有人的杯子上面都有毒药。而你涂得地方,就是茶杯和把手连接的地方的上半部。”

  “而这刚好是大上先生在喝茶的时候。右手的拇指习惯会接触的地方。他又习惯在想事情的时候咬自己大拇指的指甲。你只要嘱咐女佣,让她在放录音带之前,将红茶端出来,他听到暗号自然会思考,这么一来咬大拇指的他,自然会照着你计划的时间合理地死去了。”

  千间降代彻底没了笑容,她冷冷地看着柯南,审视着什么。

  “女佣石原亚美说她一大早到别馆看到那一辆宾士的时候我就开始怀疑,毕竟在偏僻的山上停放一辆宾士,就必须还要有开另外一辆车来接她下山的人。你在来的路上刻意等待叔叔,目的就是让他知道你讨厌香烟的味道,如此一来就可以避免叔叔在餐厅抽烟,达到只杀害大上祝善一个人的目的。”

  “至于你为什么选择亚纪小姐做女佣,就是因为你知道她有咬拇指头的小动作,这些都是你通过房间里面的录影机知道的。”

  柯南走到落地窗面前,玻璃反射出站在他身后的千间降代。

  “你将大上先生这个共犯杀害之后,又制造出你被凶手设计杀害的假象,这么一来的话,就可以对其他的侦探在心理上造成压力,他们自然会开始解读暗号。当他们一旦发现宝藏的所在,你就可以将所有的人一并杀之灭口……”

  他转身看向她,目光分外锐利,“就像四十年前,乌丸莲耶曾经做的那样。”

  千间降代抿抿唇,轻叹一声,卸掉了刚刚浑身的伪装。

  “我们在钢琴血书上发现了一个名字,上面写着——千间恭介。”他顿了顿,“那是你的?”

  千间降代闭了闭眼,“那是我父亲的名字。”

  “我父亲是个考古学家,四十年前的他收到了来自乌丸莲耶的邀请函。那个年近百岁的大富豪,因为发现他母亲留给他的这座别馆里藏有一笔可观的宝藏,所以他就想在死之前邀请各方能人为他把宝藏找出来。因为这项工作的报酬非常诱人,我父亲就答应了,此后在每个月的来信上他都附上了一张金额可观的支票,我和我的母亲高兴地不得了。”

  “谁知道半年后就再也收不到信和钱,那些人也没有告诉我们父亲他的去向,我跟母亲就此与他失去了联络。”千间降代低下头,此时的她就像一个孤苦伶仃的普通老太太。

  “我发现这件事也是因为偶然的一天我整理我父亲最后一封寄来的信才发现的,那封信用针扎满了细细的孔洞,上面表明了寻宝的暗号,还有除了我父亲之外许多学者同时受邀请的事实。除此之外,那封信上还清楚地写到了乌丸莲耶因为死期将近,那些学者还没有为他找到宝藏便在别馆之中将他们一一杀害的暴行。”

  她苦笑一下,“不过,我想就算我父亲他们找到了宝藏恐怕也一样得死。”

  这件事情着实骇人听闻,柯南皱紧眉头,“这件事情,你告诉警方了吗?”

  千间降代摇摇头,“当我发现这件事情的时候已经是20年后了,乌丸莲耶早已离世,这座别馆也几经辗转。但在两年前我无意间与大上谈起这件事的时候,我跟他这才开始了整个计划,他凭借我父亲寄来信中的只片语很快找到了别馆的位置,十分积极地展开寻宝活动。”

  “但是这个暗号最后还是没有解开,他为了宝藏收购了这座别馆,在外面借了一笔金额庞大的贷款,在我们走投无路之下有一天他突然跟我说,就找名侦探来解开暗号吧。女佣也是他找的,因为自己的习惯跟女佣的一样,而想出了绝佳的杀人手法,他为此还感到沾沾自喜。”

  千间降代看向落地窗外依旧漆黑的天空,“他已经决定在知道宝藏地点之后就将所有人杀之灭口,但现在就连我也搞不清,究竟是他被乌丸莲耶的魔鬼附身,还是说那个被附身的人其实是我这个年过半百的老太婆。惨剧又一次上演了,而这次谜底却依旧未解开。”

  柯南走到餐厅正中间的时钟下,“我倒是觉得你父亲已经解开了暗号,毕竟他在血书上说了,最后的王牌我已经掌握了,“王牌”在英文中指的就是“扑克牌”。”

  千间降代目露不敢置信,“你说什么?”

  “暗号中的国王、王后、骑士指的就是扑克牌中的k、q、j,而宝物指的就是钻石,圣杯指的是红心,骑士跟剑代表的就是黑桃j。”

  他边说着边拨动上面分针的转盘,“再根据所提示的数字转动指针。”

  千间降代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的动作,突然两人听到咔嚓一声,那块钟直接从墙壁上掉了下来。

  “这块钟居然是用纯金打造的。”柯南看着掉下漆露出的金块惊讶道。

  千间降代她缓缓走近,盯着那时钟的目光充满了忧伤,“没想到我父亲居然就因为这么一个金块赔上了性命,想想还真是叫人不胜唏嘘啊。”

  柯南想到还在昏睡中的小兰面色不好看起来,“好了,你该履行承诺了。逃出这里的方法是什么?”

  “一开始就是我骗你们的,哪里有什么逃出去的方法。我早就决定了在这里陪我父亲结束我的一生,倒是你小弟弟,对不起了。”千间降代目光满是落寞。

  “我就知道是这么回事,千间大姐。”茂木遥史轻笑一声,嘴巴还不忘叼着自己喜爱的香烟。

  站在一旁的毛利小五郎轻叹一口气,他扯了扯衣服,“真是有够烦人的,我可就穿了这么一套衣服。”

  白马探擦了擦脸上的“血迹”,“我早就跟你们说过了,还不如直接拆穿,在这里演什么小孩子的把戏。”他看向一旁胸口满是“血”的古井良奈,“还让我用枪口指着古井这样美丽的女士,实在是太罪果了。”

  古井良奈在一旁笑的很无奈。

  枪田郁美挑挑眉,“说的也是,还害我跟古井小姐演了这么久不和的戏,明明我跟她还和地挺来的。”她看向一脸震惊的千间降代,“当然了,千间女士要是有什么不满就去找那位小弟弟好了,当初还是他说你看到他是个孩子一定会坦白地说出逃脱的方法。”

  千间降代不敢置信地看向柯南,对方干干一笑。

  “难道说……从始至终你们都在演戏,就是为了引我出来?”千间降代没想到自己被人下了套,并且从始至终都蒙在鼓里。

  枪田郁美拿出了一瓶番茄酱,耸耸肩,“你坐在屏幕后当然分辨不出血液和番茄酱的区别。”

  白马探笑笑,“现在想想,让石原小姐跟小兰小姐睡一觉果然是一件明确的选择。这么血腥的场面,让年轻女孩接受实在是太残酷了。”

  话语刚落,枪田郁美和古井良奈不约而同地看向白马探。

  白马探眨眨眼,哪来的杀气?

  千间降代一脸困惑,“你们是什么时候知道我是凶手的?”

  茂木遥史弹了弹烟灰,“在投掷硬币决定的时候,当时你拿了一个离你最远的十元硬币,那时候我就注意到不对劲了。”

  千间降代一脸挫败,这次是她输了。

  枪田郁美愣了愣,“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外面传来螺旋桨搅动空气的嗡嗡声。

  白马探仔细听了一会,“我想应该是我让华生找的警用直升飞机来了吧,我在华生身上绑了信,让它传给山下停着的出租车,还好我事先在车顶上坐了标记。”

  枪田郁美一想到自己为了让千间降代说出逃跑的方法特地演了这么久,做的还是无用功,不由抱怨道:“你还藏了这一招,怎么不早点说呢。”

  茂木遥史翻了个白眼,“还害我们演了这么久的戏,经过这一晚我都觉得自己可以去戛纳领个影帝奖了。”

  趁大家在跟白马探抱怨,古井良奈用手肘碰了碰“毛利小五郎”,对口型道:“还不走?”

  对方朝她笑笑,那抹弧度充满了少年人的朝气,看的古井良奈不由地愣了愣,这是什么意思?

  ……

  太阳已经升起,正是黎明破晓的时候,一行人坐上了白马探叫来的警用直升机。古井良奈测过头看向玻璃窗外,“感觉像梦一样……”

  茂木遥史看向坐在一旁的千间降代,“千间大姐,你说过想对我们心理上施加压力,这原本是大上那个家伙的计划吧。既然这样,你杀了他之后又何必自己去假死。”

  千间降代看着那座静静沉睡在山顶的黄昏别馆,喃喃道:“因为我非常希望有人能够解开我父亲遗留给我的暗号,否则我会死不瞑目……”她轻轻一笑,“那个被乌丸莲耶附身的人应该是我这个仇人之女才对啊。”

  千间降代猛地拉开直升机的舱门,在众人都来不及反应之际跳了下去。

  茂木遥史不敢置信地看下去,“千间大姐!”

  毛利小五郎推开茂木遥史,“让开!”说罢便跟着千间降代纵身一跃。

  小兰惊恐地睁大眼睛,“爸爸!”

  然而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支滑翔翼在晨光的余辉中展开,枪田郁美皱紧眉头,惊讶道:“怪盗基德?”

  她原本还以为对方没有过来,没想到一直隐藏在他们之中吗?

  千间降代被对方用公主抱的姿势抱在怀里,怪盗基德戏谑地笑了笑,“我说老太太,你怕不是活的不耐烦了。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是要粉身碎骨的。”

  千间降代一脸嫌弃,“你在胡说什么啊,我这么做可是为了帮你。”

  基德愣了愣,“嗯?”

  千间降代把头撇向一边,“我只是在为我借用了你的名义召开晚会而道歉罢了。”她轻叹一口气,“而且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你又怎么能逃脱得了他们那群人呢,简直就是小羔羊去了狐狸家做客。”

  千间降代抬头看向上面的直升机,“特别是那个拿着古怪手表对准你的小孩。”

  基德笑笑,歪歪头,“还是被你看穿了啊。”

  “香烟告诉我的,毛利小五郎是个没救的老烟枪,而你在我“死后”却没有抽任何一根烟。”千间降代挑挑眉,“话说回来,那个小孩到底是何方神圣?”

  怪盗基德眯了眯眼,嘴角轻勾,“应该称呼他为,我最不想见到的爱人,比较合适吧?”

  千间降代困惑地眨眨眼,她看向下面的黄昏别馆,“不过我还真是替你感到不值,你应该是为了乌丸莲耶的宝藏而来的吧。”她闭眼笑了笑,“如果真的可以,我还真希望我跟他们能来一场真真正正的推理对决啊……”

  基德笑笑,“原本是这样,但我放弃了。”说罢他突然松开了抱紧千间降代的手,对方面露惊恐,“等等……”

  “黄金那个东西,又不能拿来铺大盗家的浴室地板,老太太,先走一步了。”他潇洒地挥挥手,天空中白色的小点渐渐消失。

  千间降代腰部不知何时被怪盗基德系上了吊绳,整个人荡在直升机下,她面部一阵扭曲,“我的老腰……”

  黄昏别馆那边突然传来巨响,茂木遥史目露震惊,“墙壁崩塌之后底下居然都是黄金!”

  白马探站直身子,看向机舱外,“看来刚刚那个时钟,只是一个引子罢了。”

  露出金黄墙壁的别馆,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宛若黄昏朦胧光一般的梦幻,枪田郁美感慨道:“黄昏别馆果然名不虚传啊,看起来值好几千亿了。”

  “古井,你不来看吗?”白马探回头看过去,他不由愣了愣,“你手上这朵白玫瑰哪来的?”

  古井良奈耸耸肩,“可能是某位大盗不小心落下的吧。”

  黄昏别馆原来取自别馆金碧辉煌宛若夕阳余辉的景象,但这些都不重要,古井良奈长舒一口气,“终于可以回家好好睡一觉了啊。”

  小兰自感不妙,“良奈姐姐,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真正的爸爸到哪里去了啊?”

  众人一愣,“诶?”